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就不能无聊,无聊起来就想找事儿做,区别在于有人喜欢做好事有人喜欢干坏事儿。

    白杨现在就很无聊,媳妇不和自己玩,哥们对自己避而远之,简直郁闷死个人。

    气系异能者不知道何时出现,白杨蹲江边认真思考自己接下来该做点什么打发时间,在第八次有人好心上来劝解年轻人凡事想开点别跳下去的提醒后,白杨不得不离开了这个看风景的好地方。

    无聊的他漫无目的的闲逛,逛着逛着他就来到了魔都步行街。

    话说地球异变也阻止不了人们吃喝玩乐,这条街上依旧人流如织,不时有抓小偷的尖叫响起,热闹得不行。

    走着走着,白杨停下脚步突然回头,看到街边蹲了一排仙风道骨的大爷大妈,啧,这是来到算命一条街了。

    摸了摸下巴,白杨眼睛一亮,早就想这么干了!

    于是乎他匆匆忙忙的离去,不久后再度来到了这个地方,不但换了一声装束,肩上还扛着一块很大的牌子,用红布遮着的。

    左看右看,就一和尚与道士中间空间大点,白杨走过去礼貌说:“两位大师,要不挤一挤呗?”

    左边和尚抬头看向白杨,一身世界名牌西装,手腕上一块手表自己这辈子忽悠的钱都买不起,这是肥羊上门了啊。

    于是热情说:“这位小兄弟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需要咨询?”

    白杨还没搭话呢,边上那仙风道骨的道士装神弄鬼说话了,摇头叹息道:“不好,不好,哎……”

    和尚瞪了道士一眼,你大爷的抢生意啊,三七开,我揽的生意,我七你三,别给我搅黄了安静点。

    一个眼神,道士秒懂,顿时不吱声了。

    于是和尚继续得道高僧模样看向白杨,意思是小兄弟你尽管开口,我已经做好宰你的准备了。

    一切尽收眼底,白杨心中一乐,把我当棒槌了啊,耸耸肩,指了指肩膀上的牌子说:“两位大师,其实我们是同行,给腾个地儿呗?混口饭吃不容易,我这身行头都是假货”

    合着你是来抢饭碗的啊,俩大师顿时就没好脸色了,和尚目光撇向一边说:“这里没地儿了,你去别处吧”

    “这么宽你俩也占不完啊,混饭吃不容易,体谅一下啊”白杨说着就往空处挤,往墙角一蹲把牌子树在了前面,然后马扎坐下就准备开工。

    他这一番动作让边上俩大师不爽了,那边道士看向白杨目光不善道:“小兄弟,我们这块都很自觉不会抢别人地盘,你再这样的话,老道我掐指一算你搞不好有血光之灾!”

    “没事大师,我这人命硬,麻烦找不了我”白杨咧嘴笑道,居然在地球这边被威胁了,白杨觉得巨好玩。

    “小兄弟,你先看看那边再告诉我你命硬不硬”另一边和尚拉了拉白杨衣袖指着远处说。

    白杨看过去,好家伙,一群一看就是混混的家伙正不善的看向这边,感情你们算命的还养着一帮打手???是不是算不准被人找上门来还带动粗的?

    眼珠子一转,白杨掏出手机说:“没事,我命硬得很,我表哥就是这片的警察局局长,大师你说我命硬不硬?要不我打个电话让他过来给你证明一下?”

    尽管是瞎忽悠,但白杨找个警察局局长过来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他这么一说,煞有其事的样子反倒是让俩算命的吃不准了,眼神示意远处那群打手稍安勿躁,他们先摸清白杨底细在说。

    话说算命的忽悠人拿手啊,然而旁敲侧击几下不但没有从白杨这儿套到底反而把自己的差点交代出来,顿时知道遇到高人了,于是不再和白杨搭话,倒是要看看他搞什么鬼。

    俩算命的安静了,白杨也给自己把牌子挂出来,这就算开张了。

    当白杨把牌子掀开后,边上俩大师顿时眼睛一瞪倒吸一口冷气,看向白杨一副你牛逼的样子。

    只见白杨身前那块牌子上写着:“祖传手艺,童叟无欺,专业看相算命,寻龙点穴,祖坟迁移!”

    如果这还算正常的话,那接下来的就让俩大师脑袋晕乎了,牌子上还写着“另外承接捉鬼除妖,对付异能者变异兽,环境改造,基因改造,异能觉醒,武道修仙,魔道传承……”

    然而这还没完,牌子上还有:“维修核潜艇,反应堆,核弹头翻新,抛光打蜡,航空母舰保养,高空卫星除尘,批发歼击机轰炸机核弹头,还承接星际移民,星球产权办理,量大从优有发票,办卡能打八折……”

    还没有完,接下来的就搞笑了,写着:“本着便明服务,还承接抓小三,失物寻回,手机解锁,,结婚照开光,代写作业(五年级以上不接,不会),帮忙解决纠纷(中学以上不接,打不过),另外能帮忙托管女朋友(限女性,十八岁以上二十二岁以下,波大腰细臀圆美貌声嗲,如果你没时间陪女朋友的话你的福音来啦),以上业务皆可承接,信誉保证,可上门服务,如不满意百倍赔偿,国际认证你吃不了亏上不了当!”

    看完白杨的招牌,边上的道士竖起大拇指说:“小兄弟你真敢写啊,不怕被打吗?”

    “我招牌上写的都是事实啊,只要是上面写的我都能做到,为什么怕被打?”白杨一脸不解的问。

    “你当我们不会上网啊,你这是网上抄的段子吧?搞行为艺术?”边上和尚看不下去来了一句。

    “不存在,我完全认真的,没那金刚钻我敢揽这瓷器活儿?难道说你们在怀疑我的专业水平?”白杨一脸你们少见多怪的表情说。

    呵呵……,俩大师顿时不想和白杨说话了,这怕不是个傻子!

    且,谁稀罕和你们说话,这年头,说真话还没人信了。

    不理会边上俩大师,白杨老神自在的坐着等生意上门,我有这手艺还怕没生意啊,要不要再在招牌上写上批发金手指老爷爷之类的,不过貌似招牌只有那么大写不下了……

    然而很多时候就是这样,明明是真的东西,别人觉得夸张了就是不信,白杨这都开张三个小时了,边上俩大师都忽悠了几个冤大头他这儿压根没有顾客上门,看的人多,还有人拍照发朋友圈,就是没有人上门寻求服务的。

    白杨就无语了,现在的人啊,一个个都想着天上掉馅饼砸自己头上从此一飞冲天,然而真正这样的好事儿摆在面前的时候却没有人信了。

    倒是来个人啊,你是想变异还是想修仙?我完全能满足你的,哪怕你想变成大丁丁萌妹都木有问题,可你不信我就没办法了。

    在无数人一副这怕是傻子的表情中白杨愣是没有生意上门,惹得边上俩大师暗中嘲笑不已,还以为是抢饭碗的,感情是来搞笑的。

    “小兄弟,别怪我多句嘴,你这真不行,太夸张了,而且穿得也不行,哪儿有穿西装打领带算命的?是个人都不信不是,你要说你推销保险以你的卖相估计还成,这样真不是吃这碗饭的啊”边上道士好心提醒。

    “我穿这样咋拉,世界在变我们算命服务也要跟上节奏不是,你们业务太单一了,没我专业全面,我跟你们说,如果我干一票的话……”

    话还没说完,白杨这边还真有业务上门了。

    一个小胖子站在白杨的摊子前,穿着校服,怯生生的看着白杨问:“这位大哥哥,你真的代写作业???多少钱?”

    “你几年级了?”白杨问。

    “我六年级了,有几道题不会,你帮我呗?我身上只有一百块钱了,不知道够不够”小胖子忐忑道。

    “胖子你认不认识字啊,都说了五年级以上不接,给你指条明路,那边网咖,一百块钱可以俩小时,还有小姐姐陪,让她给你做,妥妥的”白杨一指边上没气道。

    小胖子看了一眼,眼睛一亮说:“真的???”

    “当然,麻溜的去吧,少年我看好你,你那一百块花出去绝壁物超所值”白杨挥手说。

    小胖子走了,边上和尚恨铁不成钢看着白杨说:“你怎么让他走了呢?一百块不是钱啊”

    “都说了六年级的题不会,话说刚才我说道哪儿了?”

    然而没有人和白杨说话了,有钱不知道赚这怕不是真的是傻子。

    切,说不会就不会,六年级的题你以为简单了?给你一本三年模拟你能全部作对算我输!五年级以下我搞不好还要用手机在网上查呢……

    本身就无聊,没生意上门就更无聊,白杨本来是真心出来派送机缘大酬宾的,然而没人信怪他???活该你们没有这场造化。

    无聊就想找事情做,他这不是摆摊算命嘛,于是找点和专业对口的事情打法时间,暗中开启慧眼观察过往行人。

    在慧眼的观察下,每个人所展现出来的气都不相同,有人病气缠身,有人财气当头,有人福气不小,更有人死气升腾……

    众生百态,每个人的近况都通过各种气展现在了白杨眼中。

    看着看着,白杨脑袋灵光一闪,旋即瞪大眼睛,当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