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身行走天下,白杨将一切都看在眼中,虽然地球的改变是他一手造成,可并未去干扰自然的发展。

    随着元气源源不断的扩散到地球的每一个角落,动植物率先改变,其次是人类,最后白杨估计山川大地等等自然界的非生命体在吸收元气后都有神奇的变化。

    元气滋养地球已经两个月时间了,整个世界充满了生机,白杨已经发现有植物开始异变。

    在非洲原始森林深处,一条生长了不知道多少年月的藤蔓表皮变成了紫色,有淡淡的金属光泽,分出了很多分叉,那些分叉居然会主动攻击动物,将其勒死,长出根须深入动物体内吸收养料,方圆百米都成为了那条藤蔓的狩猎场。

    在大兴安岭中,一棵古松已经成长到了两百米高,它摇晃之间,松针如同飞针洒落,能刺穿动物皮毛,很是危险,周围五百米内大点的动物都不敢靠近。

    云省山区,出现了一种洁白的花朵,它们成片生长,拳头大的花朵周围有淡淡的白雾环绕,动物吃下这种花朵,似乎能改善体质,为了争夺这种花朵,各种动物厮杀不断。

    海底深处,白杨还发现了一种珊瑚,有血红色的光芒散发,水里动物靠近会变得异??癖?。

    在北极深处,有一株洁白如同玉石一样的小树破冰长出,叶片如同冰块雕琢,开着雪花一样的花瓣,不知道未来会结出什么样的果实,边上有一头三米长的北极熊守护。

    类似情况很多,而且随着元气滋养,地球各个角落都相继有神奇的植物出现,不过目前那些植物都还生长在不为人知的地方,未来或许这些类似的植物会引发不小的波澜。

    除却植物之外,动物的异变也已经开始,吸收元气各项机能增加是必然,最主要的是,一些个别的动物已经逐渐在开启灵智了!

    大海中,一头汽车大的海龟居然为了猎杀一头鲨鱼在某个地方盘踞了三天时间,最后成功将其猎杀,这就是智慧的证明。

    黔省山区,一只金丝猴脑门上长出了一戳白毛,居然带领一群猴子在驱赶那片山林内的其他动物。

    非洲丛林中,一只巴掌大小的鸟儿嘴巴里面居然能喷出打火机点火那么小的火苗……

    随着时间的过去,每一天都有新事物出现,每时每刻都能给白杨带来惊喜。

    不过这些都是在悄无声息之间进行,要被全世界的人知道或许还需要一段时间。

    其次,白杨留下的众多传承之地中,已经有十多个地方被人偶然进去,并且得到了内中传承,有的得到传承后高调无比,一副草天草地草空气的姿态,这种人高兴不了多久就被和谐了,有的则是低调无比,默默修炼,企图某一天一鸣惊人……

    这一天白杨一副驴友装扮来到了藏区,发现有无数人来到布达拉宫广场朝拜宫殿。

    默默的站着人群中,白杨发现,之所以有数以万计的人来这里朝拜,是因为一位老喇嘛在讲经说法,他念诵经文的时候,身上居然有淡淡的金光在散发,好似佛陀降临,不管他说得如何,至少这幅样子就让无数人狂热朝拜了。

    “元气降临,经文念诵间居然能引动元气,这并非是巧合,老喇嘛专研佛法很多年,意志力强大,如今表现出了非凡之处,或许未来能摸索走上神道之路……”

    观察那位老喇嘛之后,白杨并未打扰,选择了默默离去。

    行至荒无人烟之处,在一个牧民家做客,对方很热情的招待白杨,并且还给他说了一段传说。

    说在大雪山深处,有一头狼王,从未有人见过它,但却真实存在,不知道活了多久,一些猛兽都不敢踏足那片区域,似乎是在惧怕那头狼王。

    白杨听了这个传说,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牧民或许没有见过,可他念力一扫却真的发现了一头异常强大的狼盘踞在大雪山深处。

    那是一匹青狼,体长达到了惊人的五米,也不知道是不是元气降临进化的缘故才长到如此大,它顾盼之间凶悍无比,双目中似乎有智慧的神色在闪烁。

    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观察,动物的直觉很强大,当白杨念力扫视那青狼的时候,对方当即浑身一抖匍匐在地不敢动弹。

    “切记,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不要随意伤人,去吧”白杨念力警告对方。

    青狼听到了白杨的告诫,喉咙呜咽一声夹着尾巴遁入大雪山消失不见。

    第二天白杨辞别牧民,辗转来到了欧洲,站在梵蒂冈广场上,他发现那座举世瞩目的宫殿居然有淡淡的白光在氤氲,引得无数信徒前来朝拜。

    “世界真的在变了!”

    静静的观察了那座宫殿一天,白杨离去,并未打扰任何人。

    自然界在改变,而一些非自然的东西也在改变,世界范围内,很多武术体育爱好者在这段时间中锻炼体魄,体质得到了飞速成长,短短两个月时间,先后已经有一白三十八项世界纪录被打破,并且屡创新高。

    世界各个国家部门在行动,暗中组建了起码八千个秘密实验室分布在各地,无数科学家忙碌,研究当下变化的原因,也在对自然界一些神器的动植物进行研究。

    很多实验室内白杨都进去观察过,比走自己家还方便,没有任何人发现他去过。

    看了很多实验报告,一些行之有效,一些则搞错了方向,各种研究涉及到植物学,医药学,生物学,基因科学等等,天知道未来人类科技会利用自然界的变化研究些什么东西出来,白杨表示拭目以待。

    行程再度辗转,白杨来到了印度,一座古庙前,白杨面带微笑的停下了脚步。

    前方,一个白衣女子踏着轻快的脚步走向了他,面带欣喜之色,顾盼间美丽不可方物,好似仙子临尘踏月而来。

    “白郎”女子来到白杨跟前站定轻声呼唤。

    白杨未曾想在这里偶遇了游历这个世界的清荷。

    轻轻牵着清荷的手,白杨轻抚她的长发问:“这段时间还好吧?”

    “一开始有些不适应,现在还好了,我走了很多地方,白郎的家乡真的很神奇呢,无论是建筑,交通,人文等等都是闻所未闻的,甚至我很惊奇,这么小的一方世界居然有数百个国家数十种语言”清荷说道。

    “这很正常,毕竟不同地区的人们生活习性都有所不同,哪怕是在陈王朝那边,相隔百里人们说话的语调也是有所不同的”白杨笑道,并未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而是问:“清荷为何来这里了?”

    轻轻转身,清荷看向前方古庙说:“我感觉到这里有异常波动,所以过来看看”

    “原来清荷也感觉到了”白杨点头道,看向古庙,目光闪烁。

    这是一间处于荒郊野外的古老庙宇,内中和尚只有十来个,以往并没有什么神奇之处,不过如今这里却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在古庙的一个角落,一棵生长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菩提树树叶沙沙作响,似乎有光影垂落,树下十多个和尚盘坐念诵经文,好像进入了某种国度,闭目如痴如醉。

    “那棵树有宁心静气的效果,坐在树下,能让人更容易平静下来,似乎能滋养神魂,如今效果很微弱,不过我观察了几天,发现那棵树的效果在逐渐增强”清荷看着那边说。

    “这很正常,元气降临,很多东西都在改变,类似情况不止这一处”白杨点头道。

    若有所思,清荷看向白杨说:“白郎,我刚来你家乡的时候,这边元气枯竭,为何如今天地元气在飞速增长?”

    并没有什么隐瞒,白杨指了指天上说:“我布置了一个阵法,转化元气滋养万物,我希望有一天我的家乡不再只是单纯的科技至上,应当是修行和科技并存”

    “原来如此”清荷恍然。

    “走吧,让其自行发展,我们去其他地方看看”白杨牵着清荷的手说。

    一步踏出,两人身影瞬间消失无踪。

    再次出现的时候,白杨和清荷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华夏境内武当山金顶。

    “白郎你看”来到这里,清荷当即指着边上语气惊讶道。

    不置可否一笑,白杨看着边上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

    武当山金顶有一颗不大的树,原本很普通,可如今,这棵树却在绽放洁白光芒,虽然还很暗淡,却已经肉眼可见。

    如此神奇的树木原本应该能引来无数人观望,然而周围一群荷枪实弹的军队守护无人能够靠近,下方一群道士一脸卧槽的无奈表情。

    这就是华夏,再神奇的东西首先国家要弄清楚,至于是谁的等我们忙完再和你说道说道……

    周围的人当然没有能发现白杨他们。

    这棵树如今只是在放光而已,非凡之处还未体现出来,需要时间去沉淀。

    驻足不久,白杨带着清荷来到了少室山,这里也有神奇的事情发生。

    原本安静的少室山上,如今方圆数十里都回荡着若有似无的钟声,一座青铜古钟无人敲响却自行嗡鸣,声音浑厚让人心神跟着震动,周围一群惊呆的和尚志诚念诵经文,眼中满是不解和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