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现在禅院围墙上的人,是一个年约三十左右的男子,大冬天的也赤膊上身,皮肤黝黑好似铜铸,那一块块肌肉好似焊接在身上的钢板,很是冲击人的神经。

    他身上充满了野性的气息,好似一头处于暴怒时期的猛兽。

    看着禅院内的鸭舌帽男子,他双目几欲喷火,一声怒吼后悍然扑杀过去。

    轰!

    他脚蹬围墙,砖石结构的古朴围墙直接垮塌,爆发的力量及其惊人,远远超出了普通人的范畴。

    “晚了!”

    禅院内的鸭舌帽男子赫然抬头看向扑杀过来的猛男大声道,双手交叉在胸前抵挡对方临空踢下的一脚。

    碰!一声闷响,鸭舌帽男子被一脚踢飞,口中喷血,身躯更是飞出十多米将另一边的围墙撞得垮塌。

    鸭舌帽男子并没有死,从废墟中站起,嘴角溢血,双目中满是疯狂,皮肤表面在痉挛,毛孔中有血滴渗出,肌肉在蠕动,好似吹气球一样膨胀,短短几秒钟时间身高拔高了十厘米,身躯足足大了几号,好似一尊小巨人。

    “咦?有点意思,是那支针剂的效果?”来到这里的猛男停下脚步看向对方惊讶道。

    体内噼里啪啦作响,鸭舌帽男子衣服被鼓胀的肌肉撑破,他活动手脚看向对方狞笑道:“不错,你很危险,不得不让我用了那支针剂,价值三千万美金啊,却只能维持现在这样的状态五分钟,让我损失这么大,唯有杀了你才能让我心头好受一些!”

    猛男撇嘴道:“就凭你?”

    表情不变,鸭舌帽男子从废墟中走出笑道:“你对力量一无所知,现在我的力量暴涨十倍,杀你不比捏死一只鸡麻烦,可是,就为了杀你却浪费了我三千万美金买来的东西,心头很不爽,所以你去死吧,等会儿会有很多人来陪你!”

    轰!

    他口中说着,脚下用力,身躯扑杀而出,地面被踩出一个脸盆大的小坑!

    “杀!”那边赤膊上身的猛男眼睛一瞪怒吼,身躯一扭,以腰部为中轴,右腿如钢鞭抽出。

    碰!

    他那条好似铜铸的长腿踢在扑杀过来的鸭舌帽男子身上,对方来得快去得更快,如炮弹一样倒飞而回。

    被一脚踢飞,鸭舌帽男子体内传来了骨骼咔嚓咔嚓破碎的声音,口中甚至有内脏碎片吐出,一脸茫然惊恐。

    为什么会这样?我力量暴涨十倍居然依旧被对方一脚踢飞?

    身躯将地面撞出几个大坑停下,鸭舌帽男子惊恐的看着那猛男一脸不屑的一步一步走来。

    “你怎么会……”鸭舌帽男子一边喷血一边开口。

    一脚踩在他身上,猛男狞声道:“你对力量一无所知,这句话我还给你!,记住,如果有下辈子,别来华夏闹事!”

    说完,猛男抬起右脚,一脚轰然踩下,地面一抖,轰的一声,那注射针剂身躯膨胀的鸭舌帽男子胸腹直接被他踩穿,当场死得不能再死!

    踩死鸭舌帽,猛男甩了甩脚上的鲜血,目视周围眼中闪过一丝叹息,然后摸出一个对讲机呼叫支援。

    这里死了很多人,需要善后,很明显他不擅长善后工作。

    等待支援的时候,猛男揉了揉僵硬的脸颊,换上一副自认为和善的笑容走向了小和尚一鸣。

    小和尚脸色苍白的滩坐在地上,头顶古钟静静悬浮,瞪大眼睛茫然的看着猛男走来不知所措。

    “小师傅,我不是好人,你跟我走吧”猛男来到小和尚身边蹲下,有些畏惧的看了一眼古钟声音缓和道。

    “大叔,你应该说你不是坏人,哪儿有说自己不是好人的,我不跟你走,我哪儿都不去”小和尚结结巴巴的顶嘴。

    猛男瞪眼说:“老子没说错话,我不是好人,你见过好人一脚把人踩死的?别给我扯这些乱七八糟的,一句话,跟我走,要不然我揍你!”

    估计是脾气上来了,猛男装好人没三秒钟就展露了本性,就差把小和尚强行掳走。

    “我不!”小和尚瞪眼回答。

    咚!

    猛男一拳捶在地上,地面一抖,站起来浑身不自在挠头道:“我就靠了,你这小屁孩怎么就这么犟呢?跟我走不行吗,难不成全天下的和尚都是秃驴犟牛?”

    “反正我哪儿都不去”小和尚声音小了一些说。

    这就没法搞,猛男忌惮他头顶的古钟不敢强行带走,又不擅长哄小孩,给整得没脾气。

    没办法之下,他干脆不管小和尚了,等下有人来,交给其他人吧,老子不伺候……

    禅院内气氛一时迷之安静,存活下来的一帮人畏惧的看着猛男不知所措,渐渐的,人们发现他貌似不对自己动手,这才想到了害怕,尤其是面对周围血腥的画面,很多人当场呕吐惊叫起来。

    “闭嘴,再吵吵我弄死你们”猛男被烦得不行,当场怒吼道。

    于是周围存活的人浑身一抖不敢吱声,这位猛男大爷惹不起惹不起……

    这一系列的变化白杨都看在眼中,不管是那死去的鸭舌帽注射的针剂还是那猛男的超强战斗力都没有让白杨惊讶多少,眼中尽是了然神色。

    “此人并没有修行的痕迹,可他的力量却直逼武道修士武徒巅峰,还有那个死去的人,他一开始只是比普通人强那么一点,在注射一支针剂后力量却相当于武徒四层左右,这是何故?”清荷不解问。

    “这就是我家乡的神奇之处,力量并非只有通过修行才能获得!”白杨笑道。

    清荷还是不解,依旧疑惑的看着白杨。

    想了想,白杨解释道:“清荷近来游离我的家乡,想来没有时间去了解其他东西,如果你稍微学习的话,就会知道一门叫做基因科技的学科,而那个人的一身战斗力,就是通过基因科技获得的,只是我没有想到那些人真的成功了,直接赋予了一个人武徒巅峰的力量,而且看上去除了脾气有些喜怒无常之外并没有太大的缺陷,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行为”

    听了这番话,清荷若有所思道:“如此的话,看来我有时间也需要了解一下所谓的基因科技了”

    “其实清荷不需要懂,只做个大概的了解,明白那是什么就可以了,说到底,基因科技虽然能赋予一个人强大的力量,但局限性也很大,可以说一次基因改造后就基本定型了,未来除非技术有重大突破,否则再没有机会提升半点”白杨摇头道。

    话是这么说,白杨心中也明白,这只是因为目前技术手段还没达到那一步而已,未来谁也说不好能不能克服这些技术手段上的限制。

    那个猛男是一个基因战士,而且还是一个基因技术相对完善后的产物,战斗力对于当下的地球文明而言还是很强大的。

    在之前的这点时间,从看到那个人开始,白杨念力覆盖广阔疆域,已经摸清楚了那猛男的来历。

    他是华夏研究出来的基因战士,是叶幽月那个天才美少女科学家弄出来的,正是基于当初自己从米国带回来的那些基因药剂基础上研究出来的产物。

    像这个猛男一样的基因战士如今华夏一共只有三十一个,被派往了多个地方驻扎以镇压当下地球大环境改变有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这里出现了这么严重的事件,所以他来了。

    白杨还了解到,也正是因为三十一个成熟基因战士成功,积累了完善的经验,叶幽月那个天才美少女科学家已经在着手研究其他类型以及更强的基因战士了!

    尤其是当下天地改变,有了足够的资源,华夏大力支持下,叶幽月这个醉心于科学研究的美少女简直觉得自己处于天堂。

    另一个死去的鸭舌帽男子,他之前给自己注射的针剂也是一支基因药剂,出处来自于米国,不过却是不完善的,只能短时间增强自身战斗力,过后会恢复正常并且还会虚弱很长一段时间甚至留下永久性的隐患。

    米国乃至于世界上很多国家一直都在致力于基因科学的研究,只是如今貌似华夏走在了前面,不过白杨相信,随着世界的改变,时间的推移,各种自然界神奇产物的出现,未来不止基因科技,其他各种技术都会有蓬勃的发展!

    可以预见,百花齐放,璀璨的地球文明时代即将到来!

    不久后,这个地方来了很多人,武警官兵,医务人员等等,有条不紊的处理此地的善后工作。

    然而善后工作很好处理,却有一件事情让无数人抓瞎。

    那就是获得古钟‘认主’的小和尚一鸣,他油盐不进,不管怎么哄怎么劝,他就是不走,就是不离开少室山,整得一群人没脾气。

    原本有人想要提议将其强行带走,然而当人们有这种想法的时候顿时心头会升起一股?;?,来自于那古钟,于是只能打消这种想法。

    不得已,在请示上级后作出决定,暂时专门留下一群人在这里为小和尚服务,教导他,给他灌输忠诚于国家的信念之类的,后续慢慢将其哄走。

    于是乎小和尚一下子变得比国宝还宝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