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穹上一个直径万里的金色旋涡扭曲,金霞漫天,旋涡中探出一个庞大龙头吸食漫天邪气。

    邪气如潮,好似倒卷的龙卷风没入金龙口中消失不见。

    那张龙口根本就是一个无底洞,不管下方多少邪气只管张口吞噬,似乎无论多少都填不满。

    这是一副震撼的画面。

    万里旋涡好似烈日高悬,九千里龙头吞噬邪气,天下无数人看到,纷纷颤抖,连思绪都好似被震住从而僵化,呆呆的看着脑袋一片空白。

    四座镇城内的人看到了,震撼的同时脸上露出了笑容,他们觉得最终还是陛下棋高一着,邪气而已,还不是被镇世龙魂吞了,恐怕不久之后所有邪气就会被吞噬一空还天地一个清明吧。

    更远处,禁区之外,无边疆域,无尽生灵抬头看天,目瞪口呆。

    原本很多看到巨剑升腾而奔赴这边的人,在看到这样一幅画面后下意识停下了脚步,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似乎很危险的样子?

    那要不要继续过去?

    禁区中心,巨剑西方,白杨依旧盘坐在无边邪气中,尽管周围的邪气都如潮水般冲天而上没入龙口中,可他有八品功德金莲护体并不受影响。

    “好戏才刚刚开始,几位强者的布局就要进入白热化了!”

    看了一眼天上,白杨平静下来,再度回忆曾经看到的众多经典文章平复心情。

    眼睛似闭非闭,一部分注意力集中在外界变化上,另一部分则是在理解那些曾经以为很熟悉的经典文章。

    “纵观无数先贤哲理,佛家讲因果,凡是有因必有果,似乎任何事情都能追根溯源,在这种思想下,佛家大多行事都是有目的性的,道家追求平衡,阴阳大道的思想,让他们凡是都讲究尽善尽美,中正平和固然好,却似乎少了一份锐利的进取之心,儒家讲中庸,似乎和道家讲平衡一样,却有很大的区别,说白了有点欺弱怕强,面对强敌的时候蛰伏,面对弱者的时候强势……”

    随着对各自经典文章的理解,白杨渐渐的好似看到了这些派别的本质,这些都只是他自己的理解,对与不对无关乎别人的看法和认知。

    到最后,白杨有些恍惚,那些都只是各家千百年来总结的人生哲理以及行事准则,那么自己的呢?

    是学习佛家的因果循环还是去如道家那样追求平衡?亦或者是如儒家那样趋吉避凶偷奸?;??

    各种思想理论在白杨脑海碰撞,双目中先天太极八卦图闪现,他摇头,觉得那些思想理论似乎都不是自己想要的。

    那么我想要的是什么?

    白杨这样问自己,看似这个问题很简单,可深入一想,却是得不到答案。

    暗自叹息,他不知道是自己的意志还不够坚定还是自己修为不够,还无法看穿这层本质,不过他能感觉到,一旦自己看穿这些,或许自己的修为将更上一层楼。

    “认知障吗?突破后对我来说好处无尽,无法突破也没有什么损失,毕竟没有当初安九那么严重,不会出现‘走火入魔’的情况……”

    没有能突破认知障,白杨也不纠结,为了避免自己走火入魔,他干脆不去想那些没用的,全心注意当下的情况。

    抬头看向天穹正中的那颗庞大龙头,白杨表情微微一愕。

    该来的还是来了!

    严阵以待,白杨时刻准备迎接接下来的变化。

    此时此刻,天穹上的那颗金色龙头,在不知道吸收了多少邪气的情况下,原本威严霸道的金色龙头显得有些邪门!

    最直观的体现就是,那颗龙头的双目,从原本的金色此时变成了黑色,黑得渗人,宛如两个黑洞镶嵌在龙头上,甚至有邪恶的魔焰在升腾!

    而且,到了这个时候,龙头吸食邪气的速度更加的快速了,不,不是龙头吸食邪气的速度快了,而是下方无尽邪气自动向着龙头涌去!

    “那条庞大的金龙,根本就是无尽山川大地水脉的龙脉汇聚而成,龙本身就是高傲的,无拘无束的,它们被硬生生的聚集起来组成了这条龙,必定是有怨气的,此时吸收邪气,恐怕是看到了摆脱控制的希望,大光皇朝皇帝,你恐怕要作茧自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看到天上的画面,白杨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其实大光皇朝皇帝本身的出发点是没错的,他想镇压邪气掌控全局,然而却低估了邪气的数量,若是邪气少,金龙完全能吞噬一空,可是,邪气太多太多,无穷无尽,怎么吞得完?以至于到现在金龙都被邪气同化!

    与其说他低估了邪气的数量,不如说是他低估了天帝层次强者的恐怖,那可是站在这个世界巅峰的存在,哪怕是死了,其影响力岂是那个层次以下的人能够揣测的?

    龙头吞噬邪气速度加快,甚至呈现几何倍数的增长,大地上邪气自动冲天涌入龙口之中,如此一来,金龙被邪气同化的速度加快,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同化的速度还在变得更快!

    最先只是金龙的双目变成了黑色,渐渐的,金龙的龙角,龙须,龙鳞都开始变成黑色,几分钟后,那横贯苍穹的龙头都变成了黑色!

    此时此刻,那龙头那里还有半点威严神圣可言,根本就变得邪恶阴森,从一条金色神龙变成了黑色邪龙!

    这种变化还在加剧,随着无尽邪气的吸收,原本横卧在大地上的龙躯也在开始变得漆黑!

    到了这个时候,是人都感觉到了不对。

    四个镇城中,人们摄于这种变化想要逃离,可是他们发现自己无法离开了,原本?;こ浅氐牧晌耸克堑钠琳?,稍微触碰就会被阴森的邪气感染失去自我意识……

    几乎所有人哗然,不能接受这样的变化,可却没有办法,只能远离龙躯蜷缩在城中瑟瑟发抖。

    又半个小时后,整个数十万里长的金龙彻底变成了黑色邪龙,它邪气滔天,浑身黑气升腾魔焰滚滚。

    吼!

    邪龙张口咆哮,不在吸食邪气,声浪化作实质性的波纹横扫九天十地,大地崩碎坍塌,天翻地覆。

    轰隆??!

    天地颤抖,四座镇城之处,邪龙身躯摇晃,再度伸展出了漆黑森然的龙爪。

    而此时,龙爪却并不是对抗邪气?;こ浅亓?,那遮天蔽日的漆黑龙爪直接向着下方的城池拍了下去。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无数人抬头看天,面对那恐怖滔天的龙爪,谁能抵挡?

    绝望的心态此时充斥每一个人的心头。

    要死了,这三个字在人们心中如黄钟大吕般回荡。

    嗡!

    就在此时,原本四座城池中绽放浩然正气的巨碑绽放无量白光,白光冲天,好似四个太阳分别落入了城池中,光芒并不刺眼,反而很温和,可在这白光中人们却再也看不到其他。

    当巨碑绽放白光后,碑体上铭刻的那些文字居然脱离碑体腾空而上,每一个字都绽放白光好似皓月升空。

    文字升空,天地间仿佛有大道天言在呢喃,听闻这个声音,人们好似身处诸神国度,忘记了害怕,忘记了恐惧,忘记了死亡的威胁。

    吼!

    数十万里长的恐怖邪龙在碑体发光后就咆哮怒吼,似乎厌恶白光,不在轰击下方的城池,庞大的身躯扭动,天地摇晃,它腾空而起,游弋在无边天穹。

    本身就漆黑恐怖的它,游走苍穹间,无尽邪气环绕自身,灭世凶威展现无遗。

    邪龙腾空,它原本是镇压邪气的,可此时他腾空,邪气失去了束缚,那些从地下无休止升腾出来的邪气开始想着远方蔓延!

    可想而知,不久之后世间将变成恐怖的地狱!

    凶威滔天的邪龙游走苍穹,体长数十万里,咆哮不止,一声声龙吟怒吼,世人惊颤。

    它似乎是在欢喜自己脱离了束缚,咆哮彰显自己的存在,如此片刻后,他并未离去,反而是邪意无尽的双目看向了远处伫立在大地上的通天巨剑!

    吼!

    再度咆哮,它身躯一卷,直接冲向了巨剑。

    此时处于巨剑四方的白杨等人心头一震,邪龙来了,如何抵挡?

    对了,大光皇朝皇帝命令他们镇守四方,难道他早就料到了会出现这样的画面?可是,凭借他们的力量如何抵挡得???

    然而这个问题并未让白杨他们纠结多久。

    只见从四个城池中碑体上冲天而起绽放皎洁光芒的文字,此时居然发出了哗啦啦的金属碰撞之声。

    文字相连,一个个组合,居然化作了四条横贯天际的洁白锁链,宛如天痕跨越虚空,将数十万里长的邪龙牢牢束缚了起来!

    吼吼吼……

    邪龙被束缚,咆哮不止,身躯扭动挣扎,天地颤抖。

    可不管它如何挣扎,始终无法挣脱那锁链的束缚,四条锁链好似在它身上生了根,无法挣脱!

    心神摇曳,白杨深深吸了一口气。

    如此画面,他只能惊叹太精彩了。

    大光皇朝皇帝的布局,建立城池布置阵法想要镇压邪气,若是功成将能增加无边国运,可是他却低估了邪气的数量,不但没有成功反而造出了一条恐怖邪龙。

    但是张东阁布局更深,似乎预料到了这点,布置后手,留下的手段直接化作通天锁链镇压邪龙!

    “邪龙真的可以被镇压吗?张东阁是否真能棋高一着?那么天音宗段掌门的后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