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室山,一座相对偏僻的禅院内,青铜古钟自鸣,声音浑厚,在山间回荡,不刺耳,数十里外都能依稀听到钟声。

    它不知道存在了多久岁月,表面布满铜锈,古朴沧桑,似乎在述说岁月兴衰。

    周围一群大大小小的和尚惊骇看着,口诵经文,有些无法理解这一神奇现象。

    暗中,白杨和清荷观望,并未出面。

    “那座古钟,似乎是一件法器?”清荷有些不确定道。

    点点头,白杨说:“或许历史上那座古钟是一件很重要的礼器,受到无数人的念力加持,如今元气滋养发生了神奇变化,已然变成一件法器,勉强算是一品吧”

    “一品法器,对这方世界来说不算弱小了,或许这古钟的威力有限,但它却是范围内法器,用好了威力非凡,可惜,周围的人不懂修行,无法催动,现在只能算是一件摆设”清荷看着那边的古钟说。

    这种声波类的范围性法器,单独的杀伤力有限,可在人堆中使用,声波一扫就是一片,不能用常理来衡量,清荷修行的就是音律武道,对古钟看得很通透。

    眼中先天太极八卦图一闪即逝,白杨若有所思的笑道:“不急,看着吧”

    不明白白杨来此的目的,按道理说一件勉强进入一品法器的器物出现根本不需要白杨亲自跑一趟,可白杨既然来了,自然有他的用意,清荷不再多言,安静看着。

    白杨之所以来此,是因为世界在变,这里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或许会成为一个导火索,世界改变后一些类似事情的开端估计要从这里开始。

    在禅院的一个角落,有几个人聚集在一起小声讨论。

    一共五个人,两个是上了年纪的和尚,三个是身穿西装大腹便便的中年人。

    五个人聚集在一起,两个和尚一脸无奈,只听那三个大腹便便的西装中年人指指点点了。

    其中一个戴眼镜梳着大背头的说了:“这座古钟你们无法自行处理,我已经通知了省里,很快就有人来接管甚至带走古钟,我们接下来所要做的只是?;ず孟殖【秃谩?br />
    这句话一出,其中一个老和尚急了,说:“这怎么行,古钟是寺庙的财产,不能让人带走!”

    “这可由不得你们,甚至我说了都不算,世界在发生改变,国家要的是安定和谐,古钟留在这里只会增添隐患,希望你们能理解”边上有人语气强硬道。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就这么定了!”

    老和尚还想说什么,被人不耐烦的打断。

    那三个大腹便便的西装中年人眼中看到的不是什么非凡的古钟,而是看到了攀升的捷径,将古钟上交上去,自己的屁股应该能往上挪一挪了吧?

    将这一切看在眼中,白杨并未出面干涉,任由其自然发展。

    接下来的十分钟,古钟依旧在自鸣,以每十秒钟一次的频率,十分钟后,所谓省里要来带走古钟的人还没有来,却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这座禅院原本已经被封锁,可一群人却姿态蛮狠的闯到了这里,这些人行动之间配合默契,一看并非普通闹事之人。

    “你们是谁?这里不是你们能来的,速速离去,要不然我报警了!”

    突发情况下,原本角落和老和尚商量事情的那个戴眼镜大背头中年人站出来语气强硬道。

    来到这里的人不少,一百多个,隐隐约约将禅院包围,他们是游客打扮,半数闯入禅院中,并未听从告诫,其中一人打了个手势,其余人全部涌向古钟。

    “住手,你们是谁!”

    老和尚见事不对,当即跑向古钟大声道。

    然而他刚刚有所动作,就有三个外来者冲向了他,那三个人行动之间似乎杀气腾腾的样子。

    去路被阻,老和尚知道事情不好,想要强行闯过去?;す胖?,然而下一刻,他动作一僵额头冒汗,因为拦住他的三个人中,有人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手枪指着他的脑门。

    不但如此,此时闯入禅院的几十个人每个人手中都拿着枪,枪口不停在一帮原本禅院内的人脑袋上扫来扫去,威慑力惊人。

    顿时,原本禅院内的诵经声停下,变得鸦雀无声,唯有古钟依旧在自鸣。

    啪啪啪……

    有人拍手,人们视线聚焦过去,却是一个带着鸭舌帽和墨镜的人,吸引人们的视线后,他说:“我们的目的是古钟,不想伤人,还请配合!”

    “你们不是华夏人!想要抢夺我华夏瑰宝文物?”被枪指着脑门的老和尚意识到了什么,看向对方震惊道。

    对方并未回答,而是示意其他人动手将古钟搬走。

    这帮人有备而来,此时已经有一辆皮卡车开到了禅院外。

    “你们不能这样做,这是抢劫,这是犯罪,你们是那个国家派来的?想要挑起民族之间的矛盾吗!”老和尚大声质问,不想古钟落入异族手中。

    此时此刻,那三个颇有领导派头的人反而闭口悄悄退后不敢言语。

    “闭嘴,这些不是你应该考虑的问题,乖乖配合,你们也可以当做不知道,再说一次,我们不想伤人,但并不表示我们不会伤人!”那鸭舌帽男子沉声道。

    说话的时候,他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的弧度,似乎在不屑,墨镜下的双目有些失望。

    那边已经有人闯入了小小的钟楼内准备拆掉古钟带走。

    “众僧听着,不能让他们得逞,阻止他们,只要拖住一会儿,很快就有武警官兵过来!”老和尚大吼道。

    然而他话才刚刚说完,迎接他的却是一记鞭腿,噗一声牙齿掉了几颗倒地抽搐不止。

    边上三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一脸惊骇,心中腹诽不已,你一个花钱雇来的假和尚出什么头啊,当了几年的主持还真把自己当成方丈了?

    没错,这个禅院内的和尚其实全部都是假的,少室山已经成为了旅游产业,真和尚每天当着来来往往的游客岂能还有心情念经?说白了在座的都是一些会念几本经书的假和尚,忽悠游客的而已,看到古钟表现得非凡才跑来,毕竟古钟自鸣,这种情况越是假和尚越要心诚啊,要不然佛祖怪罪咋搞……

    所以了,老和尚一声大吼不但挨了一脚不说,压根没有人应的。

    我们只是拿工资忽悠人而已,这帮家伙一看就不好惹,别闹了,事后国家会处理的……

    结果就是,冲入钟楼内的人暴力破坏架子,将古钟往禅院外般,自始至终居然没有人站出来阻止。

    “华夏少室山?武学圣地?七十二绝技?太让人失望了!”那鸭舌帽男子摇头不屑道。

    一行人动作很迅速,进入禅院掏枪控制场面,将古钟往外搬也只是短短三分钟时间而已。

    “阿弥陀佛!”

    禅院外传来了一声浑厚的佛号声,鸭舌帽男子脸色一变,示意其他人继续,他快速冲向外面。

    来到外面一看,嘴角出现了一丝感兴趣的弧度。

    此时,禅院外,不知何处再度来了一群和尚,一百多个,全都穿着灰色僧袍,无不给人一种精悍之感。

    真和尚来了!

    “佛门清净之地,岂容你等破坏,放下东西束手就擒,等待法律制裁!”

    一群真和尚里面走出一个魁梧的中年光头,目光随和的冲着这边打了个佛号说。

    “有点意思,这才像佛门修行之人,不过我很好奇,是你们拳脚厉害还是我们的枪械厉害?再说一次,我们的目标是古钟,不想这里血流成河还请让开!”出来的鸭舌帽男子沉声道。

    那边说话的和尚沉默片刻说:“阿弥陀佛,施主,我们不能让你们带走古钟,哪怕今日就要去见佛祖!还有,我奉劝你们,放弃吧,你们走不出华夏的,武警官兵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当真不让?”鸭舌帽男子沉声道。

    那边魁梧和尚默默将僧袍下摆扎在腰间说:“恐怕贫僧今日只好以身饲魔了!”

    一座古钟表现出非凡,不但引来了官僚,更是引来了国外势力抢夺,假和尚不作为,真和尚出面却寸步不让!

    暗中,看到这样的场面,清荷内心并没有什么波动,毕竟她不属于这个国家,甚至类似情况她看得太多了,已经麻木,此时目视白杨不知道他会如何处理。

    “顺其自然就好,这只是开端,当整个世界开始变化,各种神奇物品的出现,争夺在所难免,从今往后类似情况将层出不穷,文明的进步从来都是伴随着争斗和鲜血的,很多时候不见点血是无法激起人们的斗志的,和平久了,恐怕人们已经没有多少血性了吧?”白杨看着那边平静道。

    就他所知,在元气滋养地球一个星期后,各国都意识到世界在变,是以各种间谍渗透无比疯狂,这是第一起浮出水面的,未来这样的情况会很多。

    争夺各种资源,这是地球变化后必然发生的现象,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白杨不想去干预。

    那边和尚拦路,双方谈崩,鸭舌帽男子挥手沉声道:“动手,速战速决!”

    “阿弥陀佛!”

    一群真和尚口诵佛号,面对枪械而不惧,悍然向前。

    碰!

    枪响,有血花迸射,血肉之躯始终不敌枪械子弹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