帝坟中心安放棺材之处,楚天涯和十八尊金属巨人战做一团。

    那十八尊金属巨人身躯坚固无比,楚天涯倾尽全力都无法破开,并且形成阵势将他包围,十八柄凶威滔天的战剑舞动密不透风,他只能疲于应对,数十次差点被战剑劈在身上。

    “这十八个金属巨人,单个战力达到了地皇镜巅峰,和我相比都弱不了几分,联合起来的战斗力虽然还比不上一尊真正的天帝强者,可胜在不知疲倦无所畏惧,加之身躯坚固,时间一长恐怕一般的天帝强者都要被耗死!”

    一边疲于应对十八尊金属巨人的攻击,楚天涯一边还在心中快速权衡当下情况。

    若是他底牌尽出,并非不能脱困,甚至拆掉一两个金属巨人也不是不可能,不过当见识到了这十八个金属巨人的威力后,楚天涯却是起了别样心思。

    如果将这十八个金属巨人收取了的话,岂不是说自己身边时时刻刻都拥有十八个地皇镜巅峰护卫?

    并且,有了这十八个金属巨人在身边,楚天涯觉得哪怕是面对天帝级别的强者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如此一来,凭借这十八个金属巨人,楚天涯足以横扫周边国家建立不朽功业,甚至将皇朝晋升帝国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前提是他要能收取这十八尊金属巨人才行。

    这是我的造化,福兮祸之所伏,我大光被白杨肆虐损失惨重,现在只要得到这十八尊金属巨人,一切都值得了!

    心中这样想,楚天涯哪里还顾得上‘跑路’了的白杨两人,先得到这十八尊金属巨人在说。

    接下来楚天涯一边应对十八尊金属巨人的围攻一边寻找收取的办法,在他大光也不是没有制造这种战争机器的人才,不过此时在他的观察下,这十八尊巨人根本就不是他认知中的任何一种,更别说将其控制了。

    一定有办法的,只是我没有发现,他心中自语,越发仔细观察……

    远处,白杨两人偷偷摸摸的又回来了,隐没在一边,楚天涯全心对付十八尊金属巨人并未发现去而复返的他们。

    “白兄,看目前的状况,或许不用我们动手楚天涯就会被那些金属巨人杀死了”蓝欣暗中传音给白杨说。

    摇摇头,白杨回答道:“楚天涯没有那么不堪,即使无法长时间应付那些战争机器也不可能被杀掉,蓝兄别忘了他还没有施展领域世界,国运以及万民之力也没有加持在身上”

    蓝兄点头语气复杂道:“也是,这些拥有果位的一国之主简直不讲道理,国运临身,万民之力加持,战斗力能整整提高一个境界,不是常人能够比拟的”

    并未纠结这个问题,白杨似乎发现了一些端倪,问:“蓝兄,看那楚天涯似乎在思索收取那些战争机器的办法,这些东西能被收取吗?”

    脸上出现一丝耻笑,蓝欣说:“他楚天涯想多了,这些战争机器的存在就是为了守护帝坟,根本不可能被他人收取,若是强行收取的话,它们会选择自我毁灭与敌人同归于尽,如若不然的话,仗着帝兵,这些金属疙瘩又不会攻击我,我早就想办法收取了,哪儿还轮得到他楚天涯!”

    还有自毁程序啊,这个就有点高级了。

    白杨摸着下巴心头琢磨,是不是可以在这上面做点文章?

    “白兄你是不是又想坑人了?”看到白杨摸下巴的动作,蓝欣下意识问。

    干咳一声,白杨正色道:“这怎么能叫坑人呢,我们这是在报仇!”

    蓝欣撇撇嘴,一副我还不了解你的样子,看向楚天涯那边,她倒是好奇白杨如何阴对方一把。

    楚天涯的战斗力白杨深有体会,他觉得以自己的手段去阴对方的话估计阴人不成反而会惹火烧身,那么就只能从其他方面入手了。

    是以此时白杨着重观察的是那十八尊金属巨人。

    目光一闪,白杨试探性的将念力延伸了过去,稍微接触一尊金属巨人,对方并未展现出攻击白杨两人的姿态。

    眼睛一亮,白杨心道这就好办了,金属巨人是某种金属铸造的,那么自己的金系异能有没有机会做点文章呢?

    一点点试探,白杨慢慢发现,这些金属巨人坚固的外表下布满了无数复杂的纹理,像是阵纹,纹理中流淌着雄浑的能量,以此来驱动这些金属巨人战斗。

    然而可惜的是明白了这些也没卵用,他的金系异能根本奈何不了这些战争机器丝毫。

    不得已之下,白杨只得将念力往这些金属巨人内部延伸,然后在金属巨人心脏位置发现了异常情况。

    在那个位置,并没有阵法存在,也没有所谓的能量驱动核心,有的只是一个字。

    应该是字吧,白杨也不是很确定,简单的笔画勾勒,不是很复杂,可却给他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觉,仿佛那一个字本身就在阐述某种大道至理。

    那个字处于金属巨人的心脏位置,一条条好似触须一样的线条延伸出去,布满了金属巨人的四肢百骸,就是白杨一开始观察到的那种复杂纹理。

    这些纹理以那个字为核心,好似自成一方天地,金属巨人本身只是一个载体,白杨觉得,若是能够搞清楚那个字的意思,或许自己就能制造出那种恐怖的战争机器了!

    “那个字是关键,我却不认识,而且书写那个字的人本身就在通过那个字阐述某种大道至理,不懂那些大道至理的话书写出来也没有任何作用,难道说那就是传说中的帝文?天帝强者感悟大道创造出来的文字,蕴含自身修为感悟,独一无二,几乎无法复制!”

    心念闪烁,白杨思绪万千,不过始终搞不懂那个字的具体情况,只能放弃。

    随即他又观察了一下其他的金属巨人,每一个心脏位置都有这么一个字,如此一来,如果白杨还不明白那个字就是控制这些金属巨人的关键所在他就是猪了。

    “楚天涯,活该你倒霉!”

    联想到蓝欣之前的话,白杨心头冷笑,带着蓝欣退后,一直退到了门边。

    随后,在楚天涯全力以赴应对那些金属巨人做着控制它们之后美梦的时候,白杨念力分为十八股,狠狠的冲向了那些金属巨人心脏位置的那个字。

    稍微触碰,白杨念力飞速退回。

    就在那一瞬间,十八个金属巨人动作一僵,楚天涯还搞不清楚状况呢,猛然发现,十八尊金属巨人心脏位置同时爆发了比骄阳还要炽烈的光芒。

    一种大恐怖笼罩在心头,他脸色狂变。

    然而还不等他做出相应的应对措施,十八尊巨人好似化作十八个泯灭一切的黑洞轰然爆炸,爆炸的于波横扫一切,将整个空间都扭曲的破碎成为黑暗的虚无。

    “真的会炸,卧槽快跑!”

    看到那边的情况白杨瞪眼,同样感受到了一股大恐怖,冷汗直冒,反应过来,当即吐槽一句拉着蓝欣就跑。

    十八尊金属巨人爆炸的动静太可怕了,简直要毁灭一切,根本就不是白杨他们能承受的,留下来只是找死。

    “白杨,我要杀了你!”

    被十八尊金属巨人自爆淹没中的楚天涯看到白杨两人的身影愤怒咆哮,一边是愤怒于白杨阴了他,另一个则是因为白杨的关系毁掉了那十八尊金属巨人,在他看来这些都是他的了,如今被毁怎能不愤怒?

    不过他的声音刚刚出现就戛然而止了,隐隐约约有绝望的嘶吼声传来。

    白杨和蓝欣两人飞速逃离,根本就不敢停留丝毫,生怕被爆炸于**及,不久后两人离开了帝坟大门,转身一看,发现帝坟外面的墙体都布满了裂纹在摇晃颤抖。

    蓝欣脸色一变说:“不好白兄,你触发那十八尊金属巨人自爆,引起了连锁反应,帝坟中其他区域的金属巨人也跟着相继自爆了!”

    那还等什么,快跑??!

    毫不犹豫,白杨拉着蓝欣冲天而起,土系异能粉碎上方的岩石,两人迅速往地面冲去。

    待到他们冲出地面来到极高的苍穹之上,低头一看,当即脸色大变。

    只见地面一鼓,随后向下坍塌,紧接着轰然爆发开来,整个世界都在摇晃颤抖,无尽粉尘冲天,遮蔽了一方天宇。

    处于极高的苍穹目视下方,白杨只觉牙酸,大地之上出现了一个庞大无比的大坑,直径超过十万里,足以装下几个地球了,是帝坟中所有战争机器自爆后造成的!

    “整个禁区这一方大地都被毁了,变成大坑,楚天涯应该死了吧?”蓝欣吞了口口水惊恐道。

    深吸一口气,白杨目视周围天地很肯定的说:“他没死!”

    “这都没死?”蓝欣有点不信。

    “应该没错,蓝兄你别忘了,如果拥有果位的人死了,将天地飘血万民悲痛,现在并未发生这样的事情,很显然楚天涯没死,不过不死也脱层皮了,乘着这个机会我们快走!”

    白杨说道,深深的看了下方的恐怖大坑一眼,带着蓝欣飞速离去消失在天边。

    待到白杨两人离去,几分钟后,楚天涯从大坑中摇摇晃晃的飞了起来,不可谓不凄惨,一只手臂和两条腿都消失了,其他地方更是布满狰狞伤口,跟一个破布娃娃没什么区别。

    他之所以没死,付出的代价却是一件镇国神器,大光皇朝的原始镇国圣旨,此时变成了一片破布条!

    “白杨,我和你不共戴天!”凄惨的楚天涯仰天嘶吼,一口鲜血喷出,化作一道流光飞向国都方向。

    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不适合再度追杀白杨两人,继续追杀的话,如果白杨选择同归于尽他九成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