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轮转,似乎化为黑洞,凶猛的吞噬漫天邪气,阴极而阳,太极图吞噬的邪气转化为纯正能量用于滋养先天太极八卦图。

    太极图在成长,一天后,两百公里的太极图直径暴涨一倍,达到了四百公里,并且吸收邪气的速度提升了十倍!

    可是,邪气太多太多了,无穷无尽,哪怕太极图吸收速度暴涨十倍也只是杯水车薪,更多的邪气在向着四方天地蔓延。

    邪气如潮,涌出禁区肆虐大地,一点点将美好的山川大地化为生灵灭绝的死地。

    对此白杨也无可奈何,太极图吸收的速度有限,不过却在成长,而且越到后面成长速度越快,他不知道天帝强者尸身化作的邪气有多少,或许自己吸收不完,可每多吸收一分就能减少无数生灵的死亡。

    尽力而为!

    直径暴涨一倍的太极图吸收邪气的速度是初始的十倍,自身成长的速度也不局限于一米一米的增加,而是百米百米的提升,每个呼吸太极图直径提升十米,并且速度越来越快!

    在这一天中,蓝欣手握帝兵立于白杨身后寸步不离,始终警惕周围,或许邪气中没有人冒险对付白杨,可她不允许意外发生。

    白杨闭目盘坐在先天太极图中心,似乎已经对外界的一切变化都失去了联系,全心全意的催动太极图吸收邪气。

    远处,楚昊等人并未离去,表情动容的看着这边,越到后面越心惊。

    “一天过去了,他那古怪道场暴涨一倍,修为提升,气息越发厚重了!”李涛惊叹道。

    深吸口气,九皇子说:“之前的他我还能看透,现在我已经无法看透了,恐怕修为已经超过了我,可是,他是如何将邪气变成提升自己修为的能量的?”

    他百思不得骑姐,邪恶的能量哪怕是他沾染一点都必死无疑,仗着秘宝才能在邪气中平安无事,然而白杨却直接吸收了,还能用来提升自己修为,用地球的话来说,这他娘不科学!

    楚昊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似乎想知道白杨的极限在哪里。

    哪怕到了这个时候,他依旧不相信白杨能遏制这恐怖的邪气爆发,因为凭白杨的修为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莫说白杨,地皇都不可能,唯有天帝或者圣人方能有希望。

    在这种凝重的气氛中,时间一点点过去,白杨的道场随着时间的过去在变大。

    第一天的时间白杨的道场直径扩大到了四百公里,第二天直接暴涨到了一千公里,到了第三天,白杨的道场直径直接膨胀到了五千公里的恐怖程度!

    遮天蔽日的先天太极八卦图定压虚空,好似要充塞宇内,旋转之间如大道显化神威莫测,哪怕是方昊等人看着也胆战心惊,似乎若是自己被那道场镇压的话,顷刻就会被碾成粉末!

    五千公里直径的先天太极八卦图似乎还不是它的极限,还在变大变得凝实。

    到了这个时候,道场吸收邪气的速度堪称恐怖,无边无际的邪气冲天而上,如潮水一样被道场吞噬。

    然而,天帝级别的强者太可怕了,转化而来的邪气无穷无尽,哪怕此时白杨道场吸收邪气的速度也不足地下涌出的邪气总量的百分之一!

    三天时间的邪气爆发,早已经让邪气充斥了原本禁区的每一个角落,并且还涌出禁区范围,将禁区外万里区域化作死地了。

    邪气爆发的速度很快,可毕竟是向着四面八方蔓延,每蔓延出万里所需的邪气几乎翻倍,是以扩散的面积并不是太大,可邪气无休止的涌出就不知道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了!

    楚昊他们一退再退,生怕被白杨的道场镇压。

    此时他们已经麻木,无法想象白杨强大到了什么地步,可此时白杨的修为却依旧只有天师之境。

    难道说同一个境界的修为也能无休止的提升吗?

    “这是怎么回事?”

    古怪的气氛中一个人瞬间来到这里开口问。

    楚昊等人一愣,看向来人纷纷低头行礼。

    来人是楚天涯,大光皇朝皇帝,此时他依旧一身龙袍威严无尽,尤其是他手中提着一颗人头,给他平添了三分狰狞的霸气。

    “回父皇的话,那白杨说不愿邪气爆发波及苍生,是以在想办法遏制邪气,已经三天了”楚昊拱手回答道。

    九皇子一脸纠结,楚昊他从未见过,而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兄长叫自己父亲为父皇总让他有点别扭。

    九皇子没说话,李涛却开口了,瞪眼看着楚天涯手中的人头说:“陛下……这……这是张阁老的人头?他死了?”

    “不错,张阁老乱臣贼子已经被我击杀,可惜的是他临死之前施展手段将段掌门从传送阵送走了,段掌门已经被朕打成重伤,短时间之内无法继续为非作歹,不过留着是心腹大患,接下来朕将联合钦天监追查她的下落,直至将其杀死为止!”楚天涯点头沉声道。

    听到这番话,九皇子几人一脸呆滞,觉得很不可思议,那如日当空镇压大光皇朝漫长岁月的张阁老死了?

    他们不知道,虽然楚天涯有自信镇压张东阁,可要杀死却是不容易的,全靠蓝欣那一剑将其刺成重伤才追上去将其击杀,要不然的话如今就不止一个段掌门的威胁了。

    不管怎么说,武道修士的威胁要比神道修士的威胁来得小太多。

    待到几人消化这个信息后,楚天涯沉声道:“江儿听命,朕接下来要追查段掌门下落无暇他顾,现在命令你返回皇宫,带上圣旨,朕给予你调遣军队以及各道疆域官府力量的权利,尽量的给朕将邪气危害范围减少到最??!”

    “这……是,孩儿遵命!”九皇子楚江一愣,旋即接受命令道。

    接着,楚天涯看向楚昊说:“昊儿,现在天音宗没有了掌门一盘散沙,朕要你返回天音宗,用你天音宗大师兄的身份接管天音宗,牢牢将其掌握在手中,你能做到吗?”

    “孩儿定不负父皇嘱托!”楚昊沉声道。

    这父子三人都不是笨蛋,虽然楚昊和楚江都接到了楚天涯的命令,可明显楚江的权利要大一些,然而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毕竟楚天涯的吩咐是最合理的,要楚江去接管天音宗明显不现实,他又不是天音宗的人。

    段掌门亡命天涯,天音宗群龙无首,未来恐怕天音宗只会沦为大光皇朝的下属机构了。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不外如是。

    “陛下,现在最关键的是如何解决邪气啊”李涛在边上焦急提醒道,就差说这特么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追杀敌人瓜分对方的地盘呢,到时候天下都没了你还玩个蛋蛋。

    看了李涛一眼,楚天涯叹息道:“邪气乃天帝尸身转化而来,凭我等的力量甚至加上整个皇朝的力量也无法抵挡,只能尽力将危害减少到最小了,救更多的人也总比在这里做无用功的好”

    “可是,用白杨的话来说不试一试怎么知道没用呢?没看他也在努力吗?”李涛急了,提高语气说道。

    楚天涯并未生气,看了他一眼摇摇头,随即看向白杨方向,再度叹息一声,身影眨眼消失无踪。

    和其他人一样,楚天涯不觉得白杨能解决邪气,现在的所作所为根本没有意义,与其这样还不如去做点有意义的事情,没必要将精力浪费在这里,若是有办法解决邪气的话,现在还轮得到白杨在这里出头?

    “不管白杨最终能不能成功,不管他是不是我大光皇朝的人,事后只要我大光皇朝还在,都追封他为一品护国天师!”楚天涯离去后,他的声音若有似无的传来。

    “李兄,我还有要事,就此告辞”九皇子楚江看向李涛说道,旋即转身飞速离去。

    “告辞,有缘再聚”丢下这样一句话,楚昊也走了。

    这里只剩下李涛以及远处依旧在吸收邪气的白杨和护法的蓝欣。

    李涛目视周围,一脸纠结,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走吧接下来去哪儿?留下吧貌似又没什么卵用,可把他愁坏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在白杨决定吸收邪气之后的第三天半时间,他的先天太极八卦道场直径已经暴涨到了两万公里的恐怖程度!

    两万里直径那是什么概念?直接能覆盖半个地球面积了!

    然而到了这个时候,先天太极八卦图似乎已经成长到了极限,吸收再多的邪气也无法再度提升一丝。

    虽然直径两万公里的道场吸收邪气速度已经让人无法想象,可吸收的速度也只勉强达到地底冲出的邪气总量十分之一而已!

    眉头紧皱,这可怎么搞?太极图已经无法承载更多的能量,难道就这样放弃吗?

    到了此时,白杨干脆一咬牙,心念一动,眉心一点金光飞出,瞬息膨胀,化作一条十多万米长的金龙!

    十多万米的金龙在直径两万公里的道场中根本不起眼,好似池塘内的一条小泥鳅。

    那是白杨的真龙法相,此时法相施展出来,他将道场无法承载的力量转嫁到了法相之上!

    嗡!

    黑白阴阳鱼白色的那边黑色部分吸收邪气,黑色的那边白色部分喷薄纯正能量,那是一股浩瀚无穷的洁白光柱,冲天而起没入了真龙法相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