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占渲?,段掌门和张东阁父女俩表情凝重看着皇帝,尽管有心想要杀掉对方,可却并没有轻举妄动,因为还不是时候。

    人世间每一个帝王都不容小看,唯有真正面对这种人物的时候才能感受到那种沉甸甸的压力!

    为帝王者,站在亿万众生顶端,自称孤家寡人,那是一种无敌的寂寞和自信,同时任何帝王都不会真正的相信一个人,没有人能知道一位帝王最真实的想法和他到底隐藏了多少底牌。

    此时皇帝陛下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里,表情冷冽,眼神比星空还深邃,比古井还深邃平静,身上一股霸绝一切的气息散发,让人心头发慌。

    尽管段掌门和张东阁一个地皇镜武道修士一个真神镜神道修士,而且为了杀掉皇帝陛下布置了很多,可当此时真正摊牌之后,他们却发现自己布置准备了那么多依旧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杀掉对方。

    或许只有仗着帝兵的威力才能真正的碾压眼前这位皇帝吧。

    “怎么,段掌门,阁老,你们不是要杀了朕吗?为何迟迟不动手?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也妄图扬言杀了本座?”皇帝冷冷的看着他们说道,似乎是在言语刺激他们早点动手。

    段掌门目光一冷,下意识握拳,白质的拳头因为太过用力而导致皮肤发白,这一握拳之间,周围空间扭动嗡鸣,似乎要被捏碎。

    她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昔年夫君就是死在对方手中,此时仇人就在眼前,杀掉他就能报仇!

    张东阁出现在段掌门身前挡住了她的视线,微微摇头,段掌门深吸口气平静下来。

    接着,张东阁看向皇帝平静道:“陛下不急,难道你就不想感受一下帝兵的风采吗?”

    “哈哈哈……!”

    目光扫视张东阁父女,皇帝陛下爆发一阵大笑,笑够后表情鄙夷道:“天下想杀朕的人多了去了,每一元朕受到的刺杀没有一万起也要八千起,也不差你们父女俩,此时朕单独面对你们,可以说这是你们最好的时候,若是在外面的话,不需朕亲自动手你们就死了千百次,可是,如此情况你们都没有勇气动手,真心让朕看不起,帝兵?那就是你们最大的依仗吗?”

    “世间被陛下看得起的恐怕没有几个,我们父女不被陛下放在眼中也正常,所以陛下何不多等片刻?”张东阁不悲不喜道。

    大袖一展,皇帝看着他们摇头笑道:“帝兵的风采,朕自会领教,可朕行事,岂能被他人影响?”

    口中说着,皇帝陛下霸道无比的一掌向着段掌门父女俩打了过去。

    一掌打出,金霞冲天,一只金色龙爪出现,苍凉霸道,带着撕碎一切的气息抓向了张东阁他们。

    皇帝陛下说动手就动手,没有任何征兆,常言道伴君如伴虎,谁也不知道皇帝下一刻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或是决定。

    叮!

    清澈铃声响起,天音铃如皓月升空,绽放璀璨光华定压在张东阁父女头顶,一圈圈白色波纹扩散,如潮水连绵不绝,一次次冲击,将皇帝陛下打出的龙爪崩碎。

    “陛下又何必如此心急,为了杀你,我数百元时光都等了,陛下又何不多等片刻?更何况,此地并非动手的绝佳场所”段掌门沉声道,声音中包含无尽的仇恨和杀意。

    目视那如皓月般璀璨的天音铃,皇帝与其森然道:“天音铃,八品巅峰神兵,同阶之中防御无双,更是邪恶的克星,尤其是音波攻击,如潮水般连绵不绝无孔不入,让人防不胜防……”

    说道这里,皇帝脸上绽放笑容眯眼说:“自古皇权宗门不两立,既然朕知道你天音宗的这件天音铃,又怎么可能不针对性的做出准备?至于你说这里不是动手的最佳地点?朕看就不错!”

    说着,皇帝陛下右脚虚空一踩,周围虚空刹那变得漆黑,没有光,没有声音,没有空气,这是一片绝对安静死寂的空间!

    刹那处于一方漆黑死寂的空间,段掌门脸色一变张口想要说什么,可嘴巴开合之间却没有半点声音发出。

    没用的,这是朕专门修炼第一门封禁秘术,专门克制天音铃,你那天音铃无法传递声音,此时根本就是一块废铁!

    心中如是道,皇帝深知这个空间的特性,声音无法传递,直接出手。

    一拳打出,拳头绽放璀璨金光,比之烈日还要璀璨,他身后,一条滂沱霸道的金色龙影出现,无声咆哮。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皇帝一拳打在天音铃上,金霞涌动,天音铃无声颤抖,其上居然出现了道道裂纹,似乎皇帝再来一拳就能将其打碎!

    这可是八品巅峰神兵天音铃,居然被皇帝猝不及防一拳打裂了!

    不得不说,世界上任何东西,不怕你强大,就怕被专门克制,此时在这个漆黑死寂的世界,天音铃声音无法传递,威力简直下降一倍,哪里还能抵挡皇帝陛下的手段?

    如果只是段掌门一人的话,恐怕就要栽了,不过边上还有一个张东阁。

    表情微变,他翻手间手中出现一支漆黑的毛笔,手握毛笔向前一划,笔锋一抹璀璨锋芒闪现,那锋芒好似比最锋利的刀?;挂胬?,居然一下子将漆黑空间给撕开了,三人再度出现在了巨??占淠?!

    出现在巨??占涞乃?,一声轻微的咔嚓声响起,张东阁手中的那支漆黑毛笔破碎,似乎一击就完成了使命,可张东阁丝毫不心疼。

    “陛下,老臣跟随你多年,虽然不敢妄图揣测你的心态,但从你的一些举动中还是能分析出一些东西的,你修炼绝对空域妄图克制小女的天音铃,微臣也炼制了一支春秋笔,天下最锋利的不是刀剑,而是笔锋,专门克制你的绝对空域!”张东阁开口道。

    回到巨??占涞乃?,声音能够再度传递了。

    卧底的效果体现出来,皇帝陛下暗中布置对付天音铃的后手居然被克制。

    然而此时皇帝却丝毫不恼怒,反而微笑道:“无妨,你炼制的春秋笔能克制朕的绝对空域又如何?天音铃已经破裂,不足为虑了!”

    “你……哼!天音铃只是一件兵器而已,没有天音铃,陛下以为就吃定了我?”段掌门沉声道。

    天音铃已经破损,不宜再用来战斗,若是继续战斗的话恐怕会被彻底打碎,段掌门将其收起,若是能杀掉皇帝的话,以后再想办法修复。

    和张东阁父女俩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交锋,皇帝占据上风,还将段掌门天音铃打裂,让其失去了一大助力。

    皇帝冷笑,想要说什么的他眼神一变,转身看向巨??占渖畲?。

    此时,空间深处似乎有一具魔胎在孕育,恐怖的气息让人心悸,同时,布满整个空间的死气杀气邪气化作一条条宛如长河一样的扭曲光带向着空间中心汇聚涌去。

    “认主成功了,蓝欣让帝兵认主成功了!”段掌门看向空间深处惊喜道。

    她早就在蓝欣身上布置了后手,一旦蓝欣掌控帝兵,她就能一举掌控蓝欣,命令掌控帝兵的蓝欣为她所用。

    或许蓝欣无法发挥出帝兵的真正威力,恐怕连万分之一都发挥不出来,可是,段掌门却可以命令蓝欣给她用啊,虽然她也无法发挥出帝兵的真正威力,但哪怕只需要发挥出十分之一,届时皇帝陛下又如何?

    一剑斩杀即可!

    此时此刻,段掌门似乎看到了她手握帝兵杀掉皇帝后报仇的画面,怎么不激动不兴奋!

    无暇他顾,皇帝一面警惕张东阁父女俩的同时,一面死死的盯着空间中心之处,那里的气息越来越强,越来越可怕,饶是他乃一方皇朝的皇帝也忍不住心惊肉跳。

    随着这个空间中无尽的邪气死气杀气向着中心汇聚,周围的环境变得清明起来,不过依旧一片漆黑空无。

    空间中心,随着邪气死气杀气的汇聚消失,渐渐的,一个人影慢慢出现,虽然看不真切,但还是能分辨出那是一个女子的身影,她立于空间中心不动,忍受无尽邪气死气杀气的冲刷。

    那些负面能量并非涌入她的体内了,而是渐渐的在她手中凝聚成了一把漆黑长剑。

    当所有死气杀气邪气消失一空后,那女子手中的漆黑长剑彻底成型!

    那是一把蕴含无尽杀意之剑,似乎要屠尽世间一切生灵,那是一把蕴含无尽邪意之剑,看一眼似乎整个灵魂都要被那把剑吞噬,那是一把蕴含无尽绝望之剑,仿佛它的存在就是为了毁灭而生。

    那把剑的样子,分明就是外界那通天巨剑的缩小版!

    空间中心的女子正是蓝欣,一身黑色长裙,手握漆黑长剑闭目,似乎昏迷了,似乎睡着了。

    当那恐怖漆黑长剑彻底凝聚成型,她缓缓张开了眼睛。

    嗡……!

    当蓝欣张开眼睛的刹那,她手中那把恐怖黑剑轻轻颤抖,那黑剑颤抖之间,整个空间都在扭曲。

    噗噗噗……

    当蓝欣手中长剑颤动的时候,处于这个空间边缘的段掌门三人瞬间吐血!

    太恐怖了,那把剑哪怕只是轻微颤抖,其可怕的威力也不是他们能承受的。

    因为那是一把九品神兵,那是一把帝兵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