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白杨的一再坚持下,最终清荷还是同意了白杨同行,之前清荷就已经收拾妥当,可以随时出发。

    一百多万里的路程,清荷不会飞行,原本是要骑乘天音宗一种独特的飞禽前往的,需要花费三天时间才能到达目的地,现下白杨一同前往,有他带着,一顿饭的功夫就足以到达。

    谈妥后就出发,一行人离开天音宗的时候,白杨了解了一下清荷的这个任务。

    任务并不困难,有邪恶生物肆虐一座县城,清荷只是过去清理那些邪恶生物让那里的人们恢复正常生活秩序而已。

    那些邪恶生物并不强大,武师都能轻易击杀,只是数量多了一些而已,对于清荷宗师巅峰的修为来说还是很简单的。

    更深层次的了解,白杨发现清荷执行任务的地方,那些邪恶生物是受到了另一个地方的影响才出现的,就是天音宗天音铃镇压的邪气源头。

    虽然天音宗的天音铃镇压了邪气源头,可依旧还是有一些邪气渗透出来,生灵沾染就变成了邪恶生物肆虐人间。

    以邪气源头为中心,方圆十万里疆域都变成了死域,可谓生命禁区,内中充斥无尽强大的邪恶存在,人王境的强者进去都得小心翼翼,可见其凶险。

    不过清荷执行任务的地方连那片禁区的外围都称不上,危险或许存在,但问题不大,有白杨这个天师强者陪着,根本就只是走个过场的事儿。

    带着清荷她们前往目的地,白杨天师强者的飞行速度下,周围的景物仿佛被拉长,还没有适应这种可怕的急速,清荷她们就发现白杨已经停了下来。

    看清周围的景物之时,已经不知道远离天音宗多远了。

    “清荷,你看看那个地方是你执行任务的目的地吗?”白杨指着前方问。

    此时他们站在天穹之上,前方数十里外有一座城池,规模不比陈王朝的青木县小,不过和青木县的繁华不同,白杨他们眼中所见的这座城池情况很糟糕,可以用满目疮痍来形容,建筑崩塌,老远都能看到城中尸骨累累,邪恶阴森的咆哮不时传出,还伴随着人类绝望惊恐的尖叫。

    看了一眼那座城池,清荷点头说:“泰安县,情况和任务描述基本一致,是这里没错了”

    “那我们过去吧,将这里的邪恶存在清理干净就回去,还能赶上早饭”白杨笑道。

    如果清荷单独前来执行这个任务的话,恐怕得费一番手脚,不过有白杨这个大号带着,跟郊游没什么区别,而且若是不顾及那座城中还存活的人们,完成这个任务白杨一巴掌盖下就能搞定……

    “也好”清荷点头,她也想早点解决回去,若是可以的话,她宁愿不要现在的一切换取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而不是现在这样因为身份地位的原因要去执行一些自己并不想做的事情。

    带着清荷她们飞驰来到这座泰安县城上空,白杨目光一扫就看到了所谓的邪恶生物。

    若是要用一个确切的形容词的话,白杨觉得这些邪恶生物和地球那边电影中的丧尸没有什么区别,没有思维,只剩下本能的杀戮行为。

    县城中不止正常人沾染邪气后变成的丧尸一样怪物,还有一些邪恶的猛兽,相比起来人形怪物要好对付得多,邪恶猛兽的破坏力比人形怪物要猛烈十倍百倍。

    街道上成群结队的人形怪物在四处游荡追杀活着的人们,喉咙中不时发出一身狰狞的低吼。

    当白杨他们来到县城上空的时候,正下方正有一头五米高的大猩猩在狂暴肆虐,一栋五层楼房被它几下拆成碎片。

    白杨正要出手将其击杀,一个声音突兀的出现在他们身后。

    “是清荷姑娘吗?没想到这么巧,我刚好路过这里居然能遇见你,真是三生有幸……”

    身后那声音出现的时候,说话的人也已经来到了白杨他们这边。

    这是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青年,来到这里有大部分注意力都击中在了清荷身上,看到白杨的时候点头示意并未开口打招呼。

    这借口还能再烂一点吗?我们前脚刚到这里你就正好路过,天底下哪儿有这么巧的事情?

    心中有些无语,白杨估计对方是尾随而来,只是不知道目的是为了什么。

    “这位公子有礼了,不知如何称呼?”清荷微微蹲身打招呼,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仿佛早就知道离开天音宗会出现这种情况似的。

    听到清荷的话,那黑衣青年微笑道:“清荷姑娘不必多礼,我叫吴叶,我应该比你年长,你叫我吴大哥就好”

    边上看着的白杨面无表情,对那叫吴叶的青年顺杆子往上爬的嘴脸表示佩服,话说昨天你还在清荷居住的山头下方进行考核,这会儿就在这里‘偶遇’了,还真是好巧啊……

    没错,这个黑衣青年就是白杨在清荷居住的山下遇到的几个人之一,就是那个盯着石头看的家伙,当时大家都没说话,白杨也是这会儿才知道对方的名字。

    眼中闪过一丝不喜,清荷并不想和对方多说,点点头道:“吴公子,清荷有宗门任务在身需要执行,若有怠慢之处还请见谅”

    原本清荷只是想用任务的借口将对方打发,哪儿知对方脸皮太厚,顺杆子往上爬笑道:“哈哈,无妨,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清荷姑娘是要清理这个县城的邪恶生物吗?我代劳了!”

    说着,他甚至都没有给清荷拒绝的机会,看向下方,一巴掌拍下,虚空一颤,一只千米大的透明掌印盖下,纯粹的力量将空气都打成了固体!

    大手印盖下,正下方肆虐的大猩猩当场被打成血雾,更是在一声轰鸣中,大手印盖在地上,不但在地面印了一个千米之巨的手掌印,震动的余波更是将周围万米内的一切摧毁。

    在这股力量面前,别说邪恶生物了,就是县城中活着的普通人都不知道死伤多少。

    眉头一皱,清荷沉声道:“吴公子,你这是何意?”

    “清荷妹子,我在帮你完成任务啊”吴叶愕然道。

    “吴公子,你的好意清荷心领了,你走吧”此时清荷依旧淡然道,不过看吴叶的目光却是一脸厌恶。

    “清荷姑娘,我做错什么了吗?”吴叶茫然问。

    看向别处,清荷摇头说:“吴公子,清荷接到的任务是来清理邪恶生物保一方平安,可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吴公子实力强大,一掌下去邪恶生物是消灭了,被你那一巴掌波及到的人是何其无辜?吴公子这样做和草菅人命的邪魔有什么区别?”

    “清荷姑娘是在为那些被波及的人而生气吗?”吴叶不解道,一脸你为何会如此的表情。

    “吴公子,清荷生气谈不上,只是清荷是来救人的,而不是来杀人的,所以你走吧”清荷闭眼道。

    “清荷妹妹你就是生气了,我能感觉到,可是,你居然会为了下方被波及到的蝼蚁一样的普通人生我的气,我无法理解”吴叶摇头道,一脸茫然。

    “吴公子只觉得他们是蝼蚁?”清荷睁眼愕然道。

    “对啊,那些人太弱了,在我眼中和蝼蚁没什么区别”吴叶点头说。

    “这就是你无故杀了他们还一副理所当然心态的理由?”

    “我没有无故杀他们啊,我是在帮你完成任务,只是那些人刚好处于波及范围之内而已!”

    清荷大概明白了什么,摇摇头叹息道:“吴公子,你修为强大,恐怕一生下来就过着无数人想都想不到的优越生活,不明白人间疾苦,当然不懂生命的来之不易,在你眼中的蝼蚁,他们是多么珍惜来之不易的生命,哪怕面对再艰难的情况都依然想要活着,可你,实力强大,并未将他们放在和你相同的地位,所以,杀了他们你觉得理所当然,因为他们在你眼中只是蝼蚁,吴公子,你是否想过,世间比你强大的人还有很多很多,你在他们眼中也只是蝼蚁,若是他们将你随意杀掉你也觉得理所当然吗?”

    “这……清荷妹妹,受教了,对不起,我不应该把他们当做蝼蚁,正如你所说的,生命来之不易,生命的本质是平等的,你的一番话让我幡然醒悟,我认错,之前被波及的人,若是他们还有亲友在世,我一定好好补偿我犯下的过错,清荷妹妹,听了你的一番话我才知道我还欠缺了很多东西,让我感悟良多,我觉得你身上有太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我能跟在你身边听从你的劝解弥补我生命中欠缺的东西吗?”

    听了清荷的话,无叶一脸幡然醒悟的表情,冲着清荷拱手一脸诚恳道。

    原本清荷在听到无叶这番话前半部分的时候还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可听到后面却是脸色渐渐冷了下来,待到对方说完,清荷冷声道:“吴公子,你莫不是将清荷当成懵懂无知的小女孩了?故意杀人挑起我的情绪波动,再装作不懂人情世故的样子博取我的同情心,吴公子正可谓处心积虑,只是你这样只会让我更加厌恶你!”

    边上的白杨一脸玩味的看着吴叶装逼,清荷自幼在青楼长大,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这会儿弄巧成拙了吧……