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方公子美意,些许小事就不劳费心了”白杨拱手笑道。

    这方昊一番话很有深意,表面上看是想帮白杨解决麻烦,可往深处思索的话却又让人‘浮想联翩’!

    他说白杨迫不得已才进入禁区中心的,进来之后呢?发生了什么事情?最关键的是白杨的那两个敌人呢?哪儿去了?那两个可是人王境的老怪物,白杨能杀掉吗?或许能,可是能这么快吗?势必会高出大动静吧,禁区只有这么大,白杨不可能摆脱他们,现在他们不见了,联想到之前天音铃的异动……

    所以,他看似一番好意的话,其实是将白杨推到风口浪尖了,将人们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到了白杨身上。

    有句话叫做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众目睽睽之下,白杨被人们关注,没事也会被人找出点事儿来不是。

    这个方昊,到底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

    那边方昊苦笑摇头,似乎对于白杨不接受他的好意而无奈一样,接着说:“白兄不必见外,听闻你和我小师妹是要好的朋友,我没道理坐视不管的,咦?我师妹呢,不是和白公子一起的吗?”

    说道最后,方昊一幅才发现清荷她们不在的恍然样。

    白杨表情不变,可心头却思绪万千,方昊不可能不知道清荷在南镇城中发生的事情,此时依旧一声声小师妹叫得亲密,这就有问题了。

    清荷的来历已经被众人知道,出身青楼的她却成为了天音宗掌门的关门弟子,无论怎么样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可此时方昊不但不管不问还一脸关心的表情,这不得不让白杨多想。

    那么问题来了,方昊到底知道不知道清荷发生在南镇城中的事情?

    如果知道还这样的话,说明此人太能装了,如果不知道的话,就更有问题了,他怎么知道清荷和自己来到了禁区中心?

    毕竟他问的是清荷和你一起,而不是我师妹在哪儿!

    这些都只是白杨联想到的一些东西,做不得数,也无法说明方昊此人怎么样,不过却让白杨在心头警惕起这个人来。

    再度拱手,白杨直言不讳笑道:“方公子,再次谢谢你的好意,其次,清荷如今已是我妻子了”

    听到白杨这句话,方昊表情一愕,似乎很是吃惊,旋即神色复杂看向白杨说:“居然有这样的事情,这还真是……真是……”

    说到这里,方昊摇头道:“小师妹天赋奇高,未来能挑起我天音宗大任的,居然已经倾心与你,恐怕好多师兄弟和青年才俊要痛心疾首了”

    白杨微笑道:“能与清荷共结连理,是我的荣幸”

    “既然如此的话,有机会我们更要多多亲近亲近了”方昊说到,旋即微微后退,似乎在告诉其他人他的话说完了。

    按道理来说,如果方昊在意清荷这个小师妹,而如今白杨已经摆明了和清荷的关系,不管他承认不承认,碍于同门情谊,当着外人的面应该站在白杨这边才对,可他偏偏选择后退,似乎在划清界限的样子……

    “哈哈哈,白公子还真是性情中人,居然能接受一个青楼女子,这份心性之豁达,当真让人自愧不如??!”

    方昊后退之后有人朗声道,这句话包含了浓浓的嘲笑味道。

    女人在这个世界的身份本来就不如男人,简直可以说是男人的附庸,而青楼女子更是低贱肮脏的,说这句话简直就是在说白杨你浑身绿油油哟!

    眼角余光看了方昊一眼,白杨不语,并未理会那声嘲笑,将其当做耳边风了。

    那声嘲笑是在白杨向方昊挑明了自己和清荷的关系后才出现的,到底是‘真心嘲笑’还是有人刻意安排?

    “如此侮辱我师妹,你找死!”那边方昊脸色一变,杀气腾腾的看向说话之人。

    那人也不惧,看向方昊冷笑道:“方公子好大的威势,你出身天音宗名门大派我自知不敌,但是凡事要讲道理,杀我总得给个理由吧?那清荷的确出身青楼,身份低贱,她自己都承认了的,既然是事实,难道还不让人说?天底下哪儿有这样的道理,哪怕你方公子凭自身实力能杀了我堵住我的嘴,难道还能堵住天下悠悠之口?”

    “你……!”方昊一脸沉凝,尤其是看到周围的人都一幅见怪不怪的表情,似乎被说得哑口无言。

    然后,他看向白杨说:“白兄,不管怎么样,此人侮辱清荷师妹,就是在侮辱我天音宗,清荷是你妻子,无论如何这口气我们都不能忍下,我辈修行之人,心中不快拔刀就便是,你以为如何?”

    “方兄说的不错,此人敢侮辱清荷,敢侮辱天音宗,该杀!”白杨点头道,认同了方昊的话。

    然后,不等方昊和说话的人反应过来白杨就动手了。

    心念一动,在那个人王境强者头上,青色雷霆一闪轰击而下,当场将其轰成碎片!

    全场寂静,没有人预料到白杨居然说动手就动手,而且还是没有任何征兆的动手,这也太果决了吧?

    “敢侮辱清荷,敢侮辱天音宗,就是这样的下??!”白杨目视四方豪气干云道,也不顾周围的人反应,白杨看向方昊说:“方兄,此人已经被我杀了,如果还有人胆敢侮辱天音宗侮辱清荷也必定是这样的下场,你以为如何?”

    白杨如此做派,方昊似乎完全没有预料道,时刻观察他反应的白杨发现,在自己杀了那个人的瞬间,方昊目光一寒后牙槽咬了一下。

    他此时看向白杨说:“对,白兄做得好,胆敢侮辱清荷师妹,胆敢侮辱天音宗就是这样的下??!”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咬牙切齿一脸杀气腾腾,似乎真的以为被白杨杀的那个人一番话动了真怒。

    白杨一笑,方昊到底是不是因为那个人愤怒他不知道,可他却知道此事方昊是真的生气了,心中充满了杀机!

    “白兄,你怎么能因为别人一句话就杀人?虽然对方也有不对的地方,可也不至死啊”九皇子皱眉说。

    目视周围,白杨一笑道:“我想说的是,在场如此多目光如炬之人,可谁知道被我杀的人是谁?”

    “……”

    白杨这句话一出,在场所有人愕然,对了,特么刚才跳出来哔哔的那家伙谁???

    面面相窥,此时众人才反应过来,他们压根就没有见过那个人,连名号都叫不出来,人王境的存在,哪怕平时再这么低调也不可能籍籍无名吧,可此时偏偏没有人知道,这就有问题了。

    眼角余光看了方昊一眼,白杨朗声道:“既然是一个无名之辈,胆敢侮辱天音宗侮辱清荷,杀了也就杀了,自不量力还要作死,死了也活该不是吗”

    “白兄说的对,胆敢侮辱我天音宗的人都该死,败坏我天音宗名声的人也要死!”方昊咬牙切齿道,一脸杀机,似乎和白杨站在同一立场同仇敌忾了。

    九皇子眉头微皱,目光闪烁看了白杨和方昊一眼,他发现有些看不懂这两人了,两人的话里面貌似隐含他不懂的深意,而且最重要的是,两人歪楼了!

    他不在乎那个被杀之人,在乎的是天音铃的异常动静,再度看向白杨问:“白公子,你当真不知道天音铃为何震动吗?”

    这是活生生将歪掉的话题掰正。

    “九皇子殿下,我是真不知道”白杨依旧摇头用这番话回答。

    微微点头,九皇子似乎信了白杨的话,看向静静悬空镇压邪气的天音铃沉默不语。

    此时此刻,经过这一番纠缠,来到此地的强者更多了,近三十个,分属各方。

    这大光皇朝真心强大,完全不似陈王朝那样的小地方能比的,人王境强者简直不要钱一样一群一群出现。

    众人沉默中,白杨却是看向方昊笑道:“方兄,天音铃乃是你天音宗的镇宗至宝,你作为天音宗首席大弟子应该很了解才对,不知你可否看看天音铃为何出现异动?毕竟此地事关天下苍生,弄明白问题所在也能让我等安心不是”

    白杨这番话一出,众人心头一动,纷纷看向了方昊,一脸‘对啊,这里还有个明白人’的表情。

    这会儿换方昊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了。

    他目光闪烁,表情不变笑道:“诸位,你们别看我,天音铃虽然是本门至宝,可一直都是掌门保管,常人不得见,是以我也看不出所以然来”

    也是,这么宝贵的东西怎么能给一般了解,众人纷纷失望。

    被他一句话就化解了,白杨心中也有点失望,但没办法,事实就是如此。

    这么多人守在这里,恐怕不搞明白天音铃为何震动的真相是不会离去了,这让白杨简直想骂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无法安心的去拿那件好处了。

    而且,搞不好天音铃的震动已经引来了更强者隐藏在周围,他更加不敢轻举妄动。

    叮!

    沉默的气氛中,那天音铃居然主动发出了声音。

    众人心头一震,全都瞬间看向天音铃。

    于是人们看到,原本安静悬浮的天音铃开始绽放光芒了,柔和的白光散发,天音铃如同皓月当空。

    那白光化作波纹状一圈圈扩散,想着下方升腾的邪气镇压下去。

    “邪气有异常反应,变得更加汹涌了,原来如此,之前恐怕也是邪气剧烈升腾天音铃才释放力量将其镇压!”就在此时有人惊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