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显然楚天涯最在意的是被白杨拿走的那个银色盒子,如今不在了,他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这种愤怒甚至盖过了白杨在整个大光的所作所为!

    那个盒子太过珍贵,珍贵到楚天涯都不敢放在身边贴身携带以免遗失,为了隐藏这个盒子,他不惜在国库中布置各种暗格引诱有可能闯入盗宝之人,最终将盒子放在了入口台阶下这个不起眼的地方。

    但依旧被拿走了!

    此时楚天涯还记得当初第一次遇到那个盒子的时候听闻的那些话,盒子内的东西是武道踏足天帝神道踏足圣人的关键,没有十足能够晋升那个层次尽量别打开。

    就因为听到了那句话,楚天涯才想方设法的得到,为此不知道杀了多少人。

    最终他从无数天才手中得到了那个银色盒子,可得到之后,漫长的岁月里他一直处于纠结之中,到底要不要打开盒子。

    无数次的纠结中,有一次他打开过,不过并没有仔细研究里面的东西就关上了,因为那时他还没有把握晋升更高的那个层次。

    那个银色盒子被他放在国库门口的台阶下近千元时间,哪想如今居然被偷走了,而且就在眼皮子底下!

    心头恍惚,楚天涯反应过来,想到了自己来到这里时宝库门口一闪即逝的身影,当即预感到了什么脸色大变。

    “白杨,给我滚出来受死!”他咆哮,愤怒到极致的他倾尽全力出手,伸手向下一抓。

    轰隆隆……

    大地颤抖破碎,在楚天涯恐怖的力量面前,皇宫中地下国库范围内的地表直接被他掀开!

    掀开的部分宫殿崩塌粉碎,内中不知道多少宫女太监护卫甚至是楚天涯的嫔妃子女因此死去,他管不了那么多,必须要抓住白杨追回那个箱子!

    当地表被掀开,大光国库暴露在光天之下,然而内中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库存的资源消失得一干二净。

    楚天涯并未在乎国库中的东西,而是一眼就看到了白杨两人的身影。

    从大光国库门口到达最里面那个拥有一次性随机传送阵的房间,这点距离对于白杨来说不过眨眼。

    当楚天涯掀开上方地表的时候他已经和蓝欣站在了那个房间中,赫然抬头,白杨看到了天上恐怖滔天的楚天涯。

    “楚皇帝,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多谢你给我准备的退路!”目视楚天涯白杨笑道。

    楚天涯好人啊,若不是他布置的这个一次性随机传送阵白杨还不知道如何跑路呢。

    眼中滔天杀机一闪即逝隐去,楚天涯看着就要踏足传送阵的白杨深吸口气赶紧说:“白杨,打个商量如何,你把那个银色盒子给我,你所做的一切我既往不咎,若是你不信的话我可以发誓!”

    就要踏足传送阵的白杨听闻这话停下脚步,看向楚天涯摇头道:“楚皇帝,你的心已经乱了,你我双方的恩怨已经是不死不休,或许此次你会放过我,这点我毫不怀疑,但以后呢?话说回来,你如此态度倒是提醒了我,那个银色箱子的珍贵程度恐怕超乎了我的想象,我就却之不恭了!”

    “你……!的确,朕的心乱了,白杨,你把箱子还我,我不但发誓对你的所作所为既往不咎,甚至还可以承诺你,未来在你不主动招惹我的前提下我绝对不会针对你,这是我最大的让步,你要想清楚了,若是你现在离去,哪怕天涯海角我都会将你找到,或许你能逃得了我一两次的追杀,但能逃几次?你能逃你身边的人呢?你会痛不欲生的,所以我希望你三思而行!”楚天涯极力压制心中怒火说道。

    银色箱子事关晋升天帝圣人之秘,楚天涯若是重新得到的话做出如此让步完全值得。

    白杨真的不怀疑楚天涯的这番话,可是,箱子居然让楚天涯做出如此让步,可想而知有多珍贵,白杨怎么可能错放过?

    楚天涯的确强大,他接下来的追杀可想而知有多么激烈,但并非不可面对,箱子只有一个,错过了恐怕就再没有,白杨怎么可能放弃?

    听闻楚天涯的话,白杨目光一寒说:“祸不及家人,原本我准备就此离去,可你却拿我身边的人威胁我,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

    说着,白杨伸手冲着大光国都上空神经质的挥了几下手,没有任何异象出现,做完这些之后,白杨深深的看了楚天涯一眼,带着蓝欣踏足那小小的传送阵。

    当他们踏足传送阵的时候,传送阵瞬间启动,光芒一闪白杨两人消失不见,与此同时,传送阵自身轰然崩碎!

    目视下方空空荡荡的宝库,楚天涯一言不发,浑身都在颤抖,心中的怒火和愤怒可谓倾尽世间一切语言都无法形容。

    他心中的愤怒直接演化异象,无尽黑云盖压天地,内中雷霆游走,整个大光皇朝无数子民心头心惊肉跳惊恐不安!

    深吸一口气,楚天涯身上国运金龙离体,携无边国运再度回归大光国都上空,他的身躯飞速回到了正常大小。

    与此同时,整个大光境内力竭的子民感觉力量又回来了。

    挥手驱散漫天异象,楚天涯沉声下达命令道:“传朕旨意,全境搜索白杨两人踪迹,一经发现用最快的速度通知朕,传送阵已毁,立即派遣使者通知沿途列国,朕要兵发陈王朝,让他们行个方便,另重建皇宫抚恤死伤军士,一应用度从各道调集,不得有误!”

    “遵旨……”

    当楚天涯下达圣旨后,下方有人忐忑回应立即执行。

    不久后,整个大光皇朝轰然行动起来,国家机器运转,各项工作紧急展开。

    楚天涯坐镇皇都,一言不发等待消息,没有任何人敢去触他的眉头,无不胆战心惊。

    国库中的传送阵是楚天涯给自己留的后路,踏足之后被传送到何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但他有一点能够确定,那就是传送阵的范围绝对还在大光境内,所以才发布了全境搜寻白杨两人的圣旨。

    大光的传送阵被白杨毁了,无法直接定向投放军队到陈王朝那边,白杨在这里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楚天涯要报复,他要派兵去抹平陈王朝,因为白杨来自那里,可此去山高水长,要经过很多个国家,虽然经过之处只有一个皇朝且还是边缘,但王朝数量不少,为了不引起公愤楚天涯只好派遣使者去游说。

    不管路途再怎么遥远,楚天涯都要抹平陈王朝泄愤!

    跨境出征繁杂无比,加之路途遥远耗费时间不短,然而楚天涯依旧要这么做才能平复内心的怒火。

    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不久后大光皇朝国都发生的事情就传遍四方,无数人得到这个消息心态各不相同。

    寻常人得知无比错愕,惊叹白杨居然如此生猛,大闹一个皇朝最终还安然离去,我辈楷模啊,牛逼不解释。

    不过那些同样的一国之主得到这个消息后,两种心态,第一是加强防范,防止那个白杨猛然跑自己国家来闹事,另一个嘛,还等什么,笑啊,哈哈哈哈哈……

    大光皇朝经过白杨这么一闹,可谓脸都丢尽了,甚至极个别的国朝之主还在考虑要不要乘着大光混乱之际趁火打劫呢。

    楚天涯在等待,等待白杨被发现的消息,他要第一时间过去将白杨击杀泄愤乃至于夺回那个箱子。

    然而几个小时后,楚天涯等来的不是白杨被发现的消息,一连多个不好的情况摆在了他的案头。

    “报,兰贵人早产,请问陛下保大还是保???另赵妃突然发疯将三会大的九十六皇子杀死!”

    “报,八皇子练功走火入魔,十七皇子在北水道被一条恶蛟杀死!”

    “报,火林道发生地震,波及十数州府,死伤无数,请陛下定夺!”

    “报,江水道文家反了,另外江水道出现了一个邪道修士正在荼毒肆虐……”

    类似不好情况一个接着一个出现在楚天涯案头,让他烦不胜烦。

    国家大了,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发生,然而寻常这样的事情隔一段发生一次很正常,现在接连出现楚天涯就感觉不对劲了。

    意识到了什么,楚天涯赫然抬头看向大光国运,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国运之中出现了无数或是漆黑或是灰暗或是血色的斑点,如跗骨之蛆,连国运本身的浩瀚之气都无法驱散!

    看到这一幕楚天涯咬牙切齿道:“好一个白杨,好一个神道天师,你是如何做到直接从国运给我下阴手的?别让我抓住你……”

    到了这个时候,楚天涯猛然意识到白杨走之前那句话和那些莫名其妙的动作是什么意思了,当时白杨说你不仁别怪我不义,原来他真的动手了!

    白杨的确动手了,楚天涯扬言用身边的人威胁他,白杨也不再顾忌那么多,来啊,互相伤害??!

    于是白杨利用气系异能直接来阴的,将大光国运中的某些地方变成灾气霉气等等负面气息,就好似国运生病了,直接反馈到这个国家,所以就导致了大光皇朝问题不断。

    不过这些都只是小问题,无伤大雅,无法对大光伤筋动骨,随着这些小问题被处理大光的国运也会随之恢复,只能说是白杨对楚天涯那番话的报复警告了。

    这还是白杨自身修为不够的原因,要不然的话,他能直接从大光国运入手让这个国家直接崩塌!

    天地间的气无形,任何东西都能用气来表现,如今白杨掌握气息异能,诡异之处让人防不胜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