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十万里长的邪龙游走苍穹,魔焰滔天,一举一动都能让天地颤抖扭曲,灭世之威震撼世间。

    可是,它却被四条横贯天际的白色锁链锁住,锁链绽放浩然白光,哗啦啦作响,有金属碰撞之声发出,无论邪龙怎么挣扎都将其牢牢锁住,好似在其身上生了根一样。

    邪龙咆哮扭曲,将四条锁链崩得笔直,可却挣脱不能。

    它愤怒了,伸出魔焰滔天的黑色龙爪抓在了锁链之上,欲要将其扯断,锁链的源头在四座城池中,被它抓扯,四座城池颤抖摇晃,城中的人无法站稳。

    锁链哗啦啦作响,邪龙抓扯,天穹崩碎,有道道漆黑裂痕闪现,漆黑的龙爪和洁白的锁链碰撞,有一团团灰色的火焰跌落大地,但凡那灰色火焰落地的地方,大地直接毁灭成虚无!

    太恐怖了,那邪龙的战力绝对在地皇镜以上,可锁链居然能锁住它,这是地皇镜强者的较量,世人只能惊恐颤抖,连靠近的资格都没有!

    吼!

    邪龙实在是挣脱不了锁链的束缚,它狂暴怒吼,张口喷出一道恐怖漆黑长虹,横跨数十万里天际落向远方。

    那黑色长虹落地的地方,邪气弥漫数万里区域,大光皇朝境内,数十座人口在千万人以上的城池顷刻毁灭,波及到的生灵不计其数。

    就这一下,大光皇朝损失惨重!

    这幅画面无数人看到,人们绝望嘶吼,若是邪龙再来几次的话,大光皇朝恐怕要伤筋动骨,不知道有多少生灵因此而死去。

    锁住邪龙的四条锁链似乎不想看到那样的画面,浩然光芒猛烈升腾,化作一条条白色闪电弥漫整个邪龙身躯。

    如此一来,邪龙颤抖,无法破坏世间,只能怒吼挣扎。

    肉眼可见,邪龙在白色闪电的轰击下,它的身躯在破碎,邪气升腾泯灭,邪龙本身也在变得萎靡,似乎就要被锁链发出的白色闪电消灭。

    吼!

    它仰天咆哮,下方,从大地深处源源不断用处的邪气冲天而上,融入它的身躯,被白色锁链破坏的地方顷刻修复!

    如此一来,锁链和邪龙双方再度僵持不下。

    下方,白杨惊叹,太危险了,如果自身被波及到,稍不注意就会死去,不得不更加小心翼翼,必要的时候他甚至会放弃这边直接跑路回地球。

    没有什么好丢脸的,那个层次根本不是他能参与的,纵然不甘心也没有办法。

    九皇子紧握拳头,显得很紧张,尤其是看到邪龙,双目中闪现深深的恐惧和无奈,恐惧的是邪龙可谓他父皇一手创造出来的,毁灭的无边疆域和生灵最终都会算到皇室头上,无奈的是,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无能为力。

    李涛一脸纠结,似乎想要出手,可又迟疑,不知道如何是好。

    方昊则是冷眼旁观,似乎这种画面正是他想看到的,一切都和他无关,不知道心中在算计什么。

    世人关注邪龙和锁链对抗的时候,那把从大地深处出现的通天巨剑之处。

    张东阁,段掌门,大光皇朝皇帝,三个无上强者来到这里,站在远处就感受到这把剑无比庞大了,靠近之后,越发感觉到自身的渺小。

    尤其是那把剑上无形中释放的气息,饶是他们作为真神镜地皇镜强者都感到心神摇曳,好似那把剑随时都会将自己劈杀。

    三人分属三方,遥遥相对,目光闪烁,似乎都在等待其他两人率先动手。

    “两位,这柄帝兵,绝不能落入敌国手中,我希望两位助我,若是得到这把帝兵,朕将挥剑灭杀四方,让我大光皇朝晋升帝朝也不是不可能,届时我必不会亏待你们!”

    大光皇朝皇帝沉声道。

    “也好,陛下尽管吩咐,我们全力助你!”张东阁开口,似乎很识大体的样子。

    段掌门点头,好似同意了张东阁的提议。

    暗中咬牙,大光皇朝皇帝暗骂两个老狐狸,可是骑虎难下,他不得不动手了。

    于是,他没有犹豫,伸手凌空一抓,一只遮天蔽日的金色大手出现,向着通天巨剑剑柄抓了过去。

    张东阁和段掌门凝重看着,无法预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情况。

    是陛下被巨剑反噬还是他抓住这把帝兵?亦或者会波及到他们两人?

    可惜,这三种情况都没有发生,当大光皇朝皇帝动手后,巨剑轻轻一震,幅度微不可查,紧接着,巨剑之上一股无与伦比的吸力出现,三个强者连反抗都做不到就被吸入了巨剑之中消失在天地之间!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从大光皇朝皇帝出手到他们消失连一个眨眼都不到,这也是为何外界感受不到这边动静的原因所在。

    三个强者瞬间消失,当他们再度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里是一片光怪陆离的世界,似乎无边无际,整个世界充满了灰色的死气,黑色的邪气,红色的煞气,生灵根本就无法在这个地方存活。

    灰色的死气黑色邪气红色煞气交织,充斥整个空间每一个角落,越往中心越浓烈,尤其是中心之处,三位强者都不敢直视,看一眼好似就要坠入魔道失去自我。

    他们处于边缘地带,各自分散却又不敢分开太远,施展自身手段抵挡周围邪气死气煞气的侵袭。

    段掌门头顶天音铃,天音铃绽放柔和而仁慈的白光,是这些邪恶的克星,周围的邪气煞气死气无法靠近他。

    张东阁立于虚空,身上衣袍无风自动,有一个个米粒大小的洁白文字升腾,如精灵环绕着他,使他在这个空间安然无恙。

    大光皇朝皇帝最为霸道,他只是站在那里,身上一股霸绝天地的气息绽放,邪气死气杀气无法靠近他。

    “这里是帝兵内部?”打量周围,大光皇朝皇帝皱眉沉声不确定道。

    张东阁看了空间中心一眼,不敢多看,避开视线说:“恐怕是了!”

    “这里看不到边际,我们要如何离开?”段掌门担忧问。

    大光皇朝皇帝目视四方想了想说:“如果这里是帝兵内部的话,我们接下来恐怕只有两条路可走!”

    “请陛下明示”张东阁拱手说。

    轻轻呼出一口气,皇帝说:“第一,无法打破帝兵空间出去,我们将被永远的困在这里,被邪气死气杀气杀死化作帝兵的一部分,第二,走到空间中心,让帝兵认主,掌握帝兵,我们才能出去!”

    听到这番话,其他两人沉默,两条路,不管哪一条似乎都难如登天!

    打破帝兵空间?以他们的力量根本就做不到,加起来也不行,至于走到空间中心让帝兵认主,先不说如何让帝兵认主,单单是走入空间中心就不可能,每前进一步死气邪气杀气浓郁程度都成倍增加,中心位置他们恐怕都活不过一秒,如何过去?

    三人沉默下来,不敢妄动,快速思索对策。

    时间在这沉默气氛中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大光皇朝皇帝眉头一皱,似乎预感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张东阁沉声道:“陛下,外界邪气已经扩散到了镇城之处,陛下布置的灭世龙魂大阵被激活了!”

    “阁老你能在这里感受到外界?”皇帝眯眼看着他问。

    张东阁点点头说:“我曾在四座镇城中留下过法相分身,那里的情况我到是知道”

    微微点头,皇帝说:“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我直接将外界情况用术法幻化出来吧”张东阁说道。

    挥手间,一片光幕出现,再现了外界的情况。

    邪气冲击大阵,龙魂和邪气对抗……

    当金龙被邪气同化成邪龙后,皇帝面无表情的看着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不知道是不信外界变成这样了还是不在乎。

    看着画面中的情况,张东阁说:“陛下,龙魂变成邪龙,生灵涂炭啊,还好我早有布置,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张东阁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显得有些幸灾乐祸,甚至有一种一切尽在把握之中的意思。

    “阁老啊阁老,你好深的算计,恐怕你一早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吧?知道邪气滔天龙魂无法镇压,特此布置手段如今爆发镇压邪龙,如此一来,你阻止了邪龙灭世,将获得无尽功德,朕小看你了!”皇帝看着张东阁沉声道。

    “陛下,绝非如此,若是知道这样的话,老臣一定会告诉你的”张东阁微微低头说。

    “哼,阁老,最好如此,不过,朕看外面的情况,邪气滔天涌出,恐怕最后你布置的手段也无法镇压邪龙??!”皇帝叹息道。

    张东阁皱眉,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

    邪气滔天,邪龙吸收无尽邪气,只要邪气依旧那邪龙堪称不死不灭,最终锁链能一直将其镇压吗?

    此时皇帝看向段掌门问:“那么段掌门你呢?算计了这帝坟这么久,不可能没有什么后手吧?”

    “陛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段掌门摇摇头微笑道。

    眼睛一眯,皇帝说:“真的不知道吗?呵……朕可是听闻你去过一个叫陈王朝的地方,还在那里带回来一个徒弟,就没有留下点别的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