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蓝欣皱眉,始终觉得白杨的提议太疯狂太冒险。

    笑着摇头打断蓝欣,白杨说:“蓝兄别急,虽然此时楚天涯的战力堪比天帝强者,可他并不是那个层次的存在,想要打破承天战台没那么容易,乘着现在整个大光子民的力量被他调走,我们要速战速决了!”

    见白杨一脸认真,蓝欣沉凝片刻抬头笑道:“也好,我就继续陪白兄疯一次!”

    说这句话的时候,蓝欣在心底加了一句‘纵死无悔!’

    说干就干,白杨蓝欣两人飞速离开这个小房间,来到外面的库房疯狂搜刮大光国库,蓝欣只需要开门就可以了,收取物品的行为交给白杨!

    大光国库太大,各种物品按照种类品阶分门别类的存放,大到百里之巨的浮空战船,小到铠甲之上的一个铆钉,堪称应有尽有。

    刀枪剑戟,弓箭盾捶,铠甲,丹药等等物品,数量庞大,单位要用亿来计算!

    如此多的东西,一般的储物戒指根本就存放不了多少,好在白杨如今的功德金莲乃是八品巅峰,内部空间广阔,全部撑开装下大半个地球恐怕都不成问题,带走大光国库中的物品绰绰有余。

    这是一次史无前例的洗劫,白杨他们从内向外搜刮,若是将其全部搬空足以让大光皇朝伤筋动骨!

    要知道大光国库中的物品那都是战略资源,维持这个国家运转的根本,很多东西都是无数年月积攒下来的,后续要恢复库存不知道要耗费多少时光,而且前提是在这段岁月中大光不要经历太大的战争和灾难,一旦发生,国库空虚无法及时调集物资,必定会造成巨大的混乱!

    可以说白杨洗劫大光国库再一次给这个庞大的皇朝埋下了巨大隐患!

    争分夺秒,两人在大光国库中横扫,所过之处库房被搬空,连一根钉子都没有留下!

    这些物资已经不能用金钱来衡量,可以说白杨带着大光国库中的物资,很快就能轻松拉起一支能横扫王朝的武装力量还绰绰有余!

    两人在大光国库中掠夺,每过一秒都要承担天大的风险,楚天涯随时会降临,一旦出现,以楚天涯现在的状态和心头的怒火,白杨两人只有被虐杀的份!

    所谓富贵险中求,谋取好处就要承担相应的风险,两人只能尽力多搜刮,在?;嚼粗袄肴?。

    外界,大光国都中,承天战台如同天幕定压虚空,内中楚天涯化作百里巨人不停轰击战台,他一拳拳砸下,拳头上血肉模糊依旧不管不顾,双目中的怒火似乎要喷薄而出,哪怕付出再大代价也要打爆战台出去将白杨两人击杀!

    他不停轰击,每一击都会发出恐怖的声音,传遍白万里天地。

    足足半个小时了,承天战台已经布满了裂纹,可依旧坚挺没有破碎,毕竟是能承受真正天帝强者战斗于波的宝物,并不是那么容易被打破的。

    “开,给我开??!”楚天涯一边轰击战台一边咆哮。

    然而战台虽然看上去随时都会崩碎,可偏偏坚挺的保持完整。

    轰!

    不知道多少次轰击之后,随着一声巨响传来,并非战台被打破了,而是楚天涯自己的拳头承受不了无休止的冲击爆开,血液喷薄,骨头渣子乱飞。

    看了一眼破碎的右拳,楚天涯眼中疯狂之色闪烁,左手一翻,传国玉玺出现在手中,绽放金霞,化作山岳大小,百里巨人的楚天涯手持印玺开始轰击战台。

    第一次,布满裂纹的战台一抖,裂缝变得更大,不过这强烈的冲击却让楚天涯的传国玉玺崩碎了一角。

    然而他不管,继续高举印玺砸下。

    一次又一次,连续十五次猛砸,直到楚天涯手中的传国玉玺都布满裂纹险些整个崩碎的时候,那承天战台轰然爆开,化作碎片四散天地。

    获得自由了,楚天涯却恍惚了一瞬间,看了看手中的印玺,又看了看远处狼藉的皇宫,他仰天咆哮道:“我要将你千刀万剐!”

    轰隆隆……

    当楚天涯咆哮的时候,整个大光国都上空无端端凭空出现了漆黑云层遮蔽了阳光,一道道闪电在云层中游走,好似末世降临一样。

    这当然不是末日,只是因为楚天涯这个一国之君愤怒而引发的天象而已。

    一声咆哮后,楚天涯维持那恐怖的状态,双目杀意冲天的看向了皇宫方向,一步踏出消失不见,再度出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皇宫上空。

    来到这里的他,冲着下方凌空伸手一抓,国库门口地面崩碎化作碎片落入他手中……

    两分钟前白杨两人就已经把大光国库搜刮一空了,获得的各种物品无法计算,那时他们发现楚天涯还没有来,甚至又花了一分钟时间将大光国库逛了一遍,确保没有任何物品遗留。

    可以说大光国库经过白杨这么一搜刮,老鼠跑进去都得哭着出来,太特么干净了,若不是国库建筑本身材料相对普通的话估计砖头都得被白杨带走……

    搜刮完物品,白杨两人来到了国库大门口,也是整个大光国库唯一有人看守的地方。

    然而在这里,除了破碎的大门以及门外被白杨杀死的那些护卫尸体之外空无一物,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有物品隐藏的样子。

    “白兄,我们还是走吧,或许你的猜测是错的,这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隐藏,而且我们已经搬空了大光国库,没必要为了不知道存在不存在的东西冒险”仔细将这里扫视一遍后蓝欣提议道。

    白杨眯眼说:“蓝兄别急,这个地方肯定有东西隐藏,要不然整个宝库都没有守卫唯独这里有就说不过去了”

    “可是,这个地方一眼就能看得清清楚楚,墙体地面也没有任何阵法波动,即使有东西也不是短时间能找出来的”蓝兄皱眉说。

    “不,蓝兄你想错了,这个地方隐藏的东西肯定没有那么严密,因为那本身就是一个思维误区,甚至可以说隐藏起来的东西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仔细观察,一定能有所发现的”白杨无比肯定的说。

    蓝欣再度扫视这里,如数家珍说:“门外的阶梯,死去的护卫尸体,破碎的机关雕塑碎片,残破的大门,虽然坚固却很普通的地面,白兄,你说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有东西隐藏?”

    “的确不像是有东西隐藏的样子啊”白杨摸着下巴说。

    没办法,这里一切都一目了然,即使想藏也藏不住,若是用阵法掩盖亦或者弄出暗格之类的白杨两人不可能发现不了。

    如此一来,白杨又无比确定这里隐藏着东西,那么这个东西到底在什么地方呢?

    此时不能急,急就容易出错,容易将一些寻常的细节忽略,是以哪怕明知楚天涯随时都会杀来白杨依旧不疾不徐的观察这个地方。

    “白兄,我都能听到承天战台被楚天涯打得裂纹撕裂的声音了,他随时会来!”见白杨一脸要钱不要命的样子蓝欣不得不提醒道。

    “别急别急,很快就好了”白杨观察门口随意道。

    对此蓝欣无奈,估计白杨不拿到所谓的隐藏物品是不会罢休的了,也罢,死就死吧,于是蓝欣帮着寻找。

    白杨仔仔细细的观察大门周围,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他甚至将任何容易被人忽略的细节都想过了,比如门框,比如大门本身,比如门槛,比如地面的石板等人,可是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像是隐藏物品的样子。

    到底在哪儿呢?

    白杨皱眉,哪怕此时已经听到承天战台被楚天涯打爆的声音了依旧不管不顾的寻找有可能隐藏起来的东西。

    “白兄快走,楚天涯来了”蓝欣脸色大变道。

    “别急,很快就好了”白杨额头冒汗。

    大门之处实在是发现不了端倪,白杨随意瞄了一眼门外,当即眉毛一挑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他妈的,谁说宝贝就只能放在宝库内了?人家放在宝库外的门口不行???就好似很多人习惯将自家大门钥匙放在门口的地毯下是一个道理。

    楚天涯隐藏的东西当然不在国库门口的地毯下,还是一具尸体给了白杨一个提示。

    那也不是完整的尸体,只是一个死去的人王镜护卫脑袋,他人都已经死了,然而却依旧瞪大眼睛看着某个地方,白杨原本只是随意看一眼门外,看到那个脑袋后,顺着他睁开的眼睛看去顿时有了发现。

    此时楚天涯已经向着这个地方赶来了,白杨当即闪身过去。

    来到宝库大门外,也就是外界通往地下国库的阶梯底部,白杨一巴掌将第一级台阶拍碎,顿时,一个尺长的银色盒子出现在白杨视线中,没时间弄明白里面有什么东西,白杨瞬间将其收起闪身过去带着蓝欣就往宝库深处跑。

    当白杨拿到那个盒子带着蓝欣离去的时候,恰好楚天涯出现在上方并且伸手向下凌空一抓。

    地面破碎,尤其是通往下方的阶梯直接化作粉末落入楚天涯手中。

    可是,当楚天涯发现自己手中除了粉末之外什么都没有之后,当即发出一声愤怒咆哮,比之半个小时前发现白杨冲入宝库还要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