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张东阁和段掌门的联手之下,楚天涯节节败退,最终大军洪流崩溃,他自身演化出来的世界不稳定,更是吐血倒飞。

    此时整个空间都在扭曲,碾碎一切的力量充斥每一个角落,又有强敌袭来,双重打击之下,楚天涯已经处于生死边缘。

    似乎看到了击杀楚天涯的希望,段掌门狞声道:“杀!楚天涯,哪怕没有帝兵,我父女也能将你击杀为我夫君报仇!”

    口中说着,她伸手一点,自身演化的世界直接化作一条七彩光带横飞而出,有鲜花垂落,有优美音律飘荡,更有无数让人脸红心跳的女子舞蹈……

    这是一条能勾起人心底最深处**的光带,更是能消磨人斗志的光带,一旦被其缠绕,战力恐怕会跌入低谷只能任人宰割。

    张东阁也看准时机,一掌压下,九天之上似乎有成片星辰坠落下来,化作星河向着楚天涯碾压而去。

    一位神道真神,一位武道地皇,两厢联手,饶是楚天涯作为一尊皇朝之主此时也抵挡不住了。

    这里毕竟是帝兵空间,无法连接外界,很多手段都无法施展出来。

    “乱臣贼子也想妄图杀朕,纵然是死,尔等也休想活命!”

    楚天涯咆哮,似乎决定拼命了,哪怕是死也要将两人拉来垫背。

    听到这番话,此时段掌门和张东阁虽然心情凝重,可杀楚天涯的心犹在,没有任何犹豫继续轰杀,如果今天都杀不了他的话,后面就摊上大事儿了!

    似乎每一个帝王都有大气运庇护,就在此时,这个不稳定的空间有了巨大的变化。

    不稳定的空间瞬间平静了下来,不但如此,这个封闭的空间居然出现了道道裂纹,透过那些比丝线还细的裂纹已经能够看到外界!

    “哈哈哈,天不亡我,尔等乱臣贼子也想妄图逆天,有道是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如此变化,让原本已经绝望的楚天涯当即大笑起来。

    作为皇朝之主,一旦回到外界,他有的是手段将这两个想要杀他的人弄死一万次!

    “蓝欣!”

    段掌门怒吼,双目喷火的看向远方,一脸不甘和愤怒,眼神慌乱,似乎一切都已经脱离了她的掌控。

    出现这样的变化,段掌门和张东阁都预感到恐怕接下来无法亲手杀掉楚天涯,还会面临巨大的?;?,于是纷纷停手严阵以待。

    另一边,原本陷入无尽痛苦的蓝欣此时已经平静了下来。

    而且,当楚天涯他们放眼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蓝欣手握的那把帝兵之魂化作一抹黑色光芒融入了蓝欣的眉心消失不见,帝兵之魂消失在蓝欣眉心不见后,在她的眉心出现了一个若有似无的小小剑痕印记,仿佛第三只眼,给她平添了无尽威势。

    并且,到了这个时候,蓝欣原本漆黑的双目已经彻底恢复了清明,她表情有些恍惚,似乎没有搞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才是真正的认主,彻底融合在了一起,从此之后,哪怕这个女子死去,哪怕这把帝兵的原主人在她不愿意的情况下也别想再度掌握这把帝兵了!”

    楚天涯看向蓝欣方向沉声道,话语间充满了羡慕嫉妒和无奈,这将预示着他们和帝兵无缘了。

    那边蓝欣皱了皱眉,目光闪烁似乎明白了什么,看向段掌门说:“是你,我记得你,当初我家遭逢大变,游离陈王朝之时,途经一处山崖,有人蛊惑我修炼那邪门剑法,说修炼成功我就能报仇,那个人就是你,虽然我没有看到你的样子,却记得你的声音,原来是你……!”

    说着说着,蓝欣看向段掌门的目光变得极其冰冷,双目冲天杀意闪现狞声道:“都是因为你,我居然在意识混乱中几次差点杀死白……白兄,你该死!”

    “哈哈哈,是我又如何?没错,是我蛊惑你修炼那门邪恶剑法的,不管你心中再怎么仇恨我,现在你不过只是我的傀儡而已,还不过来乖乖听话?”

    段掌门此时一脸看蝼蚁的样子看向蓝欣说道,一种一切尽在掌握中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此时杀不了段天涯又如何,蓝欣已经彻底掌控帝兵,只要掌控了蓝欣,纵然脱离这个空间也无惧,楚天涯难不成还能翻天?

    “乖乖听话?你是指你留在我脑海中想要控制我神魂的地皇镜武道意志吗?可惜,你机关算尽太聪明,如今我掌握了帝兵,帝兵的强大岂是你能想象的?作为帝兵的主人,我虽然无法发挥出它的全部威力来,可帝兵护主,你那点小手段岂能控制我!”

    蓝欣双目杀气腾腾的看向段掌门说道。

    说话的时候,她眉心那淡淡的剑痕印记微微闪烁,接着凭空响起了一声轻微的咔嚓声,似乎无形中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段掌门脸色莫名一白,脑袋仿佛炸裂一般疼痛,噗的一口鲜血喷出身影萎靡,指着蓝欣颤抖道:“你……你……你居然斩杀了我的意志分割体!”

    “不错,这种滋味不好受吧?你分离了一部分武道意志潜伏在我脑海妄图控制我,此时被帝兵之魂斩杀,犹如一刀斩在你的神魂上,是不是很痛苦?可是,因为你我几次差点杀死白兄,这种仇恨,我斩你一千刀一万刀都不足以消除我心头之狠!”

    蓝欣目视段掌门银牙紧咬说道,恨不得吃了对方一样。

    “蓝欣姑娘,她是天音宗宗主,地皇镜修为,对各种声音的运用堪称出神入化,你已经不知不觉陷入了她的圈套了,别和她说话!”此时楚天涯在边上开口大吼道。

    蓝欣一愣,反应过来,既然自己那么想杀她,为何还要和她说那么多废话?

    知道中了对方的圈套,她表情一冷,就要借助帝兵的力量将其击杀。

    此时在帝兵空间,蓝欣就是主宰!

    “走!”

    张东阁沉声道,好似充塞宇内的法相消失不见,连同段掌门的身影,化作一粒尘埃从丝线一样小的缝隙中冲了出去。

    “楚天涯,你坏我好事,我和你势不两立,还有我夫君的仇你也给我记着,总有一天我会取你项上人头!”

    若有似无间传来了段掌门不甘的怒吼!

    “蓝欣姑娘,那老头是段掌门的父亲,神道修士,施展秘法逃离了这里,快打开这个空间,不能让他们跑了,我有办法对付他们,要快,迟了他们就跑远了!”

    段天涯在边上焦急道,作为武道修士,他可没用把自己缩小到一粒尘埃那么小的本事。

    “他们跑不了!”

    蓝欣一字一顿的说道。

    说话间,她挥手,这个似乎无边无际的空间瞬间崩塌,自身和楚天涯眨眼出现在了外界。

    他们身后,那万多里长的通天巨剑依旧树立在大地上,地面纵横交错的裂缝依旧在喷薄冲天邪气,远方的天穹上,邪龙依旧存在,被横贯天际的锁链束缚,一次次被白色电光劈得险些崩碎,可吸收无尽邪气又能飞快复原。

    看向远方,蓝欣伸手向着身后一抓,那横呈在大地上的通天巨剑颤抖,嗡鸣声震动天地。

    然后,那直冲天际欲要将苍天刺穿的巨剑飞速缩小,眨眼间变成了米许漆黑长剑落入了蓝欣手中。

    万多里长的帝兵变成米许长,这种反差太大,让人觉得不真实。

    紧接着,蓝欣借着微弱的感应,手持缩小后的帝兵一剑刺在了前方虚无之处。

    一剑刺出,诡异的,那帝兵前方近四分之三的部分没入了虚空消失不见,随即蓝欣伸手将其拔出,一股鲜血从虚空中喷薄出来,而且还从虚无中传来一声惨叫和怒吼。

    “跑得倒快,可惜我修为不够,仗着帝兵也只能将其中一人刺成重伤”手握漆黑长剑,蓝欣有些不甘的看向身前凭空出现向下跌落的鲜血无奈道。

    边上看得真切的段天涯心头一跳,他没有想到蓝欣居然能用帝兵刺破空间隔空杀敌,对帝兵的认识再度提升一个台阶。

    他的目光似乎看穿了无尽虚空,亲眼看到了数十万里外的虚空中一柄剑尖出现将张东阁的心脏刺穿!

    “蓝欣姑娘,接下来交给我,他们跑不了!”

    留下这样一句话,段天涯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前去追杀张东阁和段掌门他们,不管如何,这两个大敌一定要率先除掉,要不然后患无穷!

    到了外界,无论是调集皇朝高手围剿还是利用国运甚至亿万生灵的力量,段天涯有的是手段杀死段掌门父女俩!

    噗……

    段天涯走后,蓝欣张口喷血,身躯摇晃险些跌落下去。

    她如今只是人王境界,手中的这件帝兵可是天帝级别强者才能催动的神兵利器,之前她强行催动,竭尽全力也只能发挥出一丝力量,因为是强行催动不属于自己能使用的兵器,反噬之力让她受伤。

    轻轻搽去嘴角血迹,蓝欣开始打量周围,当即表情一愣,看向远处目光定格,眼神显得无比欢喜柔情,可欢喜中却又隐藏无与伦比的忐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