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法启动,地球外太空扭曲了那么一瞬间,但转瞬又恢复了平静。

    如果那一刻有神道修士开启慧眼观察外太空的话,就会看到,一个庞大无比的立体黑白阴阳太极球将整个地球覆盖!

    那一刹那太短暂,难以捕捉,随后白杨又将阵法隐去,除非有修为超过他的人,要不然不可能发现包围整个地球的阵法。

    别人看不到,可白杨却能看到自己的布置。

    在他眼中,庞大的黑白立体太极图包围地球,缓缓旋转,旋转之间似乎化作了一个黑洞,吞噬来自宇宙中的各种能量。

    太阳散发的温度,宇宙中人类无法观察的能量波动,各种对于普通人来说致命的光线,等等,一切以不同形态存在的能量都是庞大的太极球吞噬的目标。

    那副画面太过浩瀚,各种能量交织涌向太极球,被吞噬,好似整个星空都在扭曲。

    当来自宇宙中的无穷能量被太极图吞噬后,阴阳轮转,将其化作能滋养万物生灵的纯正元气,在阵法的作用下均匀的散播到了地球每一个角落!

    这股能量很庞大,如果要用一个单位来衡量的话,阵法转化的能量,每一秒都相当于异界一位武道宗师体内罡气的总和,爆发开来,威力不下于一颗小型导弹!

    不过,当这股能量散播到整个地球之后就微乎其微了,哪怕是修炼有成的人恐怕不注意都感受不到天地元气的微妙变化。

    然而阵法在运转,吸收太空中的能量,相当于每一秒都有一位武道宗师体内罡气总和的能量散播到地球,时时刻刻都在增加,日积月累,周而复始,这股元气会被地球上的万物生灵吸收,在元气的滋养下,一切都将逐渐改变,时间久了,地球会逐渐向着未知的方向变化……

    看着运转不休的阵法,白杨心中无比平静,从这一刻开始,地球将走向另一个方向。

    “如今阴阳化元阵转化的元气数量虽然庞大,但始终是不够用的,随着万物生灵的进化,需要的能量就会越多,这会限制万物生灵进化的步伐,不过没关系,如今整个地球需要时间去适应身边的变化,太快反而不好,待到以后,我的修为更近一步,就以整个太阳系的九大行星为阵基,将太阳散发的热量全部转化为能量滋养地球,如此一来应该能支撑地球万物进化很长一段时间,到了那个时候,若是元气还不够用的话,或许人类已经能自行去探索太空寻找更多的修炼资源了……”

    总结当下情况,白杨也在对未来进行规划。

    其实他现在就有能力布置一个覆盖整个太阳系的阵法,不过太麻烦,时间跨度恐怕要用年为单位计算,得不偿失。

    观察阵法运转一段时间,确认没有什么差错后,白杨身影无声消失在了太空中,他接下来将亲自坐镇地球,一来观察阵法运转,二来则是想亲自体会地球的变化,以防某些方面出现差错导致难以预料的后果。

    这一天对于整个地球的万物生灵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人们该干嘛干嘛,完全不知道他们熟悉的地球已经在悄无声息的改变了。

    散播到地球每一个角落的元气很微弱,胜在源源不断,万物生灵吸收元气,自身在悄无声息的变化。

    华夏,黑省,靠近兴安岭的一个小山村。

    这里只有十几户人家,中青年大多都出去大城市寻求发展了,村里留下的大部分都是老人和小孩。

    此时是冬季夜晚,黑省的气温很冷,尤其是这个村子还没有通暖气,夜晚若是不烧炕的话简直没法活。

    十五岁的刘滔是一个帅气的男孩,有着东北人特有的高大体格,在学校格外受女孩子欢迎,不过他深知自家情况,一门心思都放在学习上。

    正在上初中的他今天原本应该在学校的,不过连续三天的低烧让他无法集中精力学习,不得不回家休养。

    夜深人静,睡梦中刘滔原本因为发烧而紧皱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体温慢慢恢复正常。

    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暗中他真开了眼睛,,眨了眨眼,发现一身轻松,感冒已经好了,他很高兴,心道明天就可以返回学校将落下的课程补回来了。

    于是他闭上眼睛睡觉,可平常几分钟就能进入梦乡的他一个小时后也无法入睡,不但自身没有丝毫困意还觉得自己精力充沛。

    搞不懂什么情况,他坐起来挠挠头,感觉脑袋格外清晰,反正睡不着,他起身开始看书,这一看就是一夜,不知不觉天亮了他都感觉不到丝毫疲惫。

    门外公鸡打鸣,他反应过来,看了看书本,又拍了拍脑袋,心道自己怕不是得病了吧,哪儿有一夜不睡第二天还精神奕奕的?又不是修仙……

    一抬头让他眼睛顿时瞪得老大,呆呆的看着窗外一副见鬼的样子。

    冬季的黑省已经开始结冰下雪,万物枯萎蛰伏待来年又一繁荣,然而刘滔抬头却看到,自家院子里原本一根已经掉光叶子的柿子树居然长出了嫩芽!

    如果只是一片嫩芽的话还没什么,主要是柿子树上的嫩芽到处都是,大的已经有指甲盖大小了!

    “冬季发芽?搞什么鬼!”

    放下书本,刘滔决定出去看个究竟,这他喵的不科学。

    然而走出家门的他却呆滞了,寒风中他看到,不止是自家院子里的柿子树发芽,放眼望去,所见到的任何树木都长出了嫩芽,一夜之间似乎整个世界来到了春天!

    “一晚上树木发芽?再过几天岂不是要开花了啊……”

    喃喃自语,刘滔脑袋蒙圈,然后拔腿飞奔向村长家怪叫道:“村长爷爷不好啦……”

    俩小时后,县电视台的来了,五个小时后,市里面的一帮专家来了……

    类似情况在全世界无数环境保存相对较好的地方上演,一时之间各种图文并茂的信息在电视上网络上疯传,这种时候怎么能少得了一帮专家跳出来刷存在感?

    世界在改变,从环境保存相对较好的地方开始,一点点向着城市蔓延。

    五天后,整个世界充满了勃勃生机,原本应该在冬季枯萎的植物长出了绿叶,甚至长出了花苞。

    到了这个时候,全世界的各种专家暗地里忙得像条狗,表面上却似乎统一了口径,说当下的变化应该是全球变暖造成的,呼吁世界人民爱护环境云云……

    这种波及整个世界的季节颠倒事件让全世界人民感到不安,特别是在谣言的煽动下,整个世界都在暗流涌动。

    普通民众会对当下情况感到不安,然而网上一些整天吃饱了没事干的家伙就欢乐了,各种言论讨论当下情况。

    “万物复苏,以我这双钛合金狗眼看,此事绝不简单!”

    “悄悄告诉你们一个秘密,一般人我不告诉他,世界末日要来了,我这儿有票就能登船,价格只要一个妹子,只要一个妹子,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我勒个去,我家农村的,李子树居然开花了,我觉得结出的果子吃一颗大概嫩修仙,欲购从速,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啦……”

    不管是电视上各种专家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也好还是网络上一群人的搞怪也罢,世界的改变依旧在继续。

    短短几天时间,世界依旧寒冷,但万物却仿佛跨越时间来到了春季,绿叶生长,姹紫嫣红的花儿盛开。

    世界上的植物并非发芽开花那么简单,某些植物在元气滋养下已经开始进化,不过这需要时间……

    元气滋养地球的第八天,当几乎全世界的人们都在讨论万物生长的时候。

    依旧是华夏,黔省,贵市。

    张雪是一个小白领,二十六岁的大龄单身狗一枚,长得还算清秀,前几天单身狗节她被虐得不要不要的,男朋友这种事情不是想有就能有的,于是她干脆在网上咬牙花了一千多买了一只号称是什么高贵血统的猫咪作伴。

    快递到了,然而一看差点没给气死,出身农村的她岂能认不出这特喵就以土喵嘛。

    一气之下想投诉,嘿,狗曰的居然找不到人了,这就没法搞,人家老马都说了,你在网上花五块钱买劳力士最后发现是假货怪我咯?

    投诉无门,扔了吧又觉得不忍心,张雪只能养着。

    一开始还好,自从这几天全世界出现万物复苏后,她发现自家的土喵居然变得无比爱瞌睡,一点都木有刚拿到那几天的活泼劲儿。

    怕不是生病了吧?张雪决定等有空了去兽医院看看什么情况。

    这天她下班,打开单身公寓的门一看,当场差点没给气死,只见自己收拾得好好的房间这会儿跟打过仗一样,几乎所有东西都被破坏了。

    窗帘变成了布条,沙发上布满了一道道口子,就连地板砖上都有裂缝!

    老娘怕不是要赔死,我可怜的工资啊……

    罪魁祸首是一只尺长的黑喵,这会儿已经将‘魔爪’伸向了电视机!

    “你给我住手……住爪!”

    张雪一声大吼,给气得都忽略了为毛喵爪子能将地板都抓出缝隙的事情。

    黑喵动作一顿,转身看了看张雪,然后喵一声灵巧的跳到张雪肩膀,用小爪子拍了拍张雪脑袋,似乎在说这坐骑还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