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禁区的南镇城那一边若只是死气沉沉的话,禁区中心那边可谓真正的修罗地狱。

    大地之上,放眼望去,一直连绵到天边都是密密麻麻无穷无尽的怪物,这些怪物大部分都是人类沾染尸毒而来,另一部分则是各种沾染尸毒的动物。

    这一片连绵到天边的怪物凶猛的冲击南镇城,南镇城外,数以百万计的人类联军组成防线抵御怪物的冲击。

    战线根本就是一台恐怖的绞肉机,每时每刻都有成千上万的人类被怪物撕成碎片吞噬,同样的,怪物一方也被人类联军斩杀无数。

    血流成河,尸骨如山。

    无尽的怪物也不单是本能的近战厮杀,其中强大的存在还具备远程大面积杀伤本领,晃眼间白杨就看到,一头浑身漆黑长满狰狞骨刺体长数百米的怪物狼,张口喷出一片黑色毒雾涌入人类联军一方,如天幕盖下,但凡沾染黑气的人类莫不被腐蚀成一堆白骨。

    另一边,一条千米长的漆黑巨蟒张口喷出粘稠的漆黑毒液,毒液如江河奔腾,山石泥土都被融化,顷刻间就毒杀人类一方数百人。

    类似强大的怪物比比皆是,它们无休止的冲击南镇城。

    当然,人类一方也不乏强悍的存在,有人斩出照耀天地的剑光在怪物群中撕开一道巨大的裂缝,途中怪物尽皆被粉碎,也有人类神道修士挥手间撒出一片火海,焚毁数不尽的怪物。

    喊杀声,咆哮声,剑气嗡鸣声,火焰澎湃声,怪物嘶吼声,各种声音交织成一片最血腥最残酷的恐怖画面!

    这条战线很长,左右看不到头,人类一方以南镇城为依靠死死的抵御无穷无尽的怪物冲击,力竭受伤之人立即退回城中休整,有另外的人出来填补空缺。

    这样的厮杀已经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城外向前数百里大地都被打成了庞大的盆地,不知道多少生灵葬身在这里,也没有人知道还会持续多久,将有多少人会埋骨此地。

    “白杨,你跑不了的,给我死!”

    来不及仔细观察下方的残酷战况,白杨身后吕天德王月娥紧追不舍,传来了吕天德杀气腾腾的怒吼。

    并未理会后方的叫嚣,白杨化身真龙法相游走虚空瞬息千里径直往禁区深处飞驰而去。

    “吼!”

    下方传来一声震天怒吼,一头高达三百米的恐怖爆猿冲天而起,大地被踩出一个直径千米的‘陨石坑’,爆猿如炮弹般冲向白杨的真龙法相。

    白杨并未停下前进的步伐,龙尾一扫,将爆猿凌空抽爆,虚空仿佛一颗小行星粉碎,爆猿粉碎的身躯携带冲击波横扫四方,地上被砸出一个个大坑,还有无数怪物被波及。

    一路深入禁区中心,类似情况不断,眨眼间白杨就将南镇城抛在了身后远处,已经看不到人类联军和怪物厮杀的前线了。

    吕天德王月娥两个老家伙对白杨穷追不舍,根本就不顾这里是禁区,一副不死不休的姿态,他们和白杨一样,在进入禁区之后都遭到了来自地面的怪物袭击。

    不过,修为达到他们这种程度,一般的怪物已经无法近身就被轰杀了。

    几个呼吸间,他们一追一跑不知道横跨了多远距离,可大地之上的怪物依旧一眼看不到头并未感觉减少,仿佛整个禁区无边疆域都变成了怪物海洋一般。

    轰??!

    白杨前方,乌云翻滚的漆黑苍穹突然裂开一道巨大的裂缝,一只展翅近万米的骨架雄鹰怪物浑身缠绕漆黑闪电冲出,向着白杨的真龙法相扑杀过来。

    这绝对是一头实力堪比人王境的恐怖怪物!

    心中快速权衡,白杨虽然有把握将其轰杀,可却会耽误时间被身后的吕天德王月娥追上,若是缠斗起来被无尽的怪物包围恐怕不妥。

    心念闪烁,白杨十多万米的真龙法相瞬间缩小到百米大小,游走虚空化作一道金色长虹绕开骨架雄鹰怪物远去。

    砰!

    一只紫气升腾的大手凭空出现,一巴掌将骨架雄鹰拍成碎片,吕天德王月娥俩老家伙从中冲出继续追杀白杨。

    “你跑不了的,你一定会死,哪怕你跑到天涯海角也要死!”

    “你杀了我吕家百元难遇的天才孙儿,我要你偿命,还是乖乖停下来受死的好!”

    俩老家伙一边追一边狰狞怒吼,对于被白杨杀的那个青年他们显然无比在乎,以至于不顾禁区也要将白杨追杀到底。

    “谁说我要逃了?我只是在给你们两个老家伙寻找埋骨之地而已,一把年纪了不在家好好等死跑出来很好玩吗?”

    前方传来白杨的声音。

    与此同时,白杨缩小到只有百米长的真龙法相瞬间向前,径直向着一座深入云端的庞大山体撞了过去。

    在吕天德王月娥一脸他想撞山自杀的古怪表情中,白杨的真龙法相仿若一滴水融入大海一般融入那座大山消失不见了。

    “不好,他借助秘法遁入地下想跑!”

    王月娥狞声尖叫,手中灰蒙蒙的长剑斩下,虚空中无尽死气沉沉的灰色剑芒出现,如潮水一样斩在了那座大山之上。

    轰!

    在那恐怖的剑芒之下大山瞬间被撕成碎片,可是其中却根本就没有白杨的踪影。

    “不好!快退!”

    吕天德沉声大叫,可是已经晚了。

    以那座大山为中心,方圆直径两百公里的大地如同融化了一般变成了无尽粉尘,还不等这些粉尘如同水流一样四处奔涌,宛如龙卷风一样倒卷而起接连天地变成了一根根散发金属色泽直径千米的石柱!

    石柱之上有阵法纹理在闪烁光芒!

    嗡!

    当吕天德王月娥陷入这无数石柱之中的瞬间,石柱上的阵法纹理绽放光芒,恍惚间他们已经处于另一片天地了。

    不再是漆黑阴沉满是怪物的禁区,而是一片酷热难耐的炙热沙漠,沙漠温度奇高,虚空都在扭曲,处处是紫色火焰在升腾。

    身处这片沙漠之中,吕天德王月娥脸色微变,他们感受到了?;?。

    阵法,这是一个惑人心志的阵法,他们没有想到白杨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布阵。

    神道修士从来都不以正面厮杀见长,布阵画符施展术法才是神道修士的长项,白杨利用土系异能遁入地下快速脱离两个老家伙的视线,更是用土系异能改天换地布置阵法一举将两个老家伙困入了其中。

    白杨的真龙法相从另一个方向的地面出现,目视阵法之处,他看到吕天德王月娥两个老家伙如同没头苍蝇般在里面乱转。

    “区区六品阵法是困不住他们多久的,不过那片区域有四头堪比人王境的怪物盘踞,足够拖住他们一段时间了!”

    看了阵法方向一眼,白杨没有犹豫转身就走。

    那俩老家伙不知道活了多久,手段强大,白杨不熟悉他们的底细不宜硬拼,尤其是这个地方乃是禁区,有着不知道多少强大的怪物蛰伏,一旦长时间战斗只会让自己陷入不利局面。

    虽然白杨可以利用信仰之力的神奇和他们打消耗战,但时间拖久了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意外,是以白杨觉得还是想办法给他们来一个狠的才妥当。

    白杨走后,阵法中吕天德王月娥找不到阵法出口,于是暴力破阵,恐怖的掌印崩灭虚空,死气沉沉的剑芒将天地撕开一道道漆黑裂缝。

    阵法被破了,根基被他们打碎,两个老家伙再度回到了禁区的天地。

    可是他们破阵的动作太大,惊动了蛰伏在这片地方的几头怪物。

    大地裂开,一条长达三千米的漆黑蜈蚣出现,还有一条四千米长的漆黑蝎子,两条恐怖的剧毒怪物当即向着吕天德王月娥发起攻击。

    除此之外,远处一座山体崩塌,一头浑身布满石甲的爆猿出现,轰隆隆踩碎大地杀向了两老家伙。

    天穹扭曲,一条展翅千米却浑身燃烧漆黑火焰的乌鸦冲向了他们。

    “卑鄙,有本事正面厮杀!”

    吕天德怒吼,知道中了白杨的计策,可白杨已经离去,四头怪物已经冲来,他们不得不先解决了怪物再说。

    暂时摆脱两个老家伙后,白杨一路深入禁区中心,越往中心他越是能感受到来自于四面八方的?;?,在这个禁区中不知道隐藏着多少恐怖的存在。

    连地皇境强者进来都得小心翼翼可想而知这个地方有多危险。

    前行了不知道多远,避开了一处又一处充满?;牡胤?,突然白杨心头一愕,他居然在这?;刂氐慕锌吹搅艘桓龌鸲?。

    怪物一般是不会用普通火焰的,如此一来就证明那火堆是人类升起的。

    禁区中心居然还有人类?

    心念闪烁,白杨径直向着火堆方向飞了过去。

    “滚开!”

    还不等白杨靠近,火堆之处传来一声冷哼,旋即天地颤抖,一道无匹的白色刀芒横跨天际向着白杨斩来。

    那刀芒太恐怖了,白杨极力躲开,转身一看却是心有余悸,大地上被那道刀芒撕开了一条长达数百里的峡谷裂缝!

    这是哪里来的狠人?难不成就是传说中将自身安危置之死地寻求突破的苦修者?

    白杨猜测那个人恐怕是苦修者无疑了,要不然谁吃饱了乘得才跑来进去中野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