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突然爆发。

    枪声轰鸣,怒吼声咆哮,尖叫声刺耳,呐喊声悲鸣,一片混乱。

    子弹横飞,洞穿身躯,鲜血洒落,击打在地上建筑上,千年古刹正在遭到破坏。

    一百多个和尚向着抢夺古钟的人发起冲击,刚一交战和尚就被打死打伤近半,剩下的人悍不畏死,将生死置之度外,用生命去?;す胖硬槐淮?。

    有行动迅猛的和尚冲入敌群,正面交战,凶悍的一面展现出来,一拳打出,直接咔嚓一声打断敌人脖子,膝盖一顶,吧嗒的声音中敌人下体破碎,更有并指如刀插入敌人心脏的!

    短兵相接,正面厮杀最为血腥,一帮和尚招招致命,尽往敌人脆弱的地方招呼,一切以击杀敌人为主要目的。

    或许元气滋养地球这帮和尚体质得到了提升,战斗力凶猛,可始终不敌枪械威力,在打死十多个敌人之后,己方伤亡大半!

    “既然已经动手,就全部宰了,通知后勤,拖住华夏军警掩护我们撤离!”

    鸭舌帽男子狞声低吼,抖手啪啪就是三枪,每一枪都带走一位武僧的生命,手枪在他手中似乎已经有了生命,指哪打哪儿,例无虚发不外如是。

    砰砰砰……

    得到命令,枪声大作,更加密集,交叉开火下,一分钟不到,一百多个武僧能站着的已经不足十个了。

    从战斗开始到现在,时间过去不足两分钟,外来分子以压倒性的优势完胜和尚。

    他们有枪,当下身体素质相差不是太大的前提下,武功再高也怕子弹,敌人根本就不给太多近战的机会。

    “你们……佛祖不会原谅你们的,杀??!”

    那出面交涉的魁梧和尚一脸扭曲,双目饱含痛苦,不久前还喜笑颜开的师兄弟,现在已经天人永隔,怒火滔天的他不顾一切冲向那鸭舌帽。

    他看出对方是首领,哪怕大势已去他也要弄死对方!

    “他是我的,让我来领教领教所谓的七十二绝技,不知道你练会了几门!”

    鸭舌帽将手枪插回腰间说道,挥手制止了手下开枪将其击杀。

    捏了捏拳头,他浑身咔吧咔吧作响,身躯微微地伏,旋即猎豹般冲出,双方飞速接近,然而只一个照面,鸭舌帽男子膝盖上顶轰在魁梧和尚胸口。

    咔嚓,噗……!

    和尚胸腹坍塌,胸骨不知道断了多少,大口喷血倒飞倒地瞪眼一脸不甘和惊骇。

    鸭舌帽男子站好,拍了拍裤腿不屑道:“这就是所谓的武僧?不堪一击,看来你们真的是和平太久了,所谓的武功已经沦为供人取乐的把式,让人失望!”

    “你!”魁梧和尚文言惊怒,回光返照指着对方想说什么,可一口气提不起来倒地身亡。

    平心而论,那帮和尚无力不俗,一个人打一二十个普通人跟玩儿似的,然而却遇到了这帮更加凶悍的外来者。

    暗中观察的白杨心中叹息,华夏真的平静太久了,固然那些和尚武力值不俗,但却少了一份杀气,少了一份一往无前,少了一点视死如归,就少的这些东西,当他们在面对一帮手上沾满血腥的外来者时,表现得如此不堪。

    这其实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国人练武,很少有真正性命搏杀的机会,不经历生死交战,怎么能让自身武力发挥出最大的杀伤力来?

    “如果那个和尚不是被对方的杀意震住,果断一些的话,至少能让对方受伤,可惜了”清荷叹息道,站在她这样的高度,当然能看出双方的差别在什么地方。

    “这只是暂时的,这片土地上的人和平太久了,被歌舞升平消磨了血性,清荷,当这片土地上的人经历血火之后,你无法想象他们会爆发出多么强大的战斗力,只是这需要点时间,以后你会知道的”白杨平静道。

    他没有出手救下那些和尚,并非他冷漠无情,而是这片土地上的人需要点东西唤醒他们的血性,不经历绝望,这片土地上的人总能给自己的软弱找借口退缩。

    一次不行就两次,总有一天这片大地上的人会爆发出让全世界都震撼的力量!

    世界在变,一切要靠自己,不要总想着世界和平,未来身边随时会爆发生命危险!

    “那些人怎么办?”

    另一边,外来者中有人来到鸭舌帽男子身边指着禅院内的一群假和尚问。

    “原本应该很简单的任务,可却死了二十几个兄弟,既然已经动手,那就不介意多杀一些”鸭舌帽男子看向禅院内的假和尚冷漠道。

    他的手下有些迟疑道:“可是他们都是平民!”

    “你在非洲战场上杀的平民还少?”鸭舌帽反问。

    “我明白了……”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那就不介意再弄大一点,杀一个官府华夏不会放过他们,那和杀一百个有什么区别?

    接下来禅院内的一群假和尚惊恐的发现,那些外来者居然将枪口对准了他们。

    “不要怪我们心狠手辣,要怪就怪外面那帮死去的和尚,都说了不想杀人就是不听,他们杀了我们的兄弟,没时间去找他们的家人报仇,就只能在你们身上找点利息了!”

    有人持枪冷漠道。

    话语落下,枪声响起,有人倒在了血泊中。

    枪响人倒,一个又一个。

    尖叫声,绝望的祈求声交织,这里宛如地狱,佛门清净之地,却成了屠宰??!

    禅院角落,一个老和尚瑟瑟发抖的怀抱一个只有四五岁的小和尚,目目睹眼前血腥的一面,他除了绝望之外没有任何办法。

    “师傅,他们为什么要杀人?”小和尚懵懂无知的问,面对眼前血腥画面他还不懂得什么叫害怕。

    “因为他们是魔鬼,是披着人皮的畜生”老和尚哆哆嗦嗦道。

    “可他们明明是人呀”

    “不,他们已经不是人了,或许曾经是,可当他们随意出手杀人之后,已经不能算是人了”

    “佛不是说人心都是善良的吗?”

    “佛是善良的,因为佛有降魔手段,佛想让人善良,就必须善良,不善良的都被佛杀了”

    “?”小和尚不懂。

    老和尚说:“一鸣,你记住,如果你能活下去,未来拥有强大的力量,你就可以想让谁善良就让谁善良了……”

    话还没有说完,枪声响起,老和尚眉心中弹带着不甘倒下。

    “师傅,师傅,我想人人都善良,可你还没有告诉我如何拥有让人善良的力量呢”小和尚惶恐的问倒地的老和尚。

    可老和尚已经无法回答他了。

    眼中有泪水滑落,小和尚哭泣道:“师傅,强大的力量到底要多强大才能让人人都善良?”

    小和尚一鸣懵懂无知,赤子之心展露无遗。

    他那单纯的想法似乎得到了回应,那原本被外来者正在装车的古钟不再以均匀的频率自鸣,轻轻一颤,当的一声嗡鸣响彻数十里山野。

    紧接着,那古钟之上有微弱的青铜光芒闪烁,旋即横飞而起,脱离引力来到小和尚头顶凌空漂浮。

    这一情况顿时惊呆了一众正在杀人的外来者,纷纷将目光投向了这边。

    小和尚看了看头顶的古钟,又看了看师傅的尸体,最后看向周围的人哭泣道:“你们都是坏人,都是不善良的,佛祖应该把你们杀掉!”

    当!

    小和尚这番话说完,他头顶的古钟轰然自鸣,钟身青铜光芒闪烁,一圈音波横扫而出。

    那无形音波神奇无比,一帮假和尚被扫到屁事没有,但那些外来者被钟身扫到之后,好似被重锤击中倒飞喷血倒地身亡!

    “这是宝物认主吗?小说上都这么说的,可那个人为何不是我?一鸣小和尚?他何德何能……”

    人群中一个年轻的假和尚目睹着一切喃喃自语,羡慕嫉妒恨就别说了。

    暗中,清荷目视白杨一脸不解,难道真是认主?一件一品法器认主?开什么玩笑。

    “是我做的”白杨说道。

    一品法器当然还没有认主那种高级功能,白杨只是觉得那叫一鸣的小和尚顺眼,然后就强行在古钟上打下了一鸣的烙印,算是认主,法器随着主人的心态发挥力量,小一鸣觉得那些人该死,古钟就展现了自己可怕的力量!

    催动法器需要神魂之力,一鸣本身神魂脆弱,古钟施展一次力量他整个人脸色苍白好似大病一场随时都会倒下。

    好在这只是初入的一品法器,若是高级一点的话,施展这一次力量小和尚估计已经挂了。

    “这……”

    外来者在钟声之下原本应该全部死去,可此时却有一个人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了,看着古钟一脸惊骇的同时双目火热。

    站起来的是外来者的首领,那个鸭舌帽男子。

    看到一鸣和古钟,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带着火热的眼神一步一步走向了摇摇欲坠的一鸣小和尚。

    带走小和尚,古钟也就到手了,而且还能展现出非凡力量来!

    砰!

    就在此时,禅院的围墙上一个人飞速出现在那里,看着眼前的画面双目怒火滔天。

    鸭舌帽男子赫然转身,看到围墙上的人脸色一变,飞快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针剂就往自己身上扎。

    “山下那些人和你们是一伙的吧?现在全部都死了,接下来是你,你们不该来华夏妄图抢夺宝物!”围墙上的人冷漠道。

    暗中,白杨看着围墙上的人眉毛一挑,心道他们居然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