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

    一声惊天龙吟响彻天宇,似乎包含无尽的痛苦。

    真龙法相乃是白杨的神魂寄托,此番吞噬恐怖能量充斥法相每一个角落,仿佛整个神魂都要被碾压成粉末。

    太痛苦了,源自于灵魂深处的痛苦几乎无法承受。

    抗住,一旦扛不住一切都完了!

    白杨心底咆哮,绝强的意志力让他保持最后一丝清明,这是意志的比拼,抗住了好处无尽,扛不住只能神魂明灭身死道消。

    然而,那种狂暴能量充斥神魂的感觉,仿佛从内部有无数钢刀要往外冲,似乎要将灵魂撕碎成无数碎片,根本顶不住,此时白杨只想昏迷过去算了,免得痛苦。

    可是不行,一旦昏迷就意味着死亡!

    那股力量根本就不是他能驾驭的!

    恍惚间,白杨觉得自己的意识在变轻,似乎化作青烟向着天空飘去,一身轻松。

    “只能走到这一步了吗?可是好不甘心啊,有太多的事情还没有完成,还有太多的风景没有看过……”

    仿佛知道自己已经到了弥留之际,白杨反而一切都看得平淡了。

    无数张脸在眼前划过,小猫,清荷,蓝欣,王清雨,苏溪水,宋一道,熊大,唐十六……父亲,母亲……

    见过的,听过的,每个人的面孔都在白杨眼前划过,似乎在追忆这一生。

    母亲!

    不!

    当母亲的面孔在眼前划过,白杨内心升起了一股大恐怖,一声咆哮清醒过来,不甘于就这样魂飞魄散。

    他还没有复活母亲,怎么能就这样死了?

    想到母亲一二十年含辛茹苦养育自己,却没有能过几天好日子就意外身亡,这是白杨心底永远的痛,是他人生中最大的遗憾。

    还没有能复活母亲,自己怎么能死!

    不能死!

    复活母亲的信念充斥脑海,给了白杨无穷无尽的勇气,有了这股勇气信念支撑,他能面对任何绝望的?;?。

    人说母爱无限大,为了子女母亲能爆发出让人震撼的力量,可反过来,作为子女,为了母亲,一样能爆发无限力量和勇气!

    百善孝为先,母亲给了我生命,我为了复活母亲承受一点痛苦又算什么?

    这一切说来话长,思维的速度有多快无法测量,从那股能量涌入白杨的真龙法相到他清醒过来,其实不过刹那的时间而已。

    昂!

    先天太极八卦道场中,白杨的真龙法相再度发出一声响彻天宇的咆哮,这声咆哮不在有痛苦,唯有一往无前面对一切挑战的勇气。

    咔嚓咔嚓!

    破碎的声音响起,那股能量涌入他的法相,将整个法相照得通透,此时,法相表面布满裂纹,龙鳞破碎,却不曾有鲜血洒落,从那些裂缝中透露出来的却是更加璀璨的金色光芒!

    噗!

    整个法相的龙鳞彻底破碎,内中出现的真龙法相却是小了一号,不过更加凝实,龙鳞排列更加合理。

    在那股狂暴能量的改造下,白杨的真龙法相获得了一次质的提升!

    这次改变后,他的法相更加威严神圣,龙角指天,五爪似乎要撕裂空间。

    下方恐怖的能量光柱依旧在涌入他的法相,法相体内传出一连串噼里啪啦的声音,似乎有骨骼在生长,法相总体长度在吹气球一样的增加!

    这种提升速度太快了,那能量光柱就是空气,法相就是气球,无休止的碰撞,一分钟不到就膨胀了十倍,十多万米的法相长到了百万米,好似下一刻就要被那股能量撑爆!

    到了这个时候,那种被碾碎一样的痛苦再度出现。

    再度面对那种痛苦,白杨内心已经有无穷的勇气信念支撑,坦然面对,不悲不喜。

    咔嚓咔嚓……

    龙鳞破碎声第二次响起,破碎的龙鳞脱落,法相再度变得凝实神圣,龙鳞排列也变得更加符合道理。

    进而继续吸收能量提升!

    白杨在接受那股能量的改造,一次又一次,第一次法相从十万成长到了百万米,第二次从百万米成长到了两百万百万米,第三次成长到了四百万米,第四次成长到了八百万米!

    八百万米什么概念?那是足足八千公里长,几乎和‘万里长城’的长度相当了!

    到了这个程度,他的法相在道场中不再是小泥鳅,已经能占据一小半面积。

    可这还不是极限,第五次质变,再度吸收能量,他的法相从八千公里长提升到了一万六千公里,已经充斥了大半个道场范围!

    每一次改变所需的时间都在提升,这五次提升已经耗费了白杨又一天时间。

    可是,帝尸化作的邪气太多,道场吸收不完,依旧源源不断的涌来。

    不得已,白杨只能继续用法相吸收那股力量提升自己。

    再来一次的话,是不是法相还能再度提升一倍达到三万两千公里?

    白杨不知道,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无法停下。

    咔嚓咔嚓……龙鳞破碎,一条崭新的真龙法相出现!

    第六次质变,白杨的法相已经不再是单纯的金灿灿色泽,依旧是金色,不过却变得无比深沉,开始向着厚重的暗金色泽转变。

    之前五次提升都只是吸收能量总量增加,这第六次质变出现了新的变化,白杨发现的龙爪一边破碎,又一个手指头生长出来了。

    六爪金龙!

    不但法相变成了六爪金龙,龙角在咔嚓的声音中分叉,分叉的龙角苍凉霸道,宛如撕碎苍穹的神枪!

    随着继续吸收能量,六次质变的法相体积一样在成长,吹气球一样的膨胀,渐渐的,道场范围已经容纳不下这恐怖的法相了,长度超过了两万公里!

    心有所感,白杨预感到现在的法相还处于变化之中,不能沾染外面的邪气,要不然搞不好自己会变成第二条邪龙。

    于是他只能蜷缩自己的身躯盘绕在道场中。

    到了这个时候,道场转化的能量已经无法让白杨的法相快速提升,不过依旧无休止的涌来。

    一天过去,白杨的法相六次质变后再度成长到了极致。

    然而这次真的是极致了,他感觉到无法第七次质变,若是坚持下去的话,这次就不是质变了,而是变成碎片!

    三万三千公里长度!

    此时白杨的法相长度达到了三万三千公里,几乎快要接近地球的周长了。

    三万三千公里,寓意着天有三十三层吗?

    那是一条无比庞大无比震撼心灵的庞然大物,言语似乎都无法形容他的威严霸道!

    法相已经极限,无法再继续吸收能量,可是邪气依旧无穷无尽,怎么办?

    近乎本能的,白杨再度张口吞噬能量,这次不再是将能量融入法相中,而是将其留在口中,法相的嘴巴仿佛化作一个金色黑洞,无休止的能量被吞噬压缩成一个无比凝练细小的金色小点。

    那个小点在不断变大,是一颗和他龙鳞一样颜色的暗金色小点,微观下那小点上面有十多万片龙鳞铭文,暗合一元气数!

    龙珠,一条龙怎么可能没有龙珠,龙珠才是一条龙的本质所在,蕴含一身精华!

    那颗暗金色的龙珠吸收能量在成长,从针尖大小开始,成长到黄豆大小的时候白杨感觉到这颗龙珠浓缩的能量是自己法相第一次提升的总和!

    黄豆大小……蚕豆大小……橘子大小……足球大小……车**小……卡车大小……

    龙珠在成长,在变大,每成长一点所需的能量都堪称恐怖,凝练到极致,比白杨真龙法相本身起码坚固万倍,那根本就是一件恐怖的神兵利器!

    然而随着龙珠的成长,所需的能量太多了,到了这个时候,白杨发现,道场转化的能量根本就难以支撑龙珠继续成长!

    这怎么行?我需要更多的能量!

    “太极八卦,返本归元,演化混沌,给我吞!”

    福至心灵,白杨张口咆哮,这声咆哮从法相吼出,是一声震撼世间的龙吟,虚空都在扭曲,道道带着毁灭性的波纹扩散到远方!

    下一刻,直径两万公里的太极图猛然旋转,八方八卦卦象颤抖闪烁,好似天地密码在演算大道至理。

    紧接着,先天太极图消失了,直径两万公里的范围扭曲,变成了一个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旋涡,那旋涡好似开天辟地之初的样子,包容一切,蕴含一切,吞噬一切。

    那股吞噬的力量太可怕了,弥漫天地的无穷邪气到卷而回,全部肉涌入了那旋涡之中,甚至已经扩散到远处的邪气都被吸了回来!

    如此一来,白杨吸收邪气的速度暴涨数十倍,甚至下方深渊中升腾起的邪气都无法跟上被他吸收的速度!

    有了这无穷无尽的能量支撑,白杨法相口中的龙珠在飞速成长。

    直径十米,二十米……百米……千米……万米……

    又一天后,龙珠已经成长到了万米直径,外面是神妙莫测的龙鳞铭文,暗金色泽,好似一颗冰冷沉重的星辰。

    到了这个时候,龙珠每成长一丝都需要海量能量支撑,可地下升腾的邪气居然跟不上他吸收的速度了,而且漫天邪气也已经在之前被它吸食一空!

    天穹上一个直径两万公里的旋涡吞噬邪气,白杨法相隐没其中,下方无尽邪气冲天直接没入旋涡中,天地清明。

    那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旋涡来者不拒,下方来多少邪气都将其吞噬一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