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转身,白杨看向楚昊问:“审判天音宗余孽?”

    似乎早就知道白杨会转身一样,楚昊笑道:“不错,天音宗宗主犯上作乱意图弑君,虽然暴力反抗份子已经伏法,但还有一些抓捕的余孽,他们将会当着天下人的面进行审判斩首,皇家威严不容侵犯,触之必死,必须株连九族以正视听!”

    深深看了楚昊一眼,白杨点头说:“我知道了,明天是吧?到时我会去的,先行告辞”

    说完,白杨带着小猫等人冲天而起消失不见。

    直到白杨他们的身影彻底消失后,楚昊脸上轻松的表情瞬间消失不见,背后不知何时已经被冷汗打湿。

    面对白杨,虽然对方和自己处于同一个境界,但那种沉甸甸的压力差点让他喘不过气来,甚至有一种面对自己父皇那种无力感。

    “不知父皇这样做是对是错……”楚昊心中叹息,莫名有些烦躁。

    离开‘天音宗’之后,白杨的脸色平静,却平静得可怕,神特么的恰好明天审判天音宗余孽,这分明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几人来到一座小城找了一家客栈住下,白杨皱眉思索对策。

    “相公别去,这分明就是一次针对你的阴谋”清荷在边上担忧道。

    白杨坐下皱眉说:“我知道,若是其他人的话我根本就不必理会,可明天被审判的人里面,必定有白芸,上辈恩怨暂且不说,她算得上是我在这个世界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了,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去!”

    小猫蓝欣她们对视,想了想,小猫开口说:“少爷,你想过没有,不说你前去会遭遇什么,哪怕冒着风险救下白芸,她会领情吗?说到底,张东阁间接性的死在我们手中,天音宗的崩塌也是我们间接性造成的,如果楚天涯想针对少爷,这些不可能不告诉她,如此一来,少爷前去相当于救了一个不稳定因素甚至可以说是敌人,不值得的”

    “如果能救下白芸,届时她是如何反应另说,去与不去又是态度问题了”白芸摇头道。

    听白杨这么说,小猫她们知道,白杨这是铁了心的要去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

    见众人沉默,白杨轻呼一口气笑道:“你们不用担心,此去麻烦或许会有,却不会有危险,救白芸,并非我是烂好人,就凭她当初不遗余力的帮忙寻找治疗蓝欣的态度就不能坐视不管,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一码归一码”

    边上蓝欣神色一动开口道:“我也去,虽然当时我处于混乱状态,可记忆还是有的,她是真心想帮我,在为我寻求治疗之法,就凭这点,纵然刀山火海也要去闯一闯!”

    “既然确定要去,那就得考虑一下楚天涯会出什么招了”清荷担忧道。

    一人计短,白杨决定听听小猫她们的意见,看着他们问:“你们觉得楚天涯会做什么?”

    小猫说:“楚天涯深知少爷潜力无穷,肯定会想方设法将少爷留下的,白芸只是一个诱因吸引少爷过去而已”

    “不错,甚至楚天涯还会以白芸为条件,用相公家乡话来说,就是道德绑架让你为他所用,若少爷不在乎白芸生死楚天涯的算盘只能打空,可偏偏少爷又不想看到白芸眼睁睁的死去,这就给了楚天涯很大的操作空间”清荷在边上分析道。

    “也就是说,楚天涯利用白芸迫使白兄过去,如果谈崩的话,白芸必死无疑,届时白兄不可能坐视不管必定会出手,如此一来,楚天涯知道白兄不可能为他所用,既然得罪,必定会全力以赴除掉白兄以绝后患,大光皇都是楚天涯主场,局势不利啊”蓝欣皱眉道。

    用屁股想都知道大光皇都堪称刀山火海,不说那里会布置多么强大的阵法有多少高手,单单是在那个位置楚天涯就处于最强状态,地皇镜几乎都接近无敌,如何从容应对?

    听完它们的分析,白杨也是心头凝重,楚天涯简直相当于给白杨下了一步死棋!

    破局的方法很简单,白杨不顾白芸安危不去楚天涯就没招了,可白杨能不去吗?

    手指轻轻敲击桌面,白杨反而平静下来说道:“到时候见招拆招就是了,我这一路走来,直接间接因为我崩溃的势力还少么?如果楚天涯做得太绝,我不介意让这大光皇朝成为历史!”

    听到白杨这句原本云淡风轻的话,小猫等人心头一震,这是准备玩大的了,和一个庞大的皇朝为敌,这种魄力,至少在白杨这个境界全天下能有几人?

    看着小猫她们一脸惊骇的样子,白杨笑道:“别想太多,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别离开我太远,我会随时将你们送回地球那边远离危险中心”

    “我要留下!”蓝欣斩钉切铁道,以她人王镜修为加上帝兵,拼命之下哪怕地皇镜强者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好”白杨点头道。

    小猫清荷她们对视,点头不语,知道明天还是听白杨的好,若是留下的话反而会成为累赘。

    几女分别去了各自房间休息,白杨则一个人继续思考明天会遇到的种种情况,最后脸上出现了一丝冷笑,楚天涯,你最好不要太过分!

    抛开脑海中的烦恼,接下来白杨要考虑的是去哪个房间睡觉?去小猫那边还是去清荷那边?

    最终白杨哪儿都没去,独自安坐了一晚上,小猫她们也知道第二天有重要的事情,并没有来打扰白杨。

    第二天天刚亮,一行人都醒来聚集在了一起准备出发前往大光皇都,谁也不知道审判会在什么时候开始,提前一些总不会有错。

    结账离开,前往大光皇都的时候气氛有些沉默,然后白杨就看着小猫怀中的血婴丫丫一脸古怪说:“这是什么情况?”

    此时在小猫怀中的丫丫小手抱着一本地球那边华夏幼儿园的启蒙书籍正一脸不情愿的看着。

    小猫低头看了一眼丫丫解释道:“在少爷家乡的时候,我们发现丫丫这么大的小孩子都在学习了,所以我觉得丫丫也不能落后,就给她买来了学习用品,现在丫丫都会写一百个简单汉字了”

    听了小猫的解释,白杨深以为然道:“也对,以后记得每天让丫丫做作业”

    丫丫抬头看向白杨:“???”

    顿时觉得人生一片灰暗,我还是个相当于需要吃奶的孩子啊,你就忍心如此摧残我?

    边上红球萌萌的大眼睛看着丫丫咧嘴直笑,似乎是在幸灾乐祸。

    然而白杨看着红球想了想说:“红球也是有灵性的,以后和丫丫一起学习,免得交流起来困难”

    红球当场表情一僵:“……”

    还有这种操作?无妄之灾啊……

    距离再遥远也有走完的时候,一个小时后,白杨他们已经看到了大光皇朝国都了。

    尽管上次来过一次,但此番再度看到依旧被震撼了一下,尤其是那滂沱的国运金光简直就是一片金色云海,内中国运金龙蛰伏神龙见首不见尾。

    站在远处看那庞大的国都,白杨心头有些压抑,似乎一场暴风雨正在等着自己。

    “走吧,不管楚天涯想搞什么,我接着就是!”

    说着,白杨带着小猫一行再度踏足了这座雄城。

    上次来这里只是匆匆一瞥,今次白杨更没有心情自信观察这里,如果,仅仅是如果,一旦自己和楚天涯刚起来,这座雄城还不知道要被破坏成什么样子呢。

    审判天音宗余孽的事情已经在整个大光皇朝传得沸沸扬扬了,地点并不难找,一大早无数人就往某个方向汇聚而去。

    那是一片一眼看不到边的巨大广场,同时容纳上亿人都不会拥挤,尽管审判还没有开始,周围就已经重兵把守了。

    在这个广场边找了一家酒类,白杨等人临窗而坐等待审判开始。

    时间一点点过去,人渐渐增多,空气中似乎有若有似无的肃杀之气蔓延,汇聚而来的人下意识安静下来。

    等待的过程中,蓝欣暗中给白杨传音提议道:“白兄,不如称着还未开始,我们去闯天牢将白芸劫出来如何?”

    “如果那么简单就好了”白杨摇头道,那根本就不现实,楚天涯处心积虑的将自己引来,岂会那么容易让自己把人劫走?

    蓝欣也觉得不靠谱,不提这茬,看向广场方向,帝兵在手,已经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了。

    等待的时间似乎格外漫长,当天上烈日快到正中的时候,正戏开始了。

    有大量军队和官员涌向广场中心,那里很快升起了一座高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穿黑色长袍面白无须的中年人来到了白杨他们的包间外敲响了房门。

    心中暗道开始了,白杨让其进来。

    那面白无须的中年人踏足包间门口低头声音尖细道:“白先生,陛下有请”

    楚天涯知道自己的下落并且派人来请白杨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如果连这都不知道楚天涯还何谈掌握这个庞大的国家?

    起身,白杨看向对方笑着点头道:“前面带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