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兄,清荷乃是段掌门疼爱的弟子,我们既然遇到了,就不能让你带着她去禁区冒险,若是清荷姑娘有什么意外,我们无法给段掌门一个交代!”

    前方一白衣青年玩味道。

    说话的是昨日白杨见过那个在凉亭边缘把玩树叶的青年。

    段掌门是天音宗掌门,地皇境强者,也是白芸的母亲,更是清荷的师傅。

    见其他人也是一副坚定要拦着自己不让带走清荷的的表情,白杨不再迟疑,冷声道:“滚!”

    管你是什么人,管你是什么身份,皇子也好,一方宗门的杰出弟子也罢,此时拦着自己都是敌人!

    一个滚字出口,白杨抬手,五指张开向着前方五人一压。

    轰!

    虚空颤抖扭曲,一道道百米直径的青色雷霆如青龙肆虐虚空降下,这方天地化作青色雷泽,毁灭性的力量澎湃,气息传递出去,让方圆千里区域无尽生灵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前方五个拦截白杨的青年全部都被毁灭性的雷泽包围!

    心头一惊,他们未曾想过白杨居然说动手就动手,没有一点征兆,白杨只是一个人,谁给他的勇气同时对付他们五个?

    身处雷泽国度,大光皇朝九皇子依旧表情淡然,身上黑袍鼓荡,手捏拳印向前推出。

    昂!

    龙吟惊天,一条万米黑龙出现,张牙舞爪霸道无比,横空肆虐,沐浴雷泽,将一道道青色雷霆撕碎。

    “哼!”

    一声冷哼,那把玩树叶的白衣青年身上有白虹冲天,手中一口雪亮长剑出现,一剑斩出,剑芒如雪,硬生生将青色雷泽撕开一道裂缝。

    另一边,吴叶皱眉,右手手掌绽放金霞,一掌打出,虚空被打成固体,一只恐怖的掌印烙印虚空,将无尽倾泻向他的雷霆拍碎。

    “这是干什么啊,好好的怎么就动手了呢,这样不好,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好好说吗?”

    李涛哇哇大叫,动作却丝毫不慢,身上绿色光芒一闪,他仿佛一条泥鳅一样飞快就脱离了雷泽笼罩范围。

    最后,那昨日在小亭边上水面站立的白衣青年,面无表情立于雷泽之中,伸出手指虚空一点,以他手指为中心,整个天地如水面波动,层层传递,将雷泽国度抹平。

    纵观全场,白杨心头一沉,这五个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居然全部是人王境强者!

    人王层次的存在,在陈王朝那样的地方难得一见,每一个都是坐镇一方的巨头,然而在大光皇朝,这样的存在仿佛不要钱一样,一出现就是一群!

    雷电异能,虽然白杨还没有用尽全力施展,可却并未奈何得了他们五个,每个人都用各自的手段抗住了这毁灭性的力量。

    有点难办了,他们执意要拦住自己的话,恐怕会死死的拖住自己从而耽误解救蓝欣的时间。

    心中权衡,白杨觉得恐怕只有杀鸡儆猴才能让这几个家伙安分一点让开道路!

    能在他们这个年纪有这样的修为来历必定都不简单,不管是哪一个都会带来无穷后患,可白杨此时却管不了那么多了!

    然而杀谁?

    目光划过五个青年,九皇子乃是大光皇朝皇室成员,不到万不得已最好别撕破脸,李涛?虽然嘴碎了点,但本性不坏,吴叶?这是一个纯粹的人……

    心中权衡,最后就剩下两个不认识的家伙了。

    最终白杨将目光放在了那个把玩树叶一脸玩世不恭的家伙。

    被白杨盯着,对方心中一沉,面不改色依旧玩世不恭看向白杨说:“白兄,只要你不带清荷姑娘冒险,我们自然不会为难你……”

    没有言语,白杨冲着对方伸出右手,凌空一握。

    轰隆隆……嗡呼呼……

    天地间闪烁青色和银色光芒,一边天宇变成青色雷泽国度,一边却变成了银色火海,将那白衣青年笼罩在了中心。

    雷火交织,天雷地火,泯灭一切的气息澎湃,让那白衣青年脸色大变,此时才意识到白杨是动了真火想要杀他!

    谁给白杨的勇气?

    来不及细想,手持长剑的他感受到白杨强烈的杀机,一脚踏在虚空,以脚尖为中心,方圆百里天地变成了一片生机盎然的绿色国度。

    在这个国度之中,青草摇曳,树木茂盛生长,那些青草叶片是可怕的剑芒,树木的叶片也是可怕的剑芒。

    领域,人王境强者的领域,那白衣青年在白杨的杀机之下居然将领域展现了出来!

    这是一个比之曾经血莲教教主静尘还强大的存在,当初的静尘想让自身领域全部化为大光明刀芒世界,可也只是让局部变成那样而已,可此时眼前这个青年,他居然让领域中每一片草每一片树叶都变成了剑芒!

    感受得到,若是有人落入他的领域之中,哪怕是同级存在,恐怕都会被那无尽剑芒撕成碎片。

    然而他此时却遇到了白杨!

    雷霆异能和火焰异能同时用出,天雷地火交织狂暴毁灭的力量呈现几何倍数增加!

    轰!

    天地颤抖嗡鸣,在雷火交织的狂暴力量之下,那青年的领域坍塌崩碎,溢散的力量横扫四方,虚空如褶皱横扫数千里区域。

    白杨皱眉,脚尖在虚空一踩,虚空先天太极八卦图闪现,将下方泰安县笼罩,狂暴肆虐的力量并未波及到下方的县城造成无辜伤亡。

    “你……!”

    那白衣青年领域崩碎,一脸惊骇,然而只说出这个字,那狂暴的力量就降临到了他的身上。

    若是此时时间放慢数万倍的话,就能清楚的看到,他想要挥剑劈开狂暴的雷火,然而却显得无能为力,在狂暴雷火力量面前,他白衣胜雪的身躯一点点崩碎,被磨灭,最终化作飞灰消失在天地间!

    一位大光皇朝人王境的青年,如日当空般的天骄人物,被白杨出手震杀!

    一切发生得太快,快到其他四个人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雷火散去,白杨目视其他四人冷声道:“谁还要拦我?本座接着!”

    不等他们回答,白杨径直带着清荷他们腾空而去。

    “白杨,你可知道你杀的是谁?你闯祸了你知道吗!”吴叶目视白杨背影语气复杂道。

    他显然是认识那个被白杨杀了的白衣青年,对方就这么死了,难免有些兔死狐悲之感。

    “不管是谁,若想报仇,尽管来找我!”白杨冷冷的声音传来,人已经消失在了天边。

    白杨带着清荷她们走了,剩下的四个人面面相窥,没想到白杨如此凶狠,一出手就是绝杀手段,率先斩杀一人震慑他们,在他们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当机立断离去。

    “我们怎么办?”

    当白杨走后,一身绿袍的李涛目视其他人神色复杂问。

    “不管如何,清荷不能有事,若是我遇到还让她出事的话,恐怕段掌门会去质问我父皇了,你们随意,我去看看”

    九皇子皱眉思索,旋即丢下这样一句话追着白杨离去的方向跟了下去。

    其他三人面面相窥,看了看那边阴暗的天地,思索片刻,一个个咬牙带着复杂的心情跟了下去……

    离开动手的地方,白杨问随行的清荷:“清荷,刚才被我杀的那个人是什么身份你知道吗?”

    点点头,清荷说:“白公子,那个人我倒是知道一些,他应该来自于大光皇朝绿洲道,是绿洲道最大家族的杰出后辈,具体我就不清楚了”

    白杨点头表示明白,大光皇朝的地域划分并非王朝的州府那样为单位,而是用道来区分的,一道之地虽然不如一方王朝疆域大也相去不远,被他杀的人身份不简单,恐怕后面麻烦不小,可之前的情况白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杀了就杀了,后续麻烦到时候再说!

    追着蓝欣离去的方向,从泰安县出发,横跨万里天地后,白杨他们已经踏足禁区范围。

    这里的天空,虽然是青天白日,却显得有些黑蒙蒙,越往深处越是黑暗,大地之上死寂一片,越往深处,山石草木都在向着漆黑转变。

    这里是一片不详之地,四面八方都充斥未知的?;?。

    蓝欣为何会无故来到这片区域白杨不知道,可他必须要找到蓝欣带着没有意识的她离开这片危险区域。

    然而这片禁区横跨十万里疆域,去哪里找蓝欣?

    天音宗深处,依旧是那个石门所在的地方。

    一个黑袍女子来到这里单膝跪地道:“报告大人,白杨和九皇子他们起冲突了,还杀死了绿洲道吕家最杰出的后辈吕德,随后带着清荷姑娘近了禁区”

    “嗯,按计划行事,放出消息,清荷流落邪气禁区,情况岌岌可危,一定会有很多人蜂拥而去的,届时再伺机挑拨,想办法除掉白杨!”石门内传来冷漠的声音说道。

    “是!”

    “还有,我们的人应该记录了白杨杀死吕德的画面吧?将其准备一份送到绿洲道吕家,虽然他家没有地皇境强者,可人王境老怪物还有两个,他们不会放过白杨的!”

    “是,属下马上就去办……!”

    门外黑衣女子离去,此地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