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他们走后,那白发苦修者陷入了沉思,苍老的双目看着火堆思绪不知道飘到什么地方去了。

    ‘独孤求败,张三丰,达摩,始皇帝……这些绝世强者真的存在吗?破尽天下功法秘术的剑道,刚柔并济阴阳相和的拳剑武道,只手遮天的霸道掌法……’

    白发苦修者喃喃自语,被白杨描绘的那一个个旷世强者给震撼了。

    世间从来都不缺乏传奇,这个世界太大,总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绝世人物,是以白发苦修者对白杨描绘的一个个风云人物并没有多少怀疑。

    沉默了不知道多久,白发老人深吸一口气呼出,目光坚定,似乎更加确定了自己的道路,也想要成为白杨描绘中的那些传奇人物之一。

    若是有一天白杨看到别的苦修者描述的时候说‘有这样一个人,他一生孤苦,为了追求武道远离家乡求学,可资质平平处处碰壁,于是他从事最为低贱的活计,省吃俭用买了一本最普通的刀谱,从此一边养活自己一边苦修不止,可他天赋太差,每前进一步都要花费别人十倍百倍的努力……到了他寿元将近的时候幡然醒悟,若是不另辟捷径无法踏足更高层次,于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游走生死边缘寻求突破,最终……’

    这么一想,白发苦修者还觉得挺带感的说。

    干咳一声,他老脸一红,发现周围没人,压下心中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

    伸手抚摸膝盖上的长刀,他说:“接下来要更加努力才行了,一往无前,但凡还有一口气,手中的刀就不归鞘,纵然资质决定了成就,可人的潜力是无穷的,就从现在开始!”

    说着,白发苦修者缓缓起身。

    起身的他,不再是一个满身风尘的苦修者,仿若一柄极度深寒的旷世天刀出鞘了!

    周围的空气瞬间下降数十度,有冰晶凝结飘扬迅速向着周围弥漫,地面咔擦咔擦的声音中结冰,就连边上原本还在摇曳的篝火都瞬间定格。

    火焰直接冻结,并不是被冻成了冰块,而是那种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的定格!

    伸手轻轻的握住刀柄,白发苦修者微微抬头看向了远处的天空。

    那边两个小点快速飞驰而来,是两个同样苍老的老人,正是吕天德和王月娥。

    冲出白杨布置的阵法,解决了几头强横的怪物之后他们再度追了过来,此时的他们看上去分外狼狈,甚至嘴角溢血,显然两个人王境的老家伙解决几头怪物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他们追到距离这里没有多远的地方,脸色顿时一变停了下来死死的看向这边。

    地上,白发苦修者手握刀柄静静站立,看向他们这边一脸淡漠,身上深寒的气势一直在攀升,那漆黑长刀并未出窍,可气息却越来越恐怖,简直无休止的升腾下去,仿佛出鞘的瞬间能将天地撕碎。

    有一句话叫做还未出鞘的刀才是最可怕的,因为谁也不知道出鞘后会展现什么样的恐怖锋芒。

    “你是谁,为何要拦我们!”吕天德看向这边沉声道。

    白发苦修者手握刀柄一字一顿的说:“我是杀你们的人,我之前答应过一个年轻人帮他解决追杀他的人,想来就是你们吧?”

    “原来是那条小狗的同伙,想杀我们?就凭你!”王月娥一脸阴毒的看向白发苦修者狞声道。

    说话的同时,她苍老的身影鬼魅般凭空消失。

    白发苦修者一头白发无风自动,眼睛微微一眯。

    锵!

    腰间漆黑长刀瞬间出鞘倒劈,一道雪亮的绝世刀芒冲天而上,那刀芒太过耀眼,照耀得世间再无其他颜色!

    刀芒横空,天地仿佛被冰封,咔咔的声音中虚空都被凝结。

    “月娥!”吕天德脸色一变沉声大吼,身上紫气升腾瞬间冲过去。

    砰!

    虚空一颤,王月娥的身影正好处于那道绝世刀芒之下,被劈了出来。

    王月娥脸色惨白,嘴里鲜血狂喷,手中那把灰蒙蒙的长剑已经折断,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而回。

    轰!

    吕天德一掌拍出,一只紫气升腾的遮天大手冲天,拍在了深寒刀芒之上。

    可是,他拍出的掌印根本抵挡不住,被那无匹刀芒一刀斩成两半。

    有这片刻时间足够了,吕天德横空而过抱住王月娥快速躲过了那恐怖刀芒。

    刀芒冲天而起,将乌云翻滚的天穹撕开一道横贯天际的裂缝,久违的阳光撒落下来,引得禁区中无数怪物咆哮。

    吞了口口水,吕天德看了看怀中脸色惨白的王月娥,随即看向白发苦修者狞声道:“你很好,并非我夫妇怕了你,而是有伤在身,留着你的命我夫妇会亲自来??!”

    丢下这样一句话,吕天德带着王月娥转身就跑瞬息远去。

    “走?我让你们走了吗?我想杀的人,没有人能活,除非我死了!杀你们是我对别人的承诺,更是我的修行!”

    白发苦修者沉声淡漠道,单手持刀冲天而起追了下去……

    王月娥夫妇从追杀白杨的猎人此时变成被人追杀的猎物,角色转换之快根本就在转瞬之间!

    远处,白杨带着小猫她们冒头,看向这边稍微松了口气。

    “白郎,吕天德夫妇似乎不敌那白发苦修者,恐怕还真会被他杀掉”清荷在边上说。

    和白杨确定关系后,清荷俨然小媳妇的姿态,一切都站在白杨这边考虑问题。

    摇摇头,白杨说:“那白发苦修者和吕天德夫妇都是活了很长岁月的人王境老怪物,我估计白发苦修者最终也无法杀掉他们”

    “怎么会呢?吕天德夫妇明显一个照面就逃命了”小猫在边上不解问。

    “很简单,吕天德夫妇不了解那白发苦修者,而且身上还有伤,最重要的是,吕天德夫妇来自于一个大势力,身后有无尽资源,而那白发苦修者毕竟只是孤身一人,隐藏的手段肯定比不过吕天德夫妇,是以结果难料”白杨解释道。

    “小猫姐姐,白郎说的对,那吕天德夫妇恐怕还有很多隐藏的底牌,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使出来的,是以白发苦修者杀不了他们甚至奈何不了他们也在情理之中”听了白杨的话清荷恍然道。

    “嗯,我明白了”小猫点头。

    白杨笑了笑说:“好了,与其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还不如靠自己,我们走吧”

    深深的看了一眼白发苦修者他们离去的方向,白杨心道无论如何自己都算是欠了对方一个人情,有机会一定要还上……

    功德金莲护着众人抵御空气中无形无质的尸毒,白杨他们继续前往禁区深处。

    禁区中的怪物似乎无穷无尽,这都不知道深入多远了,放眼望去大地之上依旧是怪物在涌动,也不知道是因为禁区中的怪物本来就这么多这么密集,还是因为其他方向的怪物都汇聚到了这边一起冲击南镇城方向。

    途中麻烦不断,白杨他们不时遭到来自地面和天上的怪物冲击,能避开的都尽量避开了,实在避不开的只能绕路或者想办法杀掉。

    如此一路深入,不知道过了多久,白杨发现地面的怪物在减少了。

    恐怕禁区真正的核心快到了,蓝欣会在那里吗?

    白杨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大地上的怪物真的减少了,再度深入后,已经很难再见到‘活的’怪物,反之出现的是另一幅画面。

    地面上白骨如山,有人类的也有动物的,是纯粹的骨架,并非怪物,越来越多,以至于到最后地面的白骨铺了一层又一层。

    如此再度前行了近万里后,白杨停下了脚步。

    禁区真正的中心到了。

    在白杨他们前方,大地之上有一个一眼看不到边的漆黑深渊,那深渊仿佛一直通往九幽地狱,看一眼就让人毛骨悚然。

    最为关键的是,在那庞大无比的深渊洞窟中,有如同墨汁一样的黑气在汹涌升腾,那漆黑的邪气看一眼就让人心中的负面情绪无休止升腾。

    “闭眼!”白杨第一时间沉声道。

    白杨提醒的及时,加上有功德金光护体小猫她们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不过毕竟是看到那漆黑的尸毒了,饶是如此她们也脸色惨白仿佛大病一场。

    “少爷,那是尸毒,是这禁区的源头,无尽生灵变成怪物都是那尸毒的原因,此时我敢肯定,那尸毒绝对是天帝级别的强者死后尸身散发出来的!”边上闭眼的安九浑身颤抖道。

    这还只是天帝强者尸体散发的尸毒,天知道那具尸体得多么恐怖。

    白杨嗯了一声表示明白,强忍着负面情绪升腾看向那尸毒源头。

    漆黑如墨汁的尸毒在深渊中升腾涌动,可在冲出地表数百米后就停了下来无法进一步扩散,在那个位置,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阻止尸毒蔓延。

    仔细观察后白杨知道了原因所在。

    深渊上方,虚空中有一个巴掌大小的洁白铃铛凌空定压,不注意根本就发现不了。

    那个铃铛精致小巧,好似一件玩物,可它的存在却是让尸毒无法扩散。

    天音铃!

    那是天音宗镇宗之宝八品巅峰神兵的天音铃!

    白杨来大光皇朝的目的是它,如今亲自看到反差很大,在白杨原本的意识中,他觉得八品巅峰神兵的天音铃必定如同烈日当空一样璀璨,哪像眼前,就一个巴掌大小的精致铃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