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掌大小的天音铃镇压在邪气深渊上空,不注意根本就发现不了它。

    它精致而小巧,给人的感觉只是一件抓在手中把玩的物件,但它的存在,却是镇压得澎湃邪气无法冲出深渊肆虐世间。

    恍惚间,它好似一个浓缩的小世界,蕴含让人惊心动魄的力量!

    天音铃强大归强大,但它的气息是柔和的,并没有其他神兵那种强烈的攻击性和压迫感。

    “好奇妙的感觉……”边上闭目的清荷低声呢喃道。

    白杨收回放在天音铃上的目光看向她问:“清荷感觉到了什么?”

    “我感觉到了天音铃无时无刻不在散发仁慈而柔和的声音,那从深渊冲出的邪气并非被阻止了,而是被天音铃铃声净化消失了,在那仁慈的铃声面前,邪气好事白雪遇到了烈日被净化得无影无踪”清荷闭目回答道。

    白杨微微皱眉,他并未听到所谓的美妙铃声。

    “清荷妹妹,我们为何听不到铃声?”小猫问出了白杨心中的疑惑。

    清荷想了想说:“或许我本身是天音宗弟子修行功法的缘故吧,也有可能是我师傅在留下天音铃的时候专门用于针对邪气,是以一般人根本听不到,天音铃太过强大,若是无差别的施展力量的话会波及很大一片疆域内生灵的”

    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小猫闭目对白杨说:“少爷,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等!”白杨思考了片刻说道。

    小猫她们了然,明白白杨的意思,他是想等吕天德夫妇前来,然后利用天音铃轰杀他们!

    虽然明知这样风险很大,稍不注意就会殃及自身,可无论是清荷还是小猫她们都无条件的相信白杨。

    外力冲击天音铃,必定会让其爆发恐怖力量,地皇境以下估计没有人能抵挡得住,而且一旦天音铃出现异常反应,很难保证深渊下的邪气不会出现难以预料的变化,甚至还会惊动天音宗的段掌门以及大光皇朝皇室,牵扯太大,稍不注意就会酿成大祸!

    带着小猫她们离开邪气源头,并未走太远,白杨确保这个位置很快就能到达邪气源头。

    以邪气源头为中心,方圆万里都没有生灵也没有怪物,白杨他们是安全的。

    等待的过程中,冰清玉洁四姐妹张罗吃食,安九则到边上去观察周围的情况。

    白杨小猫清荷三人坐在一起,两女分别处于他的左右。

    “少爷,你说蓝欣姐姐会不会进入了邪气源头?”小猫开口问。

    白杨一怔,摇摇头道:“应该不会,有天音铃镇压邪气,地皇境以下的人恐怕都无法靠近,蓝欣没道理能进入深渊,而且,那个地方一旦进去,恐怕地皇境强者都很难保证性命安全,此时蓝欣应该处于禁区的其他地方吧”

    “恩,这样最好,虽然蓝欣姐姐失去了自我意思,但?;灸芑乖?,应该不会有事”小猫点头说。

    也只能这么想了,这个禁区中?;刂?,别说蓝欣,就连白杨都无法百分之百保证安全。

    此时边上观察情况的安九带着古怪的表情过来了。

    白杨转头看向他问:“有什么发现吗?”

    表情有些纠结,安九皱眉道:“少爷,到是发现了一些情况,不过却让我很是不解”

    “说说看”白杨眉毛一挑。

    安九手中拿着一根骨头,是一根人类的腿骨,没有什么特别的,他看着手中的骨头说:“少爷你看,这是一根人类的腿骨,死去的时间不超过五元,若是我猜测不错的话,留下这根腿骨的人恐怕是死于五元前邪气爆发的时候,可是少爷你看,这根腿骨太不正常了!”

    “有什么不对吗?”小猫不解问,她没看出什么特别之处。

    清荷目光一闪若有所思道:“这根腿骨看似很正常,可却太正常了一点,反而不正常!”

    这句话说得有些矛盾。

    心头一动,白杨问安九:“说说你的看法”

    点点头,安九目视腿骨说:“少爷,这根腿骨很正常,甚至可以说周围无边无际的白骨都很正常,可这些正常的骨头处于这个地方就不正常了,若是留下这些骨头的存在曾经都死于邪气爆发的灾难中的话,那么这些骨头经过五元时间,一定被邪气侵蚀,可这骨头丝毫没有邪气沾染的迹象,这太不正常了!”

    “有没有可能是天音铃的力量净化了骨头上的邪气?”小猫开口道。

    安九却是摇头说:“不像,若是天音铃净化了骨头上的邪气也就是尸毒,那么周围的山石草木呢?明显周围的山石草木沾染了浓郁的尸毒,天音铃没道理只净化骨头不顾及周围的环境!”

    “这其中恐怕牵扯很大,甚至有可能关系到天音宗和大光皇朝……”白杨若有所思道。

    在还没有进入禁区之前白杨心中就有一个不切实际的猜测,如今看到周围这些‘正?!墓峭?,心头那个猜测的思路渐渐清晰了起来。

    猜测只是猜测,没有得到证实之前白杨也不知道对错。

    清荷说天音铃无时无刻不在散发一股仁慈的力量净化邪气尸毒,连深渊中那么恐怖的尸毒都能净化,为何这个禁区依旧存在?

    大光皇朝能建立一道防线圈住无尽怪物,当然有本事将其全部灭掉,为何只是围而不杀?

    张东阁!

    莫名的,此时这个大光皇朝的真神境神道修士的名字出现在了白杨的心头……

    再度转身看向邪气深渊,白杨心头一跳,如果真的如同猜测的那样,自己是否能在其中分一杯羹呢?

    心中快速思索,白杨觉得不是不可以,只是需要承担很大的风险,甚至要冒着得罪大光皇朝那位真神境强者张东阁的风险!

    “希望我的猜测是错的,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也不能等到五元时间依旧不动手了,可也不一定,万一是因为大光皇朝皇室牵扯的缘故呢?毕竟当权者没有人想看到一个无法控制的强者出现……”

    心中自语,白杨越想越心惊,觉得自己恐怕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布局!

    边上的小猫她们见白杨沉默,全都没有开口打扰。

    时间一点点过去,半个小时后,冰清玉洁四姐妹过来提醒白杨他们可以吃东西了。

    吃东西的时候白杨依旧在想事情,分析各种有可能发生的情况以及风险,最终在心头下定决心。

    干了!

    天底下哪儿有拿好处不承担风险的,如果真的得到了那种好处,届时自己就未必怕了那些大人物!

    宗门和皇朝的博弈,地皇境强者和真神境强制的布局……自己还是太弱小了啊……

    “小狗,原来你在这里,我看你还能往哪里跑!”

    天边传来一声愤怒而狰狞的咆哮,下一刻,两股杀气腾腾的气息快速飞驰而来。

    吕天德王月娥夫妇再度追来了!

    此时的他们显得分外狼狈,吕天德脸色苍白,甚至左手都从肩膀齐根断了,王月娥也不比他好,双腿从膝盖位置以下都没有了!

    以他们踏足人王境不知道多少岁月的修为,断掉的躯体都没有能生长出来,可想而知他们受了多么严重的伤势。

    起身将小猫她们护在身后,白杨看向他们似笑非笑道:“两位前辈,你们这是这么了?之前还好好的”

    知道他们的伤势估计是那白发苦修者造成的,此时白杨这么说不过是在奚落他们而已。

    听到白杨这句话,王月娥一脸阴毒的狞声道:“小狗,你以为找了个帮手就能奈何我们?他的下场比我们凄惨十倍,若不是跑得快早就死在了我们手中,现在轮到你了,宰了你我们再去杀他!”

    果然这两个老家伙来自大势力底牌不少,那个苦修者都没有能杀了他们,不过情况应该不是他们说的那样,那个白发苦修者绝对没有那么严重,白杨猜测王月娥之所以这样说估计是在装逼崩面子。

    具体细节白杨不清楚,此时看向他们笑道:“杀我?恐怕死的是你们,这里是我给你们选的风水宝地,不错吧?”

    “给我死!”吕天德大怒,新仇旧恨加起来,直接杀气腾腾的冲向了白杨,身上紫光冲天,恐怖气息爆发,以他为中心很大一片天地都在扭曲颤抖。

    王月娥也差不多,爆发恐怖气息杀了过来。

    他们一动白杨也动了,念力卷起小猫她们瞬息飞退冲向邪气之源那边。

    “哪里跑!”

    吕天德表情微变,可依旧追了下去。

    早就计算好了距离,白杨可谓瞬间来到了距离邪气深渊差不多千米的距离,这里已经是极限了。

    到了这个位置,白杨转身道:“两位前辈,永别了!”

    说话的时候,白杨掌心出现了一道青色雷霆在闪烁。

    “小狗你敢!”

    “你自己也会死的!”

    吕天德夫妇预感到了什么,顿时脸色大变咆哮道,开口的同时第一时间选择了后退。

    可是依旧晚了。

    白杨手中的青色雷霆闪烁,冲天而起,仿若一条青龙游走虚空轰向了邪气深渊上方的天音铃。

    他居然真的敢这么做,难道是在找死吗?

    吕天德夫妇心中惊恐自语。

    下一刻,那精致小巧的天音铃轻轻一颤,天地间响起一声清脆的铃声。

    叮!

    声音悦耳,让人如沐春风。

    可是,随之而来的,是以天音铃为中心,一圈恐怖的波纹扩散,横扫一切……

    (这段时间太忙了,各种事情缠身,更新不稳定,还望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