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闻对方的交易条件,邱国荣当即目光一冷沉声道:“不可能!”

    的确不可能,世界在变,对方提出的那些东西简直比任何金银珠宝都要来得珍贵,甚至是每个国家必争的战略资源,想以此来研究更超前的科学技术,藏都来不及,得到之后岂能往外送?

    那观察者公司的职员表情不变,依旧语气平和道:“邱处长别别急,我给你分析一下,当下异能者已经将世界弄得一团糟,各方都束手无策,再这样下去的话随着异能者的越发强大谁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的局面,而现在,如果你们一旦和我们合作,就能以这件设备锁定异能者的位置,锁定之后,到时是抓捕还是击杀都看你们的心情了,一个异能者的价值不用我说了吧?哪怕是死的也有巨大的研究价值,所以说,和我们合作,你们能成批的抓捕异能者,所需付出的只是获得的其中一部分,双赢的局面,何乐而不为呢?”

    “这……”邱国荣一脸蛋疼有些哑口无言。

    对方说的是事实,不解决异能者这个不稳定因素鬼知道会酿出多大的乱子来,要解决异能者那种设备就是关键,然而却要付出珍贵的‘战略物品’,代价太大,不说国家方面不允许,就是邱国荣自己也不敢不能下这个交易决定。

    为了增加自己谈判的筹码,那业务员说:“我们公司的研发力量及其强大,所生产的这套设备短时间内绝对不可能被破解复制,然而时间就是生命,一旦拥有我们这套设备,甚至贵方还能派人去世界范围内抓捕异能者嘛,消除异能者隐患的同时还能增加自身的‘研究材料’,邱处长以为如何?”

    似乎被说动了,邱国荣说:“你看这样如何,合作可以达成,但我们只提供抓捕的异能者给你们,但不能把活得给你们,只能给一部分组织,其余你们需要的东西就算了,你觉得怎么样?”

    “那不行,我来的时候公司上头下了命令的,一应所需物品是必须的,要不然合作无法达成,对了,提醒一下,每一件设备我们都有终端,会把使用时扫描到的异能者数量反馈回公司,所以如果交易达成,你们使用设备抓捕了多少异能者为世界安定做了多大贡献我们都是知道的,当然,这不会作为我们提升价码的筹码,只是提醒一声,而且我公司保证,不会利用设备监视你们,基于这点希望贵方若是合作达成不要产生误会才好”,业务员口才很好,张口就是长篇大论。

    “也就是说,若是我们合作达成,使用设备的情况会被你们知道,而且行动情况也可能被你们获得?”邱国荣目光不善道。

    不管是谁,哪怕只是使用手机也不希望自己的情况时时刻刻被人监控吧?更何况是国家的重大行动,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为了维护公司利益,我们不得不如此,还请谅解”业务员丝毫不觉得危险说道。

    这就是垄断的好处,东西只有我们这里有,要怎么来还不是我们说了算,你觉得无法接受你可以不要是不是。

    “哼,我不知道你们公司是谁建立的,居然敲诈威胁到国家头上了?”邱国荣声音冰冷说。

    “话不能这么说,其实贵我双方都是本着为世界安定和谐服务的,只是性质不同而已,有一点我希望邱处长明白,我们公司提供的产品的合作模式并非针对华夏,全世界任何国家和我们合作都是同样的条件,若是对方无法接受我们只能遗憾终止也不会妥协”

    这个业务员油盐不进,处理过太多大事情的邱国荣恨不得弄死对方,之所以一再容忍对方如此和自己说话,其实是背后有团队运作在调查那什么观察者公司的情况,然而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却没有任何消息传来,不明白对方的具体情况就不能轻举妄动将这个业务员怎么样!

    暗中深吸口气,邱国荣说:“你看这样如何,此事非同小可,我需要和上头商量一下,请你给我一点时间怎么样?”

    看了看手表,业务员说:“可以,我六点钟下班,为了促成合作,我可以加班到八点,就在这里等邱处长你?”

    “也好,那边有休息室,你先去休息一下,我尽快给你答复”邱国荣站起来说道,然后风风火火的离去。

    接下来的时间中,华夏官方发动各方面的力量调查那观察者公司,然而不管如何调查都无法查到这家公司的任何蛛丝马迹,他们仿佛凭空变出来一样,神秘无比。

    是什么样的公司在研发出这么重要设备的前提下发动国家机器都查不到?如果不是想顺藤摸瓜将这家公司揪出来的话邱国荣都想对那个业务员下手了,其实也不是不可以下手,只是对方如此肆无忌惮的来必定有恃无恐,更加不能轻举妄动。

    查估计是能查到的,可是当下世界的局面时间拖不得啊,鬼知道下一刻什么地方就有异能者跳出来闹事了,万一把某个领导怎么样了谁担得起这个责任?

    一面调查,一帮大佬一边商量,最终达成共识,先妥协,拿到东西,继续调查,一旦调查清楚了,最终让对方连本带利吐出来不说这家公司也得掌握在手中!

    然后邱国荣回来,和业务员一番扯皮讨价还价后,最终咬牙答应了对方的要求,不过却需要对方尽快提供足够的产品。

    业务员保证,到时我们公司想要的东西你们准备好了,我们提供的产品就立即到位!

    类似的事情在世界上多个国家上演,然而结果却是截然不同。

    华夏还算好的,想要放长线钓大鱼,可是某些国家当场翻脸就想从业务员口中逼问出这家公司的下落,然而下场却是得不到任何信息不说,还被这家公司通知以后都不可能进行合作,你们自己好自为之吧!

    被威胁了啊,这些国家怎么能答应,然而却怎么都查不到这家公司的下落,甚至多方联合都没卵用,这个时候他们才意识到自己估计犯了一个大错,后果却是拿国内闹事的异能者没办法!

    那么该怎么办?到时候请那些手头有设备的国家帮忙?这样一来岂不是说本国那些异能者会被别人抓住带走?

    妈卖批,这家公司到底哪儿来的?

    那些和观察者公司达成合作的国家,在交易的时候部署了很多,可是没用,这家公司送货的人是开着一种从未见过的小型运输机从天而降的,双方交易,交换货品在半分钟时间完成,然后对方冲天而起消失在茫茫云海连最新型号的战斗机都追不上!

    如此一来,世界各国惊恐,意识到一股拥有超乎他们想象科技的势力隐藏在暗中,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出来影响世界格局!

    必须调查清楚,哪怕时间再久也要调查清楚!

    调查那家公司是以后的事情,现在设备有了,第一时间当然是解决那些闹事的异能者,之前你们一个个本事诡异是吧,现在我看你有多牛!

    各国无数军队出动,带着扫描设备,一时之间,世界范围内各个地方都在上演异能者和军队对干的事情。

    异能者当然不可能和数量超过自身十倍数十倍且拥有各种武器的军队硬钢,并且这个时候他们发现自己无所遁形了,无论走什么地方都会被找到,暴力顽抗隔空一颗子弹或者一颗炮弹精准飞来当场完蛋!

    这次世界范围内军队围剿异能者的事件一直持续了八天,在这八天中,据不完全统计,世界上被杀死的异能者数量超过一千,被抓捕的数量是被击杀的五倍以上,都被各个国家抓捕秘密关押起来,是被研究还是被收编亦或者是被杀掉就不得而知了。

    八天后,世界上的异能者几乎销声敛迹,再也没有任何异能者敢公然跳出来说自己有多么牛逼你来干我啊这样的话。

    这一切白杨都看在眼中,那家所谓的观察者公司其实是自家媳妇王清雨搞出来的,公司总部以及生产车间都在太空中,你在地面怎么查?至于那些业务员只是临时雇用的,从他们身上得不到任何信息!

    利用那件设备,王清雨可谓打劫了全世界多个国家,没办法,公司在太空中,各种资源缺乏,只能这么做了。

    至于那件所谓的设备,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端,只是王清雨从道场那边调来了一些炼器资料,结合异界能量波动的理论研究出来的一种设备而已,异能者在觉醒异能后自身会出现能量波动,只要有能量波动就逃不过这件仪器的捕捉,当然无所遁形被军队宰割了!

    “在这件设备的帮助下,异能者只能本分,只要冒头搞不好一颗炮弹就落头上了,不能不老实,现在有速度型的异能者改行送快递,火焰异能者去烧锅炉,力量型跑去工地搬砖抢农民工饭碗,更有读心异能者开个黑诊所改行当心理医生……这年头不好混啊……”白杨心中感叹。

    其实这才是世界发展的正常局面嘛,仗着神奇本事打打杀杀有什么意思,用来服务社会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