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戏被拆穿,吴叶丝毫不觉尴尬,反而是看向清荷坦然道:“清荷姑娘,说实在的,我的确没有在乎过这些蝼蚁的生命,只要能帮到你,使你开心,我便心满意足”

    这应该算是赤果果的表白了……

    “吴公子见谅,你的做法,清荷无法认同……”

    不待清荷说完,吴叶摆手打断说:“清荷姑娘不必多说,你有你的人生底线,我也有我的行为准则,我做事,但求本心,只为目的,不问过程!”

    这句话说得很直白,意思很明显,他的目的是接近清荷,至于其他的他根本不在乎,甚至是清荷本身的看法。

    从这点可以看出,吴叶此人其实是一个很纯粹的人。

    清荷沉默,不再多言,已经从心底不再任何这个叫吴叶的人。

    吴叶坦然一笑,目视下方狼藉的泰安县,身影一闪消失不见,并非离去,而是进入了县城之中。

    县城中一出街道上,吴叶身影出现,有洁白锋芒闪现,处于街道上的怪物成片崩碎。

    吴叶出手击杀泰安县的怪物,不过此时他的出手并未波及县城中或者的人,而是一心一意的击杀怪物,意图很明显,想要帮助清荷完成所谓的任务。

    这种人,应该说他是二皮脸还是牛皮糖?

    摇摇头,清荷不理会对方的所作所为,翻手间取出一张古琴,对白杨点头示意,落于城中一处建筑顶端。

    她盘腿而坐,表情不悲不喜,素手抚琴,琴音叮咚,那颤抖的琴弦之上有白色锋芒闪现,横空而出,所过之处,肆虐县城街道的怪物炸裂!

    在清荷抚琴的音波下,县城街道上的怪物无比脆弱,不久就被清荷清空一条街道。

    接着她腾身而起横跨数百米来到另一处,继续抚琴,音波横扫,清理县城中的怪物,如此往复。

    清荷宗师巅峰修为,县城中的怪物在她面前脆弱不堪。

    白杨并未出手,他明白清荷的意思,这是她的任务,不管本身愿意不愿意,她都想要去尽量做到最好,她并不拒绝别人出手帮忙,或许在她看来,别人出手击杀怪物和她根本就没有关系,当做是别人自己在做好事。

    等于说吴叶的所作所为在清荷这里根本就没有丝毫意义……

    白杨看着,并未出手,不过却时时刻刻关注清荷的动向,以免发生不必要的意外。

    边上的小猫此时拉了拉白杨的衣角,指着远处说:“少爷,又有人来了”

    点点头,白杨转身一看,的确有人来了,而且一来就是四个,还是熟面孔,正是头一天在清荷住处山下遇到的另外四人,全都来了。

    这些人的到来,让白杨心中若有所思,清荷接取天音宗任务是一件很隐秘的事情,而且离开天音宗的时候专门避开了人们的视线,可这些人这么快就相继赶来,要说没有人专门透露消息白杨是不信的。

    随即白杨就联想到了昨日从清荷住处离开时心中莫名出现的波动。

    恐怕是有人在背后主导什么……白杨心中暗道。

    然而具体是什么人是什么事白杨不知道,只能静观其变。

    吴叶在县城中清理怪物,后面来的四人却各自分属一方不语,一如在清荷住处山下时的状态。

    但有一个人是例外,那个一身绿的话唠来到这里,第一眼就看到了白杨,然后一脸激动的跑了过来。

    “白兄,你也在啊”对方来到白杨不远处一脸自来熟的说道。

    微微拱手,白杨实在是不想搭理这个话唠。

    然而对方却并不想放过白杨,自顾自的说道:“白兄,话说你昨天上山之后是去清荷姑娘的住处了吗?你知道那个水字的答案了?我想了一天都没想明白呢,你和清荷姑娘不会发生了什么吧?对了,最主要的一点,到底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

    白杨转身,就当没有看到这话唠,我还什么都没说你就噼里啪啦一大堆,若是说一个字你还不没完没了啊。

    事实证明哪怕白杨不搭理对方对方也完全停不下来了,自顾自的说:“白兄,你或许还不知道我吧,我叫李涛,你直呼我名字就可以了,我听闻了你的事迹,真心佩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啊,你是怎么做到的……”

    一面注意清荷的情况,白杨特无语的看向话唠李涛说:“李兄,你是不是曾经被关在一个地方很长时间?暗无天日那种”

    “白兄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除了我自己没有任何人知道的,我也没有和任何人说过”李涛表情一愕看着白杨惊讶道。

    这特么不很明显么,你要没有经历过长时间没有何人说话的情况如今能变得如此话唠?

    耸耸肩,白杨不再关注对方说:“我猜的”

    “这都能猜倒?白兄实在是太厉害了,那你猜猜我现在心里在想什么?”李涛顺杆子往上爬说。

    “你猜我猜不猜”白杨一句话怼得对方没脾气。

    李涛纠结说:“我猜你猜吧?”

    “……”还特么能再无聊点吗?

    泰安县的面积在这个世界来说并不大,常驻人口也就几百万的样子,吴叶无私奉献帮忙清理县城中的怪物,加上清荷,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已经清理了大部分区域。

    被清理干净的区域中有幸存下来的人走出建筑,冲着吴叶清荷的方向不停跪拜痛哭,显然这些人知道有人来救他们了,那种绝望之后得到活命的心态不是谁都能理解的。

    照着这种清理速度,并不需要白杨出手恐怕都能赶回天音宗吃早饭。

    可意外情况往往发生在不经意间。

    跟随白杨来到这里的蓝欣,原本一直都安安静静呆在白杨身边,可就在此时,她突然不受控制,身上邪气升腾,在白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化作一道漆黑长虹消失在了天边。

    “蓝欣姐姐!”小猫惊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杨看向蓝欣消失的方向心头一沉。

    那个方向,天穹上黑气覆盖,大地满目疮痍死寂一片,饶是白杨看着那个方向心头都感受到了一种沉甸甸的压力。

    那边就是几元前邪气出现肆虐过的地方,堪称生命禁区!

    可是,蓝欣为何会无缘无故的向着那个方向冲去?

    来不及细想,白杨念力辐射出去,下方泰安县方圆两百公里直径笼罩在他的念力之中,在这个区域内所有的邪恶生物白杨都洞察秋毫。

    下一刻,在白杨念力覆盖范围内,所有的邪恶生物身上都升腾起了赤红火焰,转瞬间被烧成了飞灰。

    身影闪烁几次,整个泰安县城内的邪恶生物被白杨焚之一炬。

    整个过程不到三秒,以至于周围的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白杨会突然出手。

    没有理会别人的心情,白带着小猫她们来到清荷之处说:“清荷,蓝欣无故进入了邪气源头区域,恐有意外发生,我必须去将她带出来,那里危险,你实力不够,我先送你回天音宗再回来救她”

    清荷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面带焦急道:“白公子不必管我,快去救蓝欣姐姐,若是送我回天音宗这一来一回耽误的时间恐怕蓝欣姐姐会出现意外!”

    微微皱眉,白杨明白清荷的提议在这个时候是最正确的,可是他却不放心将清荷一个人留下,尤其是仿佛暗中有人在策划什么的前提下。

    心念闪烁,白杨看向清荷说:“清荷姑娘,你相信我吗?”

    “我信”清荷没有丝毫迟疑的点头道。

    点点头,白杨看着她认真说:“蓝欣不知为何冲入了邪气肆虐的区域,恐怕会发生意外,情况刻不容缓耽搁不得,我必须要去救她,但丢下你一个人我也不放心,所以我想将你带着一同前往……”

    “白公子不必多说,我跟你一起去!”清荷打断白杨说道,简直是无条件的相信白杨。

    没时间考虑,白杨说:“好,我们走!”

    说着,白杨带着清荷小猫她们腾身而起就要往蓝欣离去的方向追去。

    可就在白动身的时候,有五个人相继出现在了他的前方,正是尾随她们来到这里的那五个人。

    脸色一冷,白杨沉声道:“让开!”

    “白兄见谅,你要去闯那个禁区我不拦你,但你不能带清荷姑娘过去冒险!”

    有人看向白杨摇摇头道,说话的是那个昨日在清荷居住山头下方站在水面上的白衣青年,此时他一脸认真,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我再说一次,让开!”白杨眼睛一眯冷声道,心中已经起了杀机。

    此时大光皇朝九皇子站出来说:“白兄,我等明白你救朋友心切,但是这并非你能带着清荷姑娘冒险的理由,那个方向地皇境强者都得小心翼翼,你带清荷过去无异于送命,我们不会让你带着清荷姑娘冒险的!”

    他们到底是真的担心清荷安?;故枪室庾柚棺约??蓝欣的莫名离开会不会是这些人暗中搞鬼?

    没时间考虑那么多,白杨双目中先天太极八卦图闪现,沉声道:“当真不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