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气氛迷之安静,白杨一张嘴说得两位人王强者吐血而走就问你怕不怕。

    当白杨的目光所过之处,每个人都下意识避开他的视线,生怕被白杨找上,就连大光皇朝的九皇子都嘴角抽搐,这张嘴太毒了。

    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不过如是,天知道能从他嘴里蹦出什么来。

    人群后方,有几个人目光闪烁,陷入当下这样的局面并非他们想看到的。

    他们暗中对视一眼,有人用了点小手段,表情不变,嘴巴也不曾张开,可声音却是在这片地方回荡。

    “传言天音宗清荷姑娘冰清玉洁,如今看来恐怕未必,诸位,你们别被她那涉世未深的外表给骗了,你们看,她和那白杨走得如此之近,甚至一副小媳妇的样子言听计从,莫不是她这清纯外表下并非我们看到的那样?”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莫不色变,是谁胆敢说这样的话?

    这是在抹黑清荷啊,抹黑她也就算了,可如今的清荷站在这里很大程度上是能代表天音宗的,而且她背后还站着一尊地皇境强者师傅,是谁胆子这么大?

    饶是一直以来都表现的不悲不喜的清荷在听到这番话之后都皱起了眉头,目光闪烁寻找说话之人。

    可那声音飘忽,根本就找不到源头。

    白杨不动声色,暗道一声来了。

    这是有人在故意针对清荷啊,在天音宗的时候白杨就感觉不对劲了,清荷去了天音宗半元时间都没有做过什么任务,为何突如其来的就要执行任务了?

    要说这背后没有人针对白杨是不信的,而且针对她的人必定来自于天音宗内部,这也是白杨宁愿带着她麻烦一点来到这里也没有第一时间将其送回天音宗的缘故。

    天音宗对于清荷来说已经不安全了!

    几乎所有人都在寻找说那句话的人,可那人说完之后就不再言语了。

    九皇子脸色一沉狞声道:“刚才那番话是谁说的?给本王滚出来,或许你现在心存侥幸,天底下没有不漏风的墙,被本王查到你九族不保!”

    九皇子发话,暗中说话的人虽然表面不动声色,可却心头咯噔一声,然而事已至此话已经收不回来了,想到吩咐下来这件事情的那位,还是认真继续计划吧。

    在人们纷纷猜测是谁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他一咬牙再度发出声音说:“清荷姑娘对白杨如此亲近,莫不是已经心系于他了?恐怕关系不一般呐,诸位,你们追求清荷姑娘,恐怕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她外表圣洁,人后天知道和那小白脸一副多么淫荡的姿态……”

    这句话一出,场面安静了下来,很多人胆寒,九皇子帮着清荷说话,立场不言而喻,可此人继续抹黑,这是在找死吗?不知道九皇子一旦发怒那得死多少人吗?

    很多人心中跟明镜似得,对方不但在抹黑清荷,更是在给白杨树敌,此时人群中很多有心想追求清荷的人看向白杨的目光已经带着杀机了。

    没有任何男人希望自己喜欢的人已经和别人在一起了,尤其在这讲究拳头的世界,心头不爽拔刀砍人就是!

    “当本王的话是耳边风吗?现在站出来受死还来得急!”九皇子面色阴沉道,身上恐怖的气息爆发,虚空扭曲,这是已经处于暴怒的边缘了。

    他或许并不喜欢清荷,但却并不妨碍他想接近清荷甚至最终能在一起,盖因他是大光皇朝九皇子,身在皇家就难免出现争权夺利,若是能争取到清荷的话,对于未来是否能登上帝王宝座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在这样的前提下,他怎能容许别人诬蔑清荷?哪怕是真的也不能说,说了就要死!

    “哼,你们以为我是在胡说八道?以为我是在故意抹黑清荷姑娘?的确,你们看到的她是天音宗段掌门的关门弟子,你们看到的她冰清玉洁,可是你们知道她真正的来历吗?哈哈哈,说出来恐怕所有人都要大失所望了,她……”

    暗中搞鬼的人继续作死,似乎要爆什么猛料。

    白杨脸色一变,似乎意识到对方接下来要说什么,当即身上神道天师境的恐怖气息爆发,怒吼道:“闭嘴,给我滚出来!”

    风起云涌,虚空动荡,天师发怒,神魂牵引天地,那副画面无比骇人。

    “不管你是谁,你死定了,和你相关的任何人都死定了!”九皇子寒声道。

    听到九皇子的这番话,整个南镇城中的人心头一寒,人们似乎感觉到,若是那个人再继续说的话,恐怕整个南镇城中没有人能活着走出去了,九皇子似乎不想让对方接下来要说的话传递到外界去!

    “哈哈哈,为了让你们不被清荷姑娘故作清高的样子给骗了,我告诉大家真相吧,清荷姑娘原本来自一个叫做陈王朝的小国家,你们知道她是在哪里长大的吗?她是在青……”

    背后搞鬼的人似乎已经豁出去了,不管不顾的继续爆猛料。

    听到这里,人们心中一跳,清荷从小在哪里长大?青?青什么?

    联想道对方之前的那些话,很快两个字跳上了人们的脑海,青楼!

    清荷姑娘,天音宗段掌门的关门弟子,居然出身青楼?这怎么可能,若是真的话,天啦,天音宗段掌门居然将一个青楼女子收为弟子,以后还怎么见人?若是未来天音宗清荷担当大任的话,还如何在世间立足?

    脸都要丢??!

    而且,最关键的是,若是清荷真的出身青楼,这些个青年俊杰居然去想方设法的追求这样一个女子,还要不要脸了?

    暗中搞鬼的人刚刚说到青字,后面的话就来不及说了。

    原本一脸平静的白杨双目一寒沉声道:“给我死!”

    轰隆……

    虚空一声轰鸣,一道青色雷霆从天而降,人群中一个不起眼的黑衣人被轰成飞灰,接下来的话也就戛然而止了。

    对方施展了小手段蒙蔽人们的观察,可白杨的念力无声无息散发监视周围每一个人,从人们最细微的变化判断出了是谁在说话,正确找出将对方轰杀,最终对方也没有将要说的说完。

    轰杀对方之后白杨暗道一声好险,差点就被对方说出来了。

    若是那个字被点破,对于清荷来说是一个污点,对于天音宗来说也是一个污点,对于周围所以的青年才俊来说都是一个污点!

    虽然对方最后说了一个青字会让人浮想联翩,可并没有说出来不是。

    后续或许会有人因此去查清荷的过往,可白杨却有足够的时间去周旋抹去清荷当初的痕迹,猜测也只能是猜测了,无关紧要,毕竟每一个风云人物背后总是有一些非议的不是。

    那声音戛然而止,不但白杨松了口气,九皇子都松了口气,还好对方没有说出来,要不然不管清荷再怎么重要他都只能放弃了,想要登上帝王宝座,绝对不容许娶一个青楼女子。

    针对清荷的人绝对来自于天音宗内部,而且还是高层,恐怕还是有志于天音宗掌门之位的存在,唯有不遗余力的抹黑清荷甚至将其除掉才能少一个巨大的威胁。

    毕竟世间流传着清荷有望接任天音宗重担的,而她的天赋也做不得假。

    可是,不等白杨庆幸一秒钟,下一刻一个声音将所有人心中的猜疑打消。

    又有人暗中说道:“你们眼中冰清玉洁的清荷姑娘出自青楼,她是一个人尽可夫的青楼女子,花钱就能上的贱货,这并非我故意抹黑,而是事实,她来自陈王朝庆阳州桃山郡青木县德阳镇,曾经是那里一个牛姓小家族名下青楼中的一名继女,这些都是有证可查的事实,并非胡编乱造!”

    轰……

    这番话说出来,不亚于在整个南镇城投下一枚原子弹,原来是这样,原来清荷姑娘是这样一个人,她原来是青楼中的一个继女,这怎么可能?

    人们震惊于这个消息的时候,很多人却是浑身颤抖胆寒不已,要变天了,哪怕这是事实,可也不能说出来啊,说出这番话的人,天音宗会放过他?大光皇朝那么多青年才俊会放过他?为了脸面,不管对方隐藏再深都要被找出来抽筋扒皮。

    这是在与天下人为敌??!

    “哈哈哈,知道真相了,你们意不意外惊喜不惊喜?还要追求那个肮脏的继女吗?哈哈哈……”

    来不及了,一切都来不及了。

    白杨已经注意到了后面说话的这个人,可对方在说出最后一句话之后就选择了自杀,他连抓住对方逼问事后是谁在主导都来不及。

    之前杀那个人是迫不得已要让对方闭嘴,可后面这个已经说出实情,想要抓他可对方已经死了。

    罪魁祸首已经自杀,然后所有人都看向了清荷,眼神怪异。

    有质疑,有不信,有厌恶,有恶心,有鄙视,有苦涩……

    一个天音宗人人想要接近的天之骄女变成人尽可夫的继女,可想而知人们的心情是多么复杂。

    面对世人目光,清荷反而是平静了下来,目视周围坦然道:“清荷的确出身青楼,呵……这是清荷的命,这都是命啊……”

    “不要脸!”

    “无耻!”

    “看错你了!”

    “恶心,出身青楼她还一脸引以为荣的样子,简直让人反胃……”

    或许是世人眼中的清荷和真实的清荷反差太大,当看到清荷亲自承认后,那种巨大的落差让这些人冲着清荷说出了最恶毒的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