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走的都走了,人去楼空,道场一下子显得有些冷清,好在从道场建立之初白杨就没有和他们有太多相处时间,倒也并无不适应。

    小猫她们并不在道场中,不知去了何处游玩,白杨掏出电话准备问问她们在哪儿,虽说念力覆盖地球找她们更方便,但范围大了总会看到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还是能省就省吧……

    刚刚掏出电话连接信号白杨就收到了一条短信。

    “白大哥,出了道场我能这么称呼你吧?现在我已经在家里派来接我的飞机上,很快就到家了,这段时间我学习了很多东西,尤其是当下的环境,这些宝贵的知识对家族帮助有很重要的意义,真心感谢你,然后的话,以后我若是找男朋友一定要找你这样的,超然物外,毕竟和平庸的人生活在一起只会更平庸,好啦,不打扰你了,如果以后白大哥你有任何需要的话都可以找我哦,微微”

    短信是用英文编辑发送来的,来自于世界上最大家族罗斯家族的小公举微微罗斯。

    看完短信白杨古怪一笑,差点把短信中任何两个字圈起来,这是重点估计要考。

    在是在搞暧昧暗示什么呢,摇摇头,白杨并未在意这些,不过话说回来,以罗斯家族的影响力,微微罗斯兄妹回去之后,恐怕修炼速度回如同火箭一样攀升,毕竟他家要什么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修行资源多得让人羡慕不来。

    并没有回复,白杨删除短信,免得万一被自家媳妇看到又平添一份幽怨。

    紧接着白杨又接到了一条短信,来自于苏溪水的,她在短信上说:“白杨,我已经登上华夏的飞机了,思来想去,我决定用一身所学报效国家,当下混乱的局势国家需要我这样的人,未来,我们还有并肩作战的机会吗?”

    看到这条短信,白杨沉默了很长时间,最终一叹并未回复。

    苏溪水回归国家部队这是白杨早就预料到的事情,他并不在意,甚至乐见其成,苏溪水发这条短信来的心思他懂,其实苏溪水想问的是未来白杨身边还有没有她的一席之地,这让白杨如何回答?无论如何都是一种伤害,是以干脆沉默。

    不知不觉白杨来到了位于道场最高处自己的住处,正要拨打电话的他收起了手机,因为身前的门打开了。

    出现在眼前的是跟随白杨来到地球的清荷,此时的她给自己画上了美丽的妆容,头戴凤冠身穿嫁衣红妆,出现在门口,看到白杨微微低头,脸颊一抹羞涩的嫣红出现,那一低头瞬间的凝眸,对于白杨来说比世间任何美景都要来得美丽。

    “白郎,你回来啦”清荷低头开口道,声音在轻微颤抖。

    清荷身后的房间不知何时被布置得无比喜庆,红色是主旋律,大大的喜字高挂,红烛火焰摇曳,甚至整个小楼都挂上了红色的彩绸和灯笼。

    白杨明白了,难怪小猫她们同时不在只留清荷在道场。

    上前一步,白杨轻轻拉起清荷的手,凝视她的双眸说:“这样会不会太委屈你?”

    轻轻抬头,清荷水润的眸子看着白杨道:“白郎,遇见你是清荷此生最大的幸运,能与你在一起便胜过世间一切,清荷出身青楼身份低贱,当不起高朋满座宾客满堂的祝福,这是清荷真心话,白郎心疼清荷才会觉得我委屈,其实能有这一身红装嫁衣清荷就无比满足了”

    “你啊,哎……,猫儿我已经很委屈她了,还有清雨,如今清荷也是如此,我真的觉得亏欠你们太多……”

    不等白杨说完,清荷竖起一根手指阻止白杨继续说下去,摇摇头说:“白郎,我们不委屈,能跟在你身边和你在一起就是我们最大的幸福了,真的”

    点点头,白杨不在说什么,牵着清荷的手走进屋子,这里已经摆上了一桌丰盛的酒菜,两人依偎坐下,白杨亲手给两人倒了一杯酒,端起酒杯一口饮下,目光追忆道:“还记得当初第一次见清荷是在德阳镇蓝欣家里,那时清荷应邀前来抚琴一曲,那是我之前听过最美的琴声,此后再见面,你成为了我的老师,教我识字……”

    “当时清荷心中还很奇怪呢,白郎身份高贵,为何居然还不识字,不过当时清荷可不敢问这些,只能认真教导,对于白郎的学习能力很是吃惊……”

    “那次在葫芦山谷一别,我以为我们再没有见面的机会……”

    “当时小翠被杀害,小兰也危在旦夕,我无助绝望,白郎出现将仇人击杀,那时其实清荷心的心就被白郎占据了呢,只是清荷身份低微不敢表露……”

    “那次在青木县你说你要远行,又一位朋友分别,我很惆怅……”

    “在天音宗再度见到白郎,那时都不知道内心有多么欣喜……”

    红烛燃烧,没有高朋满座,没有宾客满堂,两人依偎在一起,述说着相识相知直到真正在一起的过程,点点滴滴,事无巨细。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下来,两人都喝得微醉,白杨再度倒了两杯酒,相互凝视,喝下交杯酒,当交杯酒喝完,清荷脸颊嫣红羞涩的低下了头,心跳加速好似小兔子要跳出来。

    白杨放下酒杯,伸手挑起她的下巴,清荷闭上了眼睛,睫毛颤抖,如玫瑰花瓣一样的嘴唇微张呵气如兰。

    白杨吻下,拦腰将其抱起走向卧室……

    接下来……那啥那啥那啥啥……啪啪啪啪啪……

    他们尽管确定关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却不曾圆房,如今在清荷刻意安排之下,两人将最后一步完成……

    距离道场数十里外的一座雪山顶峰,一席蓝色长裙的蓝欣看向道场方向神色复杂的一笑,微微叹息一声,遥望天上明月,翻手间一坛美酒出现在手中,仰头大口灌下,喝完挥手扔掉就谈,接着又是一坛……

    一坛一坛的喝,她想把自己喝醉,可怎么也喝不醉,心头那一抹苦涩挥之不去……

    第二天,一夜缠绵的白杨清荷两人相拥醒来,清荷羞涩的埋头不敢看白杨,紧接着又抬头说:“相公,我伺候你穿衣”

    说着她就要起身,可稍微一动却是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丝痛楚。

    事实证明,哪怕清荷修为接近大宗师,体质超人,但初次破瓜之痛依旧和普通女孩没什么两样。

    伸手抓住清荷雪白的肩膀,白杨将其轻轻按在床上摇头说:“乖乖躺好,今天为夫伺候你”

    “那怎么行,伺候相公才是我应该做的呀,天底下哪儿有相公伺候妻子的”清荷挣扎道,眼中尽是惶恐之色,但那一抹幸福却溢于言表。

    刮了清荷的小鼻子一下,白杨笑道:“哪儿有这样的事情?清荷来我家乡这么久了,很多女人就差骑到老公头上拉屎撒尿,你说哪儿有这样的事情?”

    “那……那怎么能……”清荷一时之间无言以对。

    “好啦,乖乖躺好就是”

    白杨为清荷穿衣洗脸无微不至,尽管清荷无比羞涩,但视线始终没有离开过白杨,双目中有泪光闪烁。

    一生所托乃良人,此时纵然立即死去也心没有遗憾……

    三天时间,道场中只有白杨和清荷两人,其他人似乎销声敛迹了。

    这三天中,两人你侬我侬道不尽的风流快活说不尽的幸福甜蜜,似乎都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三天后,白杨揽着清荷的腰肢站在广场边缘目视天边说:“是时候了!”

    “相公何出此言?”清荷抬头不解问。

    轻笑一声,白杨说:“清荷跟我来就是”

    说着,两人身影闪烁消失不见。

    加拿大南部有一座面积达到三千亩地的农场,这个农场在一个月前被人买走,买走这个农场的是一个白人青年,也就不到二十岁的样子。

    按道理来说,这么大的农场肯定是要雇用很多工人的,可这个农场在白人青年买走之后对方并未雇用任何工人,甚至连一些耕种的机械都没有。

    白杨和清荷离开道场后就来到了这里。

    “相公是为那个人而来吗?”清荷问。

    此时农场中只有一个白人青年,他独自行走在农场中似乎是在巡视自己的领地,只见他所过之处,农作物快速生长,生长的速度仿佛被按了快进键一样。

    “不错,正是为了这个人而来,此人拥有控制植物的异能,而这种能力正是我所需要的”白杨点头道。

    “相公的意思是前来剥夺此人控制植物的神通?”清荷问。

    “不是剥夺,而是根据他的这种能力进行推演,从而让我自己也获得这种能力!”白杨解释道。

    控制植物的异能,可以归类为木系,木为巽,乃八卦方位的巽位,若是能够获得这种能力,白杨的先天太极八卦图八卦卦象将再度完善一个方位!

    他想踏足真神镜,就必须要道场完善,八卦卦象代表八种能力,缺一不可,如今白杨只掌握了火焰雷霆以及土石能力,完善了艮,震和离位,还需掌握另外五个方位代表的异能才能有资格攀升真神镜!

    其实让整个地球充斥元气导致万物变异,从哪些掌握异能的人身上参悟另外几种异能也是白杨的用意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