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到了这边,白杨他们彻底被包围在了中心。

    这些人里面其实绝大部的都只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而来,要说心中对清荷这个素未谋面的女子有多么强烈的情感是不可能的。

    任何地方从来都不缺少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人,尤其是一堆人王境强者汇聚,很多人巴不得他们打起来才好,毕竟能看一场旷世大战不是。

    至于会不会殃及池鱼就不是看戏的人关心的了,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

    被周围这么多强者围着,饶是白杨也感受到了沉甸甸的压力,人力有穷时,他也不可能同时对付这么多人,若是被围攻的话,搞不好还有生命危险。

    压力归压力,白杨心中却是没有半点恐惧,目视周围人群沉声道:“诸位,我与你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何无故拦我去路?”

    如此情况,白杨心头抱着能不起冲突就不起冲突的想法,可偏偏却有人不想就这么让白杨带着清荷离开。

    吴叶站出来说道:“白公子,你不用将话题扯到仇怨上面,明人不说暗话,清荷姑娘身份尊贵,是万万不能和你一起去禁区冒险的,若是发生什么意外谁都担待不起,我们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将清荷姑娘带进危险之中,所以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还有,希望白公子你为清荷姑娘着想,劝劝她,禁区真的去不得”

    吴叶这番话说得合情合理,任谁都挑不出毛病,不为难白杨,又不想清荷冒险,若白杨执意要带着清荷去的话,那就是不顾清荷的死活,会激起公愤的。

    人一多就怕被人带节奏,尤其是此时这种状况,人群将白杨他们围在中心,无形中人们心头就一种他们是站在一起的感觉,此时除了一些心志坚定的人之外,很多人隐隐约约都对白杨带着点不友好的眼神了。

    深知被带节奏之后的后果,白杨看向吴叶平静道:“吴叶是吗?传言你来自一个连大宗师高手都没有的小门派,自身天纵奇才踏足人王境才带领宗门在天下稍微站稳脚跟,此时周围这么多青年才俊都没有发话,你急匆匆的站出来打的什么主意以为我不知道?”

    听到白杨的这番话,吴叶目光一闪,白杨说的是事实,一直以来,他都因为出身的问题吃尽了苦头,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艰难险阻才走到了如今这一步,被人揭开老底,任谁心头都会不舒服的。

    不等吴叶说话,白杨笑道:“你一定过得很辛苦,自身宗门虽然在天底下站稳了脚跟,可来自于各方面的压力一定让你如履薄冰害怕出错从而导致宗门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所以你表面坚强可内心却是自卑的,你渴望找到一条捷径决绝宗门的这种状态,清荷的出现让你看到了希望,她年轻美貌,她涉世未深,她修行天赋极高,更难能可贵的是她是天音宗段掌门的关门弟子,若是能得到清荷的芳心,你的一切后顾之忧都解决了,甚至还能带着自身宗门更上一层楼,所以你才急匆匆的跳出来唰存在感,以为这样就能引起清荷关注了,我说的对不对?”

    白杨这番话可谓字字诛心,听在吴叶耳中简直羞愤难当,他完全不懂白杨是怎么知道他心中真实想法的,此时此刻,众目睽睽之下他简直好像被扒光了身上最后一块遮羞布一样。

    不待吴叶反驳,白杨继续说道:“你以为你是谁?何德何能配得上清荷姑娘?周围这么多青年俊杰谁不仰慕清荷?他们说话了吗?比身份比地位比来历,你比得上谁?想追求清荷姑娘,用我老家的话来说,你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喜欢清荷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白杨越说越大声,到最后听在吴叶耳中他简直觉得如同刀子一样将他割得体无完肤。

    “你……你……你……”吴叶脸皮通红,气得头发都竖了起来,指着白杨说不出话,紧接着气急攻心,喉咙腥甜一口鲜血噗一声喷出。

    白杨这张嘴太毒了,活生生的给吴叶这样一位人王境强者给气得吐血。

    然而还没完,白杨继续补刀:“的确,你是人王境强者,在这天下就算得上一个不大不小的高手了,可是你能给清荷带去什么?天材地宝?踏足巅峰的修行功法?这些你都没有吧,你拿什么去追求清荷?我不说这些,就说一点,清荷如今才多大?你呢,看着年轻,至少有三百岁了吧?我都替你害臊,你是想老牛吃嫩草咋滴?所以我劝你趁早回家养老去吧,就别想着祸祸清荷了,人是要脸的,人家清荷如今满打满算也才六岁(这个世界的年龄)你也忍心下手……?”

    噗……噗……噗……

    白杨字字如刀戳在吴叶心口,一连三口鲜血喷出,他已经伤了心神,此时一脸苍白摇摇欲坠,简直没脸见人,丢下一句白杨你给我等着的话当即闪身离去。

    他已经被白杨气得伤了心神,实力大损,若是再留下了的话保不齐会被人乘机针对,他是自己宗门的顶梁柱,断然是不能出任何意外的。

    气走一个,我容易么我。

    然而周围还有那么多,我得再接再厉,毕竟清荷是向着我这边的,这帮人也不好对我群起而攻之,用言语挤兑希望能解决眼下的麻烦,论嘴炮,我还不怕这个世界的任何人!

    心中嘀咕,白杨在周围一群人傻眼懵逼中目光扫视,最终看向了谢望云这个白衣飘飘的俊杰。

    “谢公子,听闻你来自于碧波楼?”白杨看着他问。

    扫了一眼吴叶离去的方向,谢望云硬着头皮回答:“不错,不知白公子有何指教?我碧波楼虽然没有天音宗那么强大,但也不容小窥,难道白公子觉得我没有资格追求清荷姑娘?”

    谢望云生怕白杨用言语挤兑他,是以一开口就将白杨对付吴叶的那番话给堵死了。

    可是白杨怎么可能按常理出牌?人们的节奏已经被自己带偏,断然不能跟着你的节奏来啊。

    摇摇头,白杨看着他说:“谢公子天纵奇才,碧波楼隐世不出神秘无比,当然有资格追求清荷,但是,我听说你有好几个相好的,自身行事风流,居然还想追求清荷?你当清荷是什么?你将天音宗的脸面至于何地?”

    “白杨你胡说八道,我谢望云行的正坐得端,从未有什么相好的,麻烦你诬蔑也找个靠谱的说辞,用这样的小把戏污蔑人别让我看低了你”谢望云看向白杨耻笑道。

    “谢公子,你错了,我从来不说假话,你说我诬蔑你,但凡是讲究证据,我恰好知道一些你的事情,你说你没有相好的,那我问你,你是不是有一个小师妹?她是不是总是出现在你身边?是不是时不时的送给你一些礼物?而你却没有拒绝她的出现,也没有拒绝她的礼物?是也不是?和她眉来眼去,明明不喜欢人家却不做个了断,吊着人家姑娘的胃口搞暧昧,要我说你这种人就是人渣,就是玩弄人家姑娘的感情,比玩弄人家身子还恶心,就你还想追求清荷?你还要点碧莲吗!”白杨猛然提高音量说道。

    “你……你……你……”这会儿换谢望云指着白杨气得说不出话来了,白杨说的貌似都是真的啊,他的确有一个小师妹的说,而且他也知道小师妹喜欢自己,可自己却一直不知道如何拒绝,毕竟那样会伤害人家幼小的心灵不是。

    可是这些白杨是怎么知道的?

    “被我说中了?哼,你还有什么脸出现在清荷面前,还义正言辞的说自己洁身自好,你不觉得脸红吗?你小师妹只是其中之一,和你暧昧的女子不少,要不要我一个个给你列举出来?”白杨乘胜追击道。

    噗……

    谢望云喷血,被白杨气得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脸色青白交加,最终丢下一句‘清荷姑娘,并非是白杨所说的那样,你要相信我……’

    说完他深深的看了白杨一眼走了,这是被白杨‘说中了’心虚的表现啊。

    又气走一个!

    白杨看了一眼谢望云离去的方向,心中暗道一声傻帽,和我斗你算个毛线,没错,我就是诬蔑你的,鬼才知道你的情况,话说哪个门派的一代弟子中没有一个小师妹啊,你修为如此高强长得不差人家小姑娘还不幸往你身边凑的?

    我只是说你们暧昧而已又没说你们滚床单啥的,你自己对号入座觉得没脸见人怪我咯?

    现在的年轻人啊,脸皮就是薄……

    白杨很高明,知道若是和周围的人纠结自己带不带走清荷这件事情最好估计自己会吃亏,是以悄悄的将话题转向了人们想追求清荷这个方面,如此一来稍微再抹黑对方还不轻松?没有的事情我都能给你捏造出来还入木三分那种!

    气走了第二个谢望云,白杨目光扫视寻找下一个目标。

    这会儿每一个和白杨对视的人都下意识瞳孔一缩,别看我啊,鬼知道从你嘴里会说出什么样的事情来,若是老底被揭穿我还要不要见人了?

    人们对白杨噤若寒蝉的时候,不远处的李涛却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白杨感叹道:“人才啊,我以为自己就够能说的了,和他一比我算个毛,简直无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