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掌门三人一脸苍白,嘴角甚至还有血液不停溢出,一脸惊骇的看着前方蓝欣。

    帝兵之威,哪怕只是轻微颤抖也不是他们能承受的,那一刻,他们仿佛感觉到一把从时光深处斩出的一柄灭世之剑劈在了他们的神魂之上,有一种神魂为之泯灭的恐惧感。

    不,那其实还不是帝兵真正的威力,甚至万分之一都不到,因为此时在蓝欣手中的并非真正的帝兵,那只是帝兵之魂,控制帝兵的枢纽而已。

    虽然三人都无数次想象过帝兵的威力到底如何,已经在心头无限放大了,此番面对,他们觉得自己曾经的想法是多么可笑。

    八品和九品之间,那根本就是九重天顶端和十八层地狱深处的区别!

    帝兵,蕴含天帝强者的武道意志,哪怕展露一丝,也如同天条碾压一切,世间莫可匹敌。

    天帝,那可是站在这方世界最巅峰的存在,一举一动言出法随,根本就是那个层次以下的人无法想象的存在。

    此时三人面对帝兵之威,心态各不相同。

    皇帝惊骇的同时内心隐隐约约升起了一股恐惧感,深深的恐惧感,帝兵之威根本就不是他能抵挡的,哪怕此时帝兵只是握在一个人王镜小女孩手中。

    段掌门张东阁的心态和皇帝陛下完全不同,他们此时此刻心底升起了一股无与伦比的惊喜。

    帝兵,就在眼前,而且是一柄完整的帝兵,掌握在蓝欣手中,只要控制了蓝欣,那帝兵简直就是他们的没有区别。

    仗着帝兵之威,大光皇朝算什么?灭了就是,甚至他们还能依仗帝兵将天音宗推向顶峰,和一些帝国正面叫板都有底气!

    “帝兵,这就是帝兵吗?”脸色苍白的皇帝喃喃自语,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收藏的那些神兵利器是多么的可笑,全部加起来都比不上帝兵的一片碎片!

    “哈哈哈,楚天涯,今天就是你的末日,在帝兵面前,我看你还有什么本事挣扎!”段掌门怒吼,声音中包含无尽的怨气和杀意,那股怨气和杀意太过炽烈,以至于她怒吼出的声音都显得无比尖锐,很是歇斯底里。

    皱眉凝重看向段掌门,大光皇朝皇帝楚天涯沉声道:“现在你恐怕高兴得太早,帝兵还不是你的,想杀我?结果还未知!”

    “哼!”

    段掌门冷哼一声,随即看向蓝欣,嘴里快速吐出一段古怪的音节,然后才开口道:“蓝欣,过来!”

    那边,一席黑色长裙的蓝欣手持帝兵?;甓?,双目漆黑,没有眼白,好似两个黑洞镶嵌在精致的脸蛋上,整个人死气沉沉中带着滔天邪气。

    在听到段掌门的话之后,她眼皮不自觉跳动,随即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向着这边一步一步凌空踏步走来。

    看到这种情况,楚天涯眼皮直跳,眼中一丝锋芒一闪即逝。

    段掌门冷冷的扫了楚天涯一眼,似乎在说你就等死吧。

    蓝欣持剑凌空而来,一步一步走向三人这个方向,明明她只有人王镜的修为,在场三人一根手指头都能摁死他,可此时三人没有任何一个敢小看她。

    她或许很弱小,可她手中的那把帝兵?;耆慈缤坏烂鹗览追?,稍微动一动都能毁灭世界。

    在蓝欣行至三分之一距离的时候,突然停下脚步,脸色出现了一丝挣扎之色,进而整个人都开始颤抖,长发狂舞,衣衫猎猎作响,手中的帝兵?;瓴段嗣?,似乎是因为自己的主人居然被人控制而发怒了。

    帝兵?;瓴?,整个空间都在扭曲,一股滂沱的气息爆发,简直要碾碎一切。

    猝不及防,段掌门三人倒飞不知道多远,一个个脸色苍白如纸,嘴里大口喷血。

    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会这样?

    三人一时之间没有搞清楚眼前的情况。

    “蓝欣听话,过来我身边!”段掌门沉声道,声音很是尖锐。

    那边,蓝欣好似承受无尽的痛苦,表情扭曲,黑色的眼睛里面有漆黑魔焰升腾,似乎双目要化作黑洞吞噬世界。

    那种痛苦似乎无法承受,蓝欣弯下了腰,整个人颤抖不止。

    她在颤抖,帝兵?;暌苍诓?,整个空间都在颤抖,毁灭性的力量充斥每一个角落。

    好机会!

    楚天涯双目中凶光一闪,翻手间一根金灿灿的盘龙棍出现在手中,不顾自身安危,当头一棍向着远处的段掌门砸了过去。

    一棍之威,仿佛蕴含打爆天地的力量,九条凶悍霸道的金龙虚影横空扭曲咆哮,盘绕在盘龙棍周围,威势滔天。

    “你敢!”

    张东阁脸色大变怒吼,没有想到楚天涯居然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动手,闪身出现在段掌门身前,手中洁白的拂尘挥动。

    那拂尘上的洁白毛发在他挥动之间,根根冲天而起,好似跨越星空而来的皎洁星光,交织成一片大网罩向了楚天涯砸来的一棍。

    星辰大网和长棍碰撞,虚空扭曲嗡鸣,嘣嘣嘣的声音不断响起,每一声都让人浑身颤抖。

    那声音是星辰大网被盘龙棍砸断发出来的,单个的星辰光线根本无法抵挡那恐怖的一棍。

    不过最终楚天涯那一棍也没有能砸在段掌门身上,张东阁手中的拂尘毛发在断裂了三分之一的情况下总算是挡住了楚天涯那凶悍无匹的一棍。

    “杀杀杀!朕之盘龙棍,虽然不是顶级八品神兵,却承载朕的皇权威势,甚至寄托整个大光皇朝无尽苍生的命运,寄托大义,如天地之威滚滚向前,莫可匹敌,谁能抵挡!”

    此时楚天涯凶悍无匹怒吼,手中盘龙棍一抽,抖手一连砸下数十棍,每一棍都蕴含崩坏世界的恐怖伟力。

    那棍影翻动之间,似乎有一片无边疆域碾压而下,疆域中无尽生灵怒吼。

    “你想拼命?老夫成全你!”

    张东阁苍老的声音咆哮,直接抛出手中拂尘,拂尘交织成一片白茫茫的大网冲天而上。

    紧接着,张东阁闭目,眉心一点白光冲天而上,化作一个庞大的巨人,那巨人太过庞大,似乎头顶天脚踩地充塞宇内。

    那是张东阁的法相,真神镜的法相!

    神道真神镜和神道天师镜的本质区别在于,真神镜已经开始触摸天地法则,此时张东阁法相展现出来,那庞大的法相身后出现了一颗颗洁白的星辰,星辰组成星云旋转,星空浩瀚的威力环绕着他,让他好似一尊主宰星辰运转的神灵。

    此时此刻,张东阁抛出的拂尘化作的星辰大网被楚天涯彻底打爆,欲要粉碎世间的长棍继续向着张东阁的法相砸来。

    无比高大的张东阁如神临世间,一只手向下一按,整个世界变得雪白,无尽洁白星辰在他掌心旋转,组成星辰旋涡,星辰之力碾压,楚天涯轰出的棍影被碾碎。

    “星辰法则?阁老,可惜啊,若是在外界的话,你恐怕能借星辰之力对付朕了,可惜这里是帝兵空间,与外界隔绝,你这星辰法则修炼还不到火候,无法跨界召唤星辰之力为你所用,阁老乃三朝元老,修行岁月漫长,朕此番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你的星辰法则厉害,还是朕的无疆国界更胜一筹!”

    持棍而立,楚天涯仰天冷笑。

    只见他一脚踩在地上,从脚尖开始,一圈圈血色波纹扩散,波纹波及到的地方,一方真实的世界显化出来。

    那是一片血色世界,大地之上尸山血海白骨累累,无穷无尽身穿血色铠甲的军队林立,每一个士兵身上都有欲要将苍天斩灭的凶悍杀气。

    那是一股无敌的军队,似乎只要身穿龙袍的楚天涯一声令下,他们就要将苍天撕碎一般。

    这个世界是真实的,那些士兵也并非虚幻,有血有肉但却没有自我意识。

    这是武道修炼到了地皇镜领域升华而来的真实世界,它是真实的一个世界,可却是认为创造出来的,一念就能散去,似乎又是虚幻的。

    当初血莲教教主静尘就想将自己的领域修炼成大光明界一举踏足地皇镜,可最终功亏一篑。

    此时楚天涯无疆国界显化出来,随着他手中盘龙棍一指,无疆国界中亿万血色铠甲大军怒吼,冲天而上,宛如一股血色洪流席卷苍穹。

    血色洪流所过,张东阁按下的无尽星辰一颗接着一颗泯灭。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不过眨眼时间的事情。

    虚空中无尽星辰粉碎,张东阁脸色大变,在那股无疆洪流冲击下,甚至他的法相都出现了裂纹!

    皇朝之主,地皇镜强者,拥有地皇果位,虽然楚天涯还很年轻,可他那股滔天狠劲和霸道却让张东阁抵挡不住了。

    若是在外界他还能借助星辰之力,可这里是帝兵空间,他一身本事至少被束缚了一半!

    “楚天涯纳命来!”

    在张东阁?;?,段掌门反应过来,怒吼一声,直接展现出了自己地皇镜的世界。

    那是一片山清水秀的世界,开满了鲜花,有让人骨头发酥的音律回荡,在这个世界中,无数身穿薄纱的曼妙女子翩翩起舞,舞姿或是高贵或是魅惑,总之看一眼就让人浑身发软骨头发麻。

    那无数曼妙起舞的女子脚踏祥云冲天而上,和楚天涯的血色大军交织,那支军队似乎沉积在温柔乡之中,威势一下子减弱三成。

    如此一来,张东阁再度发力,星辰遮天碾压而下,将楚天涯的大军击退击杀无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