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欣没动,纠结道:“白兄,我做不到像你那样在地下自由穿行,即使勉强能前进,到达入口都够楚天涯追上来杀我们无数次了……”

    也是,白杨说:“那蓝兄你指路,我带你过去”

    点点头,蓝欣闭目似乎在感应什么,随即睁眼指着上方说:“白兄,上面”

    周围泥石化作粉末,如潮水涌动将白杨两人贴着墙体往上方推去前往入口。

    蓝欣掌握帝兵,而帝兵是这个帝坟主人的兵器,如今她得帝兵认主,多多少少接受了一些关于帝坟的信息,找到正确入口并非难事。

    话说这事儿闹得,在地下穿行暗无天日,尤其是后面楚天涯紧追不舍的情况下,连辨别方向的机会都没有,两人绕了一大圈居然绕这里来了……

    “左边!”迅速向上差不多三千里的时候,蓝欣突然纠正方向。

    白杨紧急刹车,惯性使然,两人吧唧一下贴墙上了,蓝欣贴墙,白杨贴她背上,猝不及防,蓝欣被压得喉咙咕叽吐出一口气。

    把人家给顶了一下,虽然没啥事儿,但白杨还是尴尬道:“那个,我不是故意的,下次记得提前通知,你这突然让我转向我有点反应不过来呀”

    “快走啊,等下楚天涯快追来了”蓝欣推了白杨一把没好气道,似乎并未在意这突如其来的亲密接触。

    “哦哦”,白杨反应过来,顺着蓝欣指路的方向而去。

    悄悄的揉了揉胸口,蓝欣狠狠的翻了个白眼,刚才那一下够狠的,不会给压瘪了吧?

    “对了蓝兄,帝坟中帝尸化作的邪气已经被我吸收,帝兵也被你得到了,这段时间以来,楚天涯把持帝坟,里面应该被他摸了个清清楚楚吧?真的能困住他吗?”

    气氛有点尴尬,白杨没话找话说。

    蓝欣正色道:“白兄,楚天涯将帝坟想得太简单了,不,应该说他将天帝层次的强者想得太简单了,帝坟虽然是死物,却也不是他楚天涯想弄清楚就能弄清楚的,从这完整的墙体,我甚至可以肯定,他楚天涯连真正的帝坟都没有能进去,最多只是在外面的假坟打了个转,或许曾经段掌门阴差阳错的进去过,可惜段掌门已经死了,楚天涯很难弄明白帝坟的具体情况”

    白杨若有所思的点头道:“是这个道理,段掌门也是地皇镜修为,她虽然没有楚天涯强大,但最初她发现了帝坟也只是弄出了一部剑法就不敢进去了,可想而知真正的帝坟必定无比凶险,要不然她也不用费尽心思去谋划帝兵”

    “白兄不必担心,不管帝坟内有多么凶险,我手持帝兵,帝兵上有曾经帝坟主人的气息,我们在里面可谓畅通无阻”蓝欣安慰道,她以为白杨是在担心帝坟内的凶险。

    并未解释什么,白杨一路根据蓝欣的指点,半分钟后来到了帝坟入口。

    岩层化作粉末,白杨只觉前面一空,当即从岩层出来,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空间,高百里,上方星星点点镶嵌着很多发光体,宛如夜空中的星辰,空间地面是一个很大的广场,铺就广场地面的材料和墙体一样。

    “这边就是帝坟入口了”蓝欣指着左边说。

    白杨转身一看,从他们出来的地方,顺着墙体向前数十里,空间的正中心位置有一座巨大的门户,高数十里,大门紧闭,漆黑的金属大门表面已经有了锈迹,古朴沧桑,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月。

    大门两边有字,一边七个,却是白杨根本不认识的文字。

    “仗剑厮杀三千元,奈何贼子阴谋算”蓝欣喃喃自语道。

    “嗯?”白杨一愣,看着蓝欣不明所以。

    蓝欣指着大门两边白杨不认识的文字说:“两边的文字翻译成陈王朝语言大概就是我刚才说的意思,恐怕那是帝坟主人死前的哀叹”

    “仗剑厮杀三千元,这个帝坟主人杀什么人杀了三千元时间?奈何贼子阴谋算,或许可以理解为他中毒死去化作邪气的原因”白杨若有所思道。

    轰轰轰……

    此时,空间远处传来了强烈的轰鸣声。

    “楚天涯追来了,白兄,我们进去再说!”蓝欣脸色一变,当即带路来到大门前,左右看了一眼,在一块和其他砖石没有区别的地板上轻轻一踩。

    顿时,前方紧闭的漆黑大门轰隆隆打开。

    这就开了,白杨心道不愧是掌握帝兵的蓝欣,若是换其他人来的话不知道要废多大的力气。

    两人进入大门,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空间,除却顶上星罗密布的发光体照面之外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白兄别看了,这里只是外围,你看周围的痕迹,明显楚天涯派人搜寻过的,跟我来”蓝欣开口道,这次换她带着白杨跑路了。

    径直冲向前方,数百里后又一个大门呈现在他们面前,不过是开着的,继续向前……

    白杨目光似乎穿透虚空,发现前面有很多层大门,都是开着的,应该是之前楚天涯派人下来搜寻的时候打开的,如此根本不用蓝欣费力,他干脆带着蓝欣快速前往中心之所。

    在白杨两人进入帝坟一分钟后,外面广场边缘,岩层轰然粉碎,楚天涯迈步而出,当他看到前方开启的大门后当即一愣,有点熟悉,然后才意识到居然跑回帝坟来了。

    “也好,就让这里作为你们的葬身之地,能死在帝坟中应该感到莫大的荣幸”他冷声自语道,踏步而出快速追了进去。

    白杨和蓝欣两人径直向前穿行了上万里,当来到一个直径数千里的巨大空间时蓝欣叫了一声停下。

    来到这里,白杨抬头一看,发现空间顶部有着一个巨大的裂缝,虽然裂缝中没有光线传递下来,但白杨却能感觉到从裂缝中涌下来的空气。

    这个裂缝明显直通外界,八成就是当初邪气泄露的那个裂缝了。

    “白兄你看,这个地方的中心之处,看到那个棺材了吗?那里面曾经安放的是帝尸,原本帝兵就放在棺材边的”来到这里后蓝欣指着前方说。

    白杨看去,在这个地方的中心还真有一副棺材,那棺材很简陋,只是一具石棺,长三米,处于一个高出地面五米的平台上。

    看到这里,白杨纠结道:“不对啊蓝兄,如果帝尸原本是安放在那棺材内的,这里就是真正的帝坟核心无疑了,楚天涯必定下来过,那为何你又说他没有能真正的进入帝坟核心内部?”

    蓝欣一副果然你会这样问的表情说:“白兄,这就是天帝强者的高明之处了,你看,是不是周围都有人为搜寻的痕迹唯独那安放棺材之处没有?你可以这样理解,放置棺材和帝兵的那个台阶处于帝坟真正核心之中,我们能看到,却摸不到,可谓咫尺天涯,因为他处于另一个空间中,楚天涯不懂,或许是处于对天帝强者的敬畏亦或者是自身本事不够,无法进入真正的核心之地!”

    “这么说,你知道如何进去了?”

    就在此时,远处一个威严中带着杀气腾腾的声音传来。

    白杨两人转身一看,楚天涯来了!

    他缓缓踏步而来,看白杨两人的眼神像似在看死人,不过目光闪烁,似乎此时并不那么急着杀死白杨两人了。

    蓝欣拉着白杨往棺材方向退去开口道:“那是当然,楚皇帝有没有兴趣去真正的帝坟核心走一走?说不定天帝大人还留下了很多好东西!”

    “呵呵,既然你知道如何进去,朕当然有兴趣去看看,不过却要先拿下你们在说!”楚天涯冷笑道,一步踏出,移形换影般冲过来欲要先将两人拿下逼问进入帝坟核心的办法,至于杀人还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

    “晚了!”

    蓝欣沉声道,此时她和白杨已经来到了安放棺材的台阶之处,在楚天涯就要接近他们的时候,蓝欣手中帝兵出现,反手向着安放棺材的台阶刺了过去。

    帝兵在蓝欣手中只有米许长,当剑身接近台阶的时候,前半部却弯了,也不是真正的弯了,就好似一支筷子插入水中那样变得不直了。

    这并非光线的折射,而是帝兵的前半部插入了另一个空间中!

    看到这样的情况,楚天涯脸色一变加速冲来,大手探出凌空抓下。

    然而他还是晚了一点,蓝欣手中的帝兵插入另一个空间,原本无法接触到的棺材台阶上,一个裂缝正好被帝兵刺入,随即蓝欣手握剑柄一转。

    轰隆隆……

    整个帝坟都在摇晃,在摇晃的过程中,以安放棺材的台阶开始,空间如水面一样波动开去,速度极快,眨眼时间稳定下来,好似错觉一般。

    然而就这短短的刹那,周围的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他们依旧处于这个空间中,可又不一样,首当其冲的是顶上那通往外界的裂缝没有了,其次,原本空空荡荡的房间出现了一些原本并不存在的东西。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楚天涯变得小心谨慎起来,出手的动作停止惊疑不定的打量周围。

    蓝欣将帝兵拔出握在手中看向楚天涯语气轻松说:“楚皇帝,这就是真正的帝坟内,可还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