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大无比的漆黑巨剑从邪气深渊缓缓升起,大地颤抖,一道道恐怖裂缝蔓延到远方,每一道裂缝都至少是数十里宽的深渊!

    那些地表裂开的缝隙中,邪气如狼烟般冲天而起,又好似漆黑大浪倒卷苍穹,天地间鬼哭狼嚎阴风阵阵,邪气化作一张张似恶魔似乎鬼怪的面孔满世界窜动,简直如同地狱降临人间!

    邪气只是让人感到恐惧和害怕,而那升腾起来的巨剑就太过震撼心灵了。

    它太过庞大,单单只是一个剑柄就长达千里,不,加上剑柄顶端的装饰和剑格长度已经接近一千五百里了!

    它从地下升起,越来越高,简直要刺破苍天!

    那恐怖巨?;乖诩绦?,剑身展露出来,那是一堵左右看不到边的漆黑墙体,表面及其光滑,估计蚊子站上去都会崴了脚,但它表面又不反射光线,仿佛光线照射上去都被剑体吞噬了一样。

    这是一把史无前例的巨剑,大,太大了,大到超乎了任何人的想象!

    这并非能量化作的剑芒虚影,它整个都是实体,鬼才知道需要多少材料才能打造出这样一柄大宝剑来……

    天地间邪气如虹,可此时没有人去关注邪气,甚至都忘记了害怕,人们心头此时只有一个念头,那把剑到底有多大?

    剑身还在升高,顶端已经看不到了,深入天穹。

    随着大宝剑的升起,仿佛打开了地狱的闸门,邪气升腾得越发猛烈。

    因为漆黑剑体太过巨大的原因,它看似升起的速度很慢,实则一点都不慢,几分钟之后,那把恐怖的巨剑升起的势头一止不动了。

    它并未全部出现在地表,若是按照一般长剑的比例来算,这把剑至少还有三分之一埋在地下,可它此时展露出来的部分已经超过了万里!

    万里巨剑那是什么概念?

    白杨估计,若是谁能拿着这把剑的话,恐怕轻轻一刺就能洞穿地球!

    妈的,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一把剑?是怎么炼制出来的?需要耗费多少材料?不说其他,哪怕这把剑只是铁铸的,那消耗的材料体积估计得按星球的大小计算吧?

    更何况这把剑一看就明显并非铁铸的,铸造这把剑的材料估计一点就足以引发一场血雨腥风!

    巨剑树立在大地上,它本身漆黑,且剑身之上没有任何装饰和文字,看似平平无奇,但光是那巨大的剑身就给人一种灵魂为之颤抖压迫感了。

    天地间升腾的邪气此时反而显得是它的背景,让它看上去无比邪恶,好似地狱中出现的一把要泯灭世界的灭世之剑。

    “那是什么?一把剑吗?怎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剑?”

    “谁能使用这把剑?怎么使用?如此庞大的体积,谁能拿得动?”

    人们被震撼,一个个意识恍惚呆呆的看着那巨剑似乎已经被吓傻了。

    这把剑太大,在禁区中心出现,深入云天,遥远的地方都能看到,世人震撼,然后全都疯狂了,不顾自身安危疯狂往这个方向涌来。

    管你什么禁区不禁区,大宝剑啊,马蛋,速度去瞧一瞧!

    短暂的寂静后,禁区中心的人们反应过来,相互对视,妈卖批,这么大的一把剑,我特么即使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也没用啊,不说能不能抢到的问题,即使是抢到了谁能带走?

    呵呵,你能拿得动我送给你都行……

    人王镜天师镜的人此时是这样的心态,可那三个强者就不一样了。

    他们也被震撼,差点都忘了继续维持自身隐藏身影的手段,控制不住自己心情,以至于三个强者周围的天地一阵摇晃。

    人们看不到的是,此时三个强者相互对视,一脸纠结。

    相比起来,他们之前博弈的东西在这把剑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大光皇朝的皇帝是一个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身穿金色龙袍,表情不怒自威,此时他深吸一口气看向其他两个说:“你们怎么看?”

    我特么抬头看……

    苍老的张东阁沉默片刻说:“陛下,现在不是计较那么多的时候了,些许小事放下,现在我们首要的是如何取得这把剑,免得落入敌国之人手中,而起要快!”

    “这把九品绝世凶剑,绝对不能落入敌国手中,陛下,阁老,现在我们需要联手了,甚至若是处理不好,还会给整个大光皇朝带来灾难的”段掌门说道,此时她也无法保持平静。

    “好,朕明白了!”大光皇朝皇帝沉声道。

    随即他的声音传入了周围数十位人王天师的耳中说道:“尔等听命,接下来我会和段掌门张阁老全力收取这把神兵,无暇他顾,我命令你们镇守四方以防被人打扰,此间事后,不管是谁,朕都封他为一品大臣,享受王朝国主的气运待遇,若是发生意外,其子孙后代中也会择其一人加封,但是你们给我记住,不管你们之前有什么恩怨都给我放下,若是有人捣乱,休怪朕无情!”

    他的话说完,似乎已经和其他两个达成了某种协议,三人身影瞬间消失,齐齐向着大宝剑而去,连弥漫天下的邪气都不顾了。

    噗噗噗……

    地下冲出的邪气失去了三个无上强者的镇压,当场就有六个人死在了邪气中,都是人王镜的强者,连抵挡片刻都做不到。

    剩下的人,面面相窥后,一咬牙赶紧往外跑,这个时候谁不跑谁是孙子,会死人的。

    至于皇帝命令镇压四方当然是要执行的,可是又没说在什么距离镇压四方,我在十万里之外也算是吧?

    几乎是眨眼间,周围数十个强者就跑得只剩下四个没走了。

    白杨,九皇子,碎嘴李涛以及方昊!

    白杨头顶八品功德金莲,功德金莲垂下一缕缕功德金光?;ぷ潘皇苄捌窒?,此时此刻,八品神兵的威力展露无遗。

    九皇子泰然自若,他头顶一块九龙金色令牌悬浮,一条条霸气滔天的金龙虚影?;ぷ潘皇苄捌趾?。

    那个令牌并非八品神兵,但却有着八品神兵的威力,应该说是一件伪八品神兵,只能使用一次那种,上书‘如朕亲临’四个大光皇朝文字。

    很显然,那块令牌是大光皇朝皇帝这个地皇镜强者给他的子女炼制的保命玩意。

    头顶功德金莲的白杨看了一眼九皇子方向,随即将目光看向了李涛,当即嘴角抽搐一脸古怪。

    只见那李涛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搞来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绿得发光,翠绿色的光芒垂下,居然让他在邪气中不受侵害。

    神特么原谅绿,还有这功能?

    再看向另一边的方昊,白杨瞳孔一缩,原本一身蓝色长袍温文尔雅的他此时大变样,一身漆黑战甲凌空而立,战甲及其狰狞,和他那温文尔雅的形象一点都不相符,在那战甲的背后,他足足背了五把剑,五种颜色,黑,白,红,紫,灰!

    五把剑,每一把都给人及其危险的感觉,让人不敢直视。

    这个方昊不简单,他不是天音宗的吗?为何不是乐器类装备,反而穿上战甲身背五把凶威滔天的剑器?

    “诸位,父皇的命令你们都听到了吧?其他人跑了,不如我们四人各自镇守一方如何?”九皇子开口道,他似乎对众人能泰然自若的处于邪气中无事并不感到意外。

    “也好,一品大臣享受的气运加身,足够我修行速度快一倍了,愿为陛下效命!”方昊沉声道。

    说着,他深深的看了白杨一眼,闪身去了巨剑东方镇守。

    “好!”碎嘴李涛这会儿无比干脆,一个字出口,带着一身绿光去了巨剑北面。

    九皇子看向白杨说:“虽然白兄并非我大光皇朝之人,可此间事后,待遇平等!”

    说完,他也不等白杨回答,闪身去了巨剑南面。

    白杨沉凝,留了下来,这里正好处于巨剑西面,已经看不到方昊了,他们分属两个不同方向,相隔及其遥远,不过到了他们这个层次,万里距离只是等闲。

    目视四方,白杨凌空而立,快速权衡当下局势。

    数十位碍眼的人都跑了,剩下的三个分属三个方向,主要的是,那三个最强者跑去争夺巨剑去了,结果未知,现在还没有传出动静来。

    看向那通天巨剑,白杨心神震撼,之前那三人的对话他听到了。

    巨??墒蔷牌飞癖?,可谓‘天下’兵器的极致。

    九品神兵只有一些天帝级别的存在才拥有,这个层次的兵器叫做帝兵,天帝掌握的兵器。

    世间没有十品兵器,九品已经是极致,再往上那是极道兵器,如天穹上的烈日和明月,就是极道兵器!

    极道兵器能化作日月,如此一来九品帝兵能有万里之巨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帝兵不是我能觊觎的,能看不能碰,即使得到也带不走,与其去想那不切实际的东西,还不如称此机会将眼前的好处拿了再说!”

    目视满世界的邪气,白杨一咬牙,富贵险中求,拼了!

    张东阁欲要净化邪气获得上天功德甚至果位,白杨也是这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