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惊呼提醒了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了邪气深渊。

    天音铃震动,绽放比夜空皓月好耀眼的光芒,清辉色的光芒化作实质性的波纹状光环向着下发升腾的邪气席卷而去。

    下方,邪气冲天,如同墨汁一样的邪气好似大浪翻卷,不停向上汹涌,欲要将天音铃冲开,不过那邪气在天音铃光环的镇压下,却是阳春白雪般快速消融。

    看到这幅画面,饶是一众人王镜天师镜的修士也心神摇曳不能自已。

    太恐怖了,那邪气宛如魔鬼的呢喃,观之让人欲要坠入魔道,其中有些人根本就不敢直视,喷血移开目光。

    天音铃颤抖,一声声叮叮叮的清脆铃声发出,清辉光芒是邪气克星,将其消融,并且,听到那悦耳的铃声,人们的神魂好似被洗涤,那种被邪气影响的思绪得到了解脱。

    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何邪气会如此剧烈升腾,比之之前何止剧烈了百倍!

    在邪气凶猛的冲刷下,天音铃颤抖不止,光芒已经炽烈得如同烈日,可却隐隐约约有些镇压不住邪气了!

    “老天,为何会这样,若是天音铃无法镇压邪气的话,这股恐怖的邪气足以席卷天下,那将是生灵涂炭的末日!”

    “诸位动手,一定不能让邪气冲破天音铃的束缚,大家齐心合力,一定要拖到地皇镜强者到来!”

    有人惊呼大吼,提醒众人,反应过来,几乎每个人都动手了。

    大光皇朝的九皇子,翻手间取出一本白皮书,那本书脱手而出,浩然正气冲天,如一轮明月悬空,垂下一挂挂浩然正气,如江河泄地向着邪气深渊镇压而下。

    碎嘴李涛此时也不碎嘴了,他手中出现了一块翠绿色的玉板,上面铭刻了无数复杂的金色铭文,伸手一抛,根本不用催动,玉板自动洒下漫天金色文字,那些金色文字每一个都化作燃烧的金色火焰,向着下方的邪气深渊冲击而下。

    方昊也没有闲着,他盘腿坐在虚空,膝盖上出现了一张洁白的九弦琴,伸手抚琴,一个个音符跃空而上,如同一颗颗星辰升空,带着一道道长长的尾炎冲向邪气深渊……

    此时此刻,一众强制预感到了邪气冲破天音铃的可怕后果,全都出手帮忙镇压邪气,各种光芒冲天,将这一片天地映照得五光十色,仿佛要化作混沌一般。

    那天音铃也没有拒绝众人的帮助,而是轻轻颤抖,调和所有人的力量,化作一股五光十色的冲天长虹冲刷邪气深渊。

    在这股聚集了数十位人王和天师强者的力量面前,升腾的凶猛邪气势头被阻止,甚至还被镇压得向深渊下降了数百米!

    白杨也没有闲着,和其他人一样出手,炽烈的银色火焰和青色雷霆同时施展,力量被天音铃调和和其他人施展的手段一起镇压邪气。

    此时此刻,个人恩怨全都放下了,如果任由邪气冲开天音铃,在场的将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活得下来,所有人都意识到,一旦自身被卷入那恐怖的邪气中,恐怕顷刻就会死去!

    聚集了数十位强者和天音铃的力量,邪气的势头被压下,众人心中松了口气。

    可是,这样的心情还没有能维持三秒,所有人脸色狂变。

    只见那被压下的邪气,如同反弹的弹簧一样再度升腾而起,而起比之之前更加汹涌炽烈,那道聚集了数十位人王天师以及天音铃的力量被邪气冲得节节败退。

    “不要犹豫,全力出手,地皇镜强制正在赶来的路上,坚持??!”

    九皇子沉声高呼。

    在他说话的时候,祭出的那本白皮书直接燃烧了起来,澎湃的浩然正气剧烈了十倍,如同一轮烈日骄阳镇压而下。

    李涛那块翠绿色的玉板直接粉碎了,内中好似有一滴金色液体滴下,一下子燃烧起来,金色火焰滔天,灼烧得虚空都扭曲。

    方昊的琴音更是如浪潮冲天,仿若天河崩塌倾泻下来冲刷万古!

    白杨也是全力施展火焰和雷霆异能,雷火交织,天雷地火似乎要崩塌世界。

    其他人各自全力施展,一时间这方天地几欲崩塌,扭曲得不成样子,宛如混沌降临!

    天音铃颤抖得更剧烈了,叮叮叮的铃声响彻天地,清辉化作实质性的光环,调和周围数十股澎湃的力量冲击而下。

    大地颤抖,泥浪如山岳往远方席卷。

    嗡嗡嗡……

    墨汁一样的邪气如喷泉升腾,嗡嗡嗡的声音仿佛魔鬼咆哮,甚至那漆黑的邪气直接化作了一张张恐怖狰狞的魔鬼面孔!

    轰!

    两股恐怖的力量相遇,一正一邪,邪气深渊的入口直接崩塌,虚空破损,可怕的漆黑裂缝仿佛一道道黑色闪电蔓延四方,所过之处一切都被吞噬泯灭!

    噗嗤……

    两股恐怖的力量相遇爆发,施展力量镇压邪气的数十位人王大部分吐血倒飞,甚至有人身上布满裂纹身躯都快崩裂了。

    白杨脸色一白,飞速后退,那股爆发的力量太可怕,若不是他作为伸到修士感官敏锐第一时间选择后退恐怕要吃大亏。

    “完了!”

    混乱的场面中,不知是谁如此叹息一声,声音中充满了绝望。

    只见那镇压邪气数元的天音铃,此时在那股爆发的力量面前直接冲天而起,被震飞了!

    下方的邪气虽然被消融了大部分,可是,此时失去了天音铃的镇压,再度席卷而出,如同一股股狼烟冲天而上。

    天地一下子阴暗下来,有魔音咆哮,黑色邪气如龙席卷天宇,世间好似化作魔鬼的地狱!

    “好可怕的邪气!”

    白杨面色凝重自语,他能感觉到,那恐怖的邪气,别说一股,哪怕只是其中一滴都能灭杀数以百万计的生灵!

    此时邪气已经冲出深渊,已经冲破了天音铃的镇压,失去束缚,如何抵挡?谁能抵挡?

    那些强者还不出手吗?

    白杨眯眼目视周围,这么大的动静这么可能不引来那些老怪物强者。

    此时白杨在心中快速思索,如果那些强者还不出手的话,他要么转身回地球那边躲避这场灾难,要么就出手捡便宜!

    该如何抉择?

    邪气深渊,天音铃镇压,大光皇朝地皇的布局,那位真神镜的张东阁算计,牵扯太大,白杨一旦出手卷入其中,稍不注意就会身死道消,那些强者不允许他这样一只蚂蚁破坏他们的计划!

    邪气已经冲破深渊,如天幕席卷一切,周围出手的数十位强者已经绝望,他们绝对无法逃离汪洋般澎湃的邪气席卷。

    在这些人之中,唯有白杨有把握全身而退,毕竟他还能回到地球那边。

    可是,他想图谋的更大!

    富贵险中求,他决定等待,不到万不得已绝不放弃!

    “你们做得很好!”

    就在此时,一个威严的声音响彻天地,霸道高贵,让人提不起丝毫反抗和质疑的心态。

    听到这个声音,白杨暗中捏紧拳头松了口气,实时证明他没有离去是对的,那些隐藏起来的强者总算是坐不住了。

    当那天神般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天宇之上出现了一轮金色烈日,没有人能看真切内中的情况,它好似世界的中心,又好似永恒存在在那个地方!

    “地皇镜强者,这股无上威严,恐怕是大光皇朝皇帝无疑了”白杨看了一眼那烈日骄阳一眼低头不去直视心中自语道。

    那股恐怖的气息,白杨感觉到比之同样地皇镜的姜楠更加强大!

    此时,那烈日骄阳出现,从中探出一只金色的大手,那只金色大手无限放大,遮天蔽日,席卷天地的黑气都被那只大手遮蔽!

    那只大手的掌心,炽烈的金光澎湃,形成一个金色旋涡,旋涡旋转,席卷天地的邪气到卷被那金色旋涡吞噬。

    可是,天地间的邪气太多,而且深渊中还在源源不断的喷薄而出,那大手中的金色旋涡根本吞噬不完!

    “两位,是时候出手了!”

    那金色烈日中传出一个略带不满的声音说道。

    “陛下见谅,我来晚了”

    一个柔和的女人声音出现,在金色烈日的另一边,天宇之上,此时出现了一轮皓月,柔和的光芒散发,让人看不到内部情形。

    叮!

    一声清脆的铃音响起,之前被邪气冲飞的天音铃飞回,洁白光芒澎湃,无限放大,光芒照耀天地,所过之处邪气尽皆消融。

    这才是天音铃真正的力量,直接消融无边邪气,而不是仅仅镇压邪气深渊那么简单,毕竟此时天音铃消融的邪气范围比之邪气深渊要广阔万倍!

    天音宗的段掌门来了,地皇镜强者,唯有她才能控制天音铃!

    “陛下恕罪!”

    又一个声音出现,苍龙无比,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是引起了天地共鸣。

    虚空中,一个地方扭曲成透明的旋涡,那里什么都没有,可那个声音却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一点白光从透明旋涡中飞出,化作无数横贯天际的丝线,纵横交错形成一张大网笼罩一个方向的邪气,洁白的大网横扫,将邪气一扫而空!

    真神镜强者张东阁也出现了!

    三位无上人物降临,分属三方,同时出手镇压邪气,使之不能向着更远处扩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