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周围诸多恶毒语言,厌恶的眼神,清荷并未表现出生气亦或者愤怒,眼中只是流露出淡淡的无奈和悲哀。

    自幼在青楼长大的她,已经见惯了这样的场面,比这更加恶劣的场面都遇到过,要说不在乎那是不可能的,可在乎又能怎么样,能改变自己的过往吗?

    话说回来,曾经的清荷也好,现在的她也罢,亦或者是未来的她,说到底和这些人有一毛钱关系吗?她甚至都不认识这些人,他们凭什么要这样说清荷?

    可人就是这样,当一个原本飘在云端需要他们仰望的存在一下子跌落泥潭,他们不介意上去踩两脚,盖因他们原本在这个人面前是自卑的,通过奚落谩骂不过只是想找到一点优越感而已。

    说到底,之前的清荷在他们面前高高在上,甚至高不可攀,如今猛然发现,哦,原来她是这样一个人,顿时就觉得自己高大上了,还不允许我骂你两句?毕竟你是出自青楼的低贱女人呢。

    这特么就是一种自卑的表现,真正强大的人从来不会在别人身上找优越感。

    一个天音宗冰清玉洁的段掌门弟子和一个出身青楼的低贱女子,两种截然不同的身份此时同时出现在清荷身上,很多人矛盾痛苦,最终叹息一声,大多数人默不作声的选择了离去。

    现在的清荷,已经不适合他们追求了,追求到一个天音宗段掌门冰清玉洁前途无量的关门弟子会给他们带来无与伦比的前途,但如今的清荷是一个低贱的青楼女子,再去追求的话只会受到世人嘲笑的。

    清荷并未说什么,也没有反驳什么,她只是淡淡的看着,似乎对于这样的场面已经麻木了,都提不起兴趣去辩解什么。

    或许换做另外一个虚荣心作祟的女子,此时此刻必定会极力的去掩饰去挽回自己的名声,但清荷不是那样的人,她甚至愿意放弃当前的一切换取无忧无虑的自由,天性淡然,对于周围那些人的恶毒嘴脸根本就不在乎。

    估计是觉得欺负一个女孩子没什么意思,尤其是一大帮人自认为的青年才俊,他们在将清荷骂得体无完肤,而清荷又没有反驳的情况下,一个个都逐渐的闭嘴了。

    有人选择离去,有人选择留下来观望,想要看看接下来的清荷何去何从。

    眉头微皱,白杨目光扫视周围,眼中寒芒闪烁。

    清荷出身青楼这是事实,他无法反驳什么,可清荷与这些人无冤无仇,他们有什么资格去谩骂嘲笑清荷?作为朋友,无论如何白杨都不能坐视不管,至少要帮清荷出一口气。

    朋友是什么?朋友是在对方落难的时候义无反顾的挺身而出,并不需要回报,这就是朋友!

    估计是感觉到了白杨心头的杀机,清荷轻轻的握住了白杨的手。

    白杨看向她,她只是淡然一笑摇摇头,似乎在说这样不值得。

    见清荷目光坚定,白杨心中叹息一声,点点头,他明白清荷的意思,和这些人争斗不值得,与其去在乎那些虚名而得罪天下人,还不如将他们当做自卑的小丑在蹦跶唰存在感。

    深深的将那些骂得最恶毒的人记在心中,白杨不介意在有必要的时候给清荷出一口气。

    接下来他什么都没有说,带着清荷等人继续往禁区深处方向而去。

    此时此刻,没有人再阻拦他们,就连大光皇朝九皇子都选择了沉默,神色复杂的目视白杨他们离去。

    如果清荷依旧是那个天音宗高高在上的段掌门弟子,九皇子不会让白杨带走去冒险,可现在的清荷是一个出身青楼的低贱女子,若九皇子再去追求的话就不适合了,哪怕是他自身不在乎名声,可皇室尊严还是要的,天下悠悠之口不允许他那样去做。

    更何况,他根本就不喜欢清荷,在乎的只是她段掌门关门弟子的身份而已。

    没有人再阻止,也没有几个人跟随,白杨他们一路前往禁区中心那边,一路上气氛沉默,谁都没有说话。

    途径城中一处开满粉白莲花的湖泊之时,清荷淡淡的开口道:“白公子,你也会和其他人一样觉得清荷只是一个出身青楼的肮脏继女吗?”

    听到这句话,白杨心中一叹,他知道,清荷是在乎那些恶毒语言的。

    停下前进的步伐,白杨他们站在虚空中,目视清荷深邃平静的双目无比认真的说:“清荷,你比之前那些人要干净一千倍一万倍,你只是出身青楼,青楼如同下方布满污泥的湖泊,而你就是那白莲,出淤泥而不染,浊世独立,反倒是那些人,于这茫茫红尘,被俗气沾染,从身躯到灵魂都污秽不堪!”

    清荷看向白杨,目光闪烁,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微笑,这一刻的她,真的很美,身上仿佛有一层洁白的光环笼罩,世间一切在她在这里都黯然失色。

    白杨的这些话,让她觉得之前的遭遇根本就无关紧要了。

    小猫在边上说:“清荷妹妹,不必在乎世俗流言,他们不了解你,追求不成只会用肮脏恶毒的语言去攻击你抹黑你,以此才显得他们聪明高贵,所以他们的话你根本就不必在乎,正如少爷所说,他们根本就无法和你相提并论,他们从身躯到灵魂都已经污秽不堪”

    “是呀清荷姐姐,不必在乎那些人,做自己,你是世间最独特的白莲花,就当那些人是清澈湖泊中的烂泥好了,没有烂泥的承托,怎能彰显你的圣洁美丽”

    “要我说,将那些人比喻成烂泥都是抬举他们了……”

    冰清玉洁四姐妹此时在边上相继说道。

    轻轻缕了一下脸颊上的发丝,清荷看向小猫她们点头笑了笑,知道她们是在安慰自己,但她内心此时已经并未在乎那些恶毒话语了。

    此时她再度看向白杨,静静的看着,目光闪烁,轻轻咬了下水润的嘴唇,然后语气小心翼翼的说:“白公子,你的话我信,只是,只是,哎……清荷只是一个出身青楼的卑微女子啊……”

    她的这句话说得有些莫名其妙了,但白杨却懂了。

    听出她这句话中包含的无尽惆怅心酸和无奈,更是听出了隐含在这句话深处,隐藏在清荷心底最深处的那一丝不敢表露的情愫。

    此时此刻的清荷是脆弱的,她如同一件无比漂亮的玻璃制品,稍微触碰恐怕就会破碎。

    她背负了太多,看似淡然,其实那只是伪装起来的坚强而已,她只是一个弱女子,背负太多,她活得很累,远没有表面上那么淡然,所以她才向往自由,向往白云般无拘无束,不受世俗束缚。

    这个时候白杨说什么或许都会伤害到她,可若是不说什么更是会伤害到他,甚至是说晚了也会伤害到她。

    看着清荷,白杨笑了笑,伸手抚摸她的脸颊,她没有拒绝,目光闪烁,忐忑又小心翼翼。

    然后,白杨低头,脸颊靠近她的脸颊,没有犹豫,嘴唇印了上去。

    清荷笑了,她笑得很开心,闭起了双目,生涩而激烈的回应。

    一切都那么自然,一如他们偶然相遇,相识,相知……

    当全世界都抛弃了她的时候,至少她还有他。

    当全世界都在侮辱谩骂他的时候,至少白杨敢挺身而出不顾一切的得罪天下人,这就够了。

    当白杨看向那些人展露出杀机的那一刻,清荷就已经沦陷了。

    可是,她只是一个出身卑微的青楼女子啊,她不敢表露心迹,因为她觉得自己配不上白杨的,纵使千般情愫也只能藏在心里。

    然而白杨却并未说什么,用行动来证明,义无反顾的接受了她。

    这是一个可怜的女子,她需要呵护,不应再承受世人的压力了,她太累了,她应该活得无忧无虑的。

    看到白杨和清荷拥吻,边上安九自然的转开了视线。

    小猫不但没有说什么反对的话,反而是很开心的笑了,她一直以来都想给白杨找很多媳妇呢,现在又多一个了,她不但不生气吃醋反而很开心。

    冰清玉洁四姐妹看着,眼中羡慕无比,却没有丝毫嫉妒。

    良久唇分,白杨和清荷四目相对。

    之前的他们只是朋友之上的知己,这一吻之后,他们都知道,双方以后的人生谁也无法离开谁了。

    “白郎”清荷看着白杨,声音呢喃呼唤,双目中满是浓得化不开的情谊。

    轻抚她的脸颊,白杨看出了她眼底深处的忐忑和小心翼翼,无比坚定的说:“清荷,以后你和猫儿一样,都是我的妻子,在我没有倒下之前,没有任何人能欺负你,为了你们,纵然与全世界为敌又如何!”

    竖起一根手指,清荷摇摇头说:“白郎,清荷不要你与全世界为敌,有你这句为了清荷能与全世界为敌的话,清荷纵死也无悔了”

    这是一个需要呵护的女子,再背负一份情债又何妨?

    白杨心中如是道,将清荷拥入了怀中,伸手将边上的小猫也拥入了怀中,以后,三个人的命运就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情之所起,或许是当初双方第一次见面,或许是双方当初相敬如宾的识字过程,或许是当初一次有一次心有灵犀的对白……

    “好一对狗男女,当真是郎情妾意啊,黄泉路上作伴,想来也不会寂寞了……”就在此时,一声隐含无尽杀机的话语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