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足大光国库,白杨第一时间止步,微微闭起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并非被眼前的画面震撼,而是在这里太舒服了,蓝欣也和她是一样的状态,甚至直接闭着眼睛一脸享受。

    他们此时所处的地方是一个无比宽广的大厅,高万米,单凭肉眼根本看不到边,明显这个地方经过空间阵法加持过的。

    在这个巨大无比的大厅中,整整齐齐的码放着无数元石,堆积如山,整个大厅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空间都被元石填满,只留下了少部分过道。

    这里的原石并不是外界流通那种经过切割过的,而是十乘十米再乘十米足足一千立方的整块元石,数量根本无法用具体数字来计算!

    “大光太富有了!”蓝欣睁眼叹息道。

    呼吸着这里几乎液态般的元气,白杨说:“这些都只是一品元石而已,而且这里只是大光国库的最外围,单凭这些元石无法衡量大光的富有,蓝兄,别愣着,与其弄走这些元石浪费时间,我们直接吸收了恢复伤势,能恢复多少是多少!”

    “正合我意!”蓝欣点头道。

    于是两人根本就不去想办法弄走这些元石而是直接吸收,蓝欣来到一座山体般的元石堆前,手放在其上,肉眼可见那一堆元石飞速失去光泽进而化作飞灰,内中元气被蓝欣吸收。

    她原本觉得自己的速度够快了,转身一看白杨当即无语道:“白兄慢点……”

    说话的同时,蓝欣赶紧冲向下一堆元石,生怕慢了就没了。

    没办法,白杨吸收的速度太快,根本就没有一堆一堆的去吸收,先天太极八卦图出现,八卦聚合化作一个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旋涡,一如不久前鲸吞禁区邪气那样吞噬宝库中的元石能量!旋涡笼罩整个大厅上空,下方无数元石飞速化作粉末,内中元气升腾涌入旋涡之中消失不见。

    短短五秒钟,这个大厅内数不清的元石消失一空,留下了无尽粉尘,白杨吞噬了百分之九十九的数量,蓝欣吸收的只有可怜的百分之一……

    “走,去下一层!”白杨脸色有些难看道,带着蓝欣奔赴大厅深处的一座大门。

    蓝欣无语道:“白兄吞了那么多好像有些不开心?”

    “我伤势太重,吸收了这些元石,连法相被破坏的地方百分之一都没有修复,更别提恢复战力了”白杨纠结说。

    “白兄,你太强了……”蓝欣叹息道。

    蓝欣说的没错,以白杨三万三千公里的法相,想要将其恢复,那个大厅中的一品原石能量连塞牙缝都不够!

    两人说着话,飞速来到了下一个入口,这是一座高百米的金属大门,明显没有外面国库入口那么坚固,肉眼就能分辨出来,白杨一巴掌将其拍碎。

    这个大门的后方依旧是一个宽广的大厅,大小和外面那个相当,并且堆放的依旧是元石,而且特么还是一品原石……

    算了,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吞了!

    如此这般,白杨和蓝欣两人足足吞了五个这样的元石库房,在进入第六个库房的时候才有了变化,同样大小的大厅堆放的是二品元石。

    吞了,消耗的时间并不比之前的多多少。

    似乎大光国库放置物品的库房是以五为单位的,每五层一个花样,前五层是一品元石,六至十层是二品元石,十一到十五层是三品元石。

    值得一提的是,二品元石的单块体积是五乘五乘五米,三品的是一乘一乘一米。

    话说回来,元石品质越高就越是珍贵,体积越来越小也就能理解了。

    到了第十六层的时候又有了变化,这一层依旧是元石,不过是四品元石,而且体积只有十乘十乘十厘米的体积,第十七层变化更大,还是元石,不过体积和外面流通的没什么两样,而且三分之二的空间堆放的是五品元石,三分之一的空间堆放的是六品元石。

    宝库第十八层,这里已经没有原石了,而是一条单独向前笔直的通道,通道宽百米,笔直向前,每隔千米,通道两边分别有相对关闭的大门。

    “我还以为大光国库一直这样一层层直到尽头呢,看来外面放置的原石只是最不起眼的东西而已,真正的好东西从这里开始,蓝兄,吸收了外面的元石,你恢复了多少?”白杨站在第十八层门口问。

    “恢复了一半,可以继续战斗了,白兄你呢?”蓝欣说。

    感受了一下自己的状态,白杨叹息摇头,这是个无语的话题,没说什么,直接前往前面相对而立的大门。

    看到白杨这样蓝欣预感到白杨的状态不乐观,也就不问什么了。

    没办法,白杨惆怅啊,吞噬了海量的元石,他受伤的法相恢复不到十分之一,这就没法搞,毕竟原石能量虽然纯粹且数量庞大却也比不上禁区中天帝尸身所化的邪气。

    从进入宝库直到现在两人才花了差不多几分钟时间,接下来白杨也不纠结自身恢复的问题,先将大光国库搜刮一番在说。

    来到第一个相对而立的大门前,白杨说:“蓝兄,你去左边我去右边”

    说着,白杨反手就将右边的大门暴力拍碎,打开之后,里面是成箱成箱堆积的丹药,白杨也不管是什么东西,直接念力一扫丢入功德金莲空间之中。

    这个房间很大,里面还有门,打开后依旧堆放的是成箱丹药,白杨直接搜刮一空,足足五层之后才算到了尽头。

    返回最开始的大门,白杨进入了蓝欣那边,情况差不多,在第三层的时候正好遇到了返回的蓝欣,问:“情况怎么样?”

    “白兄,这边是丹药,我没仔细看直接丢入空间戒指了,不过我只收取了三层空间戒指就装不下了……”蓝欣纠结道。

    “……那接下来交给我吧,蓝兄只管给我开门就是”白杨说着闪身去收取蓝欣没有拿完的另外两层房间内堆放的丹药。

    然而在白杨返回后蓝欣也没有离开,在白杨出现后她说:“白兄,我们这样不行,大光最珍贵的必定在最深处,我们这样根本就是丢了西瓜捡芝麻,楚天涯随时会来,我们得加快速度了”

    “……”

    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一拍脑门,白杨拉着蓝欣就走,根本就不管两边的大门了,一路深入最深处。

    中间那条通道笔直,白杨两人径直来到尽头足足经过了千里距离,在他们前方是一个只有十米高的青铜颜色金属小门。

    “这里是最深处,最好的东西应该在这里”站在门前白杨说道,然后一巴掌将门拍碎。

    门后的空间并不大,横纵不过百米,而且也没有什么危险。

    在这里个空间,一排排木架横列,架子上放着的物品没有一样是重复的,且每一样都有神光氤氲,目光一扫,白杨不但看到了不少六品七品的珍贵草药,六七品的兵器宝甲就有数百件,其余更有很多白杨认识不认识的珍贵物品。

    没有仔细观察,白杨大手一挥直接将这个空间内的东西全部搜刮了,以后再慢慢整理就是。

    “这里的物品珍贵是珍贵了,可要说放置大光最珍贵的物品有些名不符其实”蓝欣皱眉道。

    白杨点头,认真仔细的观察这个空间,然后心头一动,直接来到尽头,一巴掌将墙体拍碎。

    “好东西果然在这里,话说好像宝库内设置暗格几乎是通???”看着拍碎的墙体另一边白杨开口笑道。

    墙体后还有一个小房间,横纵不过十米,只放置了上百件物品,丹药兵器铠甲珍贵材料以及书籍,每一件都不是凡品,八品以上的就占据三分之一,不过八品巅峰的一件没有,那种东西楚天涯必定会随身携带。

    轰!

    在白杨搜集物品的时候,蓝欣再度到深处一巴掌拍碎了最里面一面墙体,转身看向白杨耸耸肩说:“白兄,里面还有古怪!”

    的确有古怪,被蓝欣拍碎的地方,里面只有一个横纵三米的房间,内中只有一个大箱子,不知道装有何物,而且除了这个箱子之外,地上居然还有一个小型的传送阵,不知道通往何处。

    白杨收完外面的东西过来,将箱子收起后看着传送阵眉毛一挑说:“这个传送阵是触发的随机传送阵,一次之后就会崩塌,有可能是楚天涯给自己留的后路!”

    蓝欣双目一亮说:“如此的话,岂不是说我们可以通过这里逃走了?”说道这里蓝欣眉头一皱道:“不对,也有可能是楚天涯布置的陷阱!”

    白杨摇头道:“白兄你想多了,这是随机传送阵无疑,必定是楚天涯给自己留的退路,你想一下,若是都有人能来到这里了,那证明大光都完蛋啦,楚天涯布置陷阱还有什么意义?如同我们这样只能算是一个意外!”

    说这番话的时候白杨并非单纯的猜测,而是用先天太极八卦图推算了一下,踏足眼前这个传送阵大吉!

    “那还等什么,白兄,我们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蓝欣迫不及待的说,生怕楚天涯下一刻就杀向这里。

    可白杨却摇头了,眯眼道:“入宝山岂能空手而回,乘着楚天涯还没有来,蓝兄,我们去将他的国库搜刮一空,而且我突然想到,门口有那么多护卫里面却一个护卫都没有,必定有古怪,恐怕最珍贵的东西隐藏在门口的某个角落,抓紧时间,我们先将里面搬空后看看门口到底有没有隐藏的东西,前提是楚天涯没有那么快赶来,实在不行我们再从这里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