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将小猫她们护在身后,白杨转身看向声音来源方向。

    出现在白杨视线中的是一个身穿紫色长袍的老人,头发雪白,脸上布满了皱纹和老年斑,他虽然苍老,可一双眼睛却深邃得可怕,根本就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怪物。

    心头一沉,来人不但带着浓到化不开的杀机,还给白杨一种沉甸甸的压力,简直跟当初面对苍狼王没什么两样。

    “你是谁?”白杨沉声问。

    那老头紫色长袍咧咧作响,看向白杨一脸狰狞,苍老的面容显得十分丑陋,张嘴露出仅剩的两颗牙齿声音沙哑道:“我是杀你之人,还我孙儿命来,白杨,给我死!”

    对方干脆果决无比,在说话的时候就动手了,鸡爪子一样的右手伸出凌空向着白杨拍下。

    轰!

    虚空嗡鸣,一只紫色大手横空而出,紫霞灿灿,带着烈日当空般的威势向着白杨盖压下来,那大手所过,虚空都被拍成了紫色的固体!

    金霞澎湃,白杨第一时间祭出八品功德金莲将众人护在了下方,他虽然并不太惧怕对方,可生怕战斗的余**及到小猫他们。

    在八品功德金莲护住小猫等人之后,白杨目光一寒,心念一动,青色雷霆银色火焰齐出,雷火交织,天雷地火,狂暴毁灭的力量汹涌,向着那紫色大手汹涌而去。

    嗡……

    天地颤抖,恐怖的余波辐射,哪怕在极高的天气之上,余波横扫也将城中无数建筑摧毁。

    白杨雷电火焰异能交织的狂暴力量被那只紫色大手拍灭,可那手掌本身并未破碎,虽布满了裂纹,依旧威势无双的向着白杨这边轰击下来。

    这是一个极其可怕的老怪物,虽然依旧是人王之境,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手段深不可测!

    白杨脸色微变,来不及第二次出手了,那只布满裂纹的大手已经拍在了八品功德金莲之上。

    轰!

    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八品功德金莲一颤,不愧是八品神兵,坚挺的挡住了那只大手。

    虽然挡住了,但心神相连之下白杨却是身躯摇晃脸色一白。

    心念闪烁,分析对方的身份,白杨才来大光皇朝没有多久,树敌屈指可数,联想到对方之前那句话,很快就知道来的是谁了。

    那个被自己‘杀鸡儆猴’的白衣青年家长辈找来了,然而白杨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被他杀的那个青年叫什么名字呢。

    知道了那老头的来历也没用,信息太少,白杨只觉对方很强,可具体什么手段并不清楚,根本就没有行之有效的对付之法。

    “杀!”

    又一个冰冷而充满杀机的苍老声音出现在身后,白杨脸色一变,转身就看到一柄灰蒙蒙的长剑横空而来。

    那灰蒙蒙的长剑抓在一个鸡皮老脸的老太婆手中,对方一脸阴毒,剑身嗡鸣,虽然没有澎湃的剑芒吞吐,却带着一股撕裂天地的恐怖威势。

    这是一次处心积虑的偷袭刺杀,想要一击将白杨杀掉。

    可对方太小看八品功德金莲的防御力了。

    当!

    金灿灿的八品功德金莲一颤,缓缓旋转,金霞冲天,硬生生的挡住了这绝杀一剑。

    “杀,还我孙儿命来!”

    那老太婆尖叫,灰蒙蒙的长剑一颤,剑芒吞吐,一片灰色剑芒席卷世间,带着死亡的气息向着八品功德金莲冲击而来。

    这是一个不下于另一边那紫衣老头的人王境老怪物!

    大光皇朝的人王境强者他娘的也太不值钱了点吧?白杨心中暗骂。

    他也是凶狠,被这两个老怪物盯上,若是不将其弄死弄残恐怕对方会紧追不舍,自己虽然不惧却要顾忌小猫她们遭遇不测。

    眼中凶光闪烁,白杨微微闭目,眉心一点金光冲天而起,金光飞出无限膨胀,化作一条十多万米的金色神龙。

    龙形法相横空而出,周围金霞笼罩神龙见首不见尾,龙吟惊天,一股霸道威严镇压天地。

    这是白杨吸收了神武皇朝玉玺碎片后第一次使用真龙法相,吸收了那玉玺碎片中的国运,白杨的真龙法相变得更加峥嵘霸道,龙角如分叉的闪电,好似神枪直指苍天,龙鳞坚实紧密,金霞流淌简直坚不可摧,尤其是那五根手指头的龙爪,简直要撕裂虚空。

    龙口一张,白杨瞬间将八品功德金莲连同金莲?;ぶ械男∶ㄋ峭倘敫怪?,如此才能全心全意的迎接大敌。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瞬息之间而已,那俩老怪物再度对白杨展开了恐怖绝杀。

    紫衣老头面容狰狞,只手遮天,天地间紫气滚滚,又一只恐怖大手出现盖压下来,大手之上不但紫气升腾,更是有紫色火焰燃烧,简直如同骄阳坠落下来欲要磨灭一切。

    身后那鸡皮老脸的老太婆狞笑,长剑一甩,灰蒙蒙的剑芒冲天,内中居然有鬼哭神嚎的声音,死亡气息升腾,也不知道是修炼了什么邪门剑法。

    “杀!”

    白杨真龙法相咆哮,一个杀字出口却是震动天地的龙吟之声。

    五指龙爪探出,金霞灿灿,和那只紫色大手印在了一起,龙尾扫荡,虚空都被扫出了无尽几乎破碎般的褶皱抽向那死气升腾的邪门剑芒。

    轰轰轰……

    这方天地轰鸣颤抖不止,毁灭性的光芒冲天。

    动荡扭曲的天地间,那只紫色大手破碎,邪意剑芒崩灭。

    可那两个老怪物真心强大,白杨也付出了相应代价,龙爪险些破碎布满了裂纹,没有血液流淌,裂纹中只有金霞氤氲,龙尾之上鳞片破碎,纵横交错布满了剑痕,那些剑痕之中有灰色能量如跗骨之蛆侵袭白杨的真龙法相。

    “有点本事,但你今天必须要死,给我孙儿偿命!”紫衣老头不依不饶,怒吼中身影一闪直接冲向白杨的真龙法相,一只遮天紫色手掌开天辟地般冲着龙头拍下。

    “杀杀杀,杀我孙儿,你死定了”后方老太婆狞笑,死亡的气息更加浓烈。

    白杨真龙法相翻滚,凶悍无匹,怒吼道:“两个老不死的既然找死我成全你们!”

    龙目中黑白光芒闪烁,天地寂静,先天太极八卦图出现,镇压虚空,时间和空间都仿佛静止了一般。

    黑白阴阳太极图旋转,周围八卦卦象好似天地磨盘,咔咔的声音中将紫色大手和邪恶灰色剑气磨灭。

    那俩老家伙也是人精,见势不对瞬间远去脱离了白杨的道场范围。

    白杨就要乘胜追击弄死这俩老家伙的时候,城中一声愤怒的大吼响彻天地:“白杨,吕天德,王月娥,若是再在城中战斗别怪我祭出东阁大人留下的手段将你们轰杀!”

    镇守南镇城的强者发话了,白杨一个神道天师,那俩老家伙乃是人王境老怪物,战斗起来的破坏力太大了,饶是这座城池的建筑坚固甚至有阵法?;ざ急换倜鹆宋奘?,波及到的人更是成千上万!

    这是不容许的行为,若不是担心破坏力太大镇守这座城池的人都恨不得直接动手了。

    紫色长袍老人吕天德脸色一变,看向白杨狞声道:“白杨小儿,可敢和我出城一战!”

    “小狗崽,出城让老身宰了你为我孙儿报仇!”老太婆王月娥也停手对白杨恶语相向。

    显然这俩老家伙恨不得现在就宰了白杨,却也无比忌惮大光皇朝的态度。

    “出城,看我不宰了你们这两条老狗!”白杨寒声道,真龙法相游走虚空,化作一道金色长虹向着禁区中心方向而去。

    俩老家伙对视一眼,目光闪烁,最终报仇心切,也顾不得禁区不禁区了,咬牙跟上。

    被白杨?;ぴ诜ㄏ嗄诓康男∶ǖ热俗偶钡貌恍?,可是却帮不上什么帮。

    白杨此时的状态很不好,一只龙爪几乎崩碎,龙尾之上布满了剑痕,尤其是那些剑痕中还有邪恶的灰色能量在时时刻刻侵蚀他的法相。

    前往禁区方向的途中,白杨心念闪烁思考如何弄死那俩老家伙。

    他们很强,或许自身修为还不如苍狼王,可活了无数年月的他们手段高明,联手之下饶是白杨也有些吃不消,在没有绝对实力碾压的情况下恐怕吃亏的是自己。

    不过在白杨思索间,心头却是闪过一丝古怪。

    他的龙形法相之上,此时有淡淡的七彩光芒闪烁,当这些七彩光芒出现的时候,白杨仿佛听到了无数真诚祈祷的声音。

    紧接着,他法相之上受伤的地方在快速愈合,龙尾上的剑痕中那些邪恶的能量在消失,一个呼吸不到,他的法相完好如初简直就跟没有受过伤一般。

    “原来如此!”

    心头明悟,白杨懂了,身上的七彩光芒是信仰之力,当初在地球那边白杨建立道场,搞出那么大的动静收集世人信仰也只是凝聚到淡淡白光的程度,而如今,他在合纵连横灭掉苍狼王朝之后,获得的信仰之力虽然没有达到让上天降下天师果位的程度,却让信仰之力浓烈到了绽放七彩霞光的地步。

    信仰之力,不能增加他自身的战斗力,可聚集众生信仰,其中一个功能就是滋养神魂,他受伤的法相能如此快速恢复就是效果的体现。

    在信仰之力没有消耗完之前,简直立于不败之地了,两个老家伙我耗也能耗死你们!

    白杨就不信他们老到那种程度还能长时间高强度战斗!

    转瞬间,白杨已经离开了南镇城进入了禁区真正的核心地带。

    这里和外面虽然都属于禁区,可一城之隔简直是两个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