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天德夫妇在预感到白杨要做什么事情的第一时间就放弃追杀选择逃离,可是依旧晚了。

    飞速远离的他们,莫名浑身一颤,只觉一股源自于生命最深处的大恐怖笼罩自身,身影定格僵直不动。

    不是他们不能动弹,而是那种恐惧感让他们浑身冰凉无法动弹。

    艰难转身,他们看到了此生最后的一幅画面。

    邪气深渊上空,巴掌大小的天音铃轻轻一颤,叮的一声铃音响彻世间,随即以天音铃为中心,一圈透明的音波横扫而出,所过之处一切尽皆泯灭!

    他们人王境的身躯在那透明音波面前简直比纸张还要脆弱,轻易被震成粉末消失在天地之间!

    ‘白杨他们去哪儿了?他距离天音铃更近,而且是他震动了天音铃,难道先我们一步被轰杀成飞灰了?’

    这是吕天德夫妇在死去的那一瞬间脑海中出现的念头……

    两个人王境的老怪物,纵横一生,大风大浪都过来了依旧坚挺不倒,不曾想今日在这里翻了船,就连生命的逝去都没有人见证,不可谓不悲哀。

    八品巅峰神兵天音铃震动,音波横扫四方天地,以邪气深渊为中心,大地之上刮起了一圈恐怖的风暴。

    那音波所过,所有的一切都被泯灭成最为微小的粉末想着远处扩散,直至三千里之外!

    当天音铃不在发出声音,四方天地平静下来,以邪气深渊为中心,大地被抹平,甚至地表都下降了三千米,直至三千里之外!

    这就是八品神兵天音铃的恐怖威力,而且还是在无人主导的情况下,若是有地皇境的强者催动,威力简直不敢想象……

    当天音铃响起的那一刻,远在一百多万里外的天音宗深处,一个宫装美妇双面闪烁,赫然抬头遥望远方,那一双深邃的眸子仿佛能穿透无尽虚空。

    “艰难维持了这么久的平静被打破了吗……”

    她低声自语,旋即身影瞬间消失无踪。

    与此同时,大光皇朝国都,一座金碧辉煌的雄壮宫殿深处,一双霸道而极具压迫性的目光遥望远方,他目光闪烁,情绪变化引发天地异象,风起云涌,以大光皇朝国都为中心,无边疆域内生灵心头一颤,感觉到了沉甸甸的压力,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种恐怖的压力无声消失,人们悄然松了口气,预料到是那位至高无上的存在情绪变化才会影响到这么多生灵,是以连讨论都不敢,装作不知道,该作什么做什么。

    另一处,一个幽静的山谷中,一间快要倒塌的茅草屋房门缓缓打开,一个白发灰袍老人漫步而出,他浑浊的双目??丛斗?,苍老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一步迈出,身影无声无息消失不见!

    感受到天音铃变化的还有很多人,莫不是镇压一方的强横存在,他们预料到了什么,纷纷离开自己盘踞的地方向着某处汇聚而去……

    距离禁区核心最近的东南西北四大镇城中,但凡是人王境以上的存在,先是心头一惊,旋即纷纷离开住所往禁区核心快速飞驰而去。

    天音铃震动,影响太大,天下瞩目!

    这种瞩目仅限于人王层次以上的存在,不过,这个级别以上的人物都被惊动了,其实和震动天下没什么区别,毕竟这些人本身就能左右整个天下格局!

    当世人震惊于天音铃的反应向着禁区中心汇聚的时候,白杨却是带着小猫她们来到了地球这边自己建立在阿尔卑斯山最高峰的道场之中。

    天音铃固然强大,爆发的威力简直让人绝望,可却无法跨越位面杀人。

    在用异能闪电轰击天音铃的第一时间白杨就带着小猫她们跑路回到地球这边了,没有如同吕天德夫妇死前想的那样被天音铃一同轰杀。

    “白郎,这是什么地方?”

    转瞬间改天换地,清荷冰清玉洁安九等人有些反应不过来,打量周围清荷看向白杨茫然开口问。

    突然换了一个环境,眼中所见和自身感受到的都和自己认知中的不一样,清荷很不适应,没有安全感,下意识的靠近白杨,冰清玉洁她们也差不多。

    安九打量周围,虽然感受到这个地方恐怕超出了自己的认知,但白杨没有发话,他选择了沉默。

    强压心头的恐惧感,白杨闭目平复心情,虽然前一刻他没有正面承受天音铃的恐怖力量,可那股滔天威势依旧让白杨心神摇曳不能自已。

    稍微平复心情后,白杨看向清荷说:“这是我建立的道场,以后慢慢和你说”

    清荷乖巧点头,已经看出白杨此时并不想谈论这些。

    接着白杨对小猫说:“猫儿,你带她们先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暂时别和其他人照面,也不要离开道场范围”

    “好的少爷”小猫点头道,眼神示意清荷她们跟上。

    预感到白杨接下来恐怕要做什么事情不能分心,清荷她们有再多疑问也只悄然压在心底,默默跟上小猫的步伐。

    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小猫转身看向白杨,咬了咬嘴唇说:“少爷注意安全”

    “你们放心,我有分寸”白杨笑道,虽然内心并不平静,但白杨不想她们承受压力。

    看着小猫她们出门去,白杨暗中传音给小猫和清荷,让她们看住安九,如果安九有任何异动她们都可以将其击杀!

    这里毕竟是地球,白杨的老家,说到底他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安九此人,虽然已经在安九身上做了手脚,可白杨害怕自己接下来的行动无法顾及这边,是以让小猫她们看住他加一层双保险。

    小猫和清荷的修为都已经接近大宗师了,加上血婴丫丫和红球这两个能吊打一般大宗师的异兽,除非安九能翻天,要不然只能老老实实……

    待到小猫她们离去,白杨独自留在了房间内,掏出手机看时间。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房间内显得很安静,白杨默默等待着,心中也在快速计划各种后续有可能发生的情况。

    他不知道天音铃爆发的威力会持续多久,总之每多过一秒他就多安全一分。

    十分钟后,白杨收起手机,站起来深吸口气。

    富贵险中求,他决定再去大光皇朝的禁区中心!

    心念闪烁,白杨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地球这边他的道场房间内,再度出现已经来到了禁区中心边缘。

    原本做好了见势不对立即返回地球打算的白杨,发现这边已经平静下来后放弃了回去的念头。

    饶是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当他看到这边的情况后依旧倒吸一口冷气。

    放眼望去,大地被抹平,地表都下降了数千米!

    这就是天音铃的威力,这就是八品巅峰神兵的威力,而且还是在没有人主导催动的情况下!

    目视那巴掌大小的精致铃铛,谁能想到它居然如此恐怖?

    稍微打量周围环境后,白杨脸色微微一沉,因为他看到远处出现了一些人,不知什么时候来的,全都看着这个方向,一共十多个,而且每个人都是人王境的武道修士或者天师境的神道修士,并且远处还有人在不断赶来!

    “白兄,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无缘无故的天音铃会爆发那么大的动静?你先我们一步进入禁区中心,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远处,一身绿袍的碎嘴李涛看到白杨迫不及待的问。

    “我也不知道,之前我还在远处,感觉到这边的动静就过来了”白杨摇摇头一脸茫然道,大有一幅我还想问你的架势。

    白杨没想到天音铃的震动会引来这么多人,此时汇聚而来的人王境强者都快接近二十个了。

    这么多的人,和他的预想不符,想要无声无息拿到好处跑路显然已经不可能了,这可怎么办?

    做那件事情本身就要承担极大的风险,必须得全心全意,而现在来了这么多人,不得已,白杨只能静观其变了。

    那边李涛得不到答案,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九皇子站出来看向白杨凝重到:“白公子,若是你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还请务必告知,此地关乎天下苍生安慰,出不得丝毫差错,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至少也能提前做好准备”

    “九皇子殿下,我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白杨依旧摇头说。

    远处又有人来了,其中一个身穿蓝色长袍,一脸温文尔雅笑容的男子看向白杨拱手微笑道:“白公子,在下方昊,听闻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原本想要向你讨教一番,奈何诸事缠身未能如愿,而且你去我天音宗的时候也未能相迎,还望见谅”

    “原来是方公子,有礼了”白杨看向对方拱手点头道。

    天音宗‘大师兄’方昊,外号绝音公子,果然气度非凡,虽然从白芸口子听到过此人,白杨还是第一次看到他。

    在方昊和白杨说话的时候,其他人都没有开口打扰,也不知道是给方昊面子还是给天音宗面子。

    此时方昊打量了一下周围,微微愕然说:“我听闻白公子进入禁区好像是迫不得已,有两个人欲要对你不利?对了,此时他们人呢?若有什么仇怨的话,我做个中间人,大家坐下来好好谈谈,毕竟冤家宜解不宜结”

    听到方昊这番话,白杨眉毛一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