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整个大光皇朝国都都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国朝大殿崩塌,烟尘冲天,那倒塌的不单单是一栋建筑,更是一种信仰,所有看到这一幕的大光子民内心都充满了一种耻辱!

    这种耻辱深入骨髓,甚至烙印在灵魂上,只要白杨还活着一天,整个大光子民身上的这种耻辱都无法洗刷干净,会伴随到他们生命的尽头!

    无与伦比的耻辱带来的是愤怒,失去理智的那种愤怒,当整个国家都背负耻辱的烙印,个人荣辱已经没有意义,如此一来,可以说整个大光皇朝的人心空前凝聚。

    这种人心凝聚,对于大光来说是好事,天大的好事,能增强国运国力,同样也是巨大的隐患,一切取决于白杨的未来。

    若是白杨被大光除掉,洗刷了身上耻辱,这个国家必定国运暴涨更上一层楼,但是,如果白杨未来一路高歌猛进,当这种凝聚力一次又一次被打击后,整个大光必定一蹶不振甚至轰然崩塌!

    同样的,此时大光皇朝的这种凝聚力对于白杨来说是好事也是坏事,好的是给大光埋下了巨大的隐患,坏的是他接下来将遭到整个大光的报复!

    然而这本身就是白杨一手促成的,怎么可能想不到这点?

    昂……!

    就在此时,大光皇朝国都上空那澎湃国运之中,国运金龙发出一声震慑天宇的咆哮,那声音不但在大光国都上空传递,更是传递到了每一个大光子民心中。

    当听到这声龙吟,大光无边疆域上,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中的事情抬头看天,此时此刻,他们的心头莫名悲痛,莫名愤怒。

    旋即,整个大光皇朝的人,所有人,同时感觉自己无比虚弱,软到在地,身上的力气被莫名其妙的抽干了!

    大光国都,皇宫之中,国朝大殿废墟面前,白杨和蓝欣听到那一声龙吟当即脸色一变!

    “楚天涯疯了,甚至失去了理智,我们接下来要快!”

    白杨抬头看天目光闪烁沉声道,说着,他拉着蓝欣瞬间冲向废墟。

    在白杨他们进入废墟之时,大光国都上空国运扭曲,内中那条浩瀚的国运金龙游走天宇,带着无尽国运离去,化作一道金色长虹横跨天际向着某个方向冲去。

    国运金龙带走了整个大光的国运,消失的地方正是承天战台,融入了楚天涯体内。

    国朝大殿的崩塌,整个大光背负耻辱,楚天涯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向白杨低头认输是不可能的,那么离开战台的唯一一条路就是倾尽一切打破战台出去,然后哪怕付出任何代价也要将白杨千刀万剐!

    “??!我要你死,我要株连你九十九族!”

    楚天涯站在战台中仰天咆哮,双目通红,身上金光澎湃,整个人轰然暴涨,气息呈现几何倍数的增加。

    几秒钟的时间,楚天涯的身躯暴涨到了百里之巨,成为了一尊恐怖的巨人,一举一动似乎都要毁灭世间!

    此时此刻的楚天涯,不但让国运加持自身,更是调集了举国人民的力量融入己身,实力之强大足以和一般天帝级别强者比肩!

    这才是他的最强状态,成为这种状态他会付出很大的代价,国运临身会随着他一举一动被消耗,借用万民力量会损留下人心不稳的隐患,不到万不得已他都不会这么做,但是,此时此刻他依旧这么做了,可想而知对于白杨崩碎国朝大殿楚天涯有多么的愤怒!

    化身百里巨人,楚天涯宛如太古走出的魔神,顶天踏地,一拳向着地面砸下,那拳头缠绕一条凶猛的金色神龙,拳头比之天上的骄阳还要耀眼!

    轰!

    他一拳捶在地上,整个承天战台一抖,轰隆隆的声音传遍白万里天地!

    那可是能承受天帝强者战斗于波的承天战台,居然被他打得整个颤抖,可想而知此时此刻的楚天涯有多么恐怖。

    然而承天战台毕竟是承天战台,某种意义上来说乃是九品神兵,只是并没有太大作用而已,尽管楚天涯足够强大,却没有能一举将其破开。

    可是楚天涯此时仿佛失去理智了一样,一脸疯狂,一拳一拳轰然向着承天战台的地面砸下,每砸一下整个战台就颤抖一下,不知道多少次之后,战台一抖,咔嚓一声居然出现了一道细小的裂纹!

    “给我开??!”

    楚天涯咆哮,再度一拳砸下,战台颤抖,裂缝开始蔓延……

    另一边,预感到了楚天涯愤怒的白杨带着蓝欣奔赴国朝大殿废墟,此时整个大光子民力量被楚天涯借走处于虚弱状态无法给他造成任何威胁,若是不抓着这个机会谋取好处更待何时?

    两人来到废墟上空,白杨大袖一挥,崩塌的宫殿碎片向着四方被清扫得一干二净。

    紧接着,白杨目视清空的废墟地面,尤其是原本的九龙宝座之地一指点下,一道千米直径的青色雷霆轰击而下。

    轰!

    地面一抖,碎片崩飞,原地出现了一个十里之巨的洞口,衣袖一挥将洞口内的碎片扫到一边,呈现在白杨两人面前的,是一条向下的金色阶梯,下降百里之后,地面深处有一座高达千米的漆黑金属大门!

    大门两边有威严的金属雕塑,是两条金属雕琢的黑龙,尽管那只是雕塑,却有着一股?;猩⒎?,似乎那并非死物。

    除此之外,在那金属大门边上,还有整整九个人王镜强制盘腿而坐。

    此时此刻,当上方被白杨破开之后,下方的九个人王镜强者全都起身抬头看天,那大门边的两条黑色金属神龙都在咔咔的声音中活了过来!

    “这才是整个大光皇朝最重要的地方,国库所在之地!”白杨目视下方沉声道。

    从那个地皇镜的老太监出现白杨就隐隐约约有了这种猜测,如今得到了证实!

    不是国库这种重要的地方岂会有那等强者坐镇?

    大光皇朝坐拥无边疆域,国库内该有多么庞大的财富?得有多少珍贵的材料?得有多少强大的兵器?

    “白兄,楚天涯快要破开战台,这里还有十来个人王镜巅峰强者守着,我们没机会的!”蓝欣吞了口口水担忧道。

    白杨这是想打劫大光皇朝的国库啊,太疯狂了。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那守门的护卫不足为虑,只是国库大门阵法封锁有点麻烦”白杨皱眉道。

    苦笑一声,蓝欣说:“白兄,我此时恐怕无法帮上忙了”

    蓝欣受伤严重,连番的战斗已经差点力竭,根本无法再度催动帝兵帮忙了。

    “等下你帝兵接我用一下应该可以吧?”白杨问。

    当白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蓝欣手中的帝兵轰然嗡鸣似乎要对白杨主动发起攻击,蓝欣紧握帝兵,低头不知道如何安抚,很快帝兵安静了下来,紧接着,蓝欣点头道:“可以!”

    “那好!”

    白杨沉声道,旋即一掌向着下方压下,掌心之中,一个暗金色的圆球出现向着下方砸下,那圆球是他的龙珠,初时只有拳头大小,脱手而出,迎风暴涨,落入深坑之后直径扩大到了十里之巨,宛如一颗庞大的星辰砸下!

    “你敢!”

    下方,守卫国库大门的人咆哮,没有人逃离,全都愤怒的一起出手。

    “你们若是离去还有机会,选择硬碰硬,无疑是以卵击石自不量力!”白杨心中冷哼道。

    白杨的龙珠何其恐怖,一般地皇镜强者都不敢硬接,何况是这些人王镜的家伙?

    所以,没有任何意外,龙珠砸下,不管是他们施展的手段还是自身,甚至那两条金属铸造的黑色神龙,全部都摧枯拉朽被轰成碎片!

    那些守护国库之人又何尝不知道自己不是白杨的对手?可那里是国库重地,哪怕他们是死也不能擅离职守啊,跑路或许能做到,可跑了之后自己的家人呢?

    没办法,明知是死也要尽力而为,所以他们全部都死了。

    当国库守卫死去之后,白杨看向蓝欣说:“蓝兄,借帝兵一用!”

    “帝兵脾气怪得很,只此一次”蓝欣递过去说。

    有一就有二,以后的事情再说嘛。

    这句话白杨没说,要不然鬼知道帝兵会闹什么幺蛾子。

    接过帝兵之后,眼睛一凝,以他如今的修为,念力全力扩散出去,抽取念力覆盖范围内的天地元气疯狂涌入帝兵之中。

    大光国都元气浓郁,在白杨的抽取之下简直化作液态的洪流涌入帝兵。

    帝兵颤抖,脱离白杨的手掌飞出,凌空嗡鸣,刹那放大到十里之巨,横空而过斩下,来到大光国库门前,犹如撕纸片一样将国库大门撕开,不管大门是什么材料铸造亦或者布置了什么阵法,根本无法抵挡帝兵的锋锐!

    这一击,尽管白杨已经全力催动帝兵了,但说老实话,威力还没有之前在蓝欣手中刺破皇宫阵法之时大,毕竟帝兵是蓝欣的,只有她才知道如何最大化威力。

    这会儿不是考虑这些的事情,帝兵撕开国库大门后就自动飞回了蓝欣手中。

    国库大门被撕开,内中宝光冲天!

    没有犹豫,白杨争分夺秒,拉着蓝欣就冲入了大光国库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