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土系异能,白杨在地下简直如鱼得水,不过穿行在地下始终没有在空气里那么快,速度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带着蓝欣‘下潜’了上万公里,或许是天元星太大地壳太厚,他并未遭遇地底熔岩。

    在这个深度,冰冷漆黑,没有声音没有光线,寂静无声,好似被放逐,让人心中无端端的产生一种孤寂感,好在白杨和蓝欣在一起,这种感觉倒不是太过强烈。

    蓝欣修为不够,且不是神道修士,感受不到外界,白杨一边带着她在地底穿行一边说:“楚天涯就在地表上方跟着我们,这个深度,他的手段降临下来已经不足以伤害到我们了,若是强行打穿这么厚的地表,他会把所过之处自己的国家弄得千疮百孔,不到万不得已他应该不会这么做”

    “如此说来的话,白兄,若是我们继续深入地下岂不是能脱离楚天涯的视线?”蓝欣眼睛一亮说。

    周围岩石化作粉末,如水流涌动,将白杨两人推着向前,白杨摇摇头说:“这正是我所顾忌的地方,一旦我们有彻底脱离楚天涯视线的苗头,他恐怕会不顾一切的冲入地底追杀我们……咦,蓝兄倒是提醒了我,我们深入地下!”

    说着,白杨带着蓝欣再度‘下潜’。

    嘴角抽搐,蓝欣说:“白兄,你不是说我们这样做的话楚天涯会不顾一切的冲下来吗?”

    “不是,我突然想到,楚天涯如果不顾一切的冲下来,穿行在岩层中,自身速度必定大大受限!”白杨回答道。

    “好吧……”

    不一会儿,白杨两人已经深入地表下方两万公里的程度,已经达到了白杨念力延伸的极限,无法观察到外界楚天涯的情况。

    虽然看不到外面的楚天涯,但白杨却能感受到那种?;胁辉跞醢敕?。

    外界,楚天涯眉头一皱,他的瞳术已经施展到了极限,尽管依旧能看到白杨两人穿行的身影,可却若隐若现了,若白杨两人继续深入地下就会彻底脱离他的视线范围。

    好不容易才找到白杨两人的踪迹,他岂能让两人脱离自己的视线范围,是以毫不犹豫的一头扎入了地表。

    和白杨如同水滴融入地面不同,楚天涯进入地下的姿态堪称粗暴,所过之处粉碎岩层,蛮横在地底横冲直撞,导致地面出现了程度不一的强烈地震!

    “你们跑不了的!”楚天涯嘴里冷声自语。

    粗暴的在地下穿行,楚天涯的速度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全力以赴之下也只能勉强跟上白杨两人的步伐,他并不会土系异能,每前进一步岩层泥石都是他的阻力。

    在前方地下的白杨眼睛一亮,心道楚天涯果然追下来了。

    于是,白杨土系异能和重力异能同时施展,所过之处,岩层结构改变,强度变得比钻石还要坚硬十倍以上,那已经不再是岩石,而是一种坚固的混合物质,大部分都变成了透明的晶体!

    楚天涯在地里本身就受到极大阻力,继续追击白杨两人,破开那坚固的混合物质,速度再次下降,已经无法跟上白杨两人的步伐了。

    但是,尽管如此,白杨两人脱离楚天涯的追击并不能如愿,尽管他无法跟上两人的速度,可瞳术施展却能看到白杨两人留下的轨迹,并且那坚固的物质也太过明显了。

    稍微松了口气,白杨说:“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虽然无法彻底摆脱楚天涯,但只要我们能在地底穿过大光皇朝疆域他就拿我们没办法了”

    “的确,一旦脱离大光皇朝疆域,楚天涯无法借助国运和万民之力,实力无法发挥到巅峰状态,那时我们联手也不是没有一拼之力,不过话说回来,他应该不会那么简单让我们从地下横穿大光的,只是不知道后续会有什么手段”蓝欣认同道。

    “走一步看一步吧,目前也只能这样了”白杨无奈道。

    双方一追一逃,快速在地底穿行,为了保险起见,白杨又往下潜了上万公里,不过依旧没有遇到地底熔岩。

    一路上白杨有些纳闷,他们在地下穿行的距离已经上百万里了,却没有遇到任何在他这个层次能称得上看得过眼的宝物,说好的地下全是宝呢?

    宝贝没看到,反倒是遇到了地底生物,差不多地下三万公里的深度居然有生物,这让白杨觉得无比神奇。

    前方岩层化作粉末,不再是厚实的岩层,而是出现了迷宫一样的孔洞。

    这些孔洞很大,直径达到百米,错综复杂,范围超过了万里直径,内中盘踞着数不尽的蚂蚁。

    他们这是跑到蚂蚁窝了。

    生活在地底如此深的蚂蚁个头很大,最小的体长都达到了十米,最大个的体长甚至达到了百米之巨!

    如果蚂蚁的体型和举起重物的力量呈现正比增长的话,白杨无法想象这些蚂蚁单个的力量有多么可怕。

    这个蚂蚁窝里面的蚂蚁数量太多,多得无法估量,纵观蚂蚁窝中的蚂蚁,简直如同潮水一样。

    这个蚂蚁窝中的蚂蚁一共有三种,黑色,银色和金色,黑色的数量最多也最普通,体长十米左右,他们的危险程度相当武士境界的武道修士,其次是银色蚂蚁,数量只有黑色蚂蚁的十分之一,体长三十米,危险程度相当于武师,然后是金色蚂蚁,体长五十米的庞然大物,危险程度不下于武道宗师。

    这三种蚂蚁在蚂蚁窝里数量很多,可谓量产型的,还有一种很稀少的蚂蚁,体长达到了百米,通体紫色,危险程度堪比大宗师。

    很显然,这一片区域是蚂蚁的国度,数量无法估计,不知道什么原因生活在地下,如果涌入地面,必定会形成一股及其可怕的蚁潮灾难。

    稍微观察了一眼,白杨两人横冲直撞而过,并未伤害这些蚂蚁,依旧将岩层化作坚固的混合物质,算是给这些蚂蚁加固家园了。

    如果说白杨两人从这里过去态度还算温和的话,后面到来的楚天涯就堪称暴虐了,一直追不上白杨两人,这些蚂蚁就成为了他发泄怒火的目标,挥手间灭杀无数。

    在他的实力面前,这些蚂蚁只能被碾压的份,反抗都做不到,只能瑟瑟发抖任其宰割。

    白杨两人和楚天涯一前一后从这里经过,尤其是楚天涯,杀了不知道多少蚂蚁,待到他们离去之后,蚂蚁洞穴深处传来一声愤怒的咆哮,然后,无穷无尽如同潮水一样的蚂蚁向着地面涌去,人类杀它们,它们也要杀人类泄愤。

    估计楚天涯自己也想不到会给自己治下子民带来一场灾难……

    穿行在地下,除却蚂蚁之外白杨还看到了另外三种生物,其中一种像蚯蚓,不过体积却堪称骇人,长达数十里,身躯一节一节连接,每一节表面都长着狰狞的尖刺,还能旋转,如同钻头一样穿行在岩层中,第二种是蛇,数量庞大,体长在百米到千米不等,这种蛇似乎拥有在岩层中穿行的天赋,体表绽放土黄色光芒,如同鱼儿一样游走在地下世界,第三种是一种虫子,米粒大小,身躯坚固如钢铁,以岩石为食物,地下被这种虫子啃食出了无数巨大的空洞。

    白杨两人都只顾跑路,哪怕遇到也没有下手杀掉,反倒是楚天涯杀了不少泄愤,但又不杀干净,导致这些愤怒的地下生物向着地面出发欲要杀掉人类报仇,不久后倒是给大光皇朝局部带去了不少来自地底生物袭击民众的灾难。

    这样的跑路枯燥又无聊,还不能停下,相当让人蛋疼。

    也不知道跑了多远,反正楚天涯是没有追上两人,不过继续向前的白杨两人却是撞墙了!

    轰隆一声,两人撞到了一面坚固的墙体,虽然不至于受伤,但前面的路却是被阻断。

    “几万里深的地下哪儿来的墙?”白杨伸手触碰拦路的墙体惊愕道。

    拦住他们的是一面漆黑墙体,并非金属,是某种坚固的岩石组成,其坚固程度白杨的土系异能奈何不了丝毫。

    楚天涯随时会追来,情况刻不容缓,白杨选择暴力破坏墙体离去,根本顾不上这玩意是怎么来的。

    轰!

    白杨一拳轰在墙上,周围大地一抖,然而,白杨那能拍碎一座大山的拳头却连墙体的一块碎片都没有能崩下来。

    这么坚固?

    白杨有些傻眼。

    “我想起来了”蓝欣此时在边上开口道。

    看向她,白杨问:“蓝兄想起什么来了?”

    “白兄,合着我们绕了一圈又绕回来了,这里是那个禁区啊,就是那个天帝强者的墓葬,这墙体就是天帝墓葬的外围,有阵法加持,不是那个层次的休想暴力破开”蓝兄回答道。

    听她这么一说,白杨恍然,难怪这里莫名其妙的出现一面无法打破的墙体。

    心念一动,白杨问:“蓝兄,你说我们有没有可能将楚天涯困在墓葬中?”

    “完全有机会,白兄,我得帝兵认主,到是知道一些这天地墓葬内的阵法,如果把楚天涯引进去,应该能困住他一段时间”蓝兄惊喜道。

    “那还等什么,走起……”白杨迫不及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