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蔽日的金色大手横贯苍穹,掌心旋涡扭曲虚空吞噬邪气,天音铃如明月高悬,清辉洒落,照耀之处,邪气尽皆化作虚无,更有纵横交错的白色大网笼罩天宇,邪气触之消融!

    以邪气深渊为中心,三个方向,三位强者伫立虚空,没有人能看清他们的容貌,各自施展通天手段镇压邪气。

    在他们的施为之下,从邪气深渊中汹涌而出的邪气被控制在一定范围无法继续扩散。

    一位神道真神,两尊武道地皇,他们震撼性的出场,让人心神颤抖几欲膜拜不敢直视。

    一众之前还出手镇压邪气的人王天师镜人物原本已经绝望,可随着这三位的到来,顿时心中大定。

    他们就如同三根定海神针,让人心底生出无尽的勇气面对任何危险!

    “陛下镇压世间,手段通天,居然能直接吞噬泯灭那恐怖邪气,无法想象是怎么做到的!”

    “东阁大人不愧是真神镜神道修士,举手投足间就能让邪气化作虚无,太强了,传闻他手中有一件八品巅峰神器,于天音铃齐名,名曰星空拂尘,不知那大网是不是星空拂尘展现出来的状态……”

    “天音铃不愧是邪物的克星,之前就镇压邪气深渊数元之久,如今在段掌门手中才算是真正的发挥出了本来应有的威力……”

    人们被三位强者的出现所震撼,心头无法平静。

    虽然无法看到看到他们具体出手的细节,却不妨人们心头出现膜拜的心态。

    有这三位强者顶着,人们压力一空,很多人险些无法保持身形跌落下去,实在是被之前那邪气爆发的恐怖势头给吓住了。

    “天音宗段掌门,大光皇朝三朝元老张东阁以及大光皇朝当今天子真的出现了,恐怕这三人拖延数元之久的真正博弈就要展开……!”

    白杨心中思索,退到安全的地方不语,尽量的保持低调,若是卷入那三人的博弈之中,恐怕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过这样一来却让他有些进退不得,这三位降临,自己想要拿到那庄好处简直难如登天,他们不允许自己这样一只蝼蚁在眼皮子底下拿走好处的。

    此时此刻,白杨唯一的选择就是等,或许后面会出现转机也说不定。

    如此气氛中,大光皇朝皇帝开口说话,声音传遍四方。

    “阁老,段掌门,如今恰逢其会,不若一举解决了这颗毒瘤如何?我们三人联手,将邪气深渊彻底封印,随后朕会派遣大军清剿禁区怪物,再由阁老和段掌门彻底净化这方大地,使之成为能够居住的地方,我会举国之力重建这里,想来要不了多级这里就能重现昔日繁华盛况!”

    大光皇朝皇帝想要封印邪气深渊将禁区再度纳入版图,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利国利民的事情。

    可是,三人虽然此时联手镇压邪气,却是各有算计貌合神离,张东阁和段掌门都不想根据皇帝说的那么去做。

    此时只听张东阁苍老的声音说道:“陛下,封印邪气深渊治标不治本,它的存在始终都是对众生的一个威胁,不若由我布置阵法,陛下和段掌门助我,将邪气彻底炼化如何?如此一来,不但能彻底解决这个威胁,还能降那些受到邪气影响变成怪物的生灵再度恢复意识!”

    张东阁的话一出,大光皇朝皇帝所处的那片天宇扭曲,是受到了他的情绪影响,风起云涌,有雷霆闪现,显然皇帝陛下心情不太好。

    那边段掌门说话了,只听她开口道:“陛下,东阁前辈,无论是炼化邪气还是封印邪气都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法,不若我们三人联手进入邪气深渊,找到源头如何?”

    “邪气深渊之下?;刂?,此去恐怕不妥,朕还是觉得将其封印的好!”大光皇朝皇帝再度开口,声音中隐含怒气,直接影响到了天象变化,天宇震动,像是在瑟瑟发抖。

    “还是炼化邪气吧,不但能治本还能解救无尽生灵”张东阁依旧坚持自己的观念。

    段掌门则说:“我觉得找到源头才能彻底解决问题……”

    三人僵持不下,谁也无法说服谁。

    这番对白,听得周围的人练练点头,觉得三位说的都对,可具体按照谁的提议来更好呢?

    远处的白杨沉默,不过心中却是在说果然如此。

    之前他就有过各种猜测,现在听到三个强者的对话,他几乎彻底弄明白了为何三位强者不彻底解决禁区而是拖到如今了。

    说白了他们三人都有各自的算计,想要从中谋取好处,三方僵持才形成了如今的局面。

    大光皇朝的皇帝,他想要封印邪气深渊,让这里彻底纳入皇朝版图,如此一来,他不但能再度拥有十万里疆域,清剿了这片区域内的怪物后,届时这个地方还不是任由他自己施为,无论是驻扎大军彻底掌控这里还是探索邪气深渊都看他的心情,毕竟只是封印,邪气深渊还在。

    他们必定是知道这个地方乃是一尊天帝墓葬,用屁股想都知道里面好东西无数,大光皇朝皇帝这是想要独吞的节奏!

    至于张东阁,他是神道修士,或许天帝墓葬内的东西对他很重要,但还有比那些外物更重要的东西!

    一旦由他主持布阵净化邪气,不但能消灭邪气给众生消除一个隐患,更是能解救那些被邪气污染变成怪物的人,那得是多么巨大的一场功德?

    届时恐怕他不但能获得无边功德,众生念力汇聚,加上他这么多年的积累,恐怕还能获得上天降下的真神果位!

    一旦他获得无边功德和真神果位,那时大光皇朝皇帝就根本无法掌控他了,加上他本身就是一位真神镜神道修士,到时谁能奈何他?

    还有那段掌门也有自己的算计,她恐怕是看出了天音铃乃是邪气的克星,这是其他两位没有的宝物,借着天音铃,她就能下到邪气深渊中,那时她就有比其他两位更大的把握获得天帝墓葬中的宝物!

    三个人都有自己的算计,谁都不想被谁捡了便宜,所以才僵持到如今,要不然一个邪气所化的禁区岂能拦住这三位无上强者?早就被抹平了!

    大光皇朝皇帝想要独吞天帝墓葬,为此他不惜灭杀禁区范围内受邪气影响还能再度回归意识的无尽生灵,帝王的无情冷漠心态体现得淋漓尽致。

    可是,虽然他作为一个皇朝帝王,却无法用强硬的姿态和口吻命令另外两个按照他的想法做,一旦和那两人彻底闹翻,对于他来说不亚于一场灾难,那是他不想看到的。

    张东阁也是,他想获得无尽功德和真神果位,因为一旦得到他就能摆脱大光皇朝皇帝的牵制,可如今他的实力不足以翻脸,又忌惮皇室底蕴,只能慢慢算计。

    至于段掌门,她是天音宗宗主,宗门这种存在本身就游离于国法边缘,一旦她得到天帝墓葬中的东西,几乎可以说能彻底脱离皇朝节制,那时候恐怕大光皇朝还要看她的脸色行事,如此一来她怎么可能放弃进入墓葬独自获得最大的好处?

    三个人都有自己的算计,可都在提防着另外两个,这种微妙的平衡一直维持了五元时间!

    处于他们这个层次,根本就不在乎在这段时间中死了多少人,有多少人因为禁区而遭灾,若能达到自己的目的,那些根本就不是事儿!

    想明白了这些事情对于白杨来说并没有太大的作用,自己在那三个人面前太弱小了,看穿他们的算计也几乎无法在其中捞到想要的好处。

    说到底还是他太弱了,若是处于那三个人一样的层次就是另一番光景了。

    “这次他们三人出现,恐怕是因为邪气出现了异常变化,他们坐不住才赶来,谁也不知道邪气的变化异味着什么,迟则生变,恐怕今天他们维持的平衡将彻底打破有一个最终决断了!”

    白杨心中猜测,各自念头闪烁,想要从中谋取好处。

    可不管怎么想,想要谋取好处都很难,即使是得到也不过只是一点残羹剩饭。

    那三位可以说整个大光皇朝的最强者对话,压根没有其他人什么事儿,只能看着听着,没有人能插得上嘴。

    三人僵持不下,谁也说服不了谁,谁也不想放弃自身的坚持,没有彻底镇压邪气,也没有让邪气进一步扩散。

    没有人知道这种平衡还会维持多久,可事态并不会按照人们设想的那样去发展。

    就在三个强者僵持不下的时候,邪气深渊有了新的变化。

    只见深渊中喷薄汹涌的漆黑邪气更加浓烈了,而且一下子再度浓烈十倍以上!

    与此同时,大地颤抖,以邪气深渊入口为中心,整个世界都在摇晃,大地坍塌,宛如末世降临。

    然后,人们瞪大眼睛,看到了一副震撼的画面。

    一把漆黑的邪恶巨剑从邪气深渊渐渐升腾而起!

    那把漆黑的邪恶巨剑有多大?单单只是一个剑柄冒出地表的一点就差不多是一座万米高的大山了!

    随着巨剑不断升起,当剑柄彻底露出地面的时候,光是那巨剑的剑柄就高达千里!

    是千里而不是千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