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阴暗,寂静森然,荒芜死寂的气氛让人浑身发毛。

    白杨他们已经踏足禁区范围,并且已经深入数千里,放眼望去,天地阴森,感受不到任何生命的迹象,草木枯败,山石泥土都在向着黑色转变。

    “唔……”

    到了这个位置,人群中的清荷突然皱眉,一脸不舒服的样子。

    “清荷怎么了?”白杨停下前行担忧问。

    这里可是一方皇朝都奈何不了的邪门地方,未知的危险太多,白杨不得不小心翼翼。

    摇摇头,清荷举目四望说:“我不知道,但感觉很不舒服”

    “少爷你看清荷姐姐的眼睛”小猫在边上惊慌道。

    小猫不说白杨还未注意,此时经过小猫提醒,发现清荷漂亮的美目出现了不好的变化,丝丝微不可查的黑丝细线在她眼球上蔓延,速度不慢,照着这样下去,恐怕几个小时后清荷的美目就会变得漆黑。

    “我怎么了?”清荷不解,旋即取出一面镜子一看,当即一愣,不明白为何会这样。

    心道一声不好,白杨去看其他人,发现除了血婴丫丫和红球之外,所以人的眼珠子上都有那种黑色的丝线在蔓延。

    心头一沉,白杨猜到这大概是这个禁区的邪门之处了,此时的白杨还不太明白这种状况意味着什么,但却绝对不会是好事。

    接过清荷手中的镜子,白杨并未发现自己出现这样的情况。

    “走,先离开禁区!”

    白杨说道,不敢冒险,当机立断就要带人离开禁区。

    不过此时一直存在感不强的安九开口说话了,他沉声道:“少爷,我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欲要离去的动作一顿,白杨问:“你知道?能解决吗?”

    点点头,安九皱眉说:“少爷,我们的这种状况恐怕是中了尸毒,现在看来,整个生命禁区都应该都充斥着这种可怕的尸毒,而且越往中心尸毒就越可怕,外界传言的所谓邪气应该就是尸毒了,沾染这种尸毒后,会逐渐侵蚀大脑,让生灵渐渐变成只知道杀戮的邪恶怪物”

    “如何解毒?”白杨沉声道,现在最关键的是解毒,他自己没有感觉到中毒现象,可其他人的状况却刻不容缓。

    “这种尸毒,已经不再是常规的毒素,它无影无形,堪称一种无处不在的尸毒气体,常规解毒手段根本没用,好在鬼道书上有过这种尸毒的记载,因为习惯的关系,我配置了这种解毒丹,不过也只能解除我们这种中毒不深的状态了,再深入一些的尸毒我恐怕无能为力”安九说道。

    说话的同时,他取出一个瓷瓶,从中倒出七颗灰扑扑的不起眼丹药分发给众人服下,他自己也服用了一颗。

    就这会儿的时间,一行人里面修为最低的冰清玉洁四姐妹眼珠已经近半被黑色丝线布满。

    丹药的效果堪称立竿见影,服下丹药后,他们一个个眼中的黑色丝线逐渐消失。

    看到这样的情况,白杨暗自松了口气,还好将安九带来了,要不然要出大问题。

    “少爷,这丹药只能解除目前的尸毒,能维持一天左右的免疫时间,再深入的话就不行了”服下丹药后的安九再度说道。

    点点头表示明白,见大家都没事了,白杨看向安九问:“给我详细说说这种尸毒”

    安九转身看向禁区中心方向,目光闪烁道:“少爷,恐怕大光皇朝和天音宗隐瞒了一些什么,我猜测当初的所谓邪气爆发根本就不是什么偶然现象,根本就是他们自己搞出来的!”

    “为何这么说?”白杨不解,说尸毒怎么说到天音宗和大光皇朝身上去了?

    眼中复杂神色闪过,安九说:“少爷,我以前是做什么的你清楚,对于这方面涉猎很深,尤其是得到鬼道书后专研到如今的情况下,禁区中心虽然我还没有踏足,可我却能感觉到,那中心之处恐怕有一座大坟,具体埋葬着什么存在我不清楚,但大光皇朝和天音宗都奈何不得必定不简单,而且,我可以肯定的是,绝对是他们开启的方式不得法才导致了尸毒爆发,可以说这十万里生命禁区都是他们一手造成的!”

    “一座大坟,尸毒?安九,以你来看,能造成如此恐怖结果,那座大坟埋葬的是一位什么样的存在?”白杨问。

    安九沉默片刻,深吸口气吐出一句话说:“这样的状况,埋葬的恐怕不是天帝级别人物就是人间圣人!”

    嘶……!

    白杨倒吸一口冷气,天帝级别的存在,那可是这个世界的巅峰,这种强制的坟墓,足以让任何人疯狂!

    听了安九的这番话,白杨联想到了很多,他猜测,或许是大光皇朝偶然发现了这样一个地方,想要悄然开启,可是却不得其法,导致尸毒爆发,控制不住场面,才请天音宗帮忙用天音铃镇压。

    十万里疆域化作死地,这得沾染多大的因果?大光皇朝依旧能屹立不倒繁华至此,可见其强大!

    “越往深处尸毒就越可怕,岂不是说我们只能止步于此了?”白杨皱眉道。

    面对无影无形的尸毒白杨很纠结,蓝欣进去了会不会有事?继续去救她就意味着他们本身要冒险。

    看了看白杨,安九沉吟片刻道:“也不一定,若是有克制这种尸毒的东西还是能继续深入的!”

    “什么东西能克制?”白杨问,看到了希望。

    “说到底,尸毒也只是一种邪恶的毒素而已,属于阴邪类的东西,能克制的东西很多,当然,越是深入就越是需要强大的克制之物……”

    不等安九长篇大论,白杨打断问:“比如呢?”

    “比如功德法器,比如承载国运的物品,比如能引来天地浩然正气的诗词文章等等,虽说这样的东西世间不少,但想要寻得一件足够我们深入禁区中心的……”说道这里安九摇头,意思不言而喻,那样的东西太难得了。

    目光一闪,白杨翻手,掌心一朵金色莲台缓缓旋转,绽放祥和金光,问:“此物如何?能否让我们在这片区域畅通无阻?”

    安九一愣,虽然不明白白杨拿出的是一件足够让地皇境强者都为之眼馋的八品神兵,但他却能感受到莲台上澎湃的功德气息,于是点头道:“凭借此物,若只是在这片禁区地表的话应该是可以了,若是想要深入尸气源头还得到时候我看过才知道”

    “嗯,那走吧”白杨点点头,掌心八品功德金莲缓缓旋转,有功德金光飞出,化作脸盆大小的金色莲台虚影落于众人头上,功德金光护体,一行人继续深入禁区。

    有了功德金光护体的效果很显著,他们一路深入再没有发生中毒现象,一开始白杨还小心翼翼,看到效果后才算是真正的放心下来相信了安九的话。

    当白杨他们离去后,不久吴叶李涛等人来到了这里。

    不知道是他们本身修为高深的缘故还是身上有宝物护体的关系,一个个并未出现中毒现象。

    “那白杨居然真的带着清荷姑娘深入禁区了,他怎么可以这样,难道就一点都不顾及清荷姑娘的安危吗?接下来我们怎么办?要跟着进去吗?我总感觉浑身不舒服,邪气古怪的很,简直无处不在,万一我们继续深入变成怪物咋办……”

    来到这里后话唠李涛就滔滔不绝的开始哔哔了。

    “闭嘴!”吴叶沉声道,实在是受不了这话唠没完没了的哔哔,简直能烦死人。

    九皇子看向禁区深处皱了皱眉,目光闪烁,并未说什么就继续向前深入了下去,不过在这个时候,他腰间的一件龙形玉佩开始绽放光芒。

    吴叶想了想,不知道哪儿掏出来一颗黑色珠子,握在手中就往禁区深处而去。

    剩下李涛和另一个白衣青年。

    白衣青年看了看李涛,耸耸肩,不知道哪儿掏出一本白色封皮的书籍,书籍上有浩然正气升腾,?;ぷ潘畲Χ?。

    最后只剩下李涛一人了,他傻眼片刻,然后一咬牙一跺脚嘀咕道:“别以为只有你们有抵挡邪气的东西,当谁没有似的……”

    说着,他有些做贼一样的四处看了看,特羞耻的拿出一件女子穿的红色肚兜,撰在手中死死捏着往里面人去。

    话说一大男人随身携带一件女性肚兜搁谁谁也羞耻啊,可不能被人看到,虽然这是一件宝物的说……

    众人纷纷深入禁区,可他们却不知道,后续有更多的人源源不断的往这里赶来,盖因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流传出去的消息,天音宗清荷姑娘进入禁区落难。

    那还等什么,有想法的有为青年都蜂拥而来了,天音宗山下这会儿估计已经是门可罗雀,还考核个毛,救清荷要紧……

    这片禁区真的是太大了,纵横十万里疆域,一个人在其中只要不弄出大动静简直跟大海里的一滴水没有什么区别。

    要在这么庞大的地方寻找蓝欣,在哪儿去找?

    有功德金莲庇护,白杨他们深入两万里都没有丝毫蓝欣的踪迹。

    如此深入,他们虽然没有找到蓝欣,却是意外的发现了一座城池,处于禁区内的城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