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片生命禁区之中城池不少,毕竟这里曾经也是大光皇朝的国土疆域,不过一路走来,白杨他们所见的城池大多都崩塌毁灭,内中白骨累累,偶尔还能看到怪物肆虐,根本没有活着的生灵。

    而此时出现在白杨他们前方的这座城池尤为特别。

    这是一座有人居住的城池,而且城中居住的人还不少。

    庞大的城池伫立在阴暗的天幕下,城墙高达千米,如同一座大山耸立,墙体是由某种不知名的青色岩石铸成,有一种金属的冰冷质感。

    这座城池应该没有建立多长时间,外观上看并没有历史斑驳的痕迹。

    高达千米的城墙左右一眼望不到边,好似一条青色巨龙横卧,让看到的第一时间就心生震撼。

    “这里怎么会有一座城池?”白杨问清荷。

    然而清荷也不知道,自然是得不到答案的。

    城墙上有人,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人立于城墙上冰冷的注视前方,他们身穿青黑色制式铠甲,像是军队,每个人的修为都不低于武师之境。

    白杨他们的到来城墙上的人也发现了,可却并未理会,依旧冰冷的看着前方。

    皱眉打量前方这座城池,城池处于禁区算是中心区域了,难道这里的人就不怕被尸毒感染吗?

    很快白杨就知道了原因,在这座城池的中心位置,有一块高达三千米的黑色巨碑伫立,在这块碑体表面,四个方向用十米直径的天元帝国文字书写了一篇文章,文章铭刻在碑体上,字字绽放浩然白光,如同一颗颗小太阳镶嵌在碑体上,光芒照耀整个城池,尸毒无法靠近,自然也就无法侵害城中的人了。

    “张东阁大人的文章,而且恐怕是亲手书写,难怪能镇压尸毒了!”边上清荷看着那边城池中的碑体恍然道。

    “张东阁是谁?”白杨问。

    清荷解释说:“白公子,张东阁大人在整个大光皇朝都赫赫有名,他是皇朝两代阁老,曾辅佐过两代先皇,如今辞官归隐田园,虽然他辞官归隐,却依旧心系家国,不时进宫面圣为陛下分忧,不在朝中却比任何人都得皇家眷顾和信任,对了,张东阁大人还是神道真神境强者,威压四方,已经多年没有出手,恐怕除了当今陛下没有人知道他有多么强大,在这里能见到东阁大人的亲笔手书,所以清荷才惊讶”

    原来如此,张东阁,大光皇朝真神境神道修士,难怪一篇文章就能庇护禁区中的一座雄城!

    大光皇朝当今皇帝乃是拥有地皇果位的地皇境强者,加上一位真神境神道修士,这个国家真心强得没边了,而且谁也不知道这个强大的国家还有什么样不为人知的底蕴。

    “走,我们进城去看看,这座城池不可能无故出现在这里,说不定还能打听一下蓝欣的消息”白杨说道,带着众人向着前方飞驰而去。

    白杨他们从城墙上方飞入城中,可城墙上那些士兵却对他们视而不见,仿佛根本就没有看到一样,这就有些怪异了。

    进入城池范围,白杨他们眼中所见,这座城池貌似和外界其他地方的城池没有什么两样,依旧街道纵横商铺林立。

    要说和外界的区别,就是这座城池中的商铺贩卖的东西几乎都和战斗有关,贩卖兵器战甲丹药符文的店铺比比皆是,酒楼茶馆青楼这些地方也有,不过相比起来简直稀有。

    这里的气氛和外界歌舞升平奢靡慵懒不同,时时刻刻都笼罩在一种凝重的厮杀紧张气息之中,每一个人好似都能在下一瞬间化身杀戮机器。

    不说其他,你在什么地方见过店小二腰间还别着战刀的?如果有这样的商店估计没人敢进去吧?尼玛妥妥的黑店啊。

    然而在这座城池中几乎都是这样的情况,甚至白杨还看到有青楼女子在没生意的时候用两米大刀削指甲,大爷哟,办事儿的时候不会也拿着刀吧?那特么还怎么搞?

    这座城很大,虽然地处禁地,但人却不少,从密度判断,这座城中生活的人恐怕上亿,这是一个很可怕的数字。

    带着古怪的心态,白杨他们来到了城中一家酒楼。

    在腰间别着战刀的小二带领下白杨他们进了一间包间,翻开菜单一看,简直抢劫,一道菜的价格起码比外界翻了十倍,而且人家只收元石。

    “客官你们一看就是刚到这里吧?不要觉得我们家酒菜价格贵,其他地方更贵呢,您也要理解,这里毕竟是禁区之中,时时刻刻都得冒生命危险,做生意难呐,价格贵点也是理所当然的”小二看出了白杨眼中的愕然开口解释道,显然对于这样的情况已经是司空见惯了。

    反正不差钱,白杨随意点了十多个菜,随即放下菜单说:“我们的确是第一次来这里,能给我说说这里的情况吗?”

    “这个……这个……”小二一脸微笑,不过右手食指和拇指不停搓动就是不肯定回答。

    你大爷的,白杨秒懂,合着这国际通用手势都他娘跨位面了是吧?

    要小费你能矜持点吗?

    “好处少不了你的”白杨无语道。

    “得嘞,客观您稍等,我把菜单送去就来”小二眉开眼笑,带着白杨他们点的单子离开。

    不知道是不是有额外好处拿的关系,小二半分钟不到就又回来了,一脸你问什么我都说的表情。

    白杨丢给他十块一品元石,在对方笑得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中问:“为何这里会有这样一座城池?”

    “镇压怪物啊”小二随口就来。

    “镇压怪物?能给我具体说说吗?”白杨挑眉。

    小二收好元石说:“客观你们是从外面来的吧?你们在那边应该没看出什么,可如果你们去另外一边的话,就会发现漫山遍野无穷无尽的邪恶怪物,它们无时无刻不在冲击城池这边想要出去,而这座城池就是一道天堑,牢牢的将它们阻隔在了那边!”

    这个情况白杨还真不知道,不过此时听小二这么一说他倒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情,难怪在之前的路途中,尽管偶尔也能看到邪恶怪物,从数量上看却根本就不符合禁区这个名字,如今想来恐怕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的怪物都被阻拦在了城池的另一边。

    然后此时白杨也想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城池恐怕是个人都能进来,毕竟这里的存在就是为了镇压怪物,来的人说不定还能出一份力呢,再说,有张东阁那位真神境强者留下的文章,怪物也近不来啊。

    虽然想明白了这些,不过白杨心头又有疑惑了,问:“那不对啊,这座城池再大也有一个边,根本没法将整个禁区中的怪物拦住吧,那些怪物就不能从另外的方向冲出去?”

    小二一脸谁都知道的事情你却不知道的表情说:“客官您问这个很简单,当初邪气爆发的时候,当今陛下联合东阁大人以及天音宗段掌门,两个地皇境强者加上一个真神修士,还有十多位人王境强者,以这座城池到外界的距离为基点画了一个圆包围了邪气爆发的核心区域,在这个圆的这条线上设置了结界阵法将中心包围了起来,怪物是无法从其他地方突破出去的,而且,为了防止无穷无尽的怪物长年累月冲击某个地点从而打破结界,是以在结界的四个方向故意开了一个口子,建立了城池,这座城就是其中之一,如此一来,内中的怪物感觉到这四个方向能突破出去,就往这些地方汇聚,城池设立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对抗蜂拥而来的怪物,将它们牢牢的束缚在城池的那边……”

    小二貌似和很多人说过这样的话,张嘴就是噼里啪啦一大堆,详细解释了白杨的问题。

    “原来是这么回事,难怪这里的气氛如此凝重,感情人人都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白杨点头恍然道。

    “可不是,这里经?;岱⑸治镄」婺3褰抢吹那榭瞿?,那时能不能活命就看自己的本事了,不过怪物进城来也不可能突围出去,毕竟每个城池中都常驻两个人王境强者和一位神道天师,如果城中的人们实在无法抵挡就是他们出手的时候,若是他们都不行的话,那就该东阁大人留下的文章发威了”

    店小二估计也是个话唠,张口就来。

    大致已经了解了这个城池的情况,白杨冲着他笑道:“多谢你一番解释,菜怎么还没来?”

    小二秒懂,意思是人家不需要自己了呗,不以为意,躬身往后退说:“客官稍等,很快就上来了”

    待到小二下去,安九开口问:“少爷,我们还要继续向前往禁地核心去吗?”

    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白杨敲击桌面若有所思道:“以大光皇朝的底蕴,肯定能够消灭干净禁区内部的怪物,可他们为何没有将其清理,只是围而不杀?”

    面面相窥,没有人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安九试探性的问:“少爷你的意思是?”

    摇摇头,白杨说:“菜来了,先吃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