锵!

    楚天涯第二剑劈在白杨头顶功德金莲之上,心神相连,白杨脸色再度苍白一分,甚至功德金莲都暗淡了一些。

    若是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再抗楚天涯几剑,功德金莲虽然不至于被劈碎,但也必定被打落凡尘无法庇护白杨。

    实力差距太大,根本就不是技巧能弥补的!

    不得已,白杨只能收回金莲飞退拉开双方距离。

    并未乘胜追击,楚天涯持天子剑遥指白杨冷声道:“你的本事不止这些,全都使出来,别让朕失望,以眼下你展现出来的手段,连让我认真的资格都没有,别让我看不起你!”

    稍微得到喘息的机会,白杨暗中调息,做出一副攻击的姿态沉声道:“既然如此,我成全你!”

    说话的时候,白杨稍微打量了一下下方,蓝欣独斗十七位强者,此时已经被她斩杀四人,剩下的十三个人里还有五个受伤。

    反观蓝欣,纵然她修炼的剑法凌厉且仗着帝兵也受伤了,对方毕竟是十七个同级强者,尸山血海杀过来的,都不是易于之辈。

    然而哪怕是受伤,蓝欣依旧凶猛的冲着对手发起冲击,甚至受伤之后她显得更加疯狂,剑法也更加凌厉,像是当初坠入杀道一般,可偏偏保持清醒。

    稍微打量,看到蓝欣暂时还能和剩余的对手抗衡,白杨不退反进直接冲向了楚天涯,一个镇字出口,虚空都在颤抖。

    嗡!

    白杨脚踏虚空,先天太极八卦图出现,直径两万里的太极图充塞宇内,中心太极图旋转阐述大道至理,八方八卦卦象闪烁好似天地密码具现。

    先天太极道场出现,镇压天地,时间都仿佛定格,携碾压一切的伟力向着楚天涯镇压而下。

    看到白杨似乎动了真格,楚天涯表情认真了一分说:“这才像点样子,可依旧不够,给我破!”

    口中说着,楚天涯右手天子剑背在身后,左手一掌冲天打出。

    虚空有金色涟漪扩散横扫四方,内中一只金色龙爪探出,荒古霸道,似乎要撕碎天宇。

    轰!

    两相碰撞,太极图颤抖差点崩溃,却也将那只龙爪磨灭。

    “你不愧是人杰,此道场稳固无比,居然能当下我这一击,可惜还不够!”楚天涯语气带着些许赞赏道。

    虽然在说话,但他动作却没变,身影冲天而起,左手握拳冲着太极图打出。

    他这一拳轰出,背后的虚空好似坍塌,一条横贯天际的金龙在他身后出现,好似从太古时空走出的龙神,探爪拍出,白杨的道场震动,被拍得倒飞而回,甚至还布满裂纹差点破碎。

    白杨喷血倒飞,心惊不已,差距太大了,这足以镇死一般地皇镜强者的道场居然差点被楚天涯打碎!

    对方是一国之君,果位在身,又有一国资源,实力深不可测,远非一般散修能比的。

    “不够吗?那就继续!”

    倒飞的白杨沉声道,再度冲向楚天涯。

    八卦道场闪烁,中心太极球隐去,周围八卦卦象具现,乾卦化作无形的气,坤卦变成无形的重力,离卦化作银色火焰,坎卦变成汪洋,震卦化作雷泽……

    每一卦的卦象都具现为实物,演化一方特殊的世界,但这还没完,八卦具现之后,相互融合,化作一个完整的世界,广阔无边!

    先天太极道场演化一方真实世界向着楚天涯镇压而下,相当于白杨携带一个世界的力量在对抗楚天涯。

    白杨的如此表现到是让楚天涯认真了起来,他一脚踩在虚空,以他为中心,同样一个真实世界显化出来,比之白杨演化出来的世界更加真实!

    那个世界天地阴暗,布满了无穷无尽杀气腾腾的大军。

    他伸手一指,世界中无穷大军冲天而上,似一条浩瀚长河冲击白杨演化的那一方世界。

    轰轰轰……

    在楚天涯的世界之力冲刷下,白杨演化的世界颤抖,内中山泽草木崩碎,整个世界都不稳定几欲坍塌。

    不得已,白杨只能收起世界飞退,继续下去的话道场就要彻底崩碎了。

    “可惜,你还未踏足真神,虽然世界无比稳固,但却差了一丝法则力量,注定无法对我造成威胁,还有什么手段吗?”楚天涯收起世界看向白杨冷声道。

    白杨和他比起来,他太强大了,强大到足以碾压白杨,根本就没有将此时的白杨放在眼中,一副教训的姿态。

    白杨深吸口气道:“纵然我不敌你,但你也杀不了我,一旦我离开这方战台,从此我海阔天空……”

    不待白杨说完,楚天涯挥手打断耻笑道:“你没有机会的,除非战胜战台内的所有人方可离去,你以为你会战胜我?”

    心头一动,白杨沉声道:“哼,纵然我无法战胜你离去,可你也休想我认输!”

    “如此的话,那我就只好打得你认输,若是你顽抗到底的话,朕就杀了你!”楚天涯不屑道。

    话音落下,他主动出击,冲向白杨,一拳打出,虚空都差点被他打得坍塌,背后一条横贯天际的金龙出现,又是这差点打碎白杨道场的霸道拳法。

    昂!

    白杨的身影消失,原地同样出现了一条庞大的神龙,甚至比楚天涯背后的那一条更为凶猛强大,长达三万三千里!

    真龙法相出现,白杨咆哮,探出龙爪和楚天涯硬憾。

    轰!

    两相对抗,白杨还是不敌,龙爪被打碎,庞大的真龙法相更是被打得倒飞,凄惨无比。

    “杀!”

    纵然被打飞,白杨法相稳定之后再度凶猛扑杀过来,一个杀字出口,却是一声震动天地的龙吟。

    “既然你找死,朕就成全你!”

    楚天涯不屑道,左手背在身后,右手天子剑辟出,一道金色剑芒冲天而起,带着横扫天下的气息斩向白杨的法相,他要屠龙!

    然而,白杨的法相此时却是张口一吐,一颗庞大的龙珠出现,表面布满龙鳞状纹理,体积接近地球那边的月球大小,如同一颗星辰碾压。

    嗡!

    在白杨龙珠的碾压之下,楚天涯辟出的一剑摧枯拉朽被崩灭,龙珠更是向着他砸了下来。

    心头一惊,楚天涯未曾想到白杨还有如此手段。

    他并未惊慌,翻手间收起天子剑,一方金色印玺出现在手中,伸手一抛,印玺冲天而上,迎风暴涨,待到接近龙珠之时,体积并不比龙珠小。

    那方印玺,上部是九龙夺珠雕刻,四方是山川大地图案,底部是‘镇压万古’四个霸道无比的大光王朝文字。

    印玺当空,携亿万众生兴衰的沉重力量。

    轰!

    又一声恐怖嗡鸣,天宇彻底坍塌。

    白杨真龙法相发出一声悲鸣,那庞大的龙珠表面甚至出现了裂纹差点被崩碎。

    楚天涯太强大了,根本敌不过!

    而且这还不是楚天涯最强状态,至少他还未聚集一国万民力量加持自己,也还没有国运临身,暗中还不知道有什么底牌。

    “没有其他手段了吗?若是没有的话,要么跪下祈求朕饶恕还能留你一命为我所用,若是再顽抗的话,朕唯有赐你一死了!”楚天涯收回印玺冷声道。

    “求饶?你做梦,纵然是死我也要拉几个垫背的!”

    白杨咆哮,庞大的法相横空而下,不再和楚天涯对抗,而是杀向了下方剩余和蓝欣对抗之人。

    楚天涯一愣,白杨这是怂了?

    就在他一愣之间,白杨法相冲击而下,龙爪一扫,当场撕碎三个人王镜武者,龙尾一摆,将两个人王三个神道天师抽成飞灰!

    自此,和蓝欣对抗的十三个强者再度被杀八个,只剩下五个了!

    虽说白杨不敌楚天涯,可同一个境界的他足以碾压虐杀!

    在白杨动手杀人的时候,蓝欣也抓住那些人配合不当的机会再度杀死两人,如此一来,白杨和蓝欣的敌人加上楚天涯还有四个!

    楚天涯反应过来,双目冷芒闪烁道:“幼稚,你这样做根本没有意义”

    “为何没有意义?我抵不过你还杀不了他们?伤你十指不如断你一指,他们都是你大光官员,死了也让你心疼吧?”

    白杨冷笑回应,再度杀向剩余的三个人王强者。

    “你够了!”楚天涯大怒,天子剑再度出现,一连向白杨斩出五剑妄图阻止白杨杀死最后的三个手下。

    可是白杨杀他们的心意已决,在那三人惊恐咆哮中白杨硬是顶着楚天涯的五道剑芒将那三人给杀了!

    虽然杀了那最后的三人,白杨的法相却是凄惨无比,龙尾被斩断,龙爪被斩掉两只,身上两道伤口,一道差点将他撕成两半,另一道更是差点切断他的龙头!

    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但白杨却将最后的三人给杀了。

    法相消失,白杨脸色苍白摇摇欲坠的出现在蓝欣身边,抬头看向咬牙切齿的楚天涯却是笑了。

    “楚皇帝,你说这方战台之内,唯有战胜所有敌人方可离开,如果没有敌人的话,我很好奇你要如何离开?”

    楚天涯脸色微变,身影停下不屑道:“你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就是!”

    “哈哈哈,没有了,拜拜了你,不知你在这战台之内能否看到你皇都是如何被我肆虐的!”

    白杨哈哈大笑,转而抓着蓝欣身影消失不见!

    战台进去之后唯有战胜所有敌人方可离开,岂不是说离开之后就已经处于战台之外了?

    这个问题白杨想了很久,决定冒险一搏!

    事实证明白杨赌对了,他带着蓝欣闪身回到地球那边,再度回来之后已经处于战台之外!

    他并没有离开原地,只是脱离了战台规则处于战台外界,而楚天涯则孤零零的站着战台内一脸傻眼懵逼……

    这特么!白杨是怎么离开的?

    白杨离开,战台内没有了敌人,楚天涯意识到自己似乎作茧自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