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升腾,人间化作地狱,连人王镜强者卷入其中在没有特殊宝物护体的情况下都会死亡,要如何才能净化席卷天地的邪气?

    白杨想净化邪气获得无边功德甚至果位可想而知有多难。

    张东阁或许能做到,可他是真神镜神道修士,恐怕还布局了多年,可白杨只有天师镜,稍不注意邪气入体会死人的!

    “邪气冲出深渊,此时恐怕已经向着禁区外扩散了,很快就会生灵涂炭,不管成功与否我都要试一试,而且要快,现在是最好的时机,没有了那些人的打扰,三位强者又无暇他顾,唯一需要防范的就是方昊九皇子和李涛了……”

    心中快速权衡,白杨决定冒险一搏!

    在此之前白杨就有抢夺张东阁净化邪气获得好处意图的想法,现在机会来了,成与不成他不知道,万一不行的话他大不了跑路,并没有什么损失,一旦成功,好处无??!

    九皇子方昊李涛他们三人分属巨剑三个方向,和白杨遥遥相对,特殊宝物护体下,他们立于邪气中屁事没有,却也没有太大的动静,只是在警惕四方防范有人去打扰三位强者收取大宝剑。

    ‘邪气漫天,不但剧毒无比不敢沾染,浓郁的邪气还会影响神魂思维视线,好机会!’

    白杨快速着手准备起来……

    他猜的不错,邪气已经开始往禁区外扩散了,墨汁一样的邪气如大海浪潮翻滚,从禁区中心向着四周汹涌,所过之处,不管是什么生物卷入其中都直接死去化作飞灰,而不是变成没有思维只知道杀戮的怪物。

    此时此刻的邪气,比之五元前爆发的灾难何止浓郁了千倍,根本就不是生灵血肉之躯能抵挡的,连人王镜强者都能飞快毒杀可想而知有多可怕。

    邪气如潮,呈现不规则状况汹涌席卷大地,其中有一股直冲北镇城方向。

    这座城池中居住的人口并不比南镇城少,不久前还从禁区中心有五个人王强者逃离到了这里。

    在这座城池中,人王镜以下的人并不知道禁区中心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感受到那边凶威滔天,以至于人心惶惶。

    五个人王强者回到这里,有关系的人第一时间前去打探情况。

    可是,还不等那五个人王强者给那些人诉说禁区中心发生的事情,原本以为来到这里就安全的他们脸色狂变看向禁区中心方向。

    “怎么会这么快?邪气怎么会这么快波及到这里?”

    “这只是其中一股,先一步来到这里了!”

    “我们要不要离开禁区甚至是逃离大光皇朝?一旦邪气全部扩散开来,我们被卷入其中只有死路一条!”

    “别急,东阁大人曾在城中有所布置,应该能抵挡邪气的侵袭,若是那都抵挡不住的话,我们再走不迟,而且,别忘了陛下的命令,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别离开的好!”

    “既然如此的话,我们出手对付邪气吧,能尽一份力是一份,还可以发动全城上亿人出手,不说能抵挡邪气,至少应该可以稍微阻止一下邪气前进的势头!”

    “好,就这么办,下命令吧……”

    几位人王强者快速权衡商量,然后达成共识。

    很快其中一人发话,声音传遍全城,需要集合所有人的力量对抗邪气入侵,于是,城中几乎所有人都放下手中的事情快速奔赴禁区中心方向。

    这次是对抗邪气,而不是对付之前那些被邪气侵袭变成的怪物。

    数以千万计的人涌向这个方向,当他们看到天边如漆黑天幕席卷而来的邪气时当场被吓得浑身颤抖。

    那是什么?看一眼就让人意识恍惚几欲发狂的邪气,如何抵挡?

    “不要管那么多,发动你们的力量,城池有阵法?;?,还有东阁大人留下的后手,没事的,动手吧!”

    一尊人王鼓动人心说道。

    他处于对抗邪气的最前方天穹之上,别以为他以身作则,实则是他自信自己人王镜的速度在?;赝放艿帽热魏稳硕伎臁?br />
    以禁区为中心建立的东西南北四大镇城的存在意义本身就是为了镇压怪物,居住在这些城池中的人心性已经被磨炼得及其坚韧,对抗怪物也是对抗,对抗邪气也是对抗,直接干就是!

    于是乎,面对禁区中心方向,这座城池亮起了各种能量光芒,剑气如潮,刀芒如海,闪电穿空,火焰席卷,寒冰肆虐,更有各色法器横空冲向邪气浪潮。

    顷刻间这边天宇在那股汇聚了数以千万人的力量冲击下扭曲了,好似空间都要破碎。

    不得不说人多力量大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虽然单个的人在邪气面前脆弱不堪,而且人们的手段并非能直接有效的消灭邪气,可在这股力量面前,汹涌而来的邪气势头顿时一止,倒是被冲散了不少。

    然而情况却并不乐观,邪气势头稍微停止后,如同层层浪潮席卷,更加凶猛的冲击而来。

    “不要停,继续!”

    “我们一定能挡住邪气冲击的……”

    有强者开口蛊惑。

    可是,接下来人们就明白了绝望两个字真正的意义了。

    倒卷而来的墨黑邪气翻涌,直接泯灭了数以千万级修士施展的力量向着城池冲击而来。

    嗡!

    整个城池一颤,城墙之上亮起了金色阵法文理,同时一片金色光幕冲天而起,坚韧而厚实,这并非单纯的金色光幕,而是好像由层层叠叠发光的龙鳞组成,坚挺的挡住了邪气的冲击!

    “阵法都被激活了,这是东西南北四大镇城建立以来从未发生的事情,这股邪气居然如此可怕!”

    “天啦,这是八品巅峰阵法,传闻是皇朝最强阵法‘镇世龙魂’,乃是驱赶大地山川水脉龙气布置的阵法,没想到皇朝为了镇压禁区居然将这座阵法布置了出来!”

    “你们看,镇世龙魂阵法组成了一条无比庞大的金色龙体,我们这座城池只是其中一个部分,应该是爪子所在的地方!”

    “这么说来的话,岂不是说以禁区为中心,四座城池形成一个圆,龙魂阵法形成的龙形躯体横卧在了这个圆上?四座城池就是四只龙爪,那么龙头在哪里?而且那得多长?十万里还是白万里?老天爷,这得驱赶多少山川大地水脉的龙气才能组成这么庞大的阵法!”

    “少见多怪,皇朝底蕴岂是你等能够想象得到的……”

    阵法的出现,人们纷纷惊呼讨论,被震撼到了。

    ?;ふ龀浅氐牟⒎堑ゴ康墓饽?,而是横卧在大地上的金色龙形躯体,光幕上层层叠叠的龙鳞就可以说明!

    只是,阵法形成的龙形躯体太大太大了,单单只是一片鳞片有直径千米,站在城池中根本就看不清楚最上方有多高!

    有人猜测,这镇世龙魂阵法形成的龙躯直径至少是千里,长度恐怕得几十万里!

    这就是阵法!

    这就是神道修士的手段!

    这就是一座皇朝所能爆发出来的恐怖底蕴!

    试问天底下单个的人谁能有这样的手笔布置一座这样的阵法?

    或许有,但那不知道是什么层次的存在了……

    有了镇世龙魂阵法的?;?,城中的人大部分都露出了笑容,太好了,有阵法?;?,我们没事了,虽然无法对抗邪气,可至少能得以平安!

    汹涌而来的滔天邪气如大海倒卷天穹,无休止的冲击阵法,可阵法坚固如山,牢牢的挡住了邪气的侵袭不曾动摇。

    人们心安,可那五个人王镜的强制心情却并不平静,因为他们知道,现在面对的邪气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股,从禁区中心爆发的邪气得多恐怖?一旦全面席卷开来,阵法真的能挡住吗?

    不过不管怎么样,情况暂时还没有发展到最危急的时候。

    禁区中心,通天巨剑北方,无边邪气中,白杨都准备动手开始对付邪气了,可却突然抬头看向远方停下了动作。

    处于他这个位置,此时也能感受到从遥远的天际传来了一股震慑心灵的力量,隐隐约约白杨还听到了一声让灵魂为之颤抖的龙吟之声!

    极目望去,视线穿透无边无际的邪气,白杨看到了一头庞大无比的金龙虚影横卧在大地上,将爆发的邪气包围,使之邪气无法冲出肆虐世间!

    看到这一幕白杨心中暗骂一声该死,原本就要动手的动作彻底停下。

    他就说嘛,难怪大光皇朝的皇帝不管邪气爆发前去收取帝兵,原来是还有这样的后手,完全是因为他心中淡定一切都还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对此白杨只能在心头叹息,到了那个层次的存在,做事堪称滴水不漏,布局太严谨了!

    同时白杨心头一动,如此说来的话,岂不是说真神镜神道修士张东阁也还有其他后手?那么天音宗的段掌门呢?

    “想要消灭邪气获得好处果然不那么容易,可是,邪气还在从地底源源不断的爆发出来,他们布置的后手真的能挡住吗?”

    心中自语,白杨决定等,若是局势对自己不利的话他宁愿放弃也不想给他人做了嫁衣!

    如果这个时候他动手净化邪气的话,恐怕获得的好处就要被其他几个人分去一大部分了,这种赔本的买卖他才不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