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出反常必有妖,此地不管是安九搞出来的,还是自然生成亦或者是历史遗留事件,若是任由阵法运转下去,阴邪之气汇聚搞不好就会孕育出一头恐怖邪物出来,既然遇到白杨就不会坐视不管。

    目视下方,白杨伸手一点,原本因为元气降临而疯长的草木以一种快镜头的节奏飞速退化,直至变成一粒种子埋在土里。

    几个呼吸间,原本的一片原始森林变成了荒地。

    在这片区域中有着数量众多的生物,在发现自己生存的家园莫名其妙消失后集体愣住,像是受到惊吓一般忘记了动弹。

    白杨大手一挥,地面泥土如大浪席卷,将这片区域内的动物全部都扫边缘去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众多动物才反应过来,纷纷夹着尾巴往周围的丛林跑去消失不见。

    让草木消失大地空出来,却依旧没有能让阵法停下运转,这证明了白杨的猜测是对的,阵法基础在地下。

    “我倒是要看看下面有什么东西!”

    心中自语,白杨念头一动,这片空白区域的山石泥土全部都化作粉尘冲天而起。

    白杨并没有一下子掀开地表,而是一寸寸剥离地面,以免破坏了下面的东西。

    粉尘冲天,如狼烟升腾,待到一定的高度,又如同江河奔涌,到了远处化作一块块巨大的岩石归整排列。

    以如今白杨的本事,心念一动就堪称改天换地!

    这里出现这么大的动静第一时间惊动了华夏高层,从咸阳方向有武装直升机率先飞来,地面部队在紧急集合。

    眉头微皱,白杨并不想和华夏官方起冲突,解决此地的问题后白杨还想将这里回复原样的。

    避免和华夏官方起冲突也很简单,那些冲天而起的粉尘凝聚成数十块巨石,上方有阵法纹理,分别落在这片区域周围,几个眨眼一座覆盖百里范围的阵法形成,与外界隔绝了起来。

    随后白杨才专心致志的一点点掀开地表。

    地表一点点被掀开,直到近五十米后,下方的泥土和上方的有很大区别,明显被夯实过。

    “人为造成的,近乎百里范围的地下深处泥土都被夯实过,历史上能有这种手笔并且在这个位置的,非那位始皇帝莫属了!”

    心中所想,白杨觉得自己不经意间貌似有了惊人的发现。

    地下夯实部分足足有三十米厚,再下面居然是古老的砖石层,当这一层十米厚的古老砖石也被掀开后,呈现在白杨面前的是一片庞大的地宫!

    当看到下方这座地宫之时,饶是白杨也忍不住惊讶了一下,以历史上普通人的手段造就这样一座庞大的地宫,可想而知要投入多少时间和庞大的财力物力!

    地宫及其宽广,范围达到了直径八十里的程度,一根根二十米高的石柱伫立。

    在这片地宫中,并没有金山银海的陪葬,有的是成群的军队。

    这些军队分别列为整齐的军阵排列在一个个宽大的宫殿中,有弓弩兵,有长枪兵,有刀斧手,更有古老的战车以及骑兵!

    太壮观了,这地下的军队数量居然达到了百万之巨!

    如果这还只是让人觉得壮观的话,弄明白这些军队的本质饶是白杨也被震撼。

    这数量多达百万的军队并非兵马俑那样的泥石烧制品,而是活生生的人穿上了古老的青铜战甲!

    这支庞大的军队不知道在地下存在了多少年月,哪怕尸体已经成为干尸,却依旧笔直挺立,一股横扫天下的滂沱气势震撼心灵。

    在这座庞大的地下宫殿外围,是一条宽十米深三米的水银河流,环绕着宫殿依旧在流淌。

    宫殿呈现四方形,外围四个方向,十二个高达二十米的金属巨人伫立!

    “传闻秦始皇统一天下后,为了防止治下疆域造反,曾收缴天下金铁铸造了十二尊金人以镇压四方,没想到居然出现在这里了,而且……”

    看着那十二个巨大的金属巨人,白杨发现那吞噬元气转化为阴邪之气的阵法根基正是那十二座金人!

    阵法转化的阴邪之气百分之八十都去滋养那百万大军了,百分之二十汇聚到了中心!

    看向宫殿中心位置,那里有一座由五种颜色石头搭建的高台,四方形,金字塔状,四边宽九米,高五米。

    九五之尊的象征!

    高台之上,一方三米长的棺材静静摆放,那棺材通体玉石打造,表面有古朴敏文,高贵华丽。

    棺材周围,每个方向都有呈现跪拜姿态的武将守护。

    几乎都不用猜,那方棺材中埋葬的是谁不言而喻,有这样的手笔,历史上除了始皇帝恐怕没谁了!

    然而这些都不是白杨关注的重点,他一眼看完这座地下宫殿后,将实现放在了那方棺材高台下边之所。

    一个黑袍青年看着高台上的棺材,一脸激动,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这座地下宫殿的顶盖都被掀开了一样。

    “安九,你果然在这里”白杨看着那黑袍青年说。

    说话的时候,白杨身影落下,来到了宫殿中不知何时来到这里的安九身边。

    “白少爷,求你给我一点时间好吗?”安九依旧看着高台上的玉石棺材说道。

    白杨也看向玉石棺材开口道:“这么说来,这里的一切都是你搞出来的了?”

    “是的,阵法是我布置的,我想要复活这里的百万大军还有那棺材中的人!”安九一脸激动道。

    “复活?笑话!”白杨冷笑。

    安九看向白杨,表情激动说:“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复活,而是让百万大军再度拥有战力……”

    挥手打断安九的话,白杨说:“就如同神武皇朝国都遗迹中的那些活死人怪物一样?”

    “是的”安九点头回答。

    “说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白杨问。

    深吸口气,安九说:“白少爷,这段时间以来,我详细了解了华夏的历史,纵观古今,这位始皇帝堪称古往今来第一人,他是第一个完整统一这片大地的人,虽然限于这方世界的大小成就或许不值一提,但他的雄才伟略却是毋庸置疑的”

    “这是一位身怀大气运大气魄的人,不应该就这样消失在历史甚至永远埋葬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白少爷,如果能让他们‘复活’,这将是一支无敌的军队,那位千古帝王拥有大气运,哪怕死了数千年也未曾消散,如果它们复活,就能一直吸收天地元气成长,甚至没有瓶颈,将能气吞山河横扫天下!”

    听完后,白杨问:“这就是你以那十二金人作为阵法根基转化元气使之复活的原因?”

    “是的白少爷,若是那位千古一帝前往天元星,以那边的环境加上他本身的大气运,哪怕只是活死人状态,未来成长为天帝层次的无上强者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所以白少爷,求你给我一点时间彻底让其苏醒吧”安九近乎哀求的看着白杨说。

    “你只看到了它们未来成长的可能性,但你想过后果吗?”白杨平静问。

    安九低头,顿时不说话了。

    白杨继续说:“正如你所说的那样,这是一支无敌的军队,一旦苏醒成长潜力无穷,可它们已经并非活人了,哪怕苏醒也只是邪恶存在,届时生灵涂炭谁能降得???那天大的因果你承担得起吗?”

    “可是白少爷,这样的千古一帝若是就这样化作历史的尘埃未免太过悲哀了,他原本能绽放无尽光彩的”安九忐忑道。

    “他本就不应该存在于世,何来悲哀一说?纵然其有成长为天帝强者的可能,但那只会带来灾难,我辈修士应以苍生为念,安九,我知道你想见证一位绝世人物的出现,可你差点酿成大错,我该怎么处理你?”白杨近乎冷漠的说道。

    秦始皇是千古一帝没错,可他却是一位暴君,若是让其苏醒成为邪恶存在,白杨都无法想象他将带领这支无敌军队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所有白杨不能让那样的事情发生。

    安九脸色苍白苦笑,他何尝不知道那样做的后果?但让那样一位原本应该镇压万古的人物眼睁睁化作尘埃又不甘心,是以才布置阵法让这地宫中的一切苏醒,只是还没彻底完成白杨就来了。

    “功亏一篑,逆天而行比遭天谴,若是能让其苏醒,凭他大气运镇压我或许没事,可惜了……,白少爷,我不能再追随你了,无缘得见你镇压万古的英姿,实属遗憾……”

    安九苦涩说着,下一刻,他身上无端端长出脓疮,整个人如同蜡像遇到明火一般融化,几个呼吸时间魂飞魄散化作飞灰。

    他妄图逆天,若是成功必将生灵涂炭,此时遭受天谴没有人救得了他。

    安九死后,原地却是留下了那记载鬼道书的兽皮。

    白杨叹息一声,收起鬼道书,目视周围,将安居布置的阵法破坏。

    当阵法被破坏,上百万尸兵失去了阴邪之气的滋润,大日天光之下,一切都在变成尘埃风化消散!

    几分钟后,整个庞大的地宫除了一地尘埃之外空无一物。

    再度叹息一声,白杨离开地宫,土系异能控制,将掀开的地表再度复原,木系异能催生,植物疯长。

    最后,这里似乎没有丝毫变化,但世人却是不知道,差一点那位华夏千古一帝就从地下携百万雄兵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