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和平,人人向善”

    老美依旧一副‘总有刁民想害朕’的姿态向全世界彰显自己的存在,不过相比以往要收敛很多,至少表面上两个地方不去招惹,华夏,以及阿尔卑斯山那个神奇的地方。

    阿三继续研究开挂大业,想要在摩托车上多挂几个人,估计是觉得那样能飞起,棒子始终坚持全世界都是他们的,东瀛表面我们是小受实则内在依旧野心勃勃……

    世界在转,不会因为某个人的存在而影响到全世界每一个人。

    不过,世界格局因为白杨的出现始终出现了一些偏差,电视,广播,杂志,网络,乃至于人们谈论的话题,平时除了发生的大事之外始终都会提及某个地方。

    阿尔卑斯山太极道场。

    道场对于世界人民甚至所有国家来说都是遥远的,他切实存在却无法触碰,想要忽略他可又不得不时时刻刻关注他,很是矛盾。

    世人是健忘的,一段时间过去,人们似乎忘记了道场当初建立时的高调行事转而接受了他的存在。

    有不死心的人汇聚在阿尔卑斯山外,如那苦修者般不愿离去,期望某一刻机缘降临自己头顶,这样的人不少,以至于阿尔卑斯山外短时间内居然出现了上百个小镇,数百万人长时间汇聚在这些镇子里,倒是让原本不毛之地的山区变得热闹起来。

    然而没卵用,道场依旧悬浮在虚空,如今九彩霞光氤氲,就在那里,没有人能踏足。

    世人接受了太极道场的存在,自然对于一些曾经无法理解无法接受的事情也不那么排斥了。

    比如说茫茫大洋中不时出现的‘史前怪兽’,比如世界范围内已经发生数十起‘超级英雄’事件。

    这些都是有切实证据的事情,公然在网络上报到,图文并茂。

    卫星曾拍到大西洋中有体长三百多米的大王乌贼出没,有科考队在南极海域发现了千米之巨的鲸鱼,有渔民在南非看到过长达百米的鳄鱼,也有尼罗河边上土著信誓旦旦的说见过百米巨蟒……

    这些都是当初原石元气泄露带来的后续。

    华盛顿街头有人拍摄到‘超级英雄’吊打恐怖袭击人员的画面,那人一身黑色紧身衣从天而降,一跃十多米,一拳一个干翻罪犯扬长而去。

    也有人上传视频,非洲某混乱地区,一个长袍男子持剑而来,剑锋闪过,将一些不法分子杀之离去惊为天人。

    类似的事情不断,在网络上传播,甚至很多有影响力的媒体都报到过,人们竞相讨论。

    这一切的一切,矛头都指向一个方向,太极道??!

    他的出现,正在悄然改变世界格局。

    是好事还是坏事?人们看法不一而足。

    有人觉得道场的出现加快了人类前进的步伐,正在改变世界,一个崭新精彩的未来即将出现,是好事。

    也有人觉得道场的出现改变了世界原有的秩序,庞大怪物的出现,非人类展现出的战斗力,一切的一切都是不安全的,会危害世界。

    讨论不一而足,谁也说服不了谁,最终会演变成什么样子,只能交给时间。

    如今世界范围内已经没有多少人打着道场的幌子传播道义蛊惑民心了,一来道场方面明确不承认,再则世界范围内每个国家不遗余力的打压,这种行为根本没法搞。

    说到底,广大人民平时除了放两句嘴炮谈谈道场的事情之外,依旧该干嘛干嘛,生活要继续,今天的工作还没完成呢,孩子不要奶粉钱啊,世界变成什么样关我屁事,老子还挣钱养家呢……

    独自从道场下山已经三天了,白杨谁都没带。

    他不再限制小猫她们的自由,她们喜欢下山去玩耍就去,去看一看这个世界,去感受一下这个世界人们的生活方式,反正又不会有危险,万一出现什么棘手的事情白杨也能瞬息出现在她们身边。

    下山来的这三天,白杨一身普通的休闲装,无声融入世界,在长城驻留过,也在故宫里面漫步过,在东京街头游走过,在纽约广场还吃了个汉堡……

    他如同一滴水融入世界,走过,看过,了解当下世界格局以及人们的生活情况。

    总的来说,世界是‘和平’的,其他的问题不大……

    “世人不管抱着?;谢故侨贤?,似乎都已经接受了道场的事实,这是好事,如此的话,或许我应该逐渐解除那三百人透露修行功法的限制了,毕竟世界的发展单靠我一个人是不行的,唯有集合全世界的力量才能全面进步……”

    站在不同的高度看问题也是不同的,如今白杨的眼光已经不再局限于个人甚至国家,他考虑的是整个世界的走向。

    说句扯淡的话,随着世界的发展,地球早晚有一天无法束缚人类的脚步,地球只是起点,茫茫星空还等着人类探索呢,他想将这个过程缩短,当世人目光被吸引到其他方向的时候,也就不再纠结于道场的事情了。

    最终道场可以悄无声息的隐去,淡出人们的视线……

    坐在加拿大边陲靠近雪山的一座小镇中的酒馆内,白杨思索着这些事情,手指轻轻敲击桌面,心头已经有了眉目。

    “买单”

    一口喝干杯中啤酒起身道,待到出门,白杨的身影已经消失无踪。

    转瞬间白杨已经横跨千山万水回到了国内。

    宁静的山村后方,白杨树在这寒冬依旧绿叶随风摆动,树下一座空坟静静伫立,生命力顽强的小草居然在寒冬中于坟堆上的泥土中生长。

    站在坟前,虽然白杨明知这只是一座空坟,却依旧久久凝视。

    目光黯然,坐下,背靠墓碑,白杨喃喃自语说:“异界功法修炼自身只是一个方向,我不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这里,或许随着科学的进步,未来有一天能达到让人死而复活的程度!”

    “科学的进步,离不开人才的涌现,有了人才还不够,还得需要更广阔的天地……”

    渐渐的,白杨思路已然清晰,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了。

    再度凝视墓碑上的照片,白杨久久看着,最后认认真真的磕了九个头,起身,迈步身影消失无踪。

    武当山作为华夏自古以来的道教‘仙山’,或许当下受到了阿尔卑斯山太极道场的影响,这里香火无比旺盛,来往游客络绎不绝堪称火爆。

    不过白杨并未去武当山游览,而是来到了距离武当山不远处的神农架某地。

    没有去寻找神农架中的野人干这种无聊的事情,白杨带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了原始森林中一处安静的湖边。

    湖边有一个空地,一间木屋静静伫立,木屋边上有几块菜地,是新开辟出来的,还未种植任何作物。

    站在木屋门外,白杨似乎没有勇气踏足这里。

    在他纠结于要不要进去的时候,木屋的门开了,一身道袍的白建军出现在门口。

    看到白杨,白建军绽放笑容招手道:“小白,进来吧,我们父子俩有一段时间没见了”

    他一点都不奇怪白杨能找到这里,看到白杨的到来眼中只有高兴。

    “爸,对不起……”

    不待白杨说完,白建军理解道:“我明白,小白现在长大了,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也不去过问,不过,今天来都来了,进来坐坐吧”

    “嗯”白杨点头,和白建军进屋。

    木屋只有三间,很简陋,一应家电皆无,几个书架满满当当塞满了各自古籍。

    中间的木屋有一个供桌,供奉的并非哪路神仙,唯有天地两个字。

    一个简陋的火塘中木材燃烧,上面一个水壶,白建军提起水壶给白杨泡茶说:“这是我在山中采的野茶,口感还可以,小白一尝尝”

    “谢谢爸”白杨双手捧着茶杯说。

    自己也端了一杯茶,白建军吹了一口白雾说:“身体素质提升后,我已经不惧一般的寒冷和酷热,所以找了这样一个安静的地方青灯黄卷修炼”

    阻止了想要说什么的白杨,白建军淡笑道:“国萍的事情,让我把一切都看开了,功名利禄也好,荣华富贵也罢,不过过眼云烟,我把手头上的事情都交给清雨打理了,自己跑来这里偷偷清净,闲来独自修炼,夜深人静的时候,回味和国萍在一起的日子,过得很舒心”

    “爸,你喜欢就好,一有时间我就会常来看你的,别太委屈自己”白杨关切道。

    摇摇头,白建军看着白杨自豪道:“有你这样的儿子,我想委屈自己都不行,这里看似深山老林,你也发现了吧,周围起码有一个团的老兵专门为你老爸服务,有什么事情还不是一句话的问题,委屈不了”

    “他们并非监视你”白杨说。

    “我知道,他们是怕我出事情,儿子,老爸真的为你感到自豪,你不要太过于自责,国萍的事情不怪你,她也不想看到你不开心,高兴点,国萍和我都想看到开开心心的你,懂吗?”白建军看着白杨认真道。

    “我明白的爸”白杨点头笑道。

    “嗯,去忙自己的事情吧,我在这里一切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