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元星到底有多大?

    这个白杨已经不能用具体的数值来衡量,也没有人能准确的衡量,恐怕绘制这张地图的人自己都不清楚,毕竟地图上很多地方都只是用一个大概的轮廓来表示。

    地域太过辽阔,能孕育出多少风云人物无法用具体数字去衡量,无边疆域中时时刻刻都有人在人们的视线以外崛起,也有人正在成为历史长河的印记。

    单从疆域范围推测出来的强者数量,白杨觉得只会多不会少。

    就拿人王镜的来说,一个王朝看似只有那么几没错个,哪怕加上异兽也就十来个左右,但别忘了人往高处走的道理。

    比如大光皇朝,他境内人王镜有多少?白杨估计数量绝对超过了一百,不说其他,亲手被他杀死的就几十个了,这么多哪儿来的?除却大光自身培养出来的之外,恐怕从各个小王朝走出来加入这个国家的占据多数。

    以此类推,大光那么庞大的疆域就只出现了那么几个地皇镜吗?绝对不止,其他估计是去了更加广阔的天地,比如加入帝国什么的,那里资源更多,何必困在大光这个小池塘和楚天涯硬钢冒着随时被和谐的风险?

    抛开脑海中的纷纷扰扰,白杨看向了地图上几个特殊的地方。

    这种地方一共五个,分属天元星各地,这几个地方之所以特殊,是因为他们隐隐约约有和帝国这种势力分庭抗礼的意思。

    整个天元星地图上那被各方势力占据的一成之地,其中七成就被这五个势力占据了,地图上有明确的标记,这五个地方统称‘圣地’!

    何为圣地?那是独立于尘世之外,连律法都无法约束的地方!

    圣地有两种方式能诞生,其一是神道修士中有人不但晋升圣人境界,还获得圣人果位从而建立的势力,神道修士手段众多,同级相差不大的情况下武道修士完全不是对手,这种存在建立的势力当然不弱于帝国。

    另一种圣地诞生的情况,是超越圣人亦或者天帝层次的无上大能留下的传承之地,或许他们本身不问世事甚至已经不再人世,但超越了天帝境界的强者,哪怕他们已经死在了历史长河中,人家曾经建立的势力谁敢去招惹?鬼知道那个层次的大能留下了多少后手,万一从历史长河中一巴掌拍出来就问你怕不怕!

    地图上五个圣地并没有确切的名称标识,也不知道是不是绘制地图的人忘了还是其他原因,就用了一个圣地标注完事儿,是以白杨也不知道这几个圣地的具体名称和来历。

    这不坑人么,你倒是说清楚啊……

    此时白杨看着地图上这五个圣地心头猜测,至少其中两个圣地连天元帝国都不会去轻易得罪,哪怕天元敌国明确已经是这个世界最大的势力。

    为何不敢去轻易得罪?抬头看看天上就知道了,分别化作烈日和皓月守护这个世界的极道神兵之主留下的势力必定是五个圣地之中的两个,天元大帝敢轻易得罪?虽然那两位消失了数万元时间,可他们死了吗?没有人不知道,这样的前提下,天元帝国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被看到,万一招惹了惹来那两位降临天元大帝都扛不??!

    圣地,能和帝国分庭抗礼,里面的人潜心修炼,有前辈留下的修炼方法,鬼知道培养出了多少强者!

    信息量太大了,不看到这张地图白杨对于这个世界的辽阔根本没有一个直观认识,同样的,不看到这张地图,白杨对于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少牛人心里根本没有一个明确的认知。

    如今大概了解了,才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依旧渺小。

    如此庞大的世界,天才无数,谁敢称尊力压当代?

    那边蓝欣见白杨张开眼睛,开口问:“如何?”

    耸耸肩,白杨将天元星地图放大,指着大光皇朝某个地方说:“蓝兄,我着重看了一下,将陈王朝,大光国都以及我们所处的地方连成一条线的话,大光国都正好处于中间,我们要回陈王朝,最好的办法是绕开大光国都,此外还要横跨十多个王朝疆域和一个皇朝疆域”

    蓝欣也看到了地图,心中的那些想法白杨就没必要说了,蓝欣自己也能想到。

    此时蓝欣皱眉道:“这样一来的话,我们麻烦了,居然被传到了另一边,还以为能省却一段路途呢”

    “绕路是其次,中途被发现才是麻烦”白杨苦笑道。

    大光皇朝疆域太大了,白杨全力赶路横跨这个疆域恐怕要不了半天,看着挺短,但如此明目张胆不被楚天涯发现才怪,毕竟速度越快动静越大,楚天涯又不是瞎子。

    “那白兄的意思是?”蓝欣皱眉,一时没了主意。

    敲了敲桌面,白杨说:“如果以尽量稳妥的速度赶路,我们绕过大光国都到达另一边的边境至少要十天时间,在这十天中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发生,此外,如果追求刺激的话,我们可以横冲而过,如此一来,楚天涯随时都会出现”

    “就没有其他办法了?”蓝欣纠结道。

    看了看地图,白杨摸着下巴说:“办法倒不是没有,第三个办法就是我们从这个方向离开大光,进入另一个皇朝境内,然后借助人家的传送阵回到陈王朝,不过如此一来不说人家干不干的问题,还会平添更多的变数”

    这就很纠结了。

    “我听你的”蓝欣纠结了一会儿丢出这样一句话。

    白杨说的三条路,每一条都要承担风险,是以她干脆不去烦恼这个,交给白杨抉择。

    这等于是将性命交给白杨了。

    想了想,白杨说:“先绕路吧,实在不行我们想办法从其他皇朝通过传送阵回去”

    寻找刺激这条路是最不可取的,动静太大楚天涯必定发现,以他现在的心情,一旦白杨两人被发现,除非永远躲在地球那边。

    方案敲定,两人无声无息的离开了这个小镇。

    尽管暂时脱离了楚天涯的视线,白杨依旧没有将救下的天音宗人放出来,还处于大光境内,一旦被发现他们下场堪忧,同时白杨也没有时间去整理功德金莲中从大光国库搜刮的东西,天知道哪一件被楚天涯做过印记,一旦触发就暴露位置了。

    拿出那两张地图其实白杨也是承担了风险的,从目前的状况看,楚天涯并未在那两张地图上做文章。

    既然是绕路躲避大光皇朝的追查,自然就不能往人多的地方去,两人一路翻山越岭前往大光的另一边,速度相对来说不慢,但也快不起来,横渡虚空到时省事儿,却要冒着被发现的风险。

    有的时候因果报应就是这么神奇,白杨两人已经尽量小心了,然而一天后他们的行踪暴露!

    他们在离开明堂镇几个小时后,大光皇朝国都的命令就通过某种隐秘渠道传递到了这里,不过明堂镇的镇守并未放在心上,毕竟在他看来,自己的国家大了去了,那个大闹国都的猛人怎么可能恰好出现在这里?

    然而无巧不成书,那个被白杨问路然后好心留下十枚钱币的青年,因为家里困难,加之得到了一笔横财,是以跑来明堂镇购买东西。

    然而他拿出的钱币是白杨从大光国库中得到的,上面有隐秘印记,几经转手,被有心人发现,然后上交镇守,当即觉得事情不对,立即上报。

    最终那十枚钱币在一天后摆在了楚天涯的案头,随后他笑了,然后消失了,不久后出现在了明堂镇中……

    当楚天涯出现在明堂镇从源头开始追查白杨两人下落的时候,白杨他们已经远离明堂镇上百万里了,原本这点距离他几个呼吸就能到达,为了隐藏行踪不得不小心翼翼。

    夜幕下,正处于一处隐蔽山林烤肉的白杨突然心头一跳,赫然起身,拉着蓝欣闪身爆射而去,全速赶路没有丝毫停留。

    “白兄怎么了?”蓝欣不解问,白杨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她有些愕然。

    “我感受到了?;?,恐怕行踪已经暴露,楚天涯追来了”白杨一边毫不保留的飞速赶路一边沉声道。

    “怎么可能,我们如此隐蔽”蓝欣皱眉说。

    “我也不知道哪儿环节出了差错,但我能感觉到?;谝徊讲奖平彼档勒饫?,白杨一愣,旋即苦笑,突然明白了一些东西,只能闷头赶路。

    上天是公平的,做了好事上天会降下功德,做了恶事也会业力缠身,做了好事上天降下的功德也不会因为你做了恶事而收回,继续做好事依旧有功德,继续做恶事一样有业力缠身,当然,自身也能用功德去冲刷业力,但用功德去冲刷业力,百份功德或许能洗刷一份业力,得不偿失,没有人那么去做。

    想到这些,白杨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自己在大光国都闹的动静那么大,关乎无数生灵命运,怎么可能不业力缠身?如此一来,一点细微的细节就会导致严重的后果。

    这不,在不知哪里出了意外的情况下,白杨两人的行踪暴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