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间邪气滚滚,如同被漆黑的墨汁海洋淹没,无边疆域生灵涂炭,彻底化作了死亡的世界。

    立于邪气海洋,头顶八品功德金莲垂下一缕缕功德金光护体,白杨好似万法不侵的佛陀。

    这是一片充满?;氖澜?,稍不注意就会死亡,可白杨不愿意离去,往往大恐怖蕴含大造化,他在寻求谋取好处的时机。

    镇世龙魂大阵化作了邪龙,却被横贯苍穹的锁链束缚,挣扎间虚空扭曲几欲崩毁。

    警惕方昊他们几人的同时,白杨也在尽量躲避不受邪龙的波及。

    等待机会到来的那一刻似乎遥遥无期,每一刻都过得及其漫长。

    具体不知道过了多久,心有所感,白杨下意识将目光看向了那树立在大地上仿若要将苍穹刺穿的巨剑之处。

    此时不止白杨,方昊李涛九皇子他们都下意识的将目光投向了那边。

    于是他们纷纷看到,邪气弥漫的天地间,巨剑边上出现了两个人影,不等弄明白情况,巨剑顷刻缩小落入了其中一个女子手中。

    九品神兵从大地上消失,地面留下了一个庞大的深渊裂缝,那裂缝似乎通往地狱的大门,之前被巨剑堵住,现在巨剑消失,从裂缝中,滔天邪气汹涌而出,根本就是实质化的邪气潮水!

    这股汹涌而出的邪气潮水无穷无尽,比之之前出现的邪气更加浓烈十倍以上。

    天穹上的邪龙一声咆哮,似乎是在激动,它张口吞噬涌出的邪气,身躯在飞速变得凝实,气息在变得更加恐怖,身上魔焰滚滚升腾,似乎要将天地焚毁。

    如此变故,那四条束缚邪龙的锁链哗啦啦作响,似乎已经无法再度将其束缚了!

    不过此时白杨已经没有太大的心情去关注这些,看向帝兵消失之处,双目中一抹难掩的惊喜之色闪过。

    蓝欣出现了,她真的在禁区中心!

    可是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消失了这么久,经历了什么?

    还有……

    ‘消失’后的帝兵似乎在她手中!

    来不及细想,白杨横空而过,在邪气海洋中穿行,快速接近蓝欣那边。

    蓝欣此时是关键,不但白杨在接近他,方昊李涛九皇子也在接近她,而且比白杨更快一步来到她周围。

    “姑娘,刚才那可是我父皇?你们怎么会在一起?我父皇人呢?”九皇子第一时间看向蓝欣开口问,他迫切的想要知道自己父皇消失的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或许能够从蓝欣口中得知真相。

    一身漆黑战甲的方昊看了九皇子一眼,没有说什么,在边上沉默,不过却在关注蓝欣的反应。

    碎嘴李涛此时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了,看着蓝欣噼里啪啦的问:“姑娘,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刚才你和陛下在一起?段掌门和张阁老呢?不是和陛下一起的吗?你有没有见过他们?他们人呢?你手中的可是帝兵……”

    蓝欣持剑而立,目光闪烁看着前方,似乎周围的三人都不存在。

    她紧抿嘴唇,显得内心很不平静,握着帝兵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方昊三人发现了蓝欣的异样,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顿时一脸古怪。

    怎么又是那家伙?

    对了,这个女子一开始就是跟着白杨的!

    想到这里,三人内心无比膈应,怎么到哪儿都绕不开他?

    白杨头顶八品功德金莲飞速赶来,看着蓝欣清澈的目光当即一愣,眼中闪过一丝难以置信的意外神色,小心翼翼的问:“蓝兄,是你么?”

    此时白杨无法确定蓝欣是否依旧内心充满了邪念,哪怕此时的蓝欣看上去无比正常。

    面对近在咫尺的白杨,蓝欣似乎很害怕,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可又觉得这样不好,鼓起勇气站好,不敢去看白杨的眼睛,微微低头小声道:“嗯,白兄,是我……”

    回答的时候,蓝欣眼角余光偷偷看白杨,观察他的反应。

    听到蓝欣的回答,白杨当即来到她跟前开怀到:“蓝兄,真的是你,太好了,你没事了,简直太好了!”

    由不得白杨不高兴,来到这大光皇朝最主要的目的是治疗蓝欣,现在她居然恢复了正常,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高兴的了,不管接下来是否有所收获,这一次大光皇朝之行值了。

    看到白杨那由衷高兴的样子,蓝欣抬头看着他小心翼翼的问:“白兄……你不怪我?”

    “我怪你什么?”白杨愕然问。

    一手握剑,一手捏着衣角,蓝欣忐忑道:“白兄,虽然我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都陷入了混乱之中,可经历的事情我还是记得的,我……我当初在桃山郡的时候可是刺了你一剑,在神武皇朝遗迹中我可是险些杀了你……”

    白杨恍然,打断蓝欣无所谓的摆摆手说:“嗨,我当是什么事儿,蓝兄,那不怪你,你也是身不由己,别放在心上,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没事儿嘛,咱俩谁跟随,那都不是事儿,你现在恢复了我就放心了!”

    看到白杨不但不怪自己反而用心开导自己,蓝欣当时鼻子一酸眼圈发红,内心觉得无比愧疚,白兄将自己的安危放在了第一位,对于自己伤害他的事情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如此一想,蓝欣觉得自己亏欠白杨太多太多了。

    随即,蓝欣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闪身来到白杨身边一把将其抱住,脑袋埋在白杨的心口哽咽哭泣道:“白兄,谢谢你,可是,对不起,以前是我不好,我不是故意要伤害你的,我知道你不在意,可是我一想到自己亲手将长剑刺入你的心脏我就好心疼,我恨不得杀了自己,白兄不但不怪我,反而想尽办法治疗我,为此不惜千里迢迢来到大光皇朝经历凶险,白兄,我欠你的怎么才能还得完?”

    这怎么还哭上了呢?不是应该高兴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好哥们’恢复正常了的缘故白杨太过开心,此时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张口就来说道:“要怎么还???那还不简单,要不千里江陵……咳咳,那什么,别哭别哭,这么多人看着呢,都多大的人了还哭鼻子,别哭了,免得人家看笑话”

    白杨不安慰还好,这一安慰蓝欣哭得更加厉害了。

    这都什么事儿啊,蓝欣不是爷们气概吗?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小女人了?白杨一时之间居然有点接受不能。

    被蓝欣抱着,白杨居然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实在是不适应这种小女儿姿态的蓝欣,当初光屁股洗澡大大咧咧的蓝欣哪儿去了?

    边上的方昊三人不做声,心头一个劲郁闷,合着你俩当我们是空气对吧?

    不过无语归无语,这会儿他们有不好打扰,纠结得不行。

    气氛迷之安静,哭了一会儿的蓝欣也感觉到了气氛不对,悄悄看了一眼周围,随即不好意思的从白杨身上抬头,发现白杨胸口湿了一大片,脸颊一抹粉红一闪即逝。

    很快调整好心态,蓝欣恢复平静,左右看了一眼,转移话题说:“白兄,小猫妹妹她们呢?不是和你在一起的吗?”

    看了看湿了一片的胸口,白杨无语耸耸肩说:“我把猫儿她们安排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了”,随意说了一句,白杨问蓝欣:“对了蓝兄,你怎么会在这里的?还有,你是怎么恢复过来的?”

    关于两人之间的恩怨情仇不适合当着其他人的面说,蓝欣将千般话语压在心底开口道:“当时我封闭自我意识,和白兄你们在泰安县,冥冥之中一个声音好似在呼唤我,我就不受控制来到了这里被帝兵吸入了中心……”

    随着蓝欣的述说,事无巨细,渐渐的在场几人了解了事情的真相。

    “一切都是天音宗段掌门的布局,她从帝坟中带出一部邪恶剑法,那是收取帝兵的关键,控制你想要得到帝兵甚至杀死陛下?这怎么可能,段掌门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她名满天下,曾无数次出手造福苍生……这……这……这太难以置信了”李涛喃喃自语到,似乎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女人善于演戏,段掌门虽然外表名满天下,可暗中的确是做了很多恶事,甚至很多次所谓的造福苍生举动都是她自己刻意安排的,为的就是树立自己的正面形象,在天音宗多年我已经看穿了很多,也收集了很多证据,对此只能说当一个女人的内心被仇恨充斥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方昊冷哼道。

    九皇子神色复杂的看着方昊问:“你就是大哥?那个从一岁起就宣布闭关修炼的大光皇朝太子殿下,原来你从小就潜伏在了天音宗!”

    “不错,很意外吗?不过话说回来,皇宫那么多资源,数十个弟妹中也就九弟你好一点,其他的都是草包”方昊点头笑道。

    “现在应该称呼你为太子殿下楚昊还是天音宗大师兄方昊?”李涛心大,不纠结段掌门的事情了,看向方昊古怪问。

    “随便……”方昊无所谓。

    听了蓝欣的述说,白杨明白了很多东西,原来发生在自己周围的很多事情都和那个天音宗的段掌门脱不了干系。

    蓝兄你不但掌握了帝兵,更是利用帝兵兵魂斩确了自身恶念和段掌门留在你身上的控制手段!

    听完述说,白杨看向蓝欣一脸惊讶,这一切太过神奇了。

    帝兵归于蓝欣之手,貌似她才是最后的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