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陛下抬爱,白某山野之人,庙堂高寒,并非白某向往之地”白杨微微沉声道。

    加起来这是白杨第三次当面拒接楚天涯了,所谓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此时楚天涯明白,用正常手段收服白杨是不行的了。

    不给白杨考虑的机会,楚天涯一个眼神下去,下面有人知道接下来怎么做了。

    此时广场上有人大声宣布道:“天音宗犯上作乱,段掌门妄图弑君,天理不容其罪当诛,在场之人皆乃天音宗余孽,国法难容,时辰已到,斩!”

    一个斩字杀气腾腾响彻天宇,虚空嗡鸣,一块血色令牌冲天而起,如同血色骄阳当空,杀气弥漫四方。

    当那血色令牌当空的时候,广场上数十万人犯背后,刽子手高举鬼头大刀劈下,下一瞬间整个广场将人头滚滚血流成河。

    高台之上,白杨赫然抬头,楚天涯好狠辣的心,言语收服自己不行,居然以这样的方式逼迫自己出手,一旦自己出手他就能名正言顺将自己拿下,届时是生是死恐怕就看楚天涯心情了。

    楚天涯一脸平静的看向白杨,嘴角含笑,似乎在说白杨你到底是眼睁睁看着白芸死在刀下还是落入我的圈套?

    心念闪烁,白杨念力卷起身边的小猫等人闪身消失不见,眨眼不到又再度出现,不过出现后小猫等人的身影已经消失无踪,被白杨送到地球道场那边去了,唯有蓝欣还在边上。

    身影爆退,白杨和蓝欣两人向着广场方向电射而去想要第一时间救下广场上的人犯在说。

    然而楚天涯早有准备,在白杨行动的时候,他坐下十八个高手轰然行动将白杨两人包围了起来。

    这一系列变化不过在眨眼之间,广场那边刽子手依旧挥刀斩下!

    广场周围观望的无数人觉得下一瞬间就要人头滚滚不敢直视。

    自己被包围,无法赶去救人,白杨念头一闪,念力笼罩广场,金系异能悄然使用,那些刽子手挥下的鬼头刀瞬间变成金属粉末,数十万人犯无一人受伤,不但如此,那些化作金属粉末的鬼头刀再度凝聚,反向一刀斩下了刽子手的脑袋!

    楚天涯似乎早就料到会如此,于九龙宝座之上安坐,目视白杨威严无尽沉声道:“白先生,朕对你以礼相待,你这是何意?若是不能给朕一个满意的答复,休怪朕不讲情面!”

    “楚皇帝,此时多说无益,白芸今日我救定了!”白杨直言不讳道。

    这个时候相当于撕破脸了,说什么都没有意义,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我接着就是!

    “白先生,你要想清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真要与整个大光为敌?”楚天涯稳如泰山目视白杨说,嘴角含笑,似乎在嘲笑白杨居然这么简单就上套。

    “楚皇帝何至于如此?”白杨沉声道,意思是说有必要弄成这样吗?

    然而楚天涯的回答却是:“朕以为,完全值得!”

    当然值得,如是能掌握白杨,胜过千军万马,哪怕不能掌控,杀掉白杨,得到有望晋升帝兵的功德金莲都物超所值了,再加上蓝欣手中的帝兵,足以让楚天涯做出任何疯狂举动来!

    “既然如此……”

    白杨点头无奈道,可话没说完,身影一闪就向着广场方向冲去,指尖雷霆闪烁,两道青色雷电如同青龙横空轰向拦路的两个人王强者!

    那两个正面面对白杨的人王强者虽然明知自己不是白杨的对手,可依旧稳如泰山不为所动。

    楚天涯一脸冷笑,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表情。

    轰轰轰……

    这座高台边缘一道道金色光柱冲天而起,如金龙咆哮,撕碎那两道雷霆,天地在扭曲,一座精心为白杨准备的阵法此时启动。

    心道一声不好,白杨屈指一弹,一点金光飞出,有望晋升帝兵的功德金莲从还未彻底启动的阵法缝隙飞出,来到广场上空,垂下道道功德金光将那数十万天音宗余孽?;て鹄?。

    做完这些,白杨只觉周围天地扭曲,已经来到了一个由阵法构建的世界。

    这个世界旷阔无边,边缘是龙鳞状的晶壁,只一眼白杨就分析出,这个空间之坚固,恐怕地皇镜强者都休想破开!

    这个空间并非白杨和蓝欣单独来到这里,随之出现的,还有那十八个楚天涯座下的高手!

    “白杨,此乃镇世龙魂大阵,帝都是大光中心,龙脉之源,龙魂汇聚之所,此阵比之禁区中的镇世龙魂阵法强大数倍,在这里,我等战力得国运加持成倍增长,陛下念你是一位人才,诚心邀请,希望你束手就擒不要做无谓的反抗!”

    十八个人包围白杨两人,其中一个身穿紫色官服的魁梧中年看向白杨沉声道,他手持一口大刀,那刀不知道饮了多少生灵鲜血,通体暗红,煞气冲天。

    “楚皇帝还真是处心积虑,镇世龙魂大阵?”白杨冷笑,说道这里,他看向身边的蓝欣说:“蓝兄,全力劈出一剑,我助你破开这龙魂大阵!”

    “斩!”

    蓝欣当机立断,手中帝兵嗡鸣,向前一剑斩出。

    她只有人王镜修为,纵然全力施为也无法施展帝兵万分之一的威力,毕竟帝兵足足比她高了两个层次,根本就不是她能催动的。

    可加上一个白杨就不一样了,以白杨的修为帮忙,哪怕只能发挥出帝兵百分之一的威力也不是这龙魂大阵能挡得住的。

    在蓝欣辟出一剑的时候,白杨站在她身后,眉心金光一闪,法相闪烁进入她的体内,恐怖的力量配合蓝欣,在蓝欣的调和下,这股力量融入帝兵。

    帝兵颤抖,一道漆黑剑芒冲天而起,霸道森然,带着泯灭一切的气息横空而过。

    这道剑芒太过恐怖,所过之处虚空坍塌为漆黑的虚无,掠过一位人王镜强者,纵然他在这里战力成倍增加,却连抵抗都做不到就被剑芒斩成了虚无!

    嗡!

    当那霸道的剑芒斩在远处龙鳞晶壁之上时,整个空间都在颤抖,紧接着,那坚不可摧的龙鳞晶壁破碎,一道巨大的裂缝出现,外面就是审判白芸等人的广场。

    白杨法相脱离蓝欣,带着她横空而过瞬间冲出裂缝来到了外界出现在广场上空。

    对面,楚天涯目视白杨下意识握紧拳头,目光闪烁,似乎很意外白杨能如此快速摆脱阵法束缚,又似乎早就料到会这样。

    他看向白杨两人,尤其是蓝欣手中依旧紧握的帝兵,目光炽热。

    那可是九品神兵,在白杨两人手中就能发挥出展开镇世龙魂大阵的威力来了,若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话,岂不是能一剑劈杀一般的天帝级别强者?

    从九龙宝座之上站起来,楚天涯看向白杨说:“白杨,朕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入我大光为官,只要你真心辅助我,朕定当不计前嫌以礼相待,这是最后一次忠告,希望你不要自误!”

    此时白杨称着楚天涯说话的时候,心念一动,功德金莲出现一股吸力,瞬间将广场上数十万天音宗人吸入其中,最后,功德金莲化作一个小点落入白杨手中消失不见。

    救人才是目的,和楚天涯硬钢是其次,如今将白芸等人?;て鹄?,接下来白杨并不想和楚天涯过多纠缠。

    “楚皇帝一番美意我心领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就此告辞!”说完,白杨带着蓝欣冲天而起就要离去。

    可是,白杨才离开原地不到百里就撞到了一面无形的墙壁将他弹了回来,脸色一变,心道楚天涯后手不少。

    “没用的白杨,天音宗余孽在朕眼中不足挂齿,朕的目标是你,这个广场并非普通的广场,而是朕昔年从天元敌国带回来的一件秘宝,名为承天战台,顾名思义,这是一座专门用来对战的平台,足以承受天帝级别强者战斗于波,一旦陷入战台,除非战胜对手,否者无法离开,当初段掌门的夫君就是和我抢夺这座战台被我杀的,他想带回天音宗用于给门下弟子比试之用,可惜最终被我得到,既然你冥顽不灵,如今身处战台,朕只好亲自将你拿下了!”楚天涯在对面冷声道。

    此时此刻,这个战台区域内除了楚天涯以及剩下的十七个强者之外就只剩下白杨和蓝欣了,其他人全部都被隔绝到了外界。

    并且,在楚天涯说话的时候,这座战台脱离地面冲天而起,好似一块陆地生长,向着远方蔓延,似乎无穷大,单个的人在上面渺小无比。

    心头一沉,白杨没有想到楚天涯居然如此处心积虑,这可是能承受天帝强者战斗于波的承天战台,以他们目前的手段根本无法破开,除非战胜楚天涯方可离去。

    可是楚天涯岂是那么好战胜的?作为地皇镜近乎巅峰强者的楚天涯就足够强大了,现在还有十七个帮手不说,这里还是大光国都,他能调动国运加持自身,地皇镜这个境界都差不多无敌了,如何战胜?

    “一定要如此吗?”白杨看向他叹息道。

    楚天涯摇摇头道:“入我大光,亦或者被朕亲自拿下甚至……击杀,选吧!”

    “既然如此,你要战,我奉陪!”白杨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