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间的转变,空间依旧是那个空间,却凭空多了一些东西。

    多出来的是一尊尊手持战剑的金属巨人,每一个都身高百米,通体漆黑,一共十八个,呈现半跪姿势分属棺材四方。

    它们并非活物,完全是金属铸造,冰冷森然,给人沉甸甸的压迫感。

    这就是真正的帝坟墓穴,或许其他地方也出现了变化,不过眼下白杨他们只看到了这些凭空多出来的金属巨人。

    打量周围,楚天涯目光闪烁,看向白杨两人阴沉道:“你们算计朕?”

    “谈不上算计,楚皇帝你自己想要跟来的不是吗”蓝欣手持帝兵说道,尽管楚天涯的修为足足比她高出一个境界,可此时蓝欣却表现出了一副底气十足的姿态。

    “以为这样就能让朕忌惮?简直笑话!但话说回来,朕还要感谢你们带我来这里,只好杀了你们作为回报了!”楚天涯冷声道。

    话是这么说,可他却没有动手,显然是在暗中权衡目前境况的种种可能性。

    在蓝欣和楚天涯说话的空档,白杨打量了一下周围,他发现凭空多出来的十八个金属巨人,其中两个身上有战斗过的痕迹,时间不会太久远,白杨猜测是当初天音宗段掌门偶然进来造成的。

    如此一来,岂不是说那十八个金属巨人并非彻底的死物而是拥有可怕的战斗力了!

    连段掌门都没有拆掉这些金属巨人,甚至可以说狼狈离去,岂不是说这十八个金属巨人单个就有地皇镜战力?

    “是么?那你动手啊”边上的蓝欣在用言语刺激楚天涯。

    目光一冷,楚天涯沉声道:“装神弄鬼!”

    说话的时候,他伸出右手冲着白杨两人方向盖下,虚空扭曲,一只金灿灿的龙爪出现,向着白杨两人抓来。

    身处陌生环境,搞不清楚状况,楚天涯唯有抓住白杨两人才能心安。

    他动作不可谓不迅猛,可蓝欣却没有丝毫惧怕,反而脸上还出现了一丝阴谋得逞的笑容。

    看到蓝欣脸上的笑容,楚天涯当即心道不好,立即收回动作,可是却晚了。

    轰!

    一声巨响突然出现,十八个金属巨人中的其中一个,在楚天涯动手的时候突然动了,动作快如闪电,顷刻出现在那只龙爪前方,手中战剑一挥,没有璀璨锋芒闪现,战剑劈下,楚天涯施展的龙爪轰然破碎!

    不但如此,那金属巨人破碎龙爪之后,手中漆黑的战剑毫不犹豫冲着楚天涯劈下。

    “哼,这就是你的底气所在?天帝陨落,不想被人打扰安息,布置了机关护卫,谁敢在这里弄出大动静就会被攻击,以为这样就能奈何我?”

    面对横空劈下的战剑,楚天涯似乎明白了什么,冷笑着说,同时右拳冲着战剑轰出,拳头绽放金霞,宛如握着一枚烈日。

    拳剑相撞,又一声剧烈的轰鸣响起,空气被于波震的扭曲。

    楚天涯的强大白杨深有体会,可让白杨有些意外的是,那金属巨人并没有被他一拳打碎,虽然身上发出一声声让人牙酸的咔咔声,可在一拳之后只是飞退而回并未受损。

    反观楚天涯,在和战剑对轰之后,身躯抑制不住的后退了数十里距离,拳头有些颤抖,看着那金属巨人惊疑不定。

    轰轰轰……

    就在此时,又有三尊金属巨人站起来了,它们之前还是没有任何生命迹象的金属疙瘩,可站起来之后给人及其强烈的压迫感!

    一共四尊金属巨人复活,身影一闪就出现在了楚天涯周围,四把凶威滔天的战剑分属四个方向同时向着楚天涯劈下。

    那四尊金属巨人,隐隐约约组成了阵势,封锁了楚天涯所有后退躲避的空间,让他不得不和这四个金属巨人硬碰。

    此时已经不是计较是不是被白杨两人算计的时候,楚天涯反手间天子剑出现在手中,剑身嗡鸣,金色剑芒冲宵,一瞬间他不知道辟出多少剑,剑芒将他包围,硬抗四把斩下的战剑。

    乘着这个机会,蓝欣一拉白杨低声道:“白兄,乘着楚天涯无暇他顾,我们走!”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其实不用蓝欣提醒白杨也想到了这点,于是两人当即向着来时的路横冲而去。

    轰!

    虚空扭曲炸裂,甚至有道道蜘蛛网般的漆黑裂缝蔓延,楚天涯天子剑辟出的剑芒粉碎,四尊金属巨人跌落出去,表面布满了剑芒划痕。

    楚天涯果然强悍,硬生生的抗住了四尊金属巨人的围攻,然而饶是如此他也显得有些狼狈,目光惊疑不定。

    当他看到白杨两人往出口奔袭而去的身影后,脸色一变,当即持剑就要追击。

    可是,就在他一动之间,立于棺材各方的其他十四个金属巨人全都活了过来,身影一闪就将他包围了,一把把凶威滔天的战剑劈下,封锁了他所有躲避的空间。

    “该死,这是什么鬼东西”楚天涯暗骂,不得不放弃追杀白杨两人应对当下的?;?。

    他手中天子剑嗡鸣,与十八尊金属巨人战做一团。

    然而不管楚天涯施展何种手段,最多只是将金属巨人逼退却无法‘击杀’,也不知道那些金属巨人是何种材质锁住,悍不畏死不说,连楚天涯都无法给予致命伤。

    打不死,不畏凶险,一时之间楚天涯被困住了!

    远处,白杨两人快速向着出口奔袭而去,途中白杨转身看了一眼,发现楚天涯没有追来,问蓝欣:“蓝兄,那些到底是什么东西?真的能困住楚天涯?”

    蓝欣摇头说:“白兄,我也不知道那些具体是什么东西,只有一点模糊的概念,它们是死去的天帝留下看守自己墓葬的守卫,单个战力堪比地皇镜巅峰,而且身躯坚固无比,地皇镜休想破开,它们悍不畏死不知疲倦,一般的天帝强者若是无法将其逐个击破的话,长时间僵持下去必定会被耗死!”

    “也就是说,如果楚天涯不笨的话,给自己创造机会跑路才是正确选择,一旦陷入苦战,最终会被那十八尊金属巨人给杀掉?”白杨目光闪烁到。

    “那是当然”蓝欣肯定道。

    听到这话,白杨停下了脚步,还把蓝欣也拉得停了下来,转身看向陷入苦战的楚天涯目光闪烁在思索着什么。

    “白兄干嘛?快走啊”蓝欣催促道。

    “现在不是干的时候……不是,顺嘴了,那什么,蓝兄,乘着楚天涯自顾不暇,我觉得我们应该有机会阴他一把你说对吧?哪怕杀不了他也要恶心他一下!”白杨眯眼说道。

    表情一愣,蓝欣有点没反应过来,或许因为自身修为的缘故,她想的是乘着楚天涯陷入包围的时候跑路,而白杨想的是乘此机会阴楚天涯一把。

    “蓝兄别发愣,我就想知道,如果我们出手的话,会不会被那些金属巨人盯上?”白杨伸手在蓝欣眼前晃了晃说。

    他俩此时处于一个门口位置,进来的时候这里空空荡荡,可这会儿大门两边分别有一尊和内部一模一样的金属巨人。

    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帝兵,又看了看两边的金属巨人,蓝欣不确定说:“应该不会吧?”

    “什么叫应该,我要的是确定,万一不行的话,楚天涯没阴到反而还把我们自己搭进去”白杨无语说。

    眼珠子一转,蓝欣也不笨,她想到了一个确定的办法,反手一拳就锤在了大门边金属巨人的腿上。

    这一拳虽然连金属巨人表面一点碎片都无法崩下,却也威力十足。

    顿时,金属巨人一颤,手中战剑闪电般劈了下来。

    白杨一抖,脸都黑了,话说蓝兄你在动手之前能不能先打个招呼?

    那金属巨人用蓝欣的话来说战力堪比地皇镜巅峰,一剑劈下饶是白杨也有一种窒息感。

    当白杨想要拉着蓝欣躲避的时候,她第一时间将手中的帝兵冲着金属巨人抬了起来。

    时间仿佛定格,那金属巨人的战剑距离蓝欣头顶不足一米停了下来,然后收回站着不动,仿佛一件装饰品。

    吞了吞口水,蓝欣看向白杨说:“如果我们动手的话,应该没事”

    “蓝兄我,我心脏不好,麻烦下次这样冒险的时候通知一声好吗?”白杨无语道。

    有这么实验的吗?简直不拿自己小命当回事儿啊。

    蓝欣抿嘴一笑没说什么,之前白杨眼中的紧张她是看在眼中的,这就足够了!

    所以说,女孩子的脑回路真心不能去猜,白杨做梦都想不到那会儿蓝欣关注的不是自己小命而是白杨担心不担心自己的问题。

    确认了有帝兵在手墓葬中的金属巨人不会攻击自己,白杨目视那边楚天涯方向嘿笑道:“那感情好,走,蓝兄,我们回去,寻找机会给楚天涯来一下狠的,这里还是大光境内,弄死他的机会不大,但至少也要让他不死也脱层皮!”

    嘴里说着,白杨带着蓝欣有偷偷摸摸的返回。

    这会儿楚天涯陷入包围苦战之中,根本无暇顾及白杨两人,他同时和十八尊金属巨人硬钢,越打越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