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似乎遥遥无期,每一秒好像都过得及其漫长。

    那通天巨剑伫立在大地上,三位强者奔赴过去,却没有半点动静传出,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未知结果的等待最为让人心烦意乱,白杨干脆凌空盘坐下来,脑海中回忆各种自己看过的经典文章,用先贤哲理来平复自己的心情。

    于墨汁般翻滚的滔天邪气中,白杨双目似闭非闭,思绪放松,脑海里面一片片典籍文字划过。

    易经,道德经,论语,道藏,金刚经……

    不管什么经典,总之能帮助自己平复心情白杨都一字一句的在脑海中研读,虽然他没有专门研究过这些东西,可以他过目不忘之能,稍微回忆就能想起哪怕不经意间看过听过的一切。

    头顶八品功德金莲绽放功德金光,周围邪气滔天,他仿佛一尊镇压地狱的神佛。

    原本只是随意回忆经典文章平复等待焦虑的心情,可渐渐的白杨发现这些经典文章很有意思,开始去尝试理解其中的道理。

    思绪放空,却又警惕着周围,渐渐的,白杨似乎进入了一种顿悟的层次……

    九皇子,李涛,方昊他们三人分属巨剑三方,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巨剑之处,不时看向远方,亦或者是稍微观察一下其他人,并没有其他什么举动。

    时间一点点流逝,谁也不知道这里的平静会在什么时候被打破……

    大地之上裂缝如闪电分叉延伸到远方,每一条裂缝中都有墨汁一样的邪气狼烟般升腾,继而向着远方扩散。

    浓郁的邪气澎湃,蔓延,所过之处席卷一切,很多地方大地被邪气腐蚀,融化成墨汁一样的邪气湖泊,这些湖泊中的每一滴‘水’都剧毒无比,一滴毒杀千万人只是等闲。

    更远处,邪气无休止扩散,有多处邪气边缘已经接近大光皇朝皇帝布置的镇世龙魂阵法龙躯了。

    那横卧在大地上的庞大神龙躯体坚如磐石,任由邪气冲刷佁然不动。

    可是,随着邪气大面积无休止的冲击,渐渐的,那庞大的龙躯冲刷的地方开始出现了轻微的震动!

    最先受到邪气冲击的北镇城,当?;こ浅氐牧酃饽怀鱿终鸲氖焙?,很多人心头一颤。

    虽然阵法龙躯只是轻微颤抖,可对于城中的人来说却不下于天地一震。

    “这是怎么回事?为何阵法形成的龙躯会震动?”

    “邪气太多了,无休止的冲击,阵法难免会受到波动……”

    “那再继续这样下去的话,阵法能抵挡得住邪气冲击吗?毕竟邪气太多了,无休无止涌来,此时此刻,冲击阵法的邪气比之最开始要多了百倍不止……”

    人们纷纷讨论,有担忧的阵法抵挡不住的,有坚信皇帝的布置不可能被邪气冲开的,总之结果未知,谁也不知道最后会变成什么样。

    时间一点点过去,庞大的阵法龙躯震动得更加频繁。

    不久后,城中的人已经看不到城外的情况,只看到光幕之外变成了漆黑的天地,那是浓郁得如同墨汁一样的邪气,彻底淹没了世界。

    到了这个时候,龙躯的震动已经无比剧烈,每一次都能让整个城池摇晃!

    面对这种情况,城中上亿人心头开始变得不安起来。

    出现类似情况的还有其他三座城池,每一个人都很忐忑,心情不安……

    嗡嗡嗡……

    邪气如潮水冲击龙躯光幕,尽管龙躯坚固,可在邪气无休止的冲击下,渐渐的,龙躯开始被邪气腐蚀,在变得薄弱,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微不可查的裂纹!

    这些细微的裂纹或许一般人发现不了,可那些洞若秋毫的人王镜强者和天师镜强者却发现了这一情况。

    他们心头思索要不要继续留在城中,是不是称着现在情况还没有最糟糕选择离去。

    就在这种举棋不定中,新的变化出现。

    原本只是横卧在大地上的庞大龙躯居然‘活了’!

    它不再是被动的经受邪气的冲刷,而是主动出击!

    昂……

    天地间响起了一声苍凉霸道的龙吟,传遍天下,震动万古,仿佛是从遥远的历史长河中发出,听到这声龙吟,每一个人都心神摇曳几欲跪倒在地膜拜。

    龙吟声出现,横卧在大地上的龙躯开始绽放金色光芒,那光芒如金色火焰升腾,席卷而出,冲刷而来的邪气在嗤嗤的声音中被消融,化作虚无。

    “你们看,邪气被逼退了,不,是消融了,被阵法的力量消融!”

    “陛下留下的手段果然非凡,居然能消融邪气,看来邪气之患不足为虑了……”

    看到这一情况,人们心安,很多人脸上露出了释然的笑容。

    可是,随着龙躯释放力量,那无休止冲刷而来的邪气似乎被激怒了,邪气不再是如潮水一样冲击龙躯,而是扭曲间变成了各自恐怖的怪物。

    有如同人类大军一样成群结队的军队,有庞大而凶猛的异兽,也有骨架般的怪物……

    无穷无尽的怪物全部都是由邪气组成,阴邪恐怖,它们冲击龙躯,不管被龙躯散发的金色火焰消灭多少都有更多的填补过来。

    渐渐的,龙躯散发的金色火焰似乎无法抵挡邪气组成的怪物大军冲刷,火焰在变得淡然,好像要被熄灭了一样。

    如此一来,处于四座城池中的人心再度提了起来。

    昂昂昂……

    这种情况下,天地间一连响起了三声震慑万古的龙吟,紧接着,四座城池颤抖,?;こ浅氐牧酃饽换├怖沧飨?,噗噗噗的声音中,四座城池上空的光幕破碎裂开!

    裂开的地方并非被邪气冲破,而是伸出了一只恐怖滔天的金色龙爪!

    龙爪大如天幕,金灿灿如神金浇筑,有金色火焰升腾,龙爪探出,深入邪气浪潮中,所过之处,邪气成片成片的消融泯灭!

    只是几个呼吸时间,在龙爪的肆虐下,四座城外方圆万里的邪气被清空!

    人们先是一滞,然后欢呼起来,他们似乎看到了邪气彻底被阵法泯灭的画面。

    可是,人们的欢呼还没有维持一分钟,全部表情一僵,好似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再也欢呼不出来。

    被逼退的滔天邪气,在远方冲天而上,无休止的扭曲幻化,面对四座城池的龙爪方向,邪气变成了四头恐怖的怪物。

    北镇城这边,邪气变成了一头高达千里的漆黑骑士,它骑着魔焰滔天的黑马,手持一口横贯苍穹的大刀,身后邪气升腾融入它的身躯,好似它身披的斗篷。

    东镇城这边,邪气变成了一颗直径八百里的狰狞头颅,头颅邪笑,身躯却隐藏在后方的邪气浪潮中,

    南镇城这边,邪气变成了一条张牙舞爪的黑龙,黑龙大部分的身躯潜伏在后方邪气里面。

    西镇城这边,邪气则是幻化成了一口千里长的邪剑,轻轻震动就有破碎苍穹的伟力!

    当滔天邪气幻化出这四种古怪的恐怖玩意后,再度向着四座城池发起了冲击,

    漆黑骑士策马袭来,长刀劈下,如一条天痕碾压,恶魔头颅张开嘴巴,好似黑洞吞噬世间,邪龙游走苍穹,张口喷出一片江河般的漆黑邪气,邪剑破碎虚空,一往无前斩了过来。

    阵法龙魂颤抖,龙爪遮天,探出与那尊怪物厮杀。

    每一次碰撞都让天穹扭曲几欲坍塌,四座城池中的人看着,每一次碰撞都让他们浑身一抖。

    碰撞中,龙躯的龙爪之上金色火焰在变得暗淡,尽管不是一次撕碎了那四头怪物,可怪物有无边邪气支撑,每一次破碎都能重组!

    如此千百次后,龙爪上的金色火焰彻底熄灭,黑骑士一刀站下,龙爪被齐根斩断,狰狞头颅张口,直接吞下一只龙爪将其咀嚼破碎,邪龙撕碎一只龙爪凶猛的冲向龙躯本体,邪剑斩断龙爪直指龙躯!

    “完了!”

    “阵法也无法抵挡邪气,我们完了……”

    如此画面,几乎每一个人都绝望。

    昂……

    此时此刻,天地间再度回荡一声震慑万古的龙吟!

    极远处的九天之上,虚空扭曲,一个直径万里的金色旋涡出现,好似一枚金色大日定压在那里!

    金霞漫天,那万里直径的旋涡中,一颗恐怖的金色龙头探出,大,太大了,无法形容那颗龙头的庞大和威严。

    这一幕让很多人一滞,随后才意识到,这恐怕是镇世龙魂阵法真正的力量!

    九天之上,龙头出现,张口咆哮,然后龙口中出现了一个金色的旋涡,天地间狂风大作,下方无尽邪气冲天而上没入了龙口消失不见!

    那个龙头,居然在吞噬整个禁区的无尽邪气!

    在庞大无比的金色龙头吞噬下,邪气化作的四个怪物都无法维持形体,崩碎变成墨汁一样的邪气被龙头吞噬。

    如此声势浩大的场面自然是惊动了禁区中心巨剑四方的白杨等人,抬头看天,表情不一而足。

    九皇子一脸淡定,似乎对于自己的父皇充满了信心,李涛一脸微笑,好像觉得这才是正常发展,方昊却是冷笑,不知道在想什么。

    白杨抬头看天,双目中先天太极八卦图闪烁,心中却感受到了无尽的压力和恐怖。

    “大光皇朝皇帝恐怕低估了邪气的可怕,估计要出事,而此时张东阁留下的后手还没有出现,难不成他早就料到了会这样?估计是了,老狐狸毕竟是老狐狸……”

    心中自语,白杨平复心情,决定继续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