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掌门不知道活了多久,外表看上去只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美妇,一身华丽宫装的她好似谪仙临尘。

    听闻皇帝的这番话,她目光微微闪烁,摇头道:“陛下,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张东阁在边上沉默,一脸看不懂眼前状况的表情。

    皇帝大袖一展,背着双手似笑非笑的看向段掌门继续道:“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吗?呵呵,朕可以告诉你,整个大光皇朝,能瞒过朕眼睛的事情很少很少,恰好,如段掌门你这样的人物,一举一动都是朕关注的重点!”

    “陛下,你到底想说什么?”段掌门语气加重了一些问。

    转身看向空间中心,皇帝冷笑道:“不急,既然你不懂朕在说什么,那么就容朕慢慢给你道来!”

    说道这里,皇帝赫然转身盯着段掌门说:“段掌门,要说我们在场的三人,算计最深的恐怕要数你了,五元前,天帝墓葬最开始是你发现的吧?那时候你其实就已经下去过天帝墓葬了,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殊不知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朕的监视之中!”

    “你下到天帝墓葬中并非一无所获,而是得到了一本邪恶滔天的功法,而恰好,那部功法就是收取这件帝兵的关键所在!”

    在段掌门脸色微变中,皇帝继续说道:“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吗?别急,我稍后会告诉你,现在先说说那部功法……”

    “那是一门邪恶到极点的剑法,修理之后需要杀戮无尽生灵,让自身坠入魔道,变成杀戮的邪魔,会失去自我意识彻底变成怪物,唯有邪恶到极致的人才契合这把邪恶的帝兵,才能够让其认主!”

    “你段掌门风华绝代,有着地皇镜修为,当然不愿意为了一件帝兵去冒险修炼那邪恶功法,所以那时你的算计就开始了!”

    “你从天帝墓葬中‘神不知鬼不觉’的带着功法出来后,故意透露这里的消息给朕,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朕想要进入天帝墓葬,你在暗中施展手段,导致邪气爆发,才有了五元前的邪气灾难,才有了那生灵涂炭的禁区!”

    “你很聪明,一切都隐藏得很好,甚至在其中周旋,让我和阁老相互戒备,加上其中一个你,维持着微妙的平衡不敢轻举妄动,以至于过了五元世间,而恰好,五元世间,你的布局彻底成熟了!”

    段掌门听着皇帝滔滔不绝的说着,脸色始终都保持平静。

    皇帝不为所动,继续说道:“五元世间,你很少在天音宗,打着寻找你女儿下落的幌子游历天下,其实是在寻找能够修炼那本邪恶功法的人!”

    “在这段时间中,你一共找到了三千九百五十六人分别传下那部功法,可是,其中三千九百五十五人都忍受不了滔天杀意死了,唯独剩下最后一人修炼成功!而成功的人是一个年轻女子,是你大半元前在一个叫陈王朝的国家发现的,名字叫蓝欣!”

    “她本是一个可怜的女子,一个小小血莲教毁了她的家,你稍微布置一下就给了她那本功法,引出她内心的滔天杀意让其修炼成功!”

    “然而练成那门剑法的蓝欣,邪恶滔天,甚至有些脱离你的掌控,在你调查期间,发现哪怕是她坠入杀道依旧心中念着一个叫白杨的人,于是你稍微调整计划,找到一个叫清荷的女子收为弟子,因为清荷与白杨关系说不清道不明,觉得其中有文章可做!”

    “不得不说你是对的,蓝欣最后为了白杨封印自我,彻底打乱了你的布局,于是你另生一计,干脆控制了一个叫吕阳的人,让他告诉白杨,想要治疗蓝欣就得天音宗的天音铃,因为吕阳和白杨认识,以此来加深可信度!”

    “白杨和蓝欣关系密切,他一定会想方设法治疗蓝欣,有了天音铃这个希望,他怎能不带着蓝欣过来?来了之后,呵呵,恰好他的一个好朋友清荷也在天音宗,于是不期而遇,最精彩的地方来了!”

    “你发现那个叫白杨的人似乎有些脱离你的控制,一幅画引来天打雷劈,一首曲子引来百鸟朝凤,一首诗甚至引起了道主神兵的注意,如此情况你没把握亲自杀他了,所以你想要制造意外杀死他,用清荷做文章,然而他本事非凡,不但让你阴谋未能得逞,反而还让清荷倾心于他成为了他的妻子,这些恐怕是你想不到的吧?”

    “在这其中你设计让清荷前去执行任务,故意将他们往这个方向引,以至于到了一定的距离,蓝欣修炼功法的缘故,与帝兵有感,唤醒心底邪恶的一面直接过来了,不久后帝兵出世!”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都是你段掌门在暗中布置,我说的对吗?”

    一番漫长的述说后,皇帝看向段掌门一字一顿道。

    到了这个时候,段掌门抬头,看向皇帝点点头道:“不错,这一切都是我刻意安排的,五元前我率先发现了天帝墓葬,还下去了,险些惊动了天帝尸身死在里面,我发现了这把帝兵,还带出了收取帝兵关键的那门邪恶剑法!”

    “于是我寻找传出之人,传授其剑法,暗中控制对方心灵,以待有朝一日收取帝兵为我所用,只是我太小看了那邪恶的剑法,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了那种杀戮!”

    “让我意外的是蓝欣居然成功了,这让我看到了希望,于是设局将他们引来,原本我以为这一切将会发生在漫长的岁月之后,没想到那么快,以至于我的很多布局都有些仓促,无法微无声无息的收取帝兵”

    “陛下,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段掌门坦然承认,然后问出心中的疑惑。

    皇帝一脸微笑,看着段掌门说:“大光皇朝是朕的天下,朕岂能容忍谁脱离朕的掌控?老实告诉你,你也应该清楚,在你天音宗,朕安插的眼线密探数量是你想象不到的,你自认为神不知鬼不觉的计划,怎么可能逃过我的眼睛?”

    “这些事情知道的人很少,到底谁是陛下你的人呢?能否告诉我?”段掌门皱眉问。

    “你最信任的人!”皇帝轻笑道。

    长叹一口气,段掌门苦笑说:“没想到,居然是方昊,他是你的人,亏我还那么信任他,几乎任何事情都交给他去做”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虽然你一再告诉他未来你会将掌门之位传给他,可是,他是朕的儿子啊,朕最得意的儿子,未来可是要继承大统的,岂会稀罕你天音宗?”皇帝似笑非笑道。

    “陛下果然不愧是陛下”段掌门一脸服气道。

    说了这么多,双方相当于彻底摊牌站在对立面了,甚至可以说是没有缓和的余地。

    张东阁有些纠结开口道:“陛下,段掌门,你们这是……”

    “阁老,自古宗门游离在律法边缘,国法不容,是故宗门和朝廷永远都是对立的,不可能真正的和平共处,相互算计也在情理之中,现在,阁老你站在哪一方?”皇帝看向张东阁问。

    “这……”

    张东阁迟疑,此时是选择站位的时候了,他想了想,摇头苦笑道:“我一生忠于皇朝,侍奉过两位老陛下,其心可昭日月,所以,我选择站在段掌门这边……”

    “如此就……什么?”皇帝脸色一变。

    此时段掌门说话了,她目视皇帝笑道:“陛下,你都说了,自古宗门皇朝不相互对立,你能在我天音宗安插眼线密探,我天音宗自然也能效仿,你口中的阁老,其实是我父亲!”

    “……”

    特么,这形势变化太快,让皇帝有些反应不过来。

    愕然片刻,皇帝哈哈大笑道:“很好,很好,真的很好……”

    段掌门打断皇帝,目视他笑道:“父亲蛰伏你大光皇朝漫长岁月,取得了你皇室三代信任,知道了你皇朝太多秘密,镇世龙魂大阵,才能针对性的布置克制之法,父亲配合我演戏,历经数元世间,才将你骗来了这里……”

    挥手打断段掌门的话,皇帝沉声道:“这么说来,你们父女俩,是想杀朕了?想过后果吗?”

    “无外乎天下大乱而已”段掌门无所谓道。

    “为何这么想至我于死地?”皇帝皱眉问。

    “陛下还记得向天问吗?昔年和你一同前往天元帝国闯荡,因为一件东西被你杀死,他本名白苍天,是我结发夫君!”段掌门眼圈发红道。

    “朕明白了……”皇帝苦笑道。

    随后,他目视这个空间恢复平静冷笑道:“段掌门,地皇镜,阁老,真神镜,你们以为能杀了我?”

    张阁老开口说:“陛下,我们父女知道你底牌无数,恐怕杀不了你,但回归正题,小女的布局,那蓝欣恐怕已经快要让帝兵认主成功了,届时利用帝兵的力量,陛下以为能挡得住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皇帝眯眼冷声道。

    段掌门和张东阁对视皱眉,似乎有些看不穿眼前这位皇帝陛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